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校草的小跟班(3) ...

  •   苏佑完成的这一段任务对应的原剧情是学神和女主角一起去兼职,他恰好看见,觉得自己嫂子可以被抢走了,所以很狗腿地告诉蒋未,然而同时校霸许竞加入剧情和女主角有一场浪漫的恐怖屋邂逅,四个人一起在恐怖屋里达成修罗场雏形。

      这么紧张的剧情线,他作为路人甲只需要打个电话就好。

      没办法,路人甲就是这么简单到默默无闻。

      苏佑翻着蒋未的笔记本,脑子里想怎么进入恐怖屋,并且说出那一段台词。

      小说里没有介绍路人甲的原因,他就必须自己想办法进去。

      小AI想啊想,想得脑袋都耷拉下开了,都没有任何好主意,下课休息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好心情。

      眼前阴影覆盖下来,有人来到苏佑面前,女声清甜,带着淡淡地笑意:“苏佑,我和学神要去恐怖屋兼职,一天一百块,要不要一起去?”

      苏佑立刻像只小松鼠似的抬起头,开心得差点裂开,女主角简直就是天使!

      “要要要!”苏佑头点得脖子都快断了:“我最缺钱了!”

      “哈。”学神在一边看着苏佑兴奋的小模样,浅淡地笑出声:“财迷。”

      苏佑不好意思的撇了学神一眼,黑瞳仁里被有心人诡异地读出了一点娇嗔。

      像是一只小爪子扣在心弦,挠的心痒。

      学神眼神收敛,指尖敲打桌面,不动声色地把人一遍遍浅淡地扫视。

      ……

      恐怖屋的工作在晚上,周六上完课后,苏佑就跟着岁郁和林邵宁去了恐怖屋。

      主管经理看见苏佑后,眼神瞬间一亮,明明是三个人一起去的,却把岁郁和苏佑放在一起站,自己站在他们面前,反复点头打量,一边看一边眼神发亮。

      林邵宁却少见地阴沉下来,伸手拦住主管经理:“够了,不要浪费时间。”

      “够了够了,肯定够了……我给你们加钱加到两百,你们辛苦一下,好不好?”主管经理叫人拿来衣服,说:“我们这里一个没开放的鬼屋还在试玩期,缺两个主要人物……你们就暂时试试效果,行不行?”

      岁郁和苏佑面面相觑,有些懵。

      “我穿倒是没问题。”岁郁说:“这……他好像不太适合……”

      “连我……也要穿吗?”苏佑看着那层衣料,艰涩开口:“这是裙子。”

      “一天三百,行不行?”

      “这还是校服的短裙子……”

      “四百!”

      苏佑摸了摸衣料:“它还好薄……”

      “五百!”

      林邵宁脸色恢复淡漠,正要伸手牵走苏佑,说不做了。

      苏佑却开心地抱住衣服,双眼放金光:“好!你说的!五百!”

      林邵宁收回手,腮帮线条却被咬得紧,变了又变。

      钱一下子翻了五倍,岁郁悄悄地给苏佑点了个赞,苏佑心领神会,两个人一起抱着衣服进了更衣间。

      苏佑的男更衣室比女更衣室更加深,而且他很不熟练穿裙子,出来的比岁郁晚很多,一路上出来的时候看见很多工作人员晃来晃去,时不时用眼睛打量他。

      他有些害臊,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现在却穿着裙子跑。

      有点怪异。

      但是为了任务!这点害臊算什么?

      他到的时候,主管经理已经不在了,只有岁郁和林邵宁。

      他脑子里回忆剧情任务以及相应剧情,在林邵宁的目光下,站到岁郁身边。

      他原来应该流里流气地挑挑眉,很油腻地说,她有我好看?存心恶心学神,并且把学神目光推向岁郁,让他这朵绿叶衬托出女主角鲜花的姣美。

      可是,他身上穿着到了膝盖以上的短裙,虽然长度不少,但他从来没穿过裙子,这么一路几乎燃烧完了他所有决心和勇气。

      站在林邵宁面前,他不由得缩了缩纤细的腿,脸红得像是羞耻发了酵,声如蚊呐,又像是一把小钩子,艰涩问:“她有我好看吗?”

      林邵宁目光紧紧盯着苏佑,没有开口,目光没什么变化,只是喉结上下滚了滚。

      “换好衣服了?”主管经理进来,满意地笑:“这太符合我的新主题了,很棒,你俩跟我来……”

      林邵宁被留在原地,目光终于被松懈下来,里面情绪浓郁成墨

      刚刚,有人问他,她有他好看吗?

