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连漾的头又开始疼了。
      不是钝痛,也非刺疼,而是跟有人拿了把烧红的铁杵在搅她脑子似的。

      若只是疼倒还好,去找药阁的医师开几副丹药就行了。
      可偏偏每次头疼发作,她的脑中总会涌现出一些陌生的画面。

      比如这会儿,她竟在画面中看见自己蜷缩在戒律堂里——

      乌云团聚,偶有闪电划过,将阴森铁黑的戒律堂映得惨白。
      画面中的她满背鞭痕,新伤压旧伤,几近溃烂,一些伤重的地方甚而露出白骨,月白色的宗服被淤血染得透黑。
      她连哭都没力气了,但身体却在不受控地痉挛着。

      而她面前,站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
      女人瞧着冰肌玉骨,一身荼白衣裙,端的清冷。
      男人则手握挂着倒刺的戒鞭。淋漓鲜血顺着鞭子滴下,聚成一团血洼。
      她半昏半醒地哭咽求情,可那男人不仅没放过她,反而往戒鞭里注入了强大的灵力,再才高抬而起。

      最后一鞭,对准了她的脸。
      戒鞭落下,那尖锐的疼痛不光烧在脸上,还生扎进了眼睛里。

      恰时,画面猝然中断。

      连漾惊醒,衣衫被冷汗浸湿。
      头痛逐渐好转,可她的身体还在轻打着摆子,仿佛那戒鞭的的确确落在了身上。

      “漾漾,漾漾?”
      头顶落下温声呼唤。

      连漾眨了几下眼,等冷汗顺着眼皮儿掉落在石桌上了,才迟缓抬头。
      甫一看清眼前的人,她的心便跟着往下一坠。

      不为别的,只因眼前站着的,正是刚刚画面中重伤她的男人。
      也是她的大师兄——万剑宗大长老的座下首徒,管衡。

      与画面中戾气冲天的样子不同,目下,他神情里满是温和笑意。
      一双眸子狭长,尾部稍挑,眉眼不喜不怒,只见温柔。

      连漾看得愣神。

      这太荒谬了。
      打从她十二年前进万剑宗,就很少见过管衡发火,更别说是那样重罚她。
      那副模样,用可怕二字形容也不为过,与恶鬼无异。

      而且,她根本不认识师兄护着的那女人。

      可不光是今天,最近这段日子,她常断断续续地“看见”一些画面——

      寒冬腊月,同门师友把她一人弃在危险恐怖的魔窟里,她被突然出现的魔界少主一剑穿心,爬回万剑宗时只剩了一口气。
      宗门大比,师父给她丢了把坑坑洼洼的破剑,让她挨个儿单挑其他宗门的弟子,赢是赢了,但好不容易炼成的内丹被戳了个稀碎,差点走火入魔。
      七夕乞巧,她鼓足勇气约管衡见面。管衡放她鸽子不说,还要冷着脸羞辱她自作多情,不守本分。
      ……

      总而言之,大多数场景里,她都惨的一批。

      不光如此,这些片段中全都有同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影,同门和师兄针对她,也多是为了那白衣女子。

      将她丢下,是因为冲出魔窟的保命符只剩了一张,要留给那女子用。
      让她拿破剑去比赛,是因为那白衣女子想要她的剑,她没给,大长老动了怒,有意拿破剑羞辱她。
      管衡放她鸽子,也是因为那白衣女子。

      可关键是,连漾根本就没见过那人啊!

      小半月下来,她已经被那些狗血剧情给虐懵了。
      她觉得,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她准得疯。

      见她垂头不语,管衡稍凝了笑,问:“漾漾,怎么了?”

      连漾回过神。
      她缓怔片刻,才松开了攥得死紧的剑柄,收剑回鞘。

      “没什么。”她倚靠着凉亭旁的长椅坐下,“就是刚练完剑,有些累。”

      这处是万剑宗第一峰的峰头,她常在这儿练剑。
      管衡便不疑有他,温笑着夸她:“漾漾向来刻苦,也天赋过人,只是身体更为重要。”

      要是放在以前听见这些话,连漾准高兴得耳根染红。

      毕竟她很喜欢温润如玉的大师兄。
      她四岁进宗,是大师兄一直对她照顾有加,她才能这么快适应修士的生活。
      刚进宗时,她身子骨弱,也是师兄和大长老,拿着珍贵丹药养好了她的身体。

      可在那些陌生的画面中,无论她被虐成什么样,是断了腿还是胳膊,长老他们也会拿最好的药材和法术养好她的伤。
      仿佛在意的不是她,而是她这具身体。
      意识到这点后,藏在心里没说的热忱喜欢,就也像是浸了凉水似的,渐渐冷了下来。

      “师兄说笑了。”连漾面上不显,甚而还带着笑,“倒是师兄,您来这儿是……?”
      管衡常在晚上练剑,很少这么早登峰。

      管衡在她对面坐下,忽问:“你可知你应师姐明日就要回来?”

