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他凝神朝外望去,神画漫天火光却分毫无损,愈发衬得天空如流光云霞,那些被烧得黢黑的断壁颓垣,其方位地势,亭阁楼台,俨然与官员呈上来的阿房宫图纸规划相似。

      他想到正在营建的阿房宫地基,沉声道,“蒙毅,速带人去阿房宫查看!”

      “赵高,即刻带人查明此画来历。”

      【唐朝诗人杜牧所写的《阿房宫赋》,脑补了被毁于一炬的阿房宫壮丽之美,后人又从这华美壮观的辞赋中,脑补出一个个荒唐的爱情谣言.......】

      【他们鼓吹,始皇帝在赵国为质时,爱慕过一位美貌的阿房姑娘,后世还拍了许多臆想的文艺作品,来演绎这段爱情.....】

      神画中火势盛大的宫殿突然消散,那对依依离别的璧人再次出现,男子轻轻搂女子入怀,[待我回秦夺了王位,立刻回来接你。]

      殿外年轻的卫尉仿佛窥探到什么天机,纷纷低下头,不敢再抬首观看半眼。

      扶苏大吃一惊,这也可以?

      秦始皇漠然,爱情?有这功夫不如批奏章。

      他自动屏蔽神画中无聊话语,蹙起眉头认真思索,唐朝?莫非等朕的阿房宫建好后,会被后人烧毁?

      等等,万世之后,嬴氏子孙还是丢了朕的万里江山?

      【在这个版本的故事里,待秦始皇君临天下,再回赵国找阿房女时,发现伊人早已在穷困潦倒中病逝,始皇帝悲痛万分,特意修了阿房宫来缅怀心上人。】

      天空烫金滚边的神画中,身穿黑色龙袍的男子跪在地上,仰天长叹,[老天,快还我爱人来!啊.....]

      千古各界时空的画卷中,同时响起这男子撕心裂肺的咆哮声,众人惊得张大了嘴。

      后人竟把秦始皇编排得那般脑残…

      秦始皇重新拿起笔,眼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

      李世民本已醉得晕乎乎小憩过去,被那声惊天动地的“啊”吵醒,他听完众人的解释,疑惑看向神画上的男子,“始皇帝怎会这副模样?荒唐,荒唐……”

      刘邦仰头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喃喃道,“确实不像啊!朕那年看到的始皇帝,分明龙章凤姿,剑眉入鬓,气魄慑人,绝世凛凛大丈夫之模样,荒唐!”

      南京皇宫,朱元璋越看越冒火,“咱就是说,让那些编排皇帝谣言的人,吃太饱了没事做。”

      扶苏担忧看向埋头批阅奏章的父亲,殿中的空气似乎又冷了几分。

      这时,一道蜿蜒绵亘千里的长城出现在画卷中,恢弘万象,壮丽雄伟,天音仍在继续,

      【现在,我们来盘点编排始皇帝的第二个谣言版本。在这个版本里,秦始皇遇到了酷似阿房姑娘的孟姜女,刹那间重燃爱情炙热的火花,把她强行抢进咸阳宫,引来孟姜女的夫君几次三番潜进咸阳宫刺杀……】

      【为让情敌彻底死心,始皇帝开始着手为孟姜女修筑长城,以展现自己超强的实力,那个自惭形秽的可怜男人终于心灰意冷,一天夜里,他悲愤交加地死在未完工的长城旁,真是听者流泪,闻者伤心……】

      秦始皇眼皮猛地跳了跳,哪个无耻之徒选的这个话题,还有完没完?

      他抬头不耐地朝天幕瞥去,顿时眼前一亮,这长城,修得极好。

      高大又坚固,还盘桓绵延如此远阔的距离,不知是大秦后世哪代儿孙修的,善!

      汉文帝放下手中的书,疑惑看向窦漪房,“朕怎么记得,秦朝修的长城没塌?”

