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官兵围住姚家的时候,姚芹还在和龙凤胎弟弟姚芝饭后散步。

      老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不管是真是假,姚芹还是相信生命在于运动这一说法的,也因此,寄希望于弟弟姚芝能够更加健康一点的姚芹自从能走动之后,就风雨无阻地培养起了弟弟姚芝的散步习惯。

      没办法,作为龙凤胎,自己壮地像是一头牛、弟弟弱地不如一只鸡,哪怕姚芹是穿越者,知道这是双胞胎争夺营养的常见现象,也难免在面对看上去随时会命不久矣的弟弟时觉得有些心虚。

      三岁时姚芹最担忧的事情就是:我的弟弟这么弱鸡,真的不会马上嗝屁吗?

      殊不知姚芹因为穿越前没有养娃经验,被姚家人的身体素质误导了,小孩子换季发烧咳嗽,吃点冰的冷的凉的拉肚子,那都是正常的。

      姚·弱鸡·芝:其实我的身体和普通官宦人家身体娇弱的孩子们差不多,完全不到命不久矣的程度好不好?都是因为咱家其他人太强壮了,才显得我格外的弱?

      说起姚家人的身体素质,穿越者姚芹也时常感慨这世上真的有人开挂!

      姚家起家在姚芹的祖父,人称姚屠户的姚万里。

      想当年,姚万里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屠户,最多就是身板壮了点、力气大了点、娶的婆娘泼辣了点、生的儿子高壮了点……

      其他人:摔!这根本就并不平平无奇好吗?!

      平平无奇的姚万里有两个哥哥,姚百里和姚千里,两人都不是什么力大如牛的角色,但是偏偏在姚万里这里就基因突变,从小又能吃又能长。

      姚万里有多能吃呢?这么说吧,他八岁的时候,饭量相当于他爹加上两个十几岁的哥哥,连身高都和哥哥差不多了。

      都说半大小子吃垮老子,家里有两个半大小子加上一个半大小子PLUS版本的儿童,姚老爹只觉得压力如山,没办法,只能把自家最能吃的小儿子送出去给人当学徒。

      家里养不起,这孩子力气大,能当半个大人,你们看着用,给他吃个六七分饱就可以了。

      但是姚万里的六七分饱相当于两个成年壮汉,一般人家也用不起这种学徒,辗转多次之后,终于靠着一个人能按住一只猪的力气吃上了屠户这碗饭。

      屠户家里虽然也没给学徒太好的待遇,但是跟着出去杀猪能吃杀猪宴啊!靠着这些蛋白质摄入,姚万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身高八尺了(一尺21-23厘米)。

      十六岁那年,姚万里的老家发生了天灾,姚家人和姚万里分开逃荒失去了音讯,姚万里和师傅一起逃荒,中途和师傅失散,单身一人的姚万里也只能落户到逃荒到的小村庄,娶了村里最泼辣的万大妞,干起了屠户的工作。

      以上这些都来自于祖父姚万里的叙述,姚芹表示真实性有待考证。

      后面姚万里的发家路就客观多了,因为除了姚万里之外,还有祖母万大妞、伯伯姚寅、父亲姚辰、和叔叔姚未提供佐证。

      如果说姚万里青少年时期过的辛苦坎坷,那么中年之后简直是让人难以理解的buff加身,那叫一个官运亨通。

      姚芹时常忍不住感慨:这可真是好风凭借力,送他上青云啊!

      姚万里本来应该是个没那么平平无奇的平凡小屠户,但是架不住古代打仗人不够就喜欢就地征兵抓壮丁。

      因为南部蛮族动乱,朝廷直接在南方征兵,这一征,作为外来户的姚万里家里自然是最先被推出去的,姚万里和他三个实际上十几岁但是看着超过二十的儿子都被征了去,只剩下最小的不到十岁的四儿子姚丑还留在家里。

      当然,因为姚万里的两个女儿也是标准的壮士体格,周围倒是没人敢欺负姚家人,毕竟谁也不想体会被一个女人单手拎起来那种丢脸的感觉。

      这一征兵,就体现出姚家父子四人的本事了。

      作为屠户,杀猪杀羊都习惯了,杀人的时候,当然也很淡定。

      别小看猪的战斗力,一群野猪和一群狼正面相遇,狼都不一定敢正面硬刚,正所谓狼奔豕突,杀伤力可见一斑。

      这年代的猪也不是什么大白猪,大白猪是近现代才引入的,这年代的猪都是带着獠牙的黑猪啊!

