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今天是个好天气,适合去百花楼附近逛一圈,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偶遇主角。

      如果没有机会......那就只能自己创造机会了!

      穿越数月,任务进展是半点没动,再这么浪下去,她准得打包灰溜溜地滚回炮灰部。

      在走过一处人流密集的地方时,她心有所感地摸了摸胸口,紧接着叹了口气。

      果然,神之眼又被偷了。

      隔着长长的帷帽,小七茫然地四顾看着来往的行人,试图找出那个可疑的身影,却没有丝毫头绪。

      神之眼再次被偷,完全是预料之中的事,甚至她敢断定,两次都是同一个人偷走的。

      她没忘了这是个轻功满天飞的武侠世界,能靠近她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她脖子上偷走东西还不让她发现的,两个手都数不过来,自己那点微弱的防身的功夫对上他们根本无可奈何。

      更别说它还有着认主自动找回这一神奇的特性,眼睁睁看着宝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稍微有点好奇心的,都不会放弃寻根究底弄个明白。

      这不禁让她想起那位偷王之王司空摘星,只偷东西不伤人,倒是很像他一贯的行事作风。

      若真是他偷的倒还好,怎么也算是主角团之一,说不定还能借此见见几位任务目标。

      小七心里有股预感,不出意外,她很快还会被偷第三次。

      -

      在她漫无目的地乱逛时,丝毫没有察觉,头顶有一道目光正紧紧盯着她。

      临街酒馆二楼处,陆小凤懒洋洋地靠着窗户,一手拎着酒壶不时灌两口,一手捻了花生米高高抛起再准确无误地扔进嘴里,眼睛不时看着楼下那道四处张望的纤瘦娇小的白色身影。

      为什么要带帷帽呢,遮得什么都看不见了,仅仅能从秋风掀起的帘子缝隙之间,稍微瞥见几缕颜色淡得仿佛要融化在日光里的秀发,以及白得堪比霜糖的一点点肌肤与下颚角。

      陆小凤心里暗叫可惜,恨那风怎么吹得再不大些,至少让他完完整整地看看佳人的容貌。

      司空摘星就坐在他旁边,手里紧紧握着那块水蓝色的宝石,眼珠子都不错一下地死死盯着,生怕一错眼,又像上次那般消失不见了。

      “别这么紧张。”陆小凤瞥他一眼,视线又转回楼下,“若是宝物真的认主自己消失了,你攥得再紧也没用。”

      “我不紧张,但我好奇啊。”司空摘星一副恨不得拆了它研究个透彻的模样,脸上满是跃跃欲试,“你们说,这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会不会像话本子里写得那样,是哪个仙人遗留在凡间的宝贝,若是能参透其间的奥妙,可以从此长生不老飞升仙界什么的。”

      陆小凤眼睛一亮,突然来了兴致:“不然趁它还没消失,咱们切一小块下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不可如此行事。”另一侧,锦衣玉冠的年轻公子不赞同地看着他,“不问自拿已是失礼至极,怎可再因一己私欲随意毁坏他人财物,此物定对那位姑娘十分重要,这会不知该有多着急,还是尽快还回去吧。”

      只是随便出门走走,就碰到了这两人,随后被陆小凤以请客吃饭实则让他掏钱结账的由头拉过来,紧接着就听到他们说起方才偷了一位姑娘的贵重之物。

      花满楼心里叹口气,这种罕见的会自动认主的宝物,不用想都知道,主人有多看重。

      陆小凤的人品他再清楚不过,方才那话大半是玩笑居多,偷盗来的宝物,把玩欣赏片刻便已足够,怎会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随意损毁。即便是不太熟的司空摘星,也不是那等看重钱财的人,即便不用他多说,司空摘星玩够了也会悄无声息地还回去,一而再再而三地盯着一个人偷,无非是这东西实在太稀奇,勾起了他们强烈的好奇心罢了。

      但偷窃总是不好的,说得再冠冕堂皇,也无法掩饰这不过是一种借他人的不便和痛苦来满足自己私欲的恶劣行径,何况对象还是个无辜女子。

      若是因此给那位姑娘造成麻烦,他们的罪过就更大了。

      正想着开口让他们尽快还回去,就听司空摘星惊呼道:“又消失了!”

      陆小凤瞳孔一缩,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些许凝重和震撼,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下一秒,两人一起扒在窗户上,看着楼下那个一身白衣的人摸了摸衣裳的口袋处,然后便看到她胸口有明显的起伏,似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以两人绝佳的视力,自是看得出,那处被摸到的口袋处,有一块不规则的凸起,从形状大小来看,正是几息前他们还在手里把玩的那块宝石。

      “果然又回到她手里了!”司空摘星惊呼道,双手撑在窗沿上,柔韧精瘦的身体微微弓起,绷成一张弦,大有跳窗而出再去偷一次的架势。

      陆小凤半眯着眼,一手摸着胡子,若有所思道:“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花满楼微微一笑,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若是真的好奇,直接去问不就好了,说不定那位姑娘会愿意告诉你。”

      “你说得不错,是该去问问。”陆小凤挑眉笑道,“不过,方式得迂回一下,不能就这么直接去。”

      其余两人好奇地看着他,表示愿闻其详,想听听怎么个迂回法。

      陆小凤咳嗽一声:“猴精,你再去偷一次,然后我出面假装那个帮她抓住小偷找回失物的人。”

      司空摘星不满:“咱两的身份为什么不能换一下,为什么不是你来当小偷,我充当那个好人?”

