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我在等淑慧,她去了朝裕院,”不等贺勘开口相问,孟元元先开了口,“身体好了些,她该过去一趟。”

      贺勘嗯了声,也就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心中明白,这件事应当是孟元元教给秦淑慧的,倒是能看出一些规矩。

      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他想起另一件事:“昨日淑慧与我说了秦尤的事。”

      秦尤,便是秦家的大儿子。

      孟元元没想到贺勘会主动说起这事儿,淡淡应了声:“大概你走后的第二个月,他回的红河县。”

      说起秦尤这人,她心里有些发闷,秦家两老那样好的人,怎能养出这样的儿子?整日和一群狐朋狗友瞎混,当初秦老爷子发了火,把人远送去外地,不出人头地就不准他回去。到底在外面是混不下去,人灰溜溜的回了家,死活赖着再也不走。

      “淑慧说,他欠了赌债,还真是出息。”贺勘冷哼一声,眼神淡淡,“你带她跑出来是对的。”

      赌债只会越滚越大,到时候一定连累上家里人,家破人亡是迟早。

      “嗯,”孟元元听着这些话,垂眸眼睫微微扇动,“除了欠债,还有一件事。”

      “何事?”贺勘问。

      风擦过孟元元的前额,轻拂柔软的碎发:“大伯,他把我抵在赌债契书上。”

      终于说出来,胸口涌起难言的憋闷。有些事总是意料不到,谁能想到秦尤如此混账?平日里见了面,她也会唤上一声大哥的,可对方并不拿她当家人。

      短暂的静默,天越发阴沉下来。

      “抵债?”贺勘齿间送出两个字,心头升起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荒谬,“淑慧只说是债主追债。”

      并没说什么拿人抵债之事,这话是真是假?
      孟元元依旧垂眸,双手端着拢在袖中:“是到了州府这两日,我才与淑慧说的。”

      若是当初跟小姑说出,还不知会不会跑去跟秦尤理论,万一再吓得病更重……

      “真是如此,”贺勘微抬下颌,看着偏东的高墙,那边正是红河县的方向,“我会处理。”
      他说会处理,并没说如何处理。

      孟元元知道士族手中有权,摆平赌债这样的事很是稀松,想了想试探问道:“若我不是秦家妇,他便卖不得我,对罢?”

      闻言,贺勘看进孟元元的眼中,薄唇动了动:“如何不是?”

      这一问,让孟元元着实不好回答。回答是因为他回了贺家,不再是秦胥?她现在也只是猜想,因为并不知道秦尤在契书上具体写的什么。

      “他抵我的那张契书,可是真有效用?”她转而这样一问。

      贺勘收回目光,卷成轴的海图敲了下手心,大概在思忖这个问题:“没看见具体,不好说。”

      万一,有秦家某个长辈见证或者摁手印,那基本上就很难办。当然,也有些放债人不管这些的,强行带走人,一样是没有办法。
      只是这些他没有说出来。

      余光中,女子静静站立,冷风轻曳长裙。贺勘想,亏着她是有些心思的,跑得快,旁的女子碰上这种事,十有八九慌得不知所措。

      “元娘,你确定大哥将你抵债?可有亲眼见到契书?”贺勘问,说到底这件事总觉离谱。

      “没有,是刘四婶子偷着跑来与我报的信儿。”孟元元回道。

      “所以,这事儿并不确定,”贺勘声音平淡,“好好照顾淑慧,我会让人去查。”

      他当然会心存疑惑,毕竟秦家人和她之间选的话,他会选择前者,更何况当初给秦家留下的田产着实不少,全部败光是让人匪夷所思。

      孟元元心中认知这点,便道:“我写了信回红河县,等刘四婶回信,公子便知道了。”

      凡事清清明明的摆出证据,这是正经。

      贺勘嗯了声,算是回应。想着还有别的事做,他抬步想离开。

      “公子,”孟元元跟上来两步,手往前一抬,“这是最新绘制的海图?”

      贺勘低头,见着她的手指正指着图卷,没想到她还认得这个。就连她刚才平淡的声音,此时亦多了几分惊喜。

      惊喜?一张海图?

      “是。”他道。

      孟元元心口跳着,视线像是黏在了那卷图上一般:“听说新图绘制海域更大,极小的岛屿暗礁也有标识,还有去往南洋和西洋的航线。”

      听她条理清楚地说着这些,贺勘低头看着图卷,边上正明显露处“大渝海图”四个字。

      熟悉海图的,一般除了驻守海疆岛屿的将士,剩下的就是航海之人。他记得,孟元元一直住在舅舅家,那户人家可和海没有丁点儿的联系。还是她别的什么人?

