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听完儿子一天的行动轨迹,康熙沉默半晌,问:“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那没有送?”

      不用翠微回答,德妃先说:“嫔妾命人送了。”

      康熙以孝治国,吃食这东西不太起眼,但是不送很可能会成为别人攻讦的把柄,儿子年幼想不到,德妃可不敢忘。

      康熙:“胤禛那?”

      德妃默了默,摇头。

      这么算起来,整个紫禁城那么多人,胤祚也就送了太子和纳兰性德两个人。
      “胤祚什么时候见的太子?”康熙眉头微皱。

      康熙的儿子夭折太多,阿哥们养得十分精细,胤祚出生后身体算好的,周岁前也没出过永和宫的大门,周岁后……顶多是过年的宴会上见过一面?

      宴会上坐得那么远,孩子年纪小,记性差,都不一定能看到,哪可能还记得?

      德妃知道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胤祚为什么给一个没见过的陌生人送奶茶?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了什么?

      更甚者,三岁奶娃做吃食这话有些可笑了。
      是不是有人做了奶茶,把这事安在胤祚头上,让胤祚出面?

      能指使胤祚的人,除了她这个额娘还有谁?

      这种事发生在别的阿哥身上,德妃同样会阴谋论,但是发生在自己儿子的身上……要命啊!
      “嫔妾也不知道,昨日他一个人在那发呆,忽然就去了小厨房。”

      吃食上的事说得再仔细,康熙怕也是不会信的,德妃想了想,决定抛出个更难解决的问题来:“皇上,胤祚想卖奶茶。”

      康熙果然愣住:“卖给谁?”

      德妃望天:“妾不知道,妾也不敢问。”

      三岁的皇子阿哥卖奶茶,卖给谁?怎么卖?谁来买?谁敢买?

      康熙忽然知道他过来的时候德妃和宫女在说什么了。

      ——娘娘为何不应了六阿哥?
      ——这哪能应啊?他才三岁。

      是啊。
      这哪能应?

      胤祚三岁卖奶茶,他这个当爹的脸往哪放?!

      光是想想那样的场景,康熙的脸就黑了,他可不想因为这点事被大臣们弹劾,太丢脸了!
      “朕不许!”

      “是。”德妃微微颔首。

      瞧,这不就混过去了吗?

      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晚康熙梦到胤祚小小的人儿坐在永和宫门口支起的桌子上,怀抱一碗碗奶茶,奶声奶气地喊:“太子喝了都说好的奶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哇!”

      康熙被吓醒了。
      醒来的时辰还早,德妃在他身侧安然入睡,他静静地躺在那,不由思索起来。

      同样是儿子,太子三岁的时候会乖巧软糯地喊他“汗阿玛”,会老老实实地坐在他怀里听他讲故事,为什么胤祚三岁的时候就要去卖奶茶?
      是他这个当爹的看起来太穷了吗?

      带着这个疑问,到了该上朝的时辰,康熙被德妃伺候着穿戴好朝服出门。
      一出来,就见到一个圆滚滚的小团子半蹲在那双手乱舞,正是打扰他安眠的罪魁祸首。

      想到昨日翠微说的“六阿哥早上起来打了会儿拳”,康熙决定看两眼。
      他还没给儿子找师傅,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得来的拳法。

      定睛一看,哪有什么拳法?
      两只小手一会儿张开,一会儿举起收拢,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劲道。

      这也叫“打一会儿拳”?
      说是跳舞,都比打拳更形象。

      罢了,他不该对儿子的贴身宫女抱有期望。
      怕是胤祚在那揪兔子耳朵,她们都能闭着眼睛吹“六阿哥打到兔子了”。

      康熙摇摇头,快步离开。

      听到动静的胤祚看了他一眼,继续做他的广播体操。

      要不是不会太极拳、五禽戏,他也不至于把多年没用的广播体操搬出来,还因忘记些许动作做了个缺胳膊少腿的版本。

      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得多多锻炼身体。

      *

      下午,差不多的时间,胤祚带着翠微到了乾清宫。

      太监进去通报的时候,康熙分明听到了,故作不知,等太子雀跃地出门,他才带着梁九功躲在门后悄悄偷听。

      不远处,胤祚小手捧着一个大碗,“今天是咸奶盖,太子哥哥快尝尝。”

