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浮梦 ...

  •   追关晓,这是一个技术活。

      陈熙同学没有追过人,只能照着以前看身边同学追人的方式,拼命给关晓送东西。

      今天给关晓送巧克力,明天给关晓送果冻,后天给关晓送自己平常舍不得吃的糖糕,大后天又跑到关晓寝室给她送红糖。

      关晓终于皱眉,捏着手里的大袋红糖姜茶:“你送我红糖干嘛?”

      “你不是总是痛经吗?我妈说痛经喝红糖姜汤会好一点……”陈熙把手背在身后,眼里一片澄净。

      “你拿回去,”关晓把袋子递到陈熙怀里:“我用不着这个,喝了也没用。”

      “别呀,”陈熙把袋子往回推,眉头拧成毛虫:“喝点热的总会好一点,你以前生理期手比冰渣子还凉。”

      不由关晓分说就往楼上跑,头也不回地喊:“你记得喝哈!”

      关晓很无语,把袋子拿回寝室正要打开柜子锁起来,同寝室的姑娘回来看到眼睛一亮:“关晓你有红糖姜茶啊!徐春婷刚好来姨妈,痛得要死,正愁借不着,还托马显月去买。”

      红糖姜茶立刻递到姑娘手里,“拿去吧,反正我也用不着。”关晓没有一丝表情,偏头把柜门关上。

      “那我替她谢谢你。”姑娘拿着袋子就要往外走。

      “等等,”关晓突然抬头叫住室友,眼神中闪现一丝犹豫,最后挥挥手:“记得给我留几袋。”

      姑娘比个“ok”的手势立刻消失在门口。

      关晓发现最近哪哪都有陈熙,一日三餐两餐都能碰到陈熙拼桌。自己和莫娇娇去三楼吃过桥米线也能碰到陈熙,好巧不巧她也吃过桥米线。

      体育课还能碰到陈熙,由于数学老师的原因,18班跟17班的体育课调换了,现在18班跟32班体育课是同一节。

      陈熙见到关晓的瞬间眼睛都亮了,立马跑出队伍奔向关晓打招呼:“晓!好巧啊。”

      关晓微扯嘴角:“嗯,挺巧。”

      “你们以后体育课都跟我们一起吗?”陈熙双眼亮晶晶,充满期待。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的确如此,关晓颔首。陈熙立刻在原地跳起,宛如中了八百万彩票鼓掌:“太好了!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起上体育啦!”

      “嗯。”关晓僵硬地扯着嘴角,找借口往班里走,这体育课她突然不想上了,希望下雨雪不适合户外活动,在教室写作业不快乐吗?

      “怎么了?闷闷不乐,谁惹你了?”莫娇娇看关晓脸色不对关心地问。

      “没什么,就是不想上体育课了。”关晓淡淡答道。

      “啊?”莫娇娇惊地眼睛缩起,以前关晓最喜欢上体育课,课前总是把她从题海中拖起强拉着往操场走,絮叨着不运动身体会死机。

      现在却突然说不想上体育课,怪哉。

      关晓凑近莫娇娇,轻声说道:“你不觉得,陈熙最近出现的有点……频繁吗?”

      “啊?”莫娇娇放眼一看,真在不远处人群中看到陈熙的身影。

      “或许是碰巧吧。”莫娇娇猜测,低下头开始拿着单词本快速读背选修九的单词,两耳不闻身旁事。

      关晓撇撇嘴,双手插兜。

      如果说吃饭遇见、体育课碰到都是巧合,那么寝室里再见到陈熙就证明她纯属蓄意。

      “小同学,又来找关晓啊。”2023寝室成员对陈熙的到来已经司空见惯,热络地招呼她坐下等一会儿,关晓和莫娇娇估计在后面。

      “不是不是,我是来看我的草的。”陈熙慌忙摆手,低下头心虚地笑笑,要是让她们知道来的真实用意岂不是太尴尬?幸亏提前在这放了一盆草。

      陈熙围着草转一圈检查长势回来就看见关晓已经踏入门内。

      “晓!”陈熙热情地奔向前。

      关晓眉头一皱,把资料放在枕头边:“你怎么在这?”