      怎么可能会有他好看。

      他一向傲慢的自控力,被这几句话轻易敲碎。

      ……

      苏佑和岁郁被主管经理各自分配了任务,他扮演的是整个故事链里的核心角色,一个被制作成人偶的少女,用来守护最后的核心线索,玩家需要拿到这个线索才可以解开所有谜团,成功逃出鬼屋。

      线索在剧情里是放在他的颈部,学生短裙的领结下的纸片。

      他需要做的,就是在最核心的房间里假装一个肢体打结,浑身冰冷的扭曲人偶,浑身上下被钉了好几个夹子缠绕着绳子,看着还真像是被控制的人偶一样。

      玩家任务做到他这个位置,还需要好一会,苏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无聊透顶,他顶着精心画好的少女妆,这里看看那里动动,把所有道具观察了个遍后,注意力到了自己身上的绳子上。

      这个鬼屋道具该说不说,真的极其精良,假装人偶的绳子都那么结实。

      他小孩子心性,绳子玩着玩着就往绕来绕去的方向去了,等到他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就被绳子缠绕在中间出不去了。

      门外渐渐有脚步声响起。

      他心慌了……

      浑身胡乱挣动,却挣了没片刻,就悲哀地不敢乱动了。

      纸片没被卡死,正在慢慢下滑。

      他急死了,伸手往自己的扣子伸。

      一个不够就两个。

      ……

      许竞一众人原先玩得进度差不多,却在某个群鬼乱窜的地方失散,跑到不知道哪个支线去了,他掐着主线剧情,硬是速度极快地找到了核心剧情所在的房间。

      这个鬼屋还是没什么玩头。

      他无聊地想,每次都是他带着所有人出去。

      他打开门锁,漫不经心地打开门。

      瞬间,心脏急剧跳动,瞳孔收缩,喉咙里的唾液不知道下咽。

      好漂亮的人。

      像极了所有媚色的晚霞,又像是暗夜里绽放的玫瑰,是乱的,是红的。

      是礼物吗?

      好像是一份礼物。

      他愣了好几秒,身后被鬼怪追上来都不知道。

      鬼怪身上自带那种嚎叫的音效,在光线偏暗的鬼屋里很是渗人。

      苏佑本来急着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去拿纸片,手被束缚着,怎么都拿不到,突然的尖叫把他的胆都吓破了。

      全身不听脑子劝,闭着眼就到处想跑。

      却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跑的,就好像被人抱到了怀里,他一接触到体温,连忙把人拉住。

      他再也不来鬼屋了!小AI活在科学世界!就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

      许竞靠近了人,脑子都蒙了,下意识手臂都掐得紧了。

      身边的人瑟瑟发抖,害怕到手心都是汗,轻轻啜泣着。

      他鬼使神差地一下一下拍打怀里人的后背,佯装安慰,脑子里千万种思绪缠绕。

      平日里不少人会靠过来,这个会不会又是一个?

      他应该和往常一样甩开,再洗手。

      可是捉住他的手在瑟瑟发抖。

      他想现在这个环境,总该助人为乐。

      而且这是他自己牵住他的手的,可不怪他。

      坏心思一上来,他就没合上门,任由外面鬼怪嚎叫作祟,一本正经的问:“害怕?”

      “嗯,害怕……你关上门,好不好?”苏佑听着门外的叫声,害怕极了,瑟瑟发抖得厉害,含着哭音说:“我告诉你线索在哪,你把门合上,好不好?小哥哥?”

      这一声小哥哥,是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的求助。

      叫的他忍不住使坏。

      他一下一下得安慰,不经不慢地问:“在哪?可以带我去吗?”

      “在……在……”苏佑抬起头,吸了吸鼻子,声音还是在发抖:“在这……”

      许竞愣住了,刚刚使坏的人脸红得不得了,一下子变成了言听计从的乖乖仔,听话的合上门,把所有嚎叫隔绝在外:“好……好了……”

      “谢……谢谢!”耳边安静后,苏佑就想自己尝试着挣脱,却被高大的少年拉住,许竞问:“想走?”

      苏佑不明所以,浑身挣动,却死活不能把手脱不下来,他咬着牙切切说:“你……你放开我……”

      “不放。”许竞挑了挑眉,说:“留个联系方式就放开你……”

      “为什么?”苏佑皱眉,有些委屈:“我都告诉你线索的位置了。”

      “不给?”许竞笑:“也简单啊……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散所有恶劣,苏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名字后立马接起来,全然忘了许竞的存在。

      “喂,你在哪?”磁性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放大,里面的急切担心明显得不得了。

      “哦,我在鬼屋兼职,我告诉你!林邵宁和岁郁也在!我还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工作了!”苏佑很努力地渲染林邵宁和岁郁的关系,告诉蒋未事情的严重性。

      “那你呢?你在哪?”电话对面的人显然生气了,咬牙切齿地问出这几个字。

      电话对面的人肯定相当在意。

      可是苏佑无知无觉。

      许竞静静看着在自己怀里却给其他男人打电话的小漂亮,他头一次郁闷得发酸。

      “我?我一个人啊。”林邵宁和岁郁都不在他身边,他们现在一定在一起!

      “哦?我不是人吗?为什么不告诉他?”许竞凑到苏佑耳边,手指抢过苏佑的手机,清清楚楚地说,对面的人一下子没了声音。

      许竞心满意足地挂掉电话,就着本身就很近的距离里,慢慢靠近苏佑:“居然不把我算上去我不算是是人吗?”

      苏佑被抢了手机,满脑子都是拿回自己手机,想要开口,却被人掐着下巴,难以开口。

      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房间的门被一下子踹开,外面大亮的灯光照进来。

      高大清隽的人站在光处,无端带上凌厉:“你放开他……”

  • 作者有话要说:  许竞:表面不当舔狗
    实际看到老婆直接上手……
    坏狗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