      到这儿,贺勘才发现,其实对这个妻子,他知道的并不多。

      “新图的确是添了不少。”他道了声。

      得到肯定回答,孟元元心中更是生出想看一看图的想法:“我能看看吗?或者,这图在何处能买到?”

      两人虽说是夫妻,但其实并没什么话说,如今因为一张海图,站在这儿已经有一会儿。

      “你不能看,这图出自兵部职方司,外面也买不到。”贺勘手一垂,连带着那卷海图一起背到了身后。

      遗憾从孟元元脸上一闪而过。若是职方司的,上头还会标记海防驻军之类,自然是不能随意让人看,贺勘有功名,加之家族培养,这张图从哪儿来也不难猜。

      眼见他是要离去的样子,她往旁边一站,与人让出前行的位置。

      贺勘瞥眼退站一旁的孟元元,方才还因为一张海图而不住的说话,如今又这样变得安静。

      没再说什么,他迈步往前走去:“兴安,我记得孟家原不是红河县人。”

      听见问话,兴安快着跟上两步,回道:“公子没记错,少夫人原是权州人,后来跟随母亲投奔的红河县舅父家。至于孟家,当初听了些零七八碎的,夫人的父亲早些年带船下南洋,再没回来。”

      “这样啊。”贺勘轻轻一声,没再多问。

      难怪,她如此在意这张海图,原是为她的父亲。航海风险巨大,那么多年没回来,怕是凶多吉少。

      余光中,他看见兴安似是偷着摇头叹了一声:“想说什么?”

      兴安没想到自己小小的举动被主子发现,只好说出:“公子,你打算把少夫人送回去?”

      不怪他如此想,首先士族注重门第出身,孟元元与贺勘差距大了;如今,公子又问起夫人的家,这不是有打算吗?

      “送回去?”贺勘脚步一慢,不禁回头望了一眼。

      方才说话的地方,孟元元还站在那儿,冷风扯着她的衣裳,似乎要将她卷走一样。她也在看着他,确切的说,她是在看他手里的海图。

      觉察到他的回头,她才转身走开,重新站回到假山下。

      “管好自己的嘴,”贺勘回过身,扫了眼兴安,“秦家双亲对我恩重如山,他们为我定下的妻子,我当然会照顾。”

      兴安低下头,称了声是。

      。

      这厢,孟元元在假山下等了许久,也没见秦淑慧从朝裕院出来,不由生出几分担忧。

      她衣着不起眼,站得又是人少之处,所以即便有人经过,也不会在意到她。

      正在她想着要不要回去让秀巧去看看的时候,见到秦淑慧从朝裕院的垂花门下走出,身旁还有另一个女子,提醒着秦淑慧脚下小心。

      秦淑慧朝着孟元元走来,脚步有些快,能看得出小姑娘在朝裕院中有多紧张,想出来。

      “嫂嫂。”她到了孟元元身边,依赖的想挽上手臂。

      孟元元连忙用眼神制止,随后看到了后面跟着过来的女子。挽着妇人的发髻,看样子能比她大一些年纪,虽然脸上温和笑着,但是微微扬起的下颌,还是能看出人心中的那点儿倨傲。

      “慧姑娘可真是个妙人儿,我可等着一个说话投机的了。”女人笑声略显尖利,不由拿眼打量了孟元元一番。

      秦淑慧脸儿一红,忙小声介绍道:“融嫂嫂过奖。”

      一声融嫂嫂,孟元元大约也就知道来的女子是谁了。融氏,秦家庶出二公子的妻子,就是贺勘的弟妹。

      融氏拍拍秦淑慧的肩,啧啧两声:“瞧瞧,多招人疼。”

      嘴上说着,眼睛却在孟元元身上。旁人不知道什么,融氏是知道的,面前这个土气朴素的女人,就是贺勘在红河县的妻子,自己的妯娌。

      对于贺勘的任何事情,融氏都是在意的。不为旁的,完全是自己男人的前程。贺勘没有回来的时候,家里重用自己男人,里里外外担着不少事儿,朝裕院蓝夫人的儿子到底太小,若是自己男人做得好,谁敢说将来担不起整个贺家?