      于是,饱经历练又体力开挂的姚万里和三个儿子姚寅、姚辰、姚未守望相助,一路砍人如同切瓜,屡屡升职,等仗打结束的时候,姚万里的军功让他直接当上了八品武官——宣节校尉,连三个儿子也都混了个正九品仁勇校尉或从九品的仁勇副尉,摇身一变都穿上了官袍。

      不仅如此,因为力能扛鼎,彼时才三十出头的姚万里受到了军中兵马大元帅的赏识,进入了大元帅的亲卫营,而后青云直上,在姚芹出生的时候,已经是六品昭武校尉,姚芹出生后,姚万里又升了两级,今年已经是五品的游击将军了。

      也因此,在姚芹和姚芝出生后,姚家才养得起身体娇弱的姚芝,毕竟每年的医药花销都是一笔不小的钱款,这时代有钱人家身体娇弱的孩子才有命活下来,穷人家的孩子只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了。

      而除了因为在娘胎内抢营养没抢过姐姐的姚芝,姚家所有人壮地像牛,姚芹最小的妹妹姚蔷今年四岁,都能单手拎起铁锅,小时候的木头玩具基本都会被孩子们扳断。

      这其中又以姚芹遗传了祖父最多的天赋,古代算法七岁的姚芹能拿着十几斤的大刀和自家十来岁的堂哥演武场互殴……

      那动静,家里的丫鬟小厮看了都要躲着走:就怕小主人一不小心脱手。

      姚芹从出生后能听清声音开始,就不停地发自内心地感谢自家亲人:谢谢爷爷和爸爸的努力,让我当上了官三代!还给了我一副从不生病的好身板!

      都说权利和义务对等,享受了姚万里等人提供的优越生活,在家里因为站错队被问罪的时候,姚芹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受罪,这就是古代刑罚特有的株连制度。

      虽然是个现代人,但是在古代生活多年后,姚芹感觉古代这株连的律法总体上没太大毛病,古代族里会受到出息子弟不少庇佑,讲究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享福的时候九族中人也没说不享福,都说有福同享,那一旦犯事了,凭什么不有难同当?

      姚芹仔细研究过亲爹书房用来充门面的律令条文,只觉得大方向没毛病,但是这些律令细节上实在是经不住推敲:你发配男人充军我能理解,权当是回收利用当敢死队嘛,但是让古代算法七岁实际只有六周岁的男孩子充军,他能干什么?给敌军送人头送战功吗?!

      此时,姚芹看着丫鬟惊慌跑来,对着自己说:“小姐,官兵已经把家里都围住了,都说等圣旨来了他们就要抄家,门房张大爷偷偷贿赂了一个小兵头,听他说家中7岁以上男性充军、不满7岁的男性和所有女性都要没入教坊!老爷和几位爷现在都已经被投入大牢了!”

      姚芹:嗯,很好,原来要去送人头的是我们家人啊!

      说完丫鬟眼睛含泪:“我可怜的小姐少爷啊,充军的路是少爷走得下来的吗?还有教坊那地方,哪里是人待的啊?!”

      其实,丫鬟倒是不太担心自己,作为下人,就是主人家抄家充军,小厮丫鬟们也不过是被卖给另一个当官的人家,无非是当不了贴身丫鬟,但是日子总是过得下去的。

      而且自己跟着小姐也学了识字算数,搞不好能在下个主家上演一出小姐喜欢看的话本里的宅斗升职呢——丫鬟心想。

      丫鬟表示,自己主要是舍不得自己照顾长大的少爷小姐,少爷多可爱一个孩子啊,和自己家里猫憎狗厌的弟弟完全不一样,又干净又懂礼貌,这孩子别说充军了,流放路上能不能不生病都说不好。

      还有小姐,虽然小姐是粗旷了点、力气大了点、身板壮了点,自己也早八百年就已经抱不动她了,但是自己照顾长大的孩子,怎么看都有滤镜,完全是天下最可爱的孩子!也因此,在知道小少爷要充军、小姐会被没入教坊,丫鬟那叫一个心疼啊!

