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

  •   第二天是假期,早晨五六点,於秋起床打算出门吃早餐,然后回家学习。结果一打开门就看见迟疏云出门。

      迟疏云还是那个精致职场女性的模样,即便化了妆,还是可以看见她在工作上职场的痕迹。
      迟疏云一看见於秋就特别热情:「秋秋,假期还那麽早起来啊?早饭吃了吗?阿姨给你准备了早饭,以为你假期会睡晚一点,没想到那么早就起来了,你自己先去吃吧,包子和豆浆就在厨房,刚刚准备好的。阿姨今天工作上有些事要去处理,就没法和你们吃了,你吃完就去找暮暮吧。不用不好意思,当自己家就好了。」讲完也不等於秋回复,就匆匆忙忙走了,但给她重新开了门。
      於秋这一下居然有一种错觉,觉得对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家人,自己的父母根本不关心自己有没有吃饭,也不关心自己几点起来,只要给足了面子就够。
      但她很清醒地知道,也明白迟疏云并不可能是。
      她只是那个活着泥沼里的人,连一丝的光也是奢侈,更别谈伸手去触碰。

      於秋吃完早饭后已经七点了,就这样一直坐着,坐到了八点。
      迟暮的房门终于打开了,对方先是惊了一下,看见是於秋又立马恢复冷静:「你怎么在这里?」
      「迟阿姨让我吃早饭,然后等你一起学习。」於秋乖巧地回答。
      「所以你等了很久?」迟暮问。
      於秋想了想:「还好,也就一个小时。」
      「你下一次吃完直接进房间学习就行了,不用等我起来。」迟暮觉得於秋很有趣,居然可以安安静静等了一个小时,不吵不闹,也没打算离开不等了,但这些当然没有表现出来。

      有了迟暮的允许,只要是放假,於秋都直接进房间安静地学习,等迟暮起床。
      但今天稍微有一些不一样,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打扰」,於秋发现对方只是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一开始的几天於秋还是不好意思直接进房间学习,迟暮就会提早起床来喊她,接着继续睡觉。或者是看她吃得很少,特地叫她多吃点,说是对身体不好。

      於秋经过几天的熟悉,行为愈发大胆了起来。
      写着写着作业,身体开始不安份地凑近迟暮,本来两个人就没隔着多远,於秋坐在书桌前,右边就是还在睡觉的迟暮。
      对方的呼吸很安稳,胸膛此起彼伏,睫毛微微颤动,偶尔还发出哼哼声的梦呓,似乎在做梦。
      於秋看着对方的脸,视线不自觉移到了嘴唇,开始有少许紧张,脸也逐渐变的滚烫,吞了一下口水。
      於秋察觉到自己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但还是没有想太多,觉得自己可能只是觉得迟暮太好看了。
      「迟暮真的很好看。但为什么我脸那么烫?」於秋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变的冷静,但这是生理反应不可控,只好打了自己两巴掌,希望借助外力让自己快点冷静下来。
      迟暮刚好睡醒,看着满脸通红的於秋:「你一大早搞什么?」
      迟暮显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於秋也庆幸她不知道,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无论是说她太好看所以看到脸红,还是其他什么,都显得太奇怪了。

      「我是不是吵醒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看见有虫子,太害怕了,就想办法弄走它。」於秋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说。
      「虫子?在哪?」迟暮看了看窗户,明明是关着的。
      「没有,我刚刚才发现自己看错了。」於秋想办法把事情圆了过去。
      迟暮半信半疑,但也没有追问下去,直接去洗脸刷牙。

      於秋还待在房间写作业,突然之间听见迟暮穿鞋的声音。
      「我去跑步。」迟暮洗漱好之后跟於秋说一声,就自己出门了。
      「啊?我也要去。」於秋急急忙忙穿鞋子跟上踩着小碎步跟上刚出门的迟暮。
      「今天怎么突然之间开始跑步了?」於秋对正在等升降机的迟暮问道。
      「我有跑步习惯,只是前段时间太忙。跑五公里,你确定要去?」迟暮在怀疑隔壁这个走几层楼梯都气喘吁吁的人。
      「去! 我可以的,你不用管我。我可以跟上。」於秋信心满满,叉着腰,像小朋友想凸显自己的本事。

      结果跑了没五分钟,迟暮的怀疑是对的。
      前一秒还说会跟上的人,下一秒已经跑到气喘吁吁要虚脱的样子,更别谈跑完五公里。
      迟暮只好停下来等她,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完整段路。