      然而自从贺勘回来后,一切全变了。只因为有个嫡长子的身份,理所应当的接走了所有好处,尤其是老太爷,简直明晃晃的偏袒。眼看着所有辛苦的经营,成了竹篮打水。

      所以在知道秦家有人来投奔的时候,融氏时时盯着这件事儿。心里一直想知道孟元元这个人,可是明着去轻云苑太扎眼,这等到今日才碰上。

      孟元元只客气笑笑,点头而不接话。

      融氏见人如此,心里转了转,又道:“走,一起去融嫂嫂屋里喝茶。”

      说着,就想去拉秦淑慧的手,后者毕竟年纪小,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孟元元抢先一步,上前给秦淑慧整理披风:“到时辰吃药了,竹丫已经温过一回了。”接着,回身面对融氏,歉意道,“看来,只能下回叨扰少夫人了。”

      融氏腹中编好的话没了用武之地,都知道秦淑慧身体弱,她拉着去屋里喝茶,这病倒了可就算在她头上了。

      “那快回去罢。”她扯着嘴角笑了笑。

      与融氏分开,孟元元扶着秦淑慧往回走,身后几步跟着吴妈。

      “嫂嫂,你手这么凉,是不是一直等着我?”秦淑慧攥上孟元元的手,她个头矮,仰着脸问道。

      “我也没有事做,当成出来走走。”孟元元试着小姑娘在帮自己暖手,心中一热。

      秦淑慧在孟元元身边,很是心安,小声道:“朝裕院的夫人挺好的,还给了好些的点心,一会儿让人送过来。还有融嫂嫂,说我像她家里的小妹,还要叫我妹妹呢。”

      小姑娘叽叽喳喳说着,把在朝裕院中的事倒了个赶紧。

      孟元元不时回上一声。都说高门大院中是非多,她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她知道,会说好听话的,不一定就是好人。这些,等合适的时候,交代秦淑慧才行。

      “还有一件事,”秦淑慧两颊上带着红润,看起来心情不错,“蓝夫人说过几日贺老太爷做寿,让我也过去。”

      前方就是轻云苑,天黑下来,一个家仆正举着挑竿,将点好的灯笼挂回门檐下。

      “应该的,”孟元元笑,心道秦淑慧现在应该没那么排斥留下来,“等回去,你就准备准备。”

      秦淑慧见到了轻云苑,终于挽上孟元元的手臂,依偎着走:“要准备什么?”

      “很多。首先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其次,该送一份寿礼,最后,好好打扮打扮。”

      听了这些,秦淑慧眨眨眼睛:“可我什么都不会。”

      孟元元摸摸小姑娘的脑袋:“所以,你该学起来。”

      十二岁的秦淑慧,要学的东西很多,以后会慢慢成长;而孟元元自己也没白跑这趟贺家,是悲是喜的,总也从其中学到了些道理。

      一切好像还算顺利,秦淑慧在慢慢融入贺家。

      孟元元想,眼下或许也可以抽空着手一下自己的事。所以,平日里她也会打听一些外面的事。只是大宅里,女子通常出不去,不管是吴妈还是秀巧那儿,听到的都是零碎琐事。

      这日,天气阴冷,风刮的厉害,摇晃着院中那株梨树,几乎从地里拽出来。

      孟元元坐在窗前,手里正往衣裳上钉盘扣。她手指生得好看,一手捏着盘扣,另一手持着银针来回。

      是一件杏粉色的圆领对襟短袄,很是娇俏的颜色,一看就是秦淑慧的尺寸。

      竹丫端着针线笸箩过来,放在桌上就开始理红色丝线:“娘子看看,这种红可配得上?”

      孟元元拿剪子绞断线头,短袄往边上一搁,伸手接过一把丝线,点头:“正好的。”

      手里顺了几下,她熟练地把丝线一道道往手上缠,后面一根粗线系紧,成了一圈,从桌上拾起剪刀,咔嚓下去成了一把穗子。

      竹丫眼睛一瞬不瞬看着,只觉得孟元元那双手灵活得不像话。眼看着粗线引进纯银包扣中,一把丝线尽数纳入,再把准备好的琉璃定位珠穿上,行云流水的一番动作,精致的流苏穗子便做好了。

      “娘子,你的手真巧。”竹丫由衷赞叹,除了说好看,再找不出别的话。

      孟元元拿穗子往短袄上一比,是很合适。秦淑慧虽算是贺勘的小妹,但毕竟不是贺家人,出席场合的衣着要很注意,不能过高,亦不能过低。

      看见竹丫一脸惊讶,她活动了下自己的手指:“我娘,做得更快。”

      她的手指这样灵活,是因为弹阮的缘故。练得久了,一双手十分柔软。

      “今日是不是进冬月了?”孟元元站起身,一把推开窗扇。

      冷风忽的窜进来,吹过她饱满的额头。

      身后竹丫说是,贺家老太爷就是冬月寿辰,而且京城贺家大爷一直没走,就是想等寿辰过后动身。

      孟元元不在意贺家有谁过寿,她想的是另一件事。冬月了,那么会有不少去远洋的大船回来,刚好她就知道洛州有户人家。

      她要出去,去那人家中走一趟。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 5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