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即将苟不住的第三天 ...

  •   蝙蝠侠觉得自己陷入一场无法醒来的糟糕噩梦。
      自从中过稻草人的恐惧毒气后,他的腰带里永远都装有抵御神经毒素的解药,可是他依旧中了招。
      韦恩科技的中坚研究员匆忙又憔悴的向他递交辞呈,在通过一系列的跟踪监控和分析后,布鲁斯发现原来是她的孩子被绑架,绑匪寄来一叠孩子被绑在柱子上施虐的照片胁迫她辞职,否则下次寄来的就是孩子的四肢。
      布鲁斯·韦恩对此无能为力,可是蝙蝠侠却能找到这些绑匪,救出她的孩子。
      蝙蝠侠无所不能,他成功营救了孩子,可是那孩子在获救的一瞬间,一边对他说着抱歉,一边向他喷洒了毒气喷雾。
      这是一个针对蝙蝠侠的阳谋。哥谭一直流传着韦恩企业是蝙蝠侠资助人的消息,绑架案的策划者为的就是将那只可恶的蝙蝠引来这里。
      被绑架的孩子以为这只是一场寻找蝙蝠侠的游戏,如果他帮绑匪找到了蝙蝠侠,他们就能送他一台期待已久的游戏机。
      他准备好的解药只能泛用性的缓解症状,精准的解毒还是要靠卢修斯。
      他委托了阿尔弗雷德送那个孩子回去——即使他向自己释放了毒素,也需要被救。留在那里只会让其后赶来的,真正要捕杀蝙蝠侠的对手杀死。绑匪可以利用这种天真的邪恶,可是蝙蝠侠不能见死不救。
      这是蝙蝠侠轻敌的惩罚,是个错误。
      他不能倒在东区的任何一个暗巷,虽然蝙蝠侠庇佑着东区,守护着哥谭,但这座城市的黑夜依旧与蝙蝠侠为敌。
      他只能闯进距离自己最近的那间诊所。
      然后……然后一切就向更无法挽回的方向滑去。
      “你应该清醒了。”一个冷淡柔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当蝙蝠侠找回自己的神志和对肢体的控制权,第一反应就是闪电般的伸手,快速并精准的握住了这个房间内第二个活物的喉咙。
      “你是谁。”粗粝的声音透过变声器传过来。
      尼莫不由自主的握住掐着自己脖子的胳膊,蝙蝠侠黑色的护臂坚硬又冰冷。
      “咳……咳,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尼莫被从浴缸里跳起来的体术大师摁在地上,十分艰难的扯动对方的手臂,想要获得更自由的空间。
      蝙蝠侠不为所动,他将这个能一招放倒自己的危险人物单膝压在地上,一手扣着他的喉咙,一手将他攥着自己手臂的双手掰开,按在头顶。
      “我再问一遍,WHO,ARE,YOU?!”
      “我,我只是一个平民区的医生!我刚才还救了你的命!”尼莫憋红了脸,艰难的回答。
      可惜蝙蝠侠并不信任他。
      “在我耐心耗尽前,你最好说出你混迹在东区的目的,否则,我不介意一根根敲断你的骨头。”
      蝙蝠侠从来不是英雄。他不制造恐惧,他就是恐惧本身。
      哥谭的黑夜不需要英雄来拯救,所以蝙蝠侠只能用恐惧去镇压邪恶。
      我他妈到底是救回来一个什么魔鬼?尼莫一边痛苦的保持呼吸,一边在心里质问自己。
      “我只是一个普通医生!袭击你只不过是正当防卫!更何况我还帮你遮掩了行踪,你不能这样对我!”尼莫一边为自己辩解,一边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
      好难受啊,没有魔力真的太没安全感了。
      嗯?不对?尼莫在挣扎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自从来到这个异世,常年匮乏并且很难积攒的魔力池,在刚才一会儿的时间居然积攒到了平时需要一个多月才能积攒到的能量。
      即使现在没有魔杖,魔法的效用会大幅减弱,也足以让自己暂时脱困。
      【St??fgecynd Cyre】(石化咒)
      尼莫努力集中精神,对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喊出一句咒语。
      蝙蝠侠觉得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力又离家出走了,他被浑身僵硬的被定在了原地。
      尼莫趁此机会狼狈的挣脱束缚,慌忙捡起刚才被控制住后就跌落一边的魔杖,为自己施加了一个保护咒。
      【Hámburg】(护身咒)
      哎,魔力又见了底。
      尼莫懊恼的想。不过这不妨碍他用魔杖指着暂时不能动的蝙蝠侠。
      “你是个魔法师。”维持着可笑姿势躺在地上的蝙蝠侠肯定的说。
      尼莫挑了挑眉,没想到蝙蝠侠居然知道魔法师,这就证明,这个世界有跟他一样的人。这真是个意外收获。
      “是的,我是魔法师。看来你知道魔法,认识其他魔法师。”尼莫回应。
      他年少时的玩伴扎塔娜就是个魔法师,同样的,扎塔娜也曾玩闹似的传授过他一些识别魔法的方法,他用为数不多的魔法知识感受了一下禁锢住自己的力量,很微弱,而且没有邪恶的气息。
      蝙蝠侠只相信自己,在推测出对方有可能的身份后,他的防备放松了些,当然,这和他此刻受制于人也有关系。