      杨坚忙对独孤伽罗表忠心,“朕修长城,绝不是为任何女子。”

      朱棣默默看了半晌,“差以毫厘,谬之千里。”

      此时,咸阳皇宫各处一片寂静,只剩众人急促的呼吸声。

      秦始皇刚听完蒙毅回禀阿房宫无恙的消息,赵高就气喘吁吁跑进来,小心翼翼道,“陛下,神画之事还查不到何人所为,但应当不是那些方士的报复....”

      秦始皇“嗯”了一声,抬手揉了揉眉心,他自然知晓不会是那些方士,他们若有这番本领,早从牢狱脱身了。

      想来,确实是某位淘气仙人来凡间捣乱,头疼。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前几年,徐福去三神山未能求得仙药,今日若能得仙人助益长生飞升一事……(1)

      他想到神画讲述的后世谣言,摇摇头,迟迟未下笔,看来赢氏后世子孙有软弱者,导致朝纲混乱,谣言四起。

      细细算来,赵国为质这段过往,已多年没人在他面前提起过。

      归秦时,自己才九岁,何来依依惜别的阿房女?

      昭襄王四十二年,祖父安国君做了王太子,也是那一年,秦军攻下赵国三座城池。

      赵孝成王为求援军,亲派胞弟长安君到齐国为质,获得齐国出兵支援击退秦军,昭襄王出于瓦解三晋联盟等诸多考虑,与赵议和,派质子前往邯郸。

      父亲子楚是安国君的中子,素不受宠,这趟任务毫无悬念落到他的头上。

      当是时,战火纷飞,列国伐交频频,动辄撕毁盟约骤然宣战,父亲在邯郸过着朝不保夕受尽白眼的生活,直到那个信奉奇货可居的精明商人出现.....

      后来长平之战爆发,秦军坑杀赵军四十余万,赵孝成王为平息国内怒火,打算杀父亲泄愤,是吕不韦花重金贿赂守城官吏,连夜带父亲逃回秦国。(2)

      秦始皇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那时,母亲带他一路漂泊流离,好几次险些丧命,最终,仍被赵王派来搜捕的人抓回邯郸,受尽赵人白眼欺辱,饱尝世情冷暖。

      后来,父亲在吕不韦的牵桥搭线下,忍辱攀附倍受祖父宠爱却无子的华阳夫人,成为她名下唯一的嫡子,静静等待时机。

      五十六年秋,曾祖昭襄王薨,祖父孝文王于十月己亥日即位,辛丑日亡,在位仅三天。(3)

      终于熬成秦国新君的父亲,马上派人把他们母子二人接回秦国。

      赵人总骂他是被父亲丢弃的野种,每回打完架,她都会在黑夜里爬起来仰望星空,告诉自己,父亲一定会来接他的。

      那一天,阳光很好,母亲欣喜拢了拢头发,含笑牵着他跟在宫人身后,小心翼翼踏上咸阳皇宫的宫道。

      那一天,他第一次站在秦国光明灿烂的阳光下,堂堂正正地告诉秦国人和天下人,

      “大秦先祖襄公二十六代子孙,高祖惠文王之玄孙,曾祖昭襄王之重孙,先祖安国君之孙,新王之嫡子嬴政,自邯郸归来,祭拜先祖父亡灵,求见父王,恳请父王准孩儿认祖归宗!” (4)

      父亲牵来一个锦衣华服满脸敌意的孩子,笑着告诉他,“政儿,这是你弟弟成蟜,以后你与他要兄弟友爱。”

      在邯郸时,他常跑去学塾檐下偷听,在夫子讲述的三皇五帝传说里,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