      连漾点头:“听褚师兄说过了。”
      她没见过这位应师姐,但听同门聊起过她。

      据说是已陨落的前宗主的女儿,修为同管衡一样,也有百年之久。
      有仙人之姿,性子也清冷疏远如莲中仙,堪称完美。
      只可惜十多年前被妖魔打伤,一直在药谷闭关休养。

      管衡轻声道:“观镜虽出了关,但身体仍未好全。漾漾,你虽是师妹,也应多加照应。”

      连漾点头。
      这是自然。
      病美人姐姐,谁不心疼?

      “自观镜走后,万剑宗收了几批弟子,但仅有你被师父收在座下,日后与她不免常有来往。”管衡拿出一本崭新的弟子簿册,放于桌上,“明日大宴后,你将这册子送去观镜院里,也好见见你应师姐。”

      连漾正打算起身去拿册子。
      但还没站起,她就顿住了。
      等等!
      她的脑中陡然冒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师兄,”她眉心一跳,依着记忆中陌生女子的打扮,假借了郑师姐的名头问,“听郑师姐说,应师姐向来爱素净打扮?”

      “嗯。”管衡轻应了一声,笑意渐深,“观镜素来爱着白。”

      连漾呼吸渐紧,又道:“郑师姐还说,应师姐最爱的便是那柄姜花样式的玉簪。”

      “那是宗主送与她的及笄礼。”管衡鲜少提起往事,眉眼间沉着不常见的怀念,“观镜是个念旧的性子。”

      全对上了!
      猜想逐步验证,可连漾却高兴不起来。
      她现在可能知道,常见着的那白衣女子是谁了。

      她正要问得更详细,以便确定猜想,可还没开口,一阵熟悉的疼痛就又冲上了头顶。

      连漾痛苦闭眼,暗骂了一句。
      又来了!

      陌生的画面逐渐在脑海中成形。

      这回,连漾被千斤重的长锁链拴住了四肢,锁在常用来举行宴会的大殿里。
      她身前的人倒也眼熟:正是管衡和应观镜。

      他俩衣冠楚楚,可她却身着破烂宗服,狼狈地匍匐在地,筋骨也全断了,气只出不进。

      管衡提了把玄色长剑,一如往日般温和,只是说出的话却让人心惊胆战。

      “漾漾,万剑宗护你十多年,你也当知恩图报。”
      他将剑尖搭在了她的心口处,声音很轻。
      “待师父来了,便会取你灵脉。放心,不会痛。”

      话音落下,他身旁的应观镜上前。
      “连师妹,还要多谢你的灵脉了。”
      她说着感谢的话,压下的斜睨却冷淡轻蔑,视她如任人宰割的蝼蚁。

      连漾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剑尖朝她心口刺去,注入的灵力有如电流。

      “不——!”
      随着剑尖没入心口,画面也开始快速破碎,可那疼痛太真实,连漾忍不住痛呼出声。

      见她忽然躬低了背,按着脑袋痛叫,管衡稍怔,遂去扶她。
      “漾漾?”

      连漾抬头,见是管衡,瞳仁一缩,下意识就打开那手。
      她后退几步,眼含警惕。

      她从未这样疏远过自己,面对这近似忤逆的信号,管衡轻拧了眉,问:“怎么了?”
      这回,语气里竟沉了些不耐。

      饶是还未完全清醒,连漾也听出了那丝不耐。
      不安逐渐扩大,她并未表现。

      她竭力压住颤抖,说:“应是这些天天冷,吹得有些头疼。”

      管衡垂下眼睫。
      已过金秋,的确是风渐大了。
      转瞬间,他就又恢复了温柔模样。
      “既然头疼,那便好好歇着,改日练剑也不迟。”