      “我来看看我的草。”陈熙笑嘻嘻露出小虎牙。

      “那正好,你的草我不太会养,你拿回去养吧。”关晓没有一丝留恋,前往盥洗池取出台上的刷牙杯,对着牙刷挤出牙膏,余光未曾离开镜面观察陈熙的神情。

      “不是,没有,”陈熙慌忙摆手:“你养得很好。”

      “不好,叶子都枯了。”

      “那是因为深秋了,新陈代谢,正常。”陈熙梗着脖子替关晓找借口,要是真的拿回去,她以后怎么常来关晓寝室?

      “我不管,”陈熙赌气犟嘴道:“你这楼层低,它要在五楼夜里非冻死不可。你这风水好,我就不搬。”

      关晓咕嘟咕嘟把口腔的水漱出,拧开水龙头洗脸,拿出毛巾擦脸给陈熙丢一句随你。

      寝室里的人各忙各的,关晓都蹲在卫生间拿着浴霸对着水盆接热水,看陈熙还没走,问道:“找我有事?”

      “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城市。”陈熙嗫嚅道,手指绞在一起,低着头不敢看关晓。

      浴霸的水声太近,关晓没听清陈熙的问话,大着声音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陈熙抬起头,眼神有了委屈,大着嗓门道:“你有没有喜欢的城市!”

      “没有,都可以。”热水没过水盆中间,关晓果断把把手拧回中间,站起身冷静地再回答一遍:“没有,我认为都可以。”

      “那春明、申市、穗城和鹏城呢?你更喜欢哪一个?”陈熙追在关晓身后问。

      “都可以。”关晓稳稳地端着水盆把它放在盥洗池拧开水龙头,冲进冷水,时不时用手试探着水温。

      陈熙快炸了,简直就跟问你想吃什么吃饭,你答随便一样。

      “那江城呢?”陈熙耐着性子又说:“江城有大学城,有长江,还有珞珈山,江大四月有樱花雪……”

      “江城?我们高一全班去过江城,也去过江大,感觉就那样。”一姑娘出声道。

      另一姑娘解释道:“可能我们去的时候樱花没开,而且停留的时间又短没能仔细看。”

      陈熙看向关晓,关晓把手沉在盆底,另一只手关掉水龙头,沉声道:“还行,就是夏天像火炉。”

      陈熙瘪嘴,她忘了关晓厌热,夏天在路上常见她打伞吹小风扇。

      关晓的手沉在水底没有拔出,她双眼盯着泛着涟漪的水面,静静地说:“现在离就寝还有10分钟。”

      陈熙眼睛猛地睁大,拔腿就跑,走时还不忘跟2023的姑娘们说晚安。

      莫娇娇把头从试卷中抬出:“现在才22点45,关晓你哐她。”寝室23点断电熄灯。

      关晓面无表情地把手从温水中拿出,用横杠上的毛巾细细擦拭手:“不早了,洗洗睡吧。”

      ————————————

      江城可能要被pass掉,春明和申市的可能性更大。陈熙盘算着春明有北师大,申市有东师,可这两所高校投档线要的都是超一本线八九十分。

      陈熙咬紧上唇,自己平时大考也就比一本线高四五十分,再往上提四十分选个好专业,谈何容易。

      要不,把目标院校定低点?陈熙把笔抵在下颌,若有所思:春明和申市又不是只有北师大和东师两所师范。不还有首师大和申师大吗?

      可高考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能降低要求,只能往死里学,提高分数,拔高名次才有选择的机会。

      一想到这陈熙就头疼,好不容易成绩回到班级前三,年级名次稳定在前五十。

      可这仍然和关晓相差甚远,每回看楼下的成绩排名展报,关晓名字后面的数字永远是1/1,1/2。

      陈熙抬眼看向黑板,左上角的数字缩减到195。不到两百天把成绩再往上提五十分……

      “关晓和前程,你选哪个?”身旁突然有人出声问道。

      陈熙大脑瞬间死机,停顿两秒答道:“前程。”

      “啧,”顾曼内心唾弃陈熙不过如此,那么她笔下圈圈点点的春明申市多所师范高校就成了笑话。

      “陈熙记住你今天说的话。”顾曼把鬓角碎发拢到耳后,一侧的嘴角勾起:“适合自己的才是最重要的。”

      陈熙怔怔呆在座位想了很久,最后把写有一线城市师范的稿纸翻页,拿出数学卷子开始演算。

      吃早饭正巧碰到关晓,陈熙坐在她身旁,小心翼翼地把心爱的蒸饺推到她身边:“要不要尝一下?”

