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4、糖堆 ...

  •   二轮复习渐入末期,学生们的时间更加紧张。回宿舍不少都是跑的,跑回寝室争分夺秒地洗漱,再争分夺秒学习。

      陈熙踏着轻快的步子推开寝室门,一寝室的人各自忙着手中的事情。

      她站在门口骄傲地双手叉腰,小脸一扬,喜色不减,语调都是上扬的:“猜猜我今天为什么那么开心呀?”

      一寝室的人停下手中的事情互相对视,默契地停顿一两秒而后异口同声道:“因为你遇见关晓啦!”

      “对的呀!”陈熙小虎牙裸露在空中,嘴角咧到耳根,蹦蹦跳跳走进寝室。

      陈熙长时间的提问都把室友训练成统一答案,乐乐和徐凡打闹中徐凡突然兴起问关晓是陈熙什么人。

      “那还用猜的吗?肯定是心尖尖上的人啊!”乐乐一套旋风无影爪把徐凡制服,还不忘给陈熙挑眉:“我说的没错吧?”

      陈熙害羞地把头低下,微微点头,乐乐徐凡起哄声更大。

      书上唯物论的知识点陈熙没怎么记住,却是记得月底放假要回去把微信置顶那个小狐狸的头像的备注名改为心尖尖儿。

      她是她放在心尖尖儿上的人,不敢长时间远离,也不敢频繁打扰。

      所以当后桌和同桌讨论食堂一楼新开了冰糖葫芦,糖葫芦多么好吃的时候,陈熙下意识想的是关晓有没有吃过。

      陈熙问及糖葫芦口味得到满意答案,再问其他吃过冰糖葫芦的同学,都得到肯定答案陈熙决定要给关晓买一串。

      掰着手指头算算,这个月陈熙和关晓只见过四次,两次吃饭,一次体育课,一次宿舍偶遇。自从吸取上次经验,陈熙就故意控制和关晓见面,次数不能频繁,多了会烦。

      刚刚好已经有三天没见过关晓,这周周测的自由活动时间可以去见关晓。一想到这,陈熙就满心欢喜,做起导数题也不厌烦。

      不好容易熬到自由活动时间,陈熙把桌椅恢复原位书籍搬回位置就往食堂冲。一楼冰糖葫芦窗口早就被人堵得水泄不通,陈熙踮起脚尖也望不到卖糖葫芦的人。

      要不,等洗完衣服再回来买?陈熙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脚步犹豫着往寝室走。

      再次来到冰糖葫芦窗口,人群已经散了,只有几个同学在零散地排队,陈熙心想吃顿饭再回来买也不迟。转身走入小卖部买了大骨面用开水泡着。

      最后一个同学离开,陈熙一口咬断嘴里的面放下泡面桶冲向窗口:“叔,买串冰糖葫芦!”

      “呦,不巧了,妮儿,糖葫芦卖完了。”大叔一脸歉意地看着陈熙,桌面上的糖葫芦箱子空荡无物,他伸手介绍空箱的旁边:“你买柿饼吗?刚进的,甜得很!”

      陈熙看着用包装盒装好的橙红色柿饼,沉默一会儿摇摇头,又追问道:“叔,你这儿还卖吗?我可以等。”

      大叔看陈熙一直坚持妥协道:“那行吧,我让他们再取货,你再等等。”转身跟另一个同事交代,同事走出房间往后厨去。

      “谢谢叔!”陈熙杏眼弯成月牙,乐滋滋地回去吃泡面,泡面不像之前那么热,还温着,陈熙抓紧吃完喝下几口汤。

      “scarcely,scarcely,s-c-a-r-c-e-l-y,adv.几乎不,简直没有……”陈熙坐在餐椅上小声地记诵单词,坐位好巧不巧正对着风口,寒风顺着门帘呼呼地往里吹。

      陈熙冻得浑身发颤,背佝偻着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取暖却未曾离开风口的座位。眼睛时不时瞟着糖葫芦窗口,在过去的二十分钟已经有三拨人先后问过窗口。

      她要在糖葫芦取货回来第一个冲过去去买,省得又被买断货。陈熙搓搓手心继续读背自己制作的单词小笔记本。

      分针再次划过60度夹角,陈熙瞅了瞅窗口,大叔仍然没有动静。陈熙坐不住了,起身走向窗口。

      得到的答复是再等等,行吧,再等等,陈熙转身,自己原先的座位已经被其他吃饭的同学占领,她也不想再找位就干脆在窗口旁默记单词。

      无数单词在陈熙脑中闪过,她心里想的却是糖葫芦,等糖葫芦来了她非要买三串,给关晓一串,自己留两串,吃死糖葫芦弥补自己的等待。

      寒风再起,呼呼地顺着陈熙宽大的裤管往里钻,陈熙冻得直发抖,四周压根没有遮蔽物。

      站哪不好非要站风口,陈熙后悔没把棉袄套上,她跺跺脚,努力把精神集中在生词上,刺骨的寒意还是让陈熙上下牙打颤。怎么穿了秋裤还那么冷?