      陆小凤一脸认真:“因为我没有从姑娘的贴身衣裳里偷东西不被人发现的本事。”

      说罢,他扫了眼楼下,那道白色的身影渐行渐远,眼看着要消失在茫茫人潮中。

      他往窗外伸了伸下巴:“人快走远了。”

      司空摘星闻言,右手撑窗纵身一跃,身体轻灵得仿佛山林间的猴子,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向着远处的人影追过去。

      陆小凤伸了个懒腰,笑眯眯道:“花兄,咱们也走吧,接下来,该我出场英雄救美了。”

      花满楼走在他身侧,含笑摇头:“我只看见一个心怀叵测的心机之辈,却不知道你说的英雄在哪里。”

      木质的楼梯踩上去有轻微的咯吱声,他目不能视,却像是什么都能看得见,平平稳稳地一阶一阶走过,脚下很稳,一步都没有踩空,丝毫不见迟疑,完全不需要他人的帮助。

      陆小凤回头得意一笑:“男人与女人之间,必须有一头主动创造机会啊,只要结果是好的,稍微用点无伤大雅的小手段,那也没什么,这种情趣,花兄你这样的正人君子是不会懂的。”

      花满楼温声道:“我还以为陆兄会觉得这是个麻烦,避之不及,你向来不是最害怕麻烦缠身?”

      喧嚣的闹市里,长身玉立一袭白衣的年轻公子,折扇轻摇,温润如玉。身侧是个披着大红斗篷的江湖侠客,英俊浪荡风流不羁,眉眼间满是玩世不恭的恣意。

      他们不疾不徐地远远坠在远处那个白色身影之后,看着司空摘星再一次得手,扬了扬眉毛,道:“我怕麻烦,但是更怕好奇心得不到满足。”

      凭空消失会认主的宝石,来历不明的金发异域女子,还有掩藏在长长帷帽下的容貌,每一样都在拼命朝他勾手指,说着你快来呀快过来找我的秘密呀。

      这谁能忍得住?反正他肯定不行。

      乔装过的司空摘星跟他错身而过,陆小凤的手里便多出一样光滑坚硬的东西。

      陆小凤双眼盯着前方,眼眸明亮如星,唇角笑意慵懒风流:“花兄,看我发挥,多学着点。”

      花满楼很想回一句倒也不用,耳畔已听到那道独有的脚步声向前走去,只能无奈跟上。

      另一头,时刻关注着神之眼的小七,在察觉到它回来还不到半小时,就再次被偷,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到现在,她已经百分之九十确定了,下手的人就是司空摘星。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把偷窃当成艺术一样孜孜不倦地追求,两天之内在同一个人身上偷三次,这种执着,这种精神,除了他还能有谁。

      一想到极有可能是此人,小七就更不着急了,索性慢悠悠散步至河边,等着主角团们送上门来。

      司空摘星出现了,陆小凤和他那几个天南地北的好朋友还会远吗?

      正在出神间,忽地听到背后有声音响起:“姑娘,此物可是归你所有?”

      小七转身,看到来人那标志性的大红披风,以及两道和眉毛一模一样的胡子,瞬间知道了他的身份。

      藏在帷帽下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再看看对方摊开的手掌上,正是被偷走的神之眼。

      “啊,神之眼,竟然在你这!”她急忙上前几步,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欢喜雀跃,“是你捡到它的吗?我还以为又被那个小贼偷走了,原来是不小心丢了。”

      “神之眼......”陆小凤琢磨着这个名字,随即勾唇笑道,“这东西看上去不便宜,姑娘可要藏好了,别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上,到时麻烦多的是。”

      这话他说得一点也不脸红,那双明亮的眸子显得十分诚恳,脸上的表情丝毫不显作伪,一看就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白色的衣袖下伸出一只纤白柔嫩的手,取走了他手上的宝石。

      那手并不是他见过的所有女子中最嫩的一个,却绝对是最白的一个,尤其是露出的一截皓腕,真真是可欺霜雪。

      陆小凤不由更好奇帷帽下的容貌,汉话说得无比纯正,发色迥异于常人,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

      背过身去,将神之眼再次挂在脖子上,小七却暗暗皱眉。

      怎么回事,没有触发任务?

      难道任务不在陆小凤身上?还是她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其实任务也有可能在反派身上?

      或者说,需要什么特定条件才能触发?

      三两下将神之眼再次戴好藏进衣领里,转过身去,想要再次谢谢陆小凤,脑海里突然响起的提示音让她停住动作。

      【触发任务目标——花满楼】

      她不由自主向不远处望去。

      秋风瑟瑟,落叶飘零,背后是夕阳的余晖。

      温润如玉的白衣公子缓步而来,俊秀如芝兰玉树,琥珀色的瞳孔里满是温和的笑意,惹得不少过路的大姑娘小媳妇红着脸频频回头偷望。

      眼里只有任务的打工人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心里只有数月奔波终得一见的心酸。

      她来回看着两人,心下感慨,要不怎么是主角呢,画风的精细程度都比旁人高出好几个层次。

      若说他们像女娲花了十天十夜精心捏的,旁边的人就像鞭子沾了泥点子随手甩出来的,对比之残忍,简直不像同一个物种。

      还好,芭芭拉也超级无敌世界第一可爱嘿嘿嘿,跟这些人站一起,完全不会被抹去应有的光彩。

      否则大电影剪出来,粉丝看到芭芭拉在她手里变得灰扑扑的,就等着被往死里喷。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 5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