      一开始整个天还是黑的,但亮得也快,走了一半路程左右,天就亮的差不多,抬头看,天空万里无云,偶尔有一阵凉风拂过,路上基本没什么人,有时经过一两个跑步的人。
      於秋走在迟暮后面,迟暮和自己见过的人好像有点不一样,有一种让人想了解更多的魔力。
      仔细看看,迟暮瘦但却不柴,有明显的锻炼痕迹,无袖背心被风吹过时,勾勒出迟暮的身形,腰细且窄,走路时小腿的肌肉也是若隐若现。
      於秋看着前面的人,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萌生了对她的好奇。

      於秋很想很想了解面前的这个人,于是小心翼翼地询问关于她的事情:「迟暮,你为什麽总是一个人?」
      「习惯了。」迟暮面无表情道。
      「你不喜欢有其他人陪你吗?」於秋继续提出心里的疑问。
      「没有不喜欢。」迟暮若有所思道。
      「那为什么你不和迟阿姨接触?」於秋走到迟暮面前,认真地询问。
      「因为我不知道要怎麽面对她。」迟暮皱起眉头,有一点点的不悦。
      於秋也很识趣的不再问,但起码知道对方其实是希望有人陪伴的,自己就可以继续和她接触。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於秋时间允许,她都会跟去跑步。每次她都比从前坚持更久,虽然还是会有一段路要走,但迟暮都没说什么,默许了她的跟随,看见她快不行了就说走路吧。

      某天於秋学校放假,但迟暮要上学,於秋起了个大早,站在楼下等迟暮,一见面就笑意盈盈道:「我送你呀。」
      迟暮看了看她,然后继续往前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好。」
      於秋一开始以为迟暮要自己走了,但一听见前面的那个人说好,立马悲转喜。
      「有空的话,我都可以送你上学。」於秋一路上都在像个小鸟叽叽咋咋地不停说自己的事,然后再聊一下迟暮的事,也很认真地告诉对方,自己觉得对方是一个很好很好也很酷的人。
      面对於秋的话不停蹄,迟暮只是笑而不语,听着她说话,偶尔给出肯定的回答。
      於秋发现,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校服,穿在迟暮身上是那么的好看。
      快到学校,迟暮跟旁边的小话痨说:「就送到这吧。」
      「啊。。。还有一段路呢。」於秋委屈巴巴道。
      「前面人多,逆着人流走容易撞到。」迟暮解释了自己的理由。
      「好吧,阿迟再见。我等你回来,记得早点回来!」於秋连几十米的路也不想错过,因为是和她待在一起,多长也不嫌多。
      不知道为什么回去的路上,於秋有那么一点的落寞。
      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
      於秋心想:「明明自己平时也是这样一个人,怎麽今天就那麽矫情! 更何况迟暮又不是不回来了。」

      迟暮下课回来,两个人吃完饭去江云师范大学的运动场散步。
      但这一次,迟暮走的比往常都快。
      於秋只好小碎步走在迟暮后面,虽然气喘吁吁但也尽量跟上。
      整个运动场,破破烂烂,坑坑洼洼,基本上除了入口处有灯之外,整个跑道都是比较黑的,附近的居民楼的光也只看得见一星半点,所以就算是跑步的人,也只有慢跑的,走路也要看地上有没有绊倒人的坑。
      於秋要是自己一个人,肯定不会来这个地方,但为了想跟迟暮多相处一会,就跟来了。

      突然之间迟暮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下来,然后转身。
      於秋就这样直挺挺地撞到对方的胸膛上。
      「哎!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停下来?」於秋以为前方发生了什么事,向迟暮询问。
      抬头就对上了迟暮在偷笑的样子,於秋又气又喜:「你居然还敢偷笑,你居然还会偷笑! 你好坏,你肯定是故意要看我出糗的!痛死我了。」
      於秋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装作要打迟暮的样子,举起了拳头,就要往迟暮打去。
      结果对方并没有如她所愿,而是开始小跑,於秋心有不甘:「你居然还敢偷跑,小心别让我抓到你!」