      当食堂的挂钟分针指过二时,离迟到时间就剩二十分钟,食堂里没有同学就餐,阿姨们在陆续收拾餐桌。

      大叔原先的同事终于回来,陈熙使劲跺跺脚眼露喜色,扒着窗口不放。

      不知同事跟大叔说了什么大叔面露难色,转身看向陈熙道歉道:“抱歉啊,妮儿,食材没有了,你看要不明天中午再来买?叔给你留串最大最好的。”

      陈熙一脸懵逼,扭头看向挂钟,这都快18点15分了,她站在风口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现在跟她说没有食材,早干嘛去了?

      大叔也是十分不好意思,又接着道歉,身后的同事低着头沉默不语。陈熙压住内心的火气,挑了两盒柿饼刷卡走人。

      快步走出食堂,雨滴点点落下,不是很大,却也寒凉刺骨。陈熙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教学楼,拉开校褂拉链把柿饼护在怀里冒着初冬的雨奔向二校区。

      一楼的走廊静悄悄,陈熙轻轻踮起脚尖走到18班后门往里打探,所幸老廖不在。她拍了拍离她最近的老同学,请他帮忙叫关晓出来一下。

      没过一会儿关晓从前门走出,陈熙眉眼带笑快步走向她,把怀里的柿饼拿出,小声道:“我原本想给你买冰糖葫芦的,但人家卖完了,只能买柿饼了……”

      关晓注视着陈熙,原先剪短的头发已经可以扎起一个小辫,身上穿着单薄的毛衣,校褂上有清晰的雨滴印迹。廊外冬雨还在无声地下着。

      “你……不喜欢吃柿饼?”陈熙小心翼翼地打探着关晓的神情,可惜光下的关晓不悲不喜,无嗔无怒。

      “没有,”关晓快速轻声否定,用手轻捻着陈熙的衣领:“穿的太薄了,都入冬了还穿那么薄。”

      声音清凉带着丝丝叹息,冰凉的手指触碰到陈熙裸露在外的脖颈,烫地陈熙心尖一颤。

      关晓把陈熙衣领整好跟她说等一会儿,转身走进班级。

      陈熙懵懂地站在原位,伸手摸了摸关晓无意间触碰的后颈,嘴角扬起忍不住低头轻笑,连带廊外的冬雨都带了几分江南的缱绻绵柔。

      教室门口影子愈加拉近,关晓快步走出班级,她把优乐美奶茶递给陈熙:“拿回去泡着喝,天冷,”似乎想到什么又补充道:“麦香味的,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的!”陈熙眼睛一亮,握紧了手里的奶茶杯。她又撒谎了,她喝奶茶偏爱香芋,但麦香她并不反感,更何况这还是关晓给的。

      “行,快去上课吧。”关晓拍拍陈熙的左肩,把陈熙送上楼。

      陈熙握紧手中的奶茶内心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好像十分钟前的寒风和失望全都一扫而过。

      值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陈熙暗暗告诉自己。

      回到班已经快迟到了,顾曼并没有过问陈熙为什么来那么晚,只是看到她手中的奶茶不禁多瞅了两眼。她也没有问奶茶的来历,因为陈熙很快就自己爆料了。

      “朱婷,你看你看!”陈熙扭过身小声向后桌炫耀,一脸骄傲:“关晓送我的!麦香味的!”

      “哎,齐昊,你有奶茶吗?你没?哎,我有,你看你看,我这可是关晓送的!关晓!”