      太子并不着急品尝,先接过对于弟弟而言又大又沉的碗,而后拉着弟弟的小手前往阴凉处。

      乾清宫外是一片宽阔的广场,没有能够遮挡阳光的地方,太子带着胤祚来到御书房的屋檐下,离门口远一些的位置。

      这下倒是比之前离得近了,康熙隔着一扇门就能轻松听到两个儿子在说什么。

      太子拿出手帕给胤祚擦汗,“快擦擦,怎么每天都挑这么热的时辰过来?”

      胤祚接过手帕胡乱地抹了下脸,“下午茶当然要下午喝。”

      见他这么理所当然的模样,太子都说不出让他早上阴凉时来的话,喝了好大一口咸奶盖,还在品尝滋味就发现下面的茶水是绿色的。
      “怎么是绿的?”

      “那是末茶。”胤祚叹气,“宫里喝这个的人不多,找得可费劲了。”

      很多人只知道岛国的抹茶,却不知道国内的末茶起源于隋朝,于唐宋时期达到顶峰,只是自明朝起改成冲泡茶叶的饮茶方式,到了清朝,喝末茶的人少之又少。

      太子也是第一次听说末茶,他平常喝的都是冲泡的茶叶,闻言相当稀奇地看着六弟:“你怎么会想到用这个?”

      胤祚挺着小肚子:“因为这款就叫末茶奶盖!”

      太子:“……”
      不知怎么的,手有点痒。

      胤祚拽拽太子的袖子,等太子会意地低下头来听秘密,这才道:“我有一个特别伟大的梦想。”

      太子洗耳恭听。

      胤祚抬头挺胸,格外骄傲地说:“我要当大清最大最牛的纨绔!”

      这话一出,整个乾清宫连同盘旋的风儿都静了下来。

      康熙面色黑沉,梁九功心脏狂跳,哪个不要命的敢在皇子阿哥耳边嚼舌根子哦!

      好半天,太子才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中缓过来:“六弟,你要当什么?”
      他才九岁啊,怎么耳朵就不好使了呢?

      “纨绔啊!”胤祚一点都不体谅可怜哥哥的心情,双眼发亮地描述自己那特别伟大的梦想,“太子哥哥你不知道吗?纨绔就是拥有最多的钱,吃最美味的食物,睡最软和的床,一辈子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人啊!”

      太子:“……”
      孤觉得你认知中的纨绔,和旁人认知中的纨绔有那——么大的差别。
      “你现在不就是吗?”

      胤祚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太子哥哥我问你哦,你有钱吗?”

      太子矜持点头:“自然。”

      “有很多吗?”

      “孤那大多是汗阿玛、乌库妈妈和玛嬷给的东西,银子……倒是不多。”主要也是因为宫里没有给太子花钱的地方。

      “就是啊!”胤祚激动跺脚,掰着手指数给太子听,“你看啊,你是太子,住在毓庆宫里,我长大开府以后住在外面,吃饭要钱,喝水要钱,柴火也要钱,处处都要用钱,但是我现在一个铜板都没有!”

      胤祚竖着一根小手指,委屈得差点哭出来:“太子哥哥,你敢信吗?我堂堂一个阿哥,一个铜板都没有呜……”

      这话说得太子和乾清宫的侍卫太监们都忍不住投来同情的目光,就连梁九功都有一分动摇:胤祚阿哥真可怜啊。

      康熙瞪眼,胤礽你千万别相信他!
      这小子可能没有铜板,但他一定有金子和银子!