      连漾勉强点头。
      “师兄,我再稍坐会儿,您先下山罢,还要忙明日收徒大典的事。”
      应观镜回来的日子,恰好与收徒大典撞上。

      “我竟险些忘了此等要事。”管衡将弟子名册往前一推,“漾漾,明日莫要忘记将这册子送给观镜。”

      连漾颔首。
      等管衡离开,不见了身影,她才虚脱似的倚躺在了长椅上,轻喘着气。
      胸口还能感受到长剑刺入的剧痛,令她心如刀绞。

      她闭着眼睛小憩,忽然间,耳边炸响一道欢快的提示音——
      【重要剧情已放送完毕,下面系统将介绍全部剧情,请宿主注意查收~】

      连漾倏然睁眼。
      谁?

      可不等她有所反应,脑海中便出现了一册话本。
      那话本快速翻动着,而脑中的声音也开始介绍话本里的剧情。

      随着它的介绍,连漾先前“看见”的零碎片段被连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她被迫听着那些话,越听,神情就越古怪,也终于明白脑海中为何会出现那些画面了——

      按那系统所说,她竟生活在一册话本里,且还是这话本的女主。

      话本从女主连漾进入万剑宗开始写起。
      连漾自小就爱受邪魔侵扰,四岁时,父母将她送上了万剑宗。刚下万剑宗,她的父母便被妖魔给杀死了。

      小连漾没了父母,万剑宗就成了她唯一的家。好在同门师兄姐和长老对她很好,还四处寻找珍贵丹药替她调养身体。
      连漾也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温暖。

      直到她十六岁这年,平静的生活却被应观镜的归来打破。
      这应观镜,就是话本的另一重要女角。

      对于这位一直在外闭关休养的应师姐,连漾起初很喜欢她。
      但渐渐地,她便发现师门要更偏爱应观镜。

      如果她二人出了矛盾,大长老每回都站在应师姐那边,甚而为了消她的气,变着法地责罚连漾。
      就连这话本里的男主——大师兄管衡,也更纵容应观镜。

      书里的连漾心觉委屈,可因为深爱管衡,还是忍下了一切,不仅放下了修炼,还和以前一样无条件为应师姐掏心掏力。

      直到魔窟剿魔的剧情。

      那是个寒冬腊月,连漾与好几个师兄姐前往聚魔窟剿魔。
      本来一切顺利,但在离开魔窟时,魔族少主突然出现。
      那少主法力高强,他们一行五人均不是他的对手。

      逃命时,连漾和应观镜都受了伤,却只剩下一道保命的符。
      是管衡做主,将符给了应观镜。而连漾则被留在了魔窟之中,被那少主刺中心口,险些丧命。
      她拼死拼活爬回万剑宗,宗里的弟子却个个喜气洋洋地为迎新年做准备。

      自此,连漾也开启了一路被虐的悲惨生活。
      一指高的话本,就没见她笑过。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当初万剑宗会留下她,也是为了救应观镜。
      应观镜当初受的伤并不重,但因为被魔物损坏了灵脉,才要闭关休养。

      而大长老之所以留下连漾,还百般照顾她,正是为了剖下她的灵脉,以治好应观镜的伤。

      最后,连漾被管衡剖了灵脉。
      见她死了,已快飞升的管衡才醒悟过来自己爱的是连漾,而非应观镜。

      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复活她。
      人是救活了,却没有一次能活过十天。
      如此折腾了数十回,女主终于被男主感动,并与他约定来世再见。
      故事结尾,他俩为了三界太平,与话本里的大反派同归于尽。

      -

      大致听完剧情后,连漾沉默了。
      若是真的,从这话本里随便揪个人出来,过得都比她好。

      也是这时,系统开始介绍自己:
      【“女主自救系统”为您服务,本系统将帮助宿主改变命运,跳出虐文剧情!】

      她忍不住吐槽:“我真是女主吗?你可别唬我,往常我看的那些话本子,男女主最后可都幸福美满。”

      【双死也算he嘛。】系统顿了顿,【总之,如果不改变剧情,那你就只剩死路一条了。】

      “但这剧情根本不合理。”连漾抱着自己的剑,蔫哒哒地靠着亭柱,“我虽对师兄有好感,却是出于尊敬,哪扯得上‘深爱’二字。”
      更别说是为他受尽委屈,强留在万剑宗了。

      系统解释:【但要是应观镜回来,无论你现在怎么想,到时也会爱男主爱到无法自拔。】

      连漾稍怔,才说:“你的意思是,我会被剧情控制?”
      爱师兄爱到为他放弃尊严,毫无自我地活在万剑宗?

