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第44章守护你 ...

  •   一阵阵乐曲悦耳的传入耳畔,客厅内唯独亮着一盏日落灯。

      梁浅浅抬手圈着附身的傅萧凌的身躯,借着灯光看着他此时盯着自己这副很深情的样子。

      两人亲密接吻了几分钟,相拥抱着彼此都陷入了紧张之中。

      梁浅浅双手环着他的肩膀,不受控制的环抱着傅萧凌的肩膀隔着白衬衣咬在了他的肩头。

      因为真切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傅萧凌低眸用手掌慢慢扶着她的脑袋。

      梁浅浅咬着他肩膀的嘴唇松开那一刻,他清晰的听到了她在自己耳边抽泣。

      “怎么了?你没有准备好?”

      傅萧凌压抑的话语在梁浅浅耳边响起,梁浅浅咬着唇一个字都没有答复他。

      他不再停留低头也咬了她的肩膀,随着自己的那份 yu 火上头他继续着自己想要的一切。

      这辈子他都不想再放开她,他希望她能安安心心的嫁给自己。

      炙热的吻带着眷恋席卷而来,梁浅浅不安的推脱着他的束缚。

      “傅萧凌,求你别这样,要不今天算了吧?”
      “小浅浅,我们回房间继续亲热吧!”

      这个称呼是梁浅浅自传小说里傅萧凌对她的爱称,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真的听见!

      梁浅浅双手抱紧他的脖颈哭泣,她不情愿的哭泣着。

      “傅萧凌,我在你心里干净过吗?你不相信我对不对?”

      “浅浅,别排斥跟我亲近,我爱你。”

      傅萧凌侧着脸凭着感觉吻上了她的嘴角,她却一直在哭,她就这样哭着被傅萧凌抱回了卧室。

      一阵阵曼妙的音乐缓缓响起, 音律由轻而重的回荡在客厅内。

      刚才的那些前奏好似是开场乐器,现在才是歌曲曲目的黄金片段。

      次日,时间临近八点钟梁浅浅还在睡梦中。

      傅萧凌起床准备好了爱心早餐,独自坐在客厅回想着昨日的暧昧与缠绵。

      他只想下个月有一个好消息,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跟梁浅浅合法结婚了。

      他心里一阵沉痛的责怪着自己太过口嗨,是他不该胡说八道。

      他在想:

      【原来浅浅说的都是真的,昨晚我真的不该那么说她。

      我心仪的女孩子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事情吧!】

      -------------------------------------

      梁浅浅感觉周身疼痛,好像全身上下的骨头都散架了。

      睁开双眸发现自己在傅萧凌的卧室,傅萧凌本人此时侧身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在看手机。

      梁浅浅不情愿看他打算侧身翻身,随着一阵难受她不自觉的轻哼了一声。

      傅萧凌瞬间被她惊扰放下手机走了过去,站在床边上急切的问话:“浅浅,你没事吧?”

      “没事。”梁浅浅裹着被子脸色难看、言语轻声无力。

      傅萧凌坐在床边上低眸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她拉着被子侧着脸不情愿的躲开了。

      她在不安的喊话:“别碰我,求求你别碰我,傅萧凌……你走开。”

      “浅浅,你好好休息,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傅萧凌拉着被子裹着她的身子低眸靠近她,他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在低声承诺:“浅浅,我会娶你的,我们可以尽快结婚。”

      梁浅浅在他的束缚里悲痛的哭泣,傅萧凌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这么憔悴心里满是懊悔。

      昨夜的他有多过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觉得自己把事情搞成了一团糟。

      梁浅浅全身无力、眼皮很重的闭上了眼眸,问他要了衣服后她勉强起床随意洗漱了一下。

      傅萧凌守在洗手间门口盯着出来的人担心的跟在身后,他准备跟她一起吃早饭、顺便道个歉。

      梁浅浅停下步伐,突然难受的低眸说道:“疼,好疼。”

      “浅浅,你怎么了?”傅萧凌适时的搂着她问话,眼见怀里的身影一软晕倒在怀里他着急的呼唤道:“浅浅,你醒醒啊!浅浅!”

      在傅萧凌的呼唤中她彻底失去了意识,傅萧凌着急的将人抱起来送医。

      梁浅浅醒来发觉自己在医院里,病床前照顾自己的人是傅萧凌的妈妈萧晚。

      “萧教授,我……我怎么会在医院?”

