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42章守护你 ...

  •   “林绍,我正打算过几天去找你算账,没想到你竟然送上门来了!”

      傅萧凌十分气愤的冲到林绍跟前喊话,言语散去他已经握住了林绍的短袖上衣。

      眼见人抬起右拳林绍不屑的一笑,他丝毫不惧的从嘴里道出了一句谎话。

      “你打我一顿也晚了,浅浅已经跟我上过 chuang 了。”

      听闻这话傅萧凌抬起的拳头一顿,他毫不犹豫的将拳头落在了林绍的脸庞上。

      “你真他妈混蛋,我今天就替少白好好收拾收拾你!”

      挨打的人身形一个趔趄还没站好,傅萧凌便乘机再度再踱步靠近了他。

      这次他气冲冲的直接将人按在墙壁上,抬手抡起拳头用力打了好几拳。

      林绍的惨叫声回荡在水果店内,看势头便能显眼的看出是傅萧凌占了上风。

      其实是林绍没有还手他也没有还手的打算,他一直都记得自己对某人的承诺。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许伤害浅浅,到头来你还是伤害了她,你他娘的有种冲我来啊!”

      “傅萧凌你很痛苦吧?呵呵呵……远比我的痛苦这些对于你来说都是轻点!”

      林绍依旧不知悔改的道出了这句话,他的恨意在傅萧凌看来永远都是那么的凝重。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欺负我最爱的女孩子?你这么作践她对的起少白吗?你对得起我老姐吗?”

      傅萧凌眼神仇视的瞪着被自己按在墙壁上嘴角已经有伤的男人,愤怒的用双手紧紧握着他的衣襟内心充满了怒火。

      听到‘老姐’这个称呼林绍脸色一沉,他刚才被傅萧凌殴打都没有这一刻心痛。

      随着傅萧凌的话语散去,他的冷静和理智也瞬间荡然无存。

      “傅萧凌,你少给我提你姐姐,你姐姐已经出国了,她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林绍喊话间抬起手掌握着傅萧凌的手臂,嘴边带着冷意的嘲讽自嘲咆哮。

      “不是你们的阻止她会离开我吗?三年前我想出国找她你爸妈都不给我机会,就连你也没给过我机会!”

      林绍用力推着傅萧凌的手掌喊话,他真想还手跟傅萧凌打个你死我活,他一直都活得很痛苦。

      傅萧凌死死的按着他的手掌瞪着他,心里纠结的瞪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一切真相?

      高中三年,两人总是形影不离亲如兄弟。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老姐傅萧云,他们还能跟以前一样要好吧!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两人瞪着对方似乎心里都在因为傅萧云赌气。

      傅萧凌这会儿竟然掐着林绍的脖颈,愤恨的喊道:“林绍,不配提起我老姐的人是你,是你!”

      “萧凌,告诉云云我等不到她了,是我没用,是我没本事娶她!”

      林绍似乎是抱着必死之心般,话语说尽便双手自然下垂瞪着傅萧凌一句话也没再说。

      傅萧凌因为他的这些话手掌的力道加重了一点,心中难受的悲痛的落下了泪水。

      这一刻他在想:【姐,他真的不值得你付出生命,他不值得啊!】

      “傅萧凌你先放开他,他也没把我怎么样,你可以停手了。”

      梁浅浅在门口着急的喊话着,在她出手拉开他们两人的时候两个大男人一起瞪着她同时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凝重的火药味瞬间围绕在梁浅浅周围,这么被两个人拉着手腕梁浅浅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林绍,你放开浅浅,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要放开也是你放开,你们老傅家的人是不是太闲的慌了,为什么我喜欢的人都要被你们带走?”

      林绍这话是什么意思傅萧凌很懂,梁浅浅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般上下打量着他一阵迷糊中。

      “都要被带走是什么意思?你还喜欢过谁?”

      她适时的道出了自己的疑惑,手腕也随之用力甩开了林绍的拉扯。

      林绍并未再继续纠缠着她不放手,他眼神带着藐视的盯着她、顺眼将视线落在了傅萧凌身上。

      “浅浅,傅萧凌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他的爸妈,你自求多福吧!”

      傅萧凌盯着已经走过方晴身边的人,最终还是放开手忍不住跟了上去。

      林绍抬手摸着嘴角的伤口低眸皱眉,他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屏保上的照片带着清冷的冷笑起来。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傅萧云动人的情话……

      ——阿绍,如果你想我了,随时都可以抬头看看天空的白云。

      ——我不会离开你的,只要天上有云彩存在我就会一直爱着你。

      “林绍,你真的爱上浅浅了吗?你跟浅浅真的在一起了么?”

