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池九州把裴写意放进第一排,无视小狐狸脸上的控诉,自然地走回台上开始准备自己的课程。

      风衣摆还在空中划了一道弧度,低头的时候能看清眉骨,整个人显得又禁欲又清雅。

      裴写意才不管眼圈的美色风光,试图正襟危坐,把爪子伸直搁在桌子上面伪装自己在认真听课的样子。

      还能诡异地从脸上看出来正经严肃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但是认真的狐狸球没坚持一会就想要溜走。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稍微一动,就引来边上以及背后许多人的注视。

      可恶,失策了!
      裴写意在心中痛恨地驳斥自己的行为。

      池九州扬眉,心情很好地看着下面想动却不敢动的小狐狸。

      精神力研究与应用,看上去就很高大上的学科。

      裴写意实在是逃不走,只能勉强听一听饲主他正在讲的天书。

      裴写意:= 口 =

      ……马上就要听得睡着的裴写意终于迎来了下课。

      “别睡了。”池九州把手放到桌子上,挽救了小狐狸快要磕到桌角的下巴。

      他按了下手,敲了敲狐狸脑袋。
      接着就低头看着放弃自我趴桌子的小狐狸,声音里隐隐约约带着点笑意:“再睡下去的话,大概就没饭吃了?”

      小狐狸埋在桌子上的耳朵突然抖了抖,可是脸还面朝桌子伪装睡觉。

      池九州眼里的笑意更深,声音倒是被掩饰地极好:“算了,三二八。我们先去吃吧,让他自己先……”

      话说到一半,池九州头上就多了一只狐狸。

      “饭在哪里!快走快走!”

      池九州无奈把头上的狐狸捞下来,还很好脾气地朝这边偷偷拍照的学生点了点头。

      裴写意把自己顺势往怀里一丢,四脚朝天了还不够,头靠在怀里,抓住饲主垂下来的头发就往外面一指:

      “出发啦——”

      /

      教室外的绿植被一层防护罩很好地保护起来,郁郁葱葱,跟着光影随时投下遮蔽,长势十分不错。

      顾寅就坐在拐角的那个角落里,低头和别人联系打发一点时间。

      等到光脑发出提前设定好的提示声音才抬起头,很快就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一人一狐一球。

      “是你啊池教授。”顾寅走上去,“真是好久不见。”

      来人穿着一身妥帖的军装,在灯光之下竟然还能看到一些冷硬的反光质感,嘴角还习惯性地带上一些若有若无的笑意。

      啧,又来一个老狐狸。
      池九州刚都逗弄完小狐狸的愉快心思顿时消了下去,随意伸手把想探出头来看清面前人影的裴写意往怀里带。

      裴写意本来还想好好看看来人是谁,眼前的视线就被遮盖住了。

      本来想愤怒谴责饲主的暴.行,试图挣扎一下自己看到路途风景的权利,却在黑暗中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裴写意感受着眼前被遮住的黑暗,心里迷茫地想到:好像……有熟悉的气味。
      ……会是谁?

      但是目前交锋的两人并不知道此刻小狐狸的感受。

      “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我们已经隐退的元帅大人?”池九州慢条斯理地回答。

      “就算已经退出了前线……但是教导后辈力量这种事情,可不能落下啊。”顾寅微笑,视线停留在池九州怀里那只小狐狸上,“在这一件事情上,你一定也是深有感悟,对吧,池教授?”

      两个人聊天时说话总要藏个好几句信息。

      看来是来这里带学生的。
      池九州想着,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顾寅。

      ……和那一天也是一样的装扮,等等,手上的戒指呢?

      池九州抚摸了一下怀里躁动不安的裴写意。

      算了,这种事情没必要牵扯。

      池九州朝顾寅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宠物他饿了,如果下次还有缘再见面的话,可以详谈。”
      池九州点点头就直接跨过台阶向外走,没有再说什么东西。

      ……真是有够自负的,池九州。

      顾寅转身看着他们,嘴角始终带着一份笑意,眼底的光明明灭灭,看不清楚。

      裴写意心中慌乱的感觉越来越盛,摁着怀里的纽扣就想往饲主肩上爬。

      终于在转身出大门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叫做顾寅的男人。

      屋外的阳光盛大,衬托屋内绿植的边上很清净,光影细碎,光与暗的边际之处站了一个人。
      是顾寅。

      也许意识到裴写意往这里看了,毕竟是池九州的肩膀处突然探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嘛。
      顾寅弯弯眼睛,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朝小狐狸挥挥手。

      “要好好吃饭哦。”
      小意就是个笨蛋狐狸。

      裴写意没听到顾寅具体说了什么,但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说的就是这个。

      顾寅,他到底是谁?

      /

      吃饭的时候小狐狸很神奇地没有闹腾。

      “怎么了?”池九州抬手思考,放下了刚刚在整理的实验数据和教案,自动控制的笔端也停了下来立在半空之中。

      裴写意蹲在窗户边上,头一次感觉到了很多的迷茫。
      办公室的摆设还是很简陋,但是和第一次回到池九州家里还是有点不一样,就比如多了宠物用的窝,抽屉里多出来的小零食——和池九州这个光环笼罩着的人物完完全全不搭边的东西。

      听到饲主喊他才回头,定定地看了一会池九州。

      突然出现在后山之中的人,又神秘又强大,好像拥有着对自己能力极高的自负——但是对自己又很好,好到自己已经开始自欺欺人了。

      池九州也由着他对视。

      微卷的头发细心地贴在脑后,无框的眼镜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思绪。但裴写意就很清楚地看见他眼中的认真。

      屋里只剩下了机器嗡嗡的运作声。

      裴写意缓缓地、又很坚定地说:“我想他们了。”

      ——无须多言,池九州和裴写意都明白这指的是什么。

      裴写意从窗户边上慢慢把自己挪过来,爬到池九州眼前的电脑上尽量和他平视,和以往的撒娇劲完全不一样。

      池九州知道他很认真。

      “据我所知。”池九州声线很稳当,听不出里面藏了什么心思,“你要对付他们的话,那将面临一个很大的势力。”

      “如果是做交易,你——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和我交换呢?”

      池九州当然可以回答说他是他的主人,小狐狸的事情他会帮他摆平。

      ——无论是再复杂的事情和势力,在他看来也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就能摆平的东西罢了。

      但这样的话,他与小狐狸之间就仅仅会成为上级和下属的关系,以后就算再发生什么事情,小狐狸也终究会成为是他的附庸。

      尽管他对此没有什么想法,他也很乐意掌控一样东西,只有属于自己的才会有真正的安全感。

      但他不想这样做。

      他要小狐狸走出来,成为能和他一起坐上谈判桌的人。

      “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池九州问和他平视的小狐狸。

      “裴写意——”裴写意很平静,“我的名字。”

      池九州微笑:“那么,重新认识一下。

      “我是池九州。”

  • 作者有话要说:  也许顾寅是父辈人物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