      “你现在得卧床休息,萧凌一会儿就回来了。”

      梁浅浅听到‘萧凌’这个称呼想起了昨晚的噩梦,她的泪在陷入回忆那一刻不自觉的滑落了眼角,她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不珍惜自己。

      萧晚坐在病床前见状赶忙安慰,可是她说出的言语却是向着自己儿子的。

      “浅浅,你也别怪萧凌狠心欺负你,是你不该跟林绍走那么近,林绍就是一个混蛋。”

      梁浅浅听到这些话望着萧晚没有说话,她只能心痛的握着自己覆盖的被子哽咽着哭泣。

      良久,她才绝望伤心的抽泣着,赌气的喊道:“林绍跟你们有什么恩怨我不管,我那么爱他不是让他这么对待我的,我现在绝对不会嫁给傅萧凌,他口口声声说不嫌弃我其实是因为他从来都不相信我。”

      傅萧凌提着食物走进来的身影呆站在那里,亲耳听见梁浅浅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很疼。

      他的浅浅向来那么自傲,她从来都不会向自己低头,昨晚自己那么说她她不生气才怪哪!

      萧晚坐在那里看了一眼进屋的儿子,作为长辈很认真的提醒了一句:“浅浅,生米煮成熟饭,你不嫁给萧凌还要嫁给谁啊?”

      “我就是嫁给一个乞丐我也不会嫁给她,萧晚教授请你出去,你出去!”

      梁浅浅抬手指着门口喊话,当她看向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傅萧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那里。

      傅萧凌瞅着她这幅厌恶自己的样子,只好认栽的走过去放下了手里提着的热粥。

      “浅浅,你不嫁就不嫁吧!真没必要拿一个乞丐侮辱我。”

      傅萧凌说完这话看向了自己的妈妈,言语很着急的声明:“妈,你别为难浅浅了,我们能不能在一起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去给她买避孕药,省得下个月她怀孕了闹出一条人命。”

      傅萧凌说完这话就要走,梁浅浅全程无言的躺在床上瞪着他发愣着。

      萧晚见状着急的起身拦住了儿子的去路,她是出于私心才拦住了自己的儿子。

      “儿子,你在这里等着,妈妈去买,哪有大男人买这个的?”

      傅萧凌没多想便点了点头,眼看着妈妈走去门口关上了病房的门离开,他才坐在了病床的陪护座椅上。

      梁浅浅抬手擦着泪眼神下意识看了他一眼,生怕他发现她又快速躲开了视线。

      傅萧凌抬手取下自己身上的那块玉佩,痴傻的低眸落泪言说:“昨晚是我不对,是我不该胡说八道。”

      他轻声叹息了一声,立刻伸手拿着玉佩放在了梁浅浅的手心里。

      梁浅浅很清晰的听见他说出了两人的誓言:“现在你不想嫁给我,将来你二十五岁嫁给我的承诺你不能耍赖!”

      傅萧凌这话只是给她提了一个醒,至少这样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她将来一定会嫁给他。

      在服用萧晚教授买回来的避孕药后,他们心里的石头都落地了。

      梁浅浅这会儿只是在赌气,她在气傅萧凌昨天那些过分话语和过激的行为。

      她攥着两块玉佩放在枕头下方准备好好保存起来,即便另外一块玉佩将来是属于傅萧凌的,梁浅浅现在也不想早一些儿给予他。

      盯着男人守在自己病床前的安静样子,她又说不出的难受低下了头。

      傅萧凌一看她这一反应还以为是她在生气,他直接站起来走去了单间病房的窗边,盯着落日余晖的晚霞满心惆怅。

      他在自责的暗想:【我昨晚怎么能那么狠心哪?是因为吃醋吗?还是我真的不相信我最爱的女孩子?】

      【傅萧凌怎么了?他不会生我气了吧?受伤的明明是我,我难道不能发发脾气吗?】

      梁浅浅气呼呼的在心里想说完这话,用力“哼”了一声拉着被子翻身而睡。

      傅萧凌闻声看向病床上的女人,本就低落的心情瞬间差到了极点。

      “是我该是死,是我的错,早知道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就不带你去看结婚新房了。”

      傅萧凌自暴自弃的喊出声来,试图让梁浅浅回头看自己一眼,哪怕是一眼而过也好!

      梁浅浅听闻这话紧紧攥着自己握着的被子,因为身体难受下意识低下头并没有回头看他。

      萧晚倒是看着自己儿子站在病房窗边上的单薄身影看得入神,这会儿她低眸下意识看向梁浅浅背对着他们母子两人的背影惋惜叹息。

      她百分百有把握的在心中暗想:

      【浅浅,等你有了傅家的孩子会嫁给我儿子的,我会好好对待你这个儿媳妇的。】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4章 第44章守护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