      正常的幼儿园老师听说自己班里的孩子即将被扔去荒野求生都会担心,更何况是丫鬟这种一对一高级保育人员?

      人非草木,相处这么久,谁没点感情?

      对于本朝教坊这玩意,姚芹本人表示心里毫无波动并且很看得开:嗐!不就是给人去唱歌跳舞吗?(文章设定)

      来到古代之后姚芹也关注过所谓的青楼和教坊,原来这年头青楼都是私营风月场所,而教坊都是官营,里面的官伎除了被没入教坊的罪官家人之外,也有不少是传承下来的。

      拜朝廷还要脸所赐,本朝律法是不允许官员宿妓的,而教坊本来就不对非官员群体开放,所以教坊司的小姐姐们也就是去各种场合唱歌跳舞弹琴,最多陪着宴席间吟诗作对红袖添香,平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在各种国宴和官方宴请时表演节目,唯一的风险在于朝廷宴请外宾的时候会有被外族人看上,一旦被看上,除非是坊里的大家,不然很可能会被送给外族人。

      当然也听说有教坊的女性被迫自愿陪睡的,但是姚芹觉得,以姚家人的长相体格,这个被迫有点难。

      对本朝大部分官家女来说要自缢的侮辱,对姚芹来说也就是有点伤自尊罢了。

      说起伤自尊,姚芹感觉来到古代,想活下去就不能太较真,对现代人来说,当丫鬟不伤自尊吗?当小妾不伤自尊吗?当宫女妃嫔不伤自尊吗?能随时被父亲、丈夫卖掉的良家女就不伤自尊了吗?

      想要日子过得去,主打一个看得开。

      在姚芹看来,没入教坊远不到自己要以生命捍卫清白的地步,更何况……姚芹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都说女儿肖父,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只要自己长成了自家亲爹的性转版,应该没啥人会重口味地对自己想入非非吧?即使进入教坊,自己也应该很安全,就当作是转行当演艺后台工作者了呗?

      心大的姚芹此时担心的是自己的双胞胎弟弟。

      教坊什么的,以自家人的颜值,并不太需要担心,但是充军可是要先和流放的犯人一起走到边疆,然后再进入军队里操练的,自家弟弟这个病秧子真的可以吗?

      担忧的姚芹看了眼自己面前的丫鬟,说道:“我知道了,谢谢粉桃姐姐,你快点去房间里往身上藏点钱吧,这样还能贿赂官牙带你去个好点的下家。”说着取下头发上的簪子:“你藏起来,到时候能贿赂官牙给你卖个好人家。”

      “小姐,这时候你就不要担心我了,你们怎么办啊?”粉桃着急道。

      “我们当然也要藏钱啊,我们去找娘,你放心就是。”这么说着,姚芹嘱咐道:“金子比较值钱,过年我娘不是给你们赏了两颗金瓜子吗?那一颗顶五两银子了。”

      “小姐!”

      眼看粉桃还要说话,姚芹继续说道:“好了好了,你赶紧去吧,我们也要走了。”

      看着姚芹拉着姚芝一溜烟跑了,粉桃一跺脚,往姚芹的方向走了两步,还是转头回了自己的房间,自顾自地念叨:“等老爷他们充军出城,我要是去个好人家也能出门,能给他们送点路上要用的东西,算是全了这些年的主仆情义了。”

      姚芹带着弟弟姚芝来到了小花园,看到周围没人(主要是姚家本来也没几个仆从),就停下了脚步,对着姚芝说:“赶紧的,给我把衣服脱了!”

      姚芝满脸不解:“姐,我们不是要找娘藏钱吗?脱衣服干什么?”

      姚芹恨铁不成钢地一边扒着姚芝的衣服一边说道:“当然是我们两互换身份,我替你去充军,你替我进教坊啊!”

      “啊?!”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第 1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新文《开局给秦始皇科普法治思想》更新ing 下本开《如何加入一家初创公司》我看上了学长……的创业项目 下本古穿开《我有特殊的升官技巧》一代女相成长史 更有《世家儿媳》《摄政皇后》求预收~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