      身边一圈炫耀完毕,她把魔爪伸向远处,她连在身处对角线的李雨馨和池海洋都不放过,招呼了他们指着手中的奶茶不住地微笑。在李雨馨看来,那是得逞的奸笑。

      池海洋却以为陈熙要请他喝,摊出手要要,陈熙立刻护崽似的把奶茶紧紧抱在怀里,警惕地瞪着他,赵海洋一头雾水。

      “咳咳。”班长轻咳几声,眼睛盯着陈熙。陈熙瞬间怔住,而后冲班长咧嘴一笑,举起手中的奶茶,食指轻轻哒向杯壁,眉眼弯弯,小虎牙显得她比平常可爱亮丽很多。

      “班长~”陈熙轻声喊道,把手自然放在嘴边:“你知道……”

      话还没说完后领突现一股强劲的拉力,陈熙上半身在空中划个弧线瞬间消失,惊得班长瞪大双眼,起身就要查看。陈熙的后桌一边给班长比个无事的手势,一边还忍不住偷笑。

      顾曼的双腿稳稳接住陈熙的头部,右手死死拽着陈熙的衣领,她阴鸷地看向一脸懵逼的陈熙,咬牙切齿地说:“你还嫌不够丢人是吧?能别跟傻子一样行吗?”

      陈熙撅起嘴,是顾曼说在她面前要少谈关晓,她又没跟她谈,她只是和其他同学分享自己的喜悦,怎么就招她惹她了?

      平躺着衣领还被顾曼控制陈熙很不爽,扭动着身子想要起身却被顾曼死死控制住。

      “顾曼,万一老师来了呢?”陈熙拧起秀眉。

      “你就滚下去装作捡笔。”顾曼的声音不容一丝质疑。

      陈熙很苦恼,好好的顾曼怎么就变成这样,她直白地看着顾曼的双眼:“顾曼,我没惹你。”

      “你吵到我了。”从老胡走后陈熙就开始不停地躁动,目前离下课就五分钟,顾曼才敢大胆地收拾陈熙。

      陈熙再次撅起嘴,哀怨地看向她,而后抱紧奶茶,肯定地说:“顾曼,你羡慕嫉妒恨。”

      “呵,”顾曼简直要被气笑了,拽着陈熙的衣领又使了力气,眼神都没给奶茶一分,不屑道:“搞得跟谁没喝过优乐美似的。”

      “不,”陈熙直直盯着顾曼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这不是一般的优乐美,这是关晓手心的优乐美。”

      两人双目对视,陈熙没有一丝胆怯,就那么躺着和顾曼对视长达半分钟,下课铃打破静态,顾曼一把把陈熙推回去,陈熙下意识扶住桌沿坐稳护好怀里的奶茶。

      “顾曼,你个悍妇!”陈熙恶狠狠地瞪向顾曼,委屈地把凳子挪远,还在嘟囔:“关晓都没这么对过我……”

      “呵。”顾曼一声冷嘲未曾搭理旁边的傻子。

      第二天中午陈熙马不停蹄跑向糖葫芦窗口,买了最红最大的糖葫芦,走回宿舍却发现关晓寝室没人。陈熙只好拿出纸叠两层垫在关晓床铺上,把包装好的糖葫芦放在纸上。

      晚饭后陈熙返回教学楼恰好遇到关晓,问她有没有看到床上的冰糖葫芦,关晓一怔很快点头。

      “好不好吃?”陈熙满脸憧憬,期待关晓能给出肯定回答。

      关晓看着陈熙满脸憧憬还是说:“不好吃,我室友说酸死了。”

      陈熙瞬间跟瘪了的气球一样,双肩塌下,低着头往前走。酸的啊,难道自己挑的糖葫芦恰好是山楂酸的吗?

      关晓扭头就看到陈熙耷拉着小脑袋,轻声放缓语气:“以后不要买了,浪费钱。”

      “哦~”陈熙闷闷出声,关晓双手插兜,询问她最近的状态和课程。

      现实证明陈熙很好哄,只要换个话题陈熙就不会对前一个话题耿耿于怀。

      等陈熙展露笑颜把陈熙送到楼上关晓转身进入班级。

      “哎,关晓,你找到那个送糖葫芦的人了吗?”莫娇娇问道。

      关晓微扯嘴角:“找到了。”

      “谁啊?”莫娇娇好奇地问。关晓翻开卷子,不冷不热地回答:“吃都吃完了还问干吗?”

      莫娇娇有些无语,中午明明是关晓看到床上的糖葫芦感到意外问了一圈也不知道谁送的,就把糖葫芦分给室友,她还表示自己不爱吃所以一串糖葫芦就全分完了。

      还是酸的,也不知道哪个大冤种买的。

      况且昨晚关晓分柿饼也没那么生气,现在气什么?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4章 糖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