      “是哒!”

      连漾将剑抱得更紧,仰头望天。

      好烦哦。

      她忽然想到什么:“那师兄他们,是否也是被剧情控制?”

      “不是。”系统语气认真,“他们都是真心实意想杀你。”

      连漾:……
      更烦了。

      但她还算冷静。

      其实以前,她就隐约看出不对了。

      自前宗主渡劫陨落后,大长老便暂代了宗主一职。
      刚上山时,大长老并没有留下她,她就在外门弟子院打杂,闲暇时便偷摸着自学。
      直到知晓她的灵力已养出了灵脉,他忽然一改之前的态度,将她收为内门弟子。
      像这样越过考核直接进入内门的,还只有她一个。

      往常她常听师兄姐聊起应观镜,听得多了,便也好奇。
      有回,她向大长老问起了应师姐。谁知他竟大发雷霆,找出了那些提起应师姐的弟子,将他们重罚了一番。
      自此后,大家再不敢聊起应师姐。

      再是平时,身为师父,大长老很少教她功法,却时常给她塞养灵护脉的药。师兄也并未像要求要求其他师弟妹一样,苛待她的功课,而只让她照顾好身体。
      若不是她自觉,想着办法勤学苦练,只怕早就被养废了。

      只是她一直没弄清楚缘由,这才拖到现在。

      陡然知晓真相,连漾眼中的光渐渐暗淡,她微躬了腰,显得颓败又无力。
      鼻尖儿冲上点酸涩,又苦又闷。

      但她惯常苦中作乐,又带着压不倒的野性,好比撒入荒原的一把草籽,自小蛮生蛮长。
      她没被压垮,精神气也恢复得快,枯坐了一刻钟,就又抬起头。
      活像株抖落碎雪的小树苗。

      连漾问:“我要怎么做,才能改变剧情?”
      既然系统会出现,必然是带着办法来的。
      现在知道的所有剧情,都与万剑宗有关。她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离开这儿。

      但是……

      “以我目前的修为,就算能胜过其他弟子,暂时也打不过师兄和大长老。”
      这些年,他们在她身上花了不少心血,定然不会容她逃出万剑宗。
      更何况系统也说了,被剧情控制,就算她想逃也逃不了。

      【只要能获取指定对象的好感度,就可以脱离剧情控制,好感度积攒到一定数量,还可兑换宝器。】

      获取好感度?
      连漾垂眸细思。

      她犹疑片刻,才问:“要获取好感的人……是谁?”

      【让我想想,】系统顿了顿,【首先应该是修仙世家,述家的大公子——述戈。】

      述戈?
      连漾一怔。
      “是明日收徒大典,要拜入宗门的那个?”
      她之前听大长老说起过,述家会送一位公子过来,在万剑宗修炼一段时日。

      【就是他。】

      “等等——”连漾倏地站起,连剑也顾不得抱了,“可方才那话本里,在聚魔窟里捅我一剑的魔界少主,似是……也叫述戈。”

      之前她自己“看见”的画面并不完整,只知道魔界少主追着他们在聚魔窟慌张逃命,最后她被那少主捅了一剑。
      但系统给的话本里,在被捅之后还插了一小段剧情:
      那魔界少主本想再补一剑,却被赶来的魔修打断。
      而那魔修,正是唤了他一声“述戈”。

      系统:【是他是他,就是他。他是这本小说里的大反派之一嘛,最后你和男主,也是死在了他的剑下。他在读者群里,人气值可是比男主还高!】

      连漾:……
      不是人气值是气人值吧!
      她仰头看天,许久才默默接受:“行,我知道了。”

      【好嘞!】系统接着说,【第二个是——】

      “等等!”
      连漾懵了。
      “什么第二个,怎么就第二个了?”

      【第二个可攻略对象啊。】系统一本正经,【你需要刷好感的对象,除了述戈,还有三个。】

  •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阅前排雷:
    这篇文就是个狗血雄竞文,全员加粗单箭头。
    女主是小海王类型,心里只有攻略且不会动感情。
    有四条攻略线,每条线会端水,且男主和男配动心都比较快。正文结局开放式,番外1v1.
    辛苦阅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