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1、251 等级森严 ...

  •   花似毒满脑子都是比较,曾几何,曾几何时起,岁月轮转的同时,人的命运亦是在改变着,本来曾经最为耀眼夺目的永远是她花似毒,如今变成低等下界玄月?

      她很难接受这件事实。

      自上次玫瑰帝国以后,她以为她可以把南攀日落当成东方既白的替代品。

      在魔界的九年,她却做不到,做不到真正的爱南攀,她可以给他身体,却给不了爱。

      最后不但伤了南攀,更伤了她自己。

      是以,她恨透了那个熠熠发光的玄月。

      而那个让花似毒恨透了的玄月,此刻正缓步与众人间,然后嘴角一笑,灿烂如阳。

      阳光似染上她的眉梢,明媚得好似在这阴霾的世界,点亮了一个太阳。

      她的笑,分外的刺痛花似毒的双目,因为太过用力攥紧拳头,锋利的指甲刺破自个的掌心,亦是不知。

      只听玄月对着众人道:“修道界向来实力为尊,以修为深浅排资论辈,以列位仙君的修为,方可傲世神界之下。

      若灵界与凡界合并,小可倒不觉得各位仙君是纡尊降贵,反而是虚怀若谷,大智大愚那也不一定呢?”玄月说着向东方既白,眨了一个电眼。

      东方既白当即耳根一红,这沈家小辈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他?

      好在大乘期以下的小子们看不到,免得又是一番调侃他。

      沈家小辈都是一个修为大乘期的仙尊了,还这般顽皮,看来一个人的性格是怎样,从来不论修为高低。

      修为低时,她便是这样。

      如今修为高了,她一如往常。这样也挺好,至少她没有自命不凡,目中无人。

      晃眼经年不见,他的沈家小辈就已经与他修为同步了,他甚是欣慰。

      东方既白对着玄月满眸子的宠溺,将手掌摊开在空中。

      看着那掌,玄月走过去,将手放进他大掌手里,也靠近他的怀中,只用他俩能听到声音说道:“我想大人了。”

      “咳,”东方既白的耳根再次一红:“沈家小辈这么多人在的了。”

      “嗯,我知道呀。”玄月眨巴着眸子道:“我想大人了,我就说出来,爱不就是要及时表达的么?”

      “你……”东方既白的耳根越发的红了,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他说不出来。

      “这么多年没见大人,”玄月说着摇晃他的手掌,有些许撒娇的意味,“此刻见着自己喜欢到极致的男人,不能用其他方式表达出来,难道还不让说出来?”玄月撅嘴,似是不开心了。

      “不,不是……”东方既白生平第一次有些紧张到结巴:“实在是…碍于人多。”

      “管它人多人少,喜欢就说。”玄月又开始摇晃着他的手掌,撒娇道:“爱就是要及时表达的嘛,别总是想着等到某个良辰吉日才说出口,万一那天黄花菜凉了呢?”

      沈家小辈这番话听着让人怪害臊的,但是话里却有着大道理。

      许是酝酿了很久,东方既白才低低的道:“嗯,本大人也想沈家小辈了。”

      这句话的声音,犹如春风一般吹进玄月心田,好听极了。

      玄月听后心满意足,喜上眉梢,那笑容越发的甜了。

      随后似想到她已经七十五岁的高龄,便又委委屈屈的靠在东方既白的怀里,“一晃三十二年过去,我老了。”

      “傻瓜,你在一个三百多岁的人面前说自己老了?”

      “大人不懂,在我们那,人生短短百年,七十几岁就已经是老太婆了。”

      “你是老太婆,我是糟老头子,那岂不是刚好?”东方既白说完在她的鼻尖点了一下,随后哈哈哈声的大笑开了,笑声爽朗至极。

      没天理呀,没天理,大人浅笑如熏风,深笑惑人得很,杀伤力之大,魅力无边呐!

      玄月没由的回了句:“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学得飞快飞快的。”说着用小拳拳捶在他的胸口上。

      她们二人的声音,大乘期以下的听不到,可二人的动作,但凡大乘期的可都看得清。

      几位见后,脸色各一,有看戏的,有满脸戏谑的,也有对她深情似海的,更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譬如空空和尚,他索性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魔尊禽魔与妖王曦弭就是属于看戏的,尤其是曦弭,与二人相处过数日,知道玄月的性格一向不同,若是玄青也学几分去就更好了。

      北辰莫离就是那个满脸戏谑的,他看着东方既白吹了一声口哨。

      那眼神深情似海的自然是赤者龙宿了,人多,玄月也没细细观看。

      当她看到一身黑色斗篷的赤者龙宿时,尤其是看到他的脸,玄月不敢确认的唤:“玄墨师兄?”