      没有魔杖加持的束缚咒很快失去效力,蝙蝠侠一跃而起,当他想要再次制住对方时,发现有一层无形的力量阻止了自己碰到对方。
      “我不喜欢刚才那样的谈话姿势,如果你恢复了冷静,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你对我的赔偿。”尼莫在确定了对方暂时无法再碰到自己时,恢复了一个优秀巫师的从容。
      “赔偿?”蝙蝠侠重复了一遍。
      尼莫歪了歪头,首先示意蝙蝠侠看自己的浴缸。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家具……之一。”尼莫义正言辞道。
      “为了装你,它裂了!”尼莫控诉。
      “……”
      蝙蝠侠看了看裂开一条明显缝隙的浴缸,一时搞不清楚这人的套路。
      “还有,在你昏迷的时候,法尔科内来搜查过这里。”
      蝙蝠侠的嘴唇抿的死紧,粗哑的声音像是淬了火焰:“卡迈恩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而我们现在好好站在这里……魔法师,你杀了他们?”
      尼莫瞪大眼睛:“怎么可能?”
      “你……你不记得了?”
      尼莫略微思索一阵,自语道:“哦,你本来就中了毒,又中了魔法,再加上变形魔药,确实有可能影响记忆……”
      他说着,就四处张望着,想找到纸笔将这个神奇的叠加结果记下来,方便以后研究。
      “不要跑题,继续说!”蝙蝠侠粗声提醒。
      尼莫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不过想到对方喝下维罗妮卡的眼泪后的效果,又有些心虚的眼神四处漂移。
      “你做了什么?”蝙蝠侠质问。
      “嗯,就是……你还记得我给你喝下了某种药剂吗?”尼莫小心翼翼的问道。
      蝙蝠侠努力回忆了一下,终于想起,自己在模糊中似乎被迫咽下了某种东西。
      “你是怎么让我喝下去的?”
      他曾受过近20年的严酷训练,即使身体背叛了自己,意志也绝不会离自己而去,他不相信自己能轻易喝下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眼前这个人更加可疑了。
      “啊……喂你吃药费了我好大力气呢,说起来,你的魔抗还是挺高的……”男人眼看又要跑题,蝙蝠侠厉声制止: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说重点!你的魔法总会失效,再不配合,等你再次被我抓住,我不介意打断你的双手双脚,拔掉你的舌头,让你再也念不出一句咒语。”
      后悔,就真的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救这个魔鬼!
      尼莫顶了顶自己的后牙槽,心里劝自己:算了,你打不过他,莫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
      “就,用嘴喂的啊。趁你不注意,就这样,咕咚一下。”
      说着尼莫还用另一只手的两指模拟对方的嘴,当场来了个无实物表演。
      ……
      尴尬,你的名字叫今夜的沉默。
      “是你自己要问的。”尼莫小声咕哝了一句。
      “你看到了我的脸。”蝙蝠侠不想再纠缠已经得到答案的问题,他再次抛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他知道了自己是谁,那么……他不想这样,可是却不得不永远监视他,控制他。
      尼莫马上摇了摇头:“没有,我没看到,而且,喝下维罗妮卡的眼泪后,你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法尔科内他们在这里搜到了你,但确认了你不可能是蝙蝠侠。”
      “证据。”蝙蝠侠永远保持怀疑。
      尼莫又陷入了沉默。
      “你骗我?”
      尼莫闭了闭眼,哎,这是你自己要社死的,不怪我啊。
      “我的诊室里,有监控,监控直接连着电脑,如果你想要证据,我会给你看,不过建议你相信我的话,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拿给我看。”蝙蝠侠斩钉截铁。
      尼莫深深看了他一眼,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魔法防护足以让蝙蝠侠即使看完监控内容也不足以立刻抓到自己打一顿,随即自暴自弃的走向卧室,打开了电脑,调出了那段足以让当事人当场换个星球生活的视频。
      20分钟后,蝙蝠侠缓缓转过身。
      隔着蝙蝠侠头盔上的白膜,他看不到最能泄漏一个人情绪的眼睛,当然,尼莫此时也不想看。他看天看地看空气,就是不看眼前的黑漆漆。
      逃避可耻,但有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