      成蟜之意,望子成龙也,他当时不是没有羡慕过。

      后来他渐渐长大才明白,父亲或许是爱自己的,只是他这名义上的秦国君主,有太多难以喧诸于口的无奈。

      成蟜的母亲是楚女,华阳夫人背后更有盘根错节的楚系势力,而这些势力的源头,来自宣太后芈氏。

      昔年,武王兴师前往周王畿举龙文赤鼎而亡,秦国陷入王位之争,危机四伏。

      最后,在赵武灵王和燕昭王的支持下,时为芈八子的宣太后放弃次子芾,接远在燕国为质的昭襄王稷即位。

      次年,心有不甘的惠文后带公子壮、公子雍起兵篡夺,以失败收场,惠文后被赶去魏国,公子诸人被诛杀殆尽。

      接着,支持嫡子的秦国重臣樗里疾被罢免右相之职,左相甘茂仓皇逃亡。

      自此,宣太后掌控秦国朝政,任命她的兄弟魏冉为穰侯,羋戎为华阳君,儿子芾和悝为泾阳君和高陵君,母族旧臣向寿为左相,楚国亲信公孙奭为右相。(4)

      楚国人一手掌控秦国朝堂,权势滔天,连昭襄王也不得不避其锋芒,隐忍四十一年。

      他是堂堂一国之君啊,六十岁才在范相的辅佐下临朝亲政!若非昭襄王长寿....(5)

      想到华阳夫人,他的目光更加复杂。

      华阳夫人,也是宣太后安排给祖父的楚国贵女,嫁来没多久,昭襄王之嫡子悼太子去世,身为次子的祖父顺理成章当上秦国太子,华阳夫人成了正夫人,若她有亲子.....

      她之所以愿立父亲为太子,一则父亲母族式微,二则父亲性子柔弱,所图不过拿捏二字。

      好在父亲隐忍多年而不坠凌云之志,秉承昭襄王遗志,攻韩成皋、巩之地,夺赵太原、榆次、新城、狼孟之城,得魏高都、汲之池,在位仅三年,为大秦开疆辟土功不可没....

      秦始皇面色凝重,继续落笔批阅奏章。

      朕敬重宣太后为大秦选拔人才,歼灭义渠,感激华阳夫人扶持父亲登上王位,永不会在世人面前非议她们。

      因为朕知道,站在各自的立场,谁都有不得不为之的缘由。

      但作为嬴氏子孙,朕永不敢忘——我大秦列代先祖从天水苦寒之地起家,世代先君宵衣旰食呕心沥血,不是为让后世儿孙做傀儡。

      朝堂权位之争,从来就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前尘旧事,俱往矣。

      【孟姜女悲痛之下,从咸阳宫翻墙出来跑到长城边,哭了十天十夜,终于把始皇帝修的长城哭塌了……】

      画卷之言让刘邦听得目瞪口呆,他重回榻席盘腿坐好,感慨万分,“遥想始皇帝当年气壮山河的模样,朕绝不信他是儿女情长之人,后世之人胆子真大,皇帝的谣也敢造!”

      戚夫人停止了哭腔,痴痴看着神画上年轻俊俏的男子,悄悄红了脸,后世男子怎的这般白净?

      李世民的酒还没醒,他拉起妻子的手,万丈豪情,“始皇帝连皇后都没立,哪来什么心上人?不过,朕倒有心上人,朕要努力充实国库,早日给观音婢修宫殿,修长城…”

      长孙皇后哭笑不得,忙灌他喝下一碗醒酒汤。

      朱元璋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为个女人就要修宫殿修长城,最后还让她把长城哭倒糟蹋了?我们当皇帝的,会是那种败家爷们?那什么阿破主净会胡说八道!”

      奢华糜丽的兴庆宫,轻歌曼舞,音乐家李隆基欣赏着《霓裳羽衣曲》,捏了捏杨贵妃白嫩的脸庞,抚须大笑,“朕爱美人,始皇帝爱江山,与吾非同道中人。”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杨贵妃暗暗翻了个白眼。

      扶苏悄悄抬袖擦了擦眼泪,罢了,那些方士触犯大秦律法在先,我不能再为他们求情惹阿父生气了。

      连仙人所在的地方都有人胡乱编排阿父,阿父太难了,我是长子,定不能总忤逆他了……

      秦始皇面无表情,继续下笔如神。

      仙人口中的造谣者,一通谣言编排得漏洞百出,且不说朕并不识什么阿房女孟姜女,便是长城,也是修在阿房宫前头的。

      无事还须多读书。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第二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