      结果两个人一路小打小闹跑回家了。
      林欢和迟疏云看见这一幕都觉得特别开心,但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迟疏云没想到才一个星期多,两个人就熟悉到这个程度,自己平时不苟言笑的女儿终于也有开心的时刻,作为平时总是到处打拼疏忽了女儿的母亲,真心为女儿找到朋友而喜出望外。
      但林欢的喜形于色,则是因为她认为於秋真的有做自己要她做的任务:和迟暮打好关系,好让於季谈生意更方便,因为她知道迟疏云最宝贝自己这唯一的女儿,单单靠林欢自己和迟疏云的交情,未必能让理智的迟疏云那么容易和人建立商业关系。

      不出所料的是,迟暮看见自己的母亲就立马安静了起来。
      一声不吭地回到了房间。
      於秋经过这些天的了解,大概也知道了迟暮和迟疏云之间有一些隔阂,但那个隔阂是什么,目前还不知道。
      於秋其实也想装作看不见林欢就离开,但骨子里的教养也不允许,林欢更不会允许她出现任何丢颜面的事,不过看见迟疏云,以及刚刚和迟暮的关系拉近还是让她乐以忘忧:「妈妈和迟阿姨好!」
      等到迟疏云和林欢答应,於秋才回到迟暮房间。

      迟暮看见她进来就立马锁门了。
      「为什么要锁门?」於秋觉得奇怪,平时早上迟暮都不会锁门,怎么突然之间要锁上。
      「学习不喜欢被打扰。」迟暮早已没了方才打闹的笑容,淡淡地回答。
      「你是不是和阿姨有什么...」於秋迟疑地问。
      话说到一半就被迟暮强硬的态度打断:「没有。」

      星期天下午难得地,迟暮学习完要睡一会休息,而於秋不想走,就想赖在这里,不想回家看见林欢和於季,迟暮家就像痛苦的地狱之下,唯一一处有光明的地方,她想抓紧,只要有一点机会,都不会放手。
      「我保证不吵你睡觉,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可以吗?」於秋忐忑不安地问道,害怕迟暮会拒绝。
      「嗯。」迟暮一边拿眼罩,一边淡淡地回答道。
      「谢谢你!」於秋心满意足地在书桌前坐着,摘抄作文句子。

      过了半个小时,於秋自己感觉也有点累了,打了个哈欠就趴着了。
      刚好趴着向右看,可以看见迟暮睡觉的模样,觉得很安心。
      最近的日子里於秋一直黏着迟暮,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对方总照顾到自己敏感的情绪,於秋也想更了解对方,了解这个从小就可以独立照顾自己的人,怎么样走过那些痛苦漆黑的夜晚,想让她的生活里有自己的参与,因为於秋看出了对方的孤独。

      迟暮目前跟她说的都是些表面,她很想知道,这个总是沉默寡言的人,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
      於秋从迟疏云那边了解到,即便迟暮在外婆那边,但外婆腿脚不方便,所以小学开始就要自己洗碗洗衣服煮饭,所有事情要亲力亲为,还得照顾外婆,受了委屈也不往家里说。
      一想到照片上那个孩子,那么小,那么小就没有父母陪伴,还得自己撑起照顾外婆的责任,让於秋很心痛,很想告诉她:「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想着想着,於秋还是扛不住睡意,因为微风拂过发梢的感觉,很舒服,缓缓地睡去了。

      太阳渐渐降下来,黑夜笼罩了整个房间。
      迟暮醒了,把眼罩拿开。
      第一眼看见的是正熟睡的於秋,趴在桌子上,口水流了出来,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笑,但很快又收敛了。
      迟暮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一直要跟着自己,明明自己话不多,有时候也不怎么理她,但她每次总是喜欢黏在身边,一直和自己分享她的事情,一直问自己的事,不过更多的是开心,因为从小到大自己都是一个人。很小就和母亲分开,对于母亲的记忆也很模糊,总是来去匆匆,而父亲。。。

      这时候,於秋的眼睫毛颤动了一下,打断了迟暮的思绪。
      於秋缓缓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再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阿迟,几点啦?」
      「七点。去吃饭。」迟暮像个没事人一样,但还是不忘提醒於秋:「你的口水流了一地。」
      「啊?啊怎么会这样!」於秋立马睡眼矇矓的情况清醒,从桌子上的纸巾拿了几张急急忙忙擦脸上的口水,以及桌上的「罪证」。
      迟暮看见於秋的脸上压出了几道印子,加上一地的口水,显得特别好笑,转过头无声地笑了笑:「擦完口水记得出来吃饭。」然后向着客厅走去。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