      偏偏为了了解胤祚想当纨绔的原因,康熙还不能就这么跑出去戳穿儿子的大型卖惨现场,气得咬紧牙关。

      年幼的太子信了,面露同情:“六弟,孤分你一点银子吧。”

      “那倒不用。”胤祚摆手拒绝,他又不是真的那么惨。
      小胖手搓了搓,赶忙进入正题:“太子哥哥,你觉得这三天喝的奶茶怎么样?”

      太子给出真诚的餐后评价:“挺好。”

      胤祚的小脚丫挪啊挪,越发靠近太子,眼巴巴地问:“那你觉得,我要是去卖奶茶,生意会好吗?”

      太子:“……”可算知道这个弟弟在打什么主意了。
      “不可能的,你死心吧,汗阿玛绝对不可能让你去卖奶茶。”

      大清皇家的威严还要不要了?
      祖宗们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得气得掀翻棺材板。

      事实上,躲在门后的康熙已经气得捂住胸口,吓得梁九功差点喊太医。

      胤祚选择性过滤自己不爱听的部分,自顾自地往下说:“太子哥哥,我出材料和方子,你技术性入股,卖奶茶赚来的钱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太子能同意就怪了,但是……“什么叫做技术性入股?”

      胤祚嘿嘿笑,小身子一扭一扭的,颇有些不好意思:“就是……如果汗阿玛问起来,就说是你缺钱。”

      刹那间,太子看胤祚的眼神就不对了。
      好家伙,怪不得不出方子不出材料还能分一半的钱呢,这是要他顶锅,一个人顶住汗阿玛的所有怒火啊。

      胤祚抓着太子的衣袖摇了摇,大眼睛扑闪扑闪,可爱又真挚:“咱们是好兄弟嘛,你是太子,汗阿玛肯定不会对你发火的。”

      太子面无表情,去你的好兄弟!
      你不过就是想要一个能帮你顶锅的工具人而已,是不是孤根本无所谓!

      胤祚苦口婆心地劝说:“太子哥哥,你要这么想啊,你看汗阿玛后宫那——么多女人和孩子,每个月要发月银,逢年过节要送礼,生日要送礼,生孩子要送礼,升位份要送礼,处处都要钱不是?你都这么大了,总不能缺钱就问长辈要吧?咱要学会自己赚钱养家啊!”

      太子“呵”了一声,咕噜咕噜喝咸奶盖。
      他要快点喝完,赶紧回去,才不要听六弟在这胡说八道。

      “太子哥哥!”胤祚软乎乎地撒娇,“好兄弟有钱一起赚,有锅一起顶嘛!”

      太子:“……”
      第一次被弟弟软软地撒娇,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差点就应了,好险克制住了点头的冲动。
      “你知道除了孤,你还有其他几个兄弟吗?”

      当然,胤祚点头。

      太子第一次坑兄弟,眼神发虚,但还是坚定地祸水东引:“大哥今年十一,眼看着就要成亲开府了,他肯定比孤更缺钱。”
      所以你快点放过孤,去祸害他吧!

      “我知道啊。”胤祚咧着嘴,笑容灿烂,“我已经打算好了,奶茶的生意和太子哥哥一起做,等赚了一些本钱,下一桩生意再去找大哥。”

      太子:“……”敢情你并不打算就此罢手?
      他其实对卖奶茶什么的不感兴趣,主要还是想知道大哥会顶什么锅……咳,不对,是做什么生意。
      “你打算找大哥做什么生意?”

      胤祚:“蛋糕呀,和奶茶是绝配!”

      一听“绝配”二字,太子就有不好的预感,直觉后面的话是他不想听的。

      果然,胤祚说:“都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以后我们肯定能把蛋糕店和奶茶店开满整个大清!”

      太子的脸都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孤给你们说个笑话,孤要和大哥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啪,碗被捏碎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