      关晓低头瞥了塑料袋中的九个蒸饺,眸色渐深不知在想什么,而后把头转过去冷声道:“我不喜欢吃蒸饺。”

      “哦……”陈熙难过地把蒸饺拿回,其实她只打算买一块钱的蒸饺,是看关晓来了才又多买两块钱的。

      看着关晓和她的同学肆意畅谈,陈熙只负责吃,一边小口咀嚼着蒸饺一边想下回买别的吧,关晓不喜欢蒸饺,还有煎饺糖糕烧麦方糕。

      可……她明明好几次都看关晓点了蒸饺啊。

      “你以前是喜欢吃蒸饺的。”陈熙突然出声,声音不大,坐在身旁的关晓能全部听进去。

      关晓头也没回:“以前喜欢吃,现在不喜欢吃了,”她转过头盯着陈熙,眼神平静:“你不应该不知道。”

      陈熙艰难地把蒸饺吞下,抬眼关晓又和同学交谈,仿佛刚才那眼神关晓未曾给予她一样。

      低下头心不在蔫地搅拌着米粥,陈熙的心钝钝地疼,关晓刚才……是在怪她吗?

      晚上入寝陈熙翻来覆去睡不着,试探着小声问:“你们的朋友怪过你们吗?”

      “偶尔打闹,也不过就是气话,隔天就没事了。”张芸静回答,把身子探下,听陈熙的语气有些委屈:“老陈,怎么了?谁怪你吗?”

      陈熙抿抿唇:“关晓。”她把今天早餐的事陈述一遍,而后闷闷地问:“她是不是讨厌我啊?”

      寝室一片寂静,裴琪小声说:“不会吧。”

      “陈熙,你这样想啊。她会不会是把你当很好的朋友,所以对你要求比较严格,觉得她的口味别人可以不知道但你肯定要知道。”徐凡提出一个新观点。

      “啊?真的吗?”陈熙捏紧被子,往里拢了拢。

      “这很正常啊,我闺蜜要是跟我出门聚餐,点了我不喜欢吃的菜,我肯定要削断她头的。”赵乐乐举个例子。

      其他室友纷纷表示如果自己好朋友不知道自己的习惯多少会有些埋怨。

      陈熙这么一听就放下心了,安心地睡个好觉。

      很快又到体育课,陈熙激动地没等体育委员说到操场集合自己就拿着资料噔噔噔地冲下楼。

      楼下18班刚好零零散散往外走,关晓左手莫娇娇,右手许亚凡,三人正并肩下阶梯。

      “晓!”陈熙见关晓脸上的笑意根本挂不住,扑向关晓抱个满怀。

      关晓被抱地够呛,往后退一步才稳住身子,略带嫌弃地推开陈熙:“多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

      “嘿嘿,”陈熙摸摸鼻尖,并没离开关晓身边。

      到了操场由于两个班各自集合两人分开,绕着操场跑两圈后解散自由活动,陈熙的眼睛立刻跟雷达扫描仪一样对着整个操场扫描。

      顾曼瞅着陈熙就头疼干脆眼不见心不烦。陈熙拿起手里的资料就奔向关晓,指着画圈的题:“晓,这道题我不会,你教教我呗……”

      关晓快速瞥了一眼题,清冷道:“你自己想一想,能想到的。”

      “可是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陈熙委屈地低下头,眉眼一字撇开。

      “自学成才吧。”关晓迅速转身离开。

      陈熙一人怔在原地,看着关晓的背影渐行渐远。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2章 浮梦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