      玄月不敢确认的是,玄墨师兄额头顶上那两个角是怎么回事?

      “他可不是玄墨。”东方既白一步站在她的面前,挡住她的视线。

      玄月也大致猜到过玄墨师兄是分身,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赤者龙宿时,是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头看晚霞。

      那时的他一声不响的出现在她与玄墨师兄的身后,后来还给他辫过发,也没发现他头上有两角呀,后来告诉她一个宿字。

      他猜测到玄墨师兄是分身的时候,还是因为西门易冷的云空间期间,当时他有说过,师妹别去天魔界。

      二个还是因为他修为太快的原因,三个原因是他太过神秘,令整个宗门都查无玄墨此人。

      再次相见,玄月才知他是魔族。

      “玄墨是分身,亦是本尊,我唤赤者龙宿,师妹可以叫我宿。”赤者龙宿向东方既白身后的玄月道。

      ‘赤者龙宿,很是耳熟的名字,应该在哪听过好几次。’玄月敲着脑门,一时间想不起来。

      东方既白闻言,笑意若熏,低低一句:“嗯,死了。”说完这句话,他似解气不少。

      “为了魔尊,牺牲一个分身,算得了什么?”赤者龙宿站出来道。

      “好一个重情重义的魔族,他的出现恐怕又要生灵涂炭了吧!”北辰莫离上前道。

      “那皆是你们这些伪善的仙君们一面之词。”

      “说谁伪善呢?”北辰莫离听后,心中自是不快,眼带怒气的问道。

      赤者龙宿身后的一魔族君者,撸起袖子,问:“是不是还想再打架?”

      “来啊,打啊,谁怕谁。”北辰莫离一撩裙摆,摆了个搏狮手的动作道。

      玄月从东方既白的身后探出个头来道:“那个,你们在打架之前,可不可以听小可几言?”

      “师妹快讲。”

      “哪门子的师妹?”东方既白说着又是一步踏出,一股浩然之气充斥全身。

      赤者龙宿当仁不让,一身魔气氤氲,也是一步踏在前头,“可是想打?打前先听师妹怎么说。”

      唉,怎么就像一群小学生在斗嘴呢?

      玄月突然想到在万花城时,那上空大战的黑衣貌似就是赤者龙宿和白衣的大人了吧?

      啊,她想起来了,第一次听到赤者龙宿四字时,是在弦乐峰的温泉池,大人与他打了一架,二次打架是她与玄墨师兄看完晚霞回来的那次。

      啧啧,大人超爱吃醋的好么?

      想到此,玄月用指在大人的手心中挠了挠,示意他莫冲动。

      被沈家小辈挠的手痒,东方既白一把将小手攥在大手里,示意她莫乱动。

      曦弭看传送门没人再出来,终是等不住,过去问玄月道:“青儿呢?怎没有出来?”

      “她与队伍在上一关便传送出去了。”

      “那她修为是?”

      “渡劫期。”

      “渡劫期,渡劫期,出了此秘境,岂不是飞升上去了?完了,完了,本王还在此的。”

      曦弭着急,“都别磨蹭了,不是要合并么,来啊!”

      呃呃呃,玄月一阵错愕?

      想是这些人已经都知道了,不然也不会有屈尊降贵一说,这样也好,少了一些嘴皮子功夫。

      “不可以。”同样是大乘初期的北辰莫离阻止道。

      “为什么不可以?”玄月错愕的问。

      “历来等级森严,是灵界就是灵界,凡界就是凡界,嗯,不可以合。”一渡劫期的仙君,傲慢的说着。

      那眼神毫不将她这位大乘期的仙尊放在眼里。

      玄月气笑了,以此人如此傲慢的态度,她能想象,凡界飞升到灵界的修士,日子过得并不好吧!

      不然,以沈文聖前辈的性格,不会玩弄权势,将沈家跻身与四足鼎立的灵界。

      前辈他定然是被灵界的仙士们瞧不起,才会想尽办法得到权贵,难怪北辰莫离,南攀日落,西门易冷都会唤那厮来称呼沈文聖前辈。

      玄月知道,一时的唇枪舌战,不会带来好的结局,即便心中有气,她亦是平静的问着:“大家可知灵界何来?”

      见没人说话,她继续道:“不如小可请一位神君为各位解答?”玄月说着便呼:“造化神君,请出来吧!”

      玄月说完便感觉到玲珑仙塔的记事本异样,想是许久不曾联系沈文聖前辈,他便主动找自己联系了。

      造化神君亦是配合,在玄月说请出来吧的几字后,也就真的出现了,当然还是从前一般。

      只是造化神君这次出现比较拉风,由于第五镜像被仙君与魔君们给破坏掉。

      他一挥衣袖,H形状的山峰,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迅速恢复最初模样。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51章 251 等级森严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