      傅萧凌盯着林绍黯然失落的模样,清楚的看着他还留着姐姐的照片猜忌一问。

      谁成想林绍收起手机,突然回眸讽刺反问:“怎么?是你吃醋了还是你姐姐会吃醋?我连你姐姐都睡过了,现在再睡梁浅浅好像也不过分吧?”

      “你……你他妈疯够了吗?”

      傅萧凌激动的发声喊话,眼底同情他的光瞬间变得冷若冰霜。

      梁浅浅跟着傅萧凌出来可真是听到了一个大新闻,她从来都不知道傅萧凌还有一个姐姐。

      【弟弟都这么帅气,那姐姐一定也美得不要不要的!】

      梁浅浅此时此刻的想法是这个样子,待到她回过神走出水果店林绍已经走了。

      傅萧凌独自站在水果店门前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满脸可见说不出的惆怅与情绪。

      -------------------------------------

      “学长,你没事吧?”梁浅浅拉着傅萧凌的手臂问话。

      眼见他看向了自己,她很好奇的追问:“你竟然还有姐姐?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男人深沉的“嗯”了一声,无奈的答复了一句:“她在国外回不来所以没告诉你,我们先带你嫂子回家吧!”

      “额,好,我爸爸在书法门店,我妈妈跟店员采集还没回来。”梁浅浅挽着他的手臂顺意答复。

      傅萧凌很冷淡的点点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正是因为感受到了这一切,梁浅浅再也没敢多说一句话。

      她觉得这家伙是在为了刚才的事情吃醋,事实上他是因为忆起姐姐离世的事实心里难过。

      短短十分钟时间,梁浅浅与方晴因为哥哥的原因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

      三人前前后后步入书法门店,并未在这里看见梁以杰的身影。

      二楼的房门被她推开,梁浅浅看了一眼客厅内的人在休息,突然心声一种新奇的想法。

      “嫂子,念念跟哥哥小时候很像,你让他自己进去给爸爸一个惊喜行吗?”

      “好,只要里面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就行,我们得偷偷看着他不能让他受伤。”

      方晴说罢立刻放下怀里的方念白对孩子一笑,低声继续对他说:“念念乖,你自己过去找爷爷玩好不好?”

      小家伙竟然真的冲她点了点头,这是方晴没有料想到的事情。

      小家伙一步步走去了客厅,三个大人不约而同一起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小淘气四处张望着客厅内的一切事物,一双圆圆的眼眸将视线落在了茶几的水果盘子里。

      “吃葡萄,妈妈,我要吃葡萄。”方念白奶声奶气的喊话间,身影已经走到茶几前伸手拉着葡萄说道:“吃葡萄,葡萄。”

      梁以杰闻声斜靠在沙发上休息的身影动了一下,他抬眼看着茶几前吃着葡萄的小孩子,足足三分钟时间才晃过神来。

      “哎呀,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跟我儿子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

      梁以杰着急忙慌的穿好拖鞋走过沙发去看孩子,他拉着吃葡萄的孩子双手颤抖着抚摸着孩子的小脸。

      方念白没有哭,他吃着葡萄盯着眼前的人很机灵的喊了一声:“爷爷。”

      “来,爷爷给你擦擦。”梁以杰伸手拉了一张纸巾给孩子擦嘴。

      他抱起孩子坐在沙发上质问:“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爸爸妈妈哪?”

      “妈妈、妈妈。”方念白喊了两声这个称呼,突然“哇哇”的啼哭起来。

      方晴见状快速踱步现身,应声喊道:“念念,妈妈在,妈妈在这里。”

      梁以杰闻声抬眸看着进屋的方晴,发觉她是孩子的妈妈他又是吃惊的一愣神。

      那年梁少白暑假放假回家,方晴的照片被他视如珍宝放在枕头下面、睡前他总会偷看。

      周菩与梁以杰帮他收拾屋子看见了照片,他当即索要过去好似那是他的无价之宝般。

      “妈妈,妈妈,吃葡萄。”方念白的话语奶声奶气的传来。

      梁以杰起身盯着人质问:“你是……方晴?”

      “是,是我,叔叔好。”方晴细声回话,很快便泪眼欲滴不安的鞠躬道歉:“对不起,叔叔对不起。”

      她哭了,秀美的脸庞瞬间滑落了两行泪水,远比三年前精致动人的方晴现在的她穿着朴素、人也憔悴了不少。

      梁以杰不知道她为什么道歉,盯着她抱着的孩子已然猜到了孩子的身份。

      随着梁浅浅的一句“嫂子我们坐下说”梁以杰才着急的退后坐在正厅的位置。

      梁浅浅拉着方晴坐下休息,顺手抱着孩子跟她一起照看孩子化解她的尴尬。

      傅萧凌傻站着没有坐下的意图,梁以杰看向他神色带着一种鄙夷的神韵。

      他这才回转心情,笨呼呼的问了一句:“叔叔好,我能坐下吗?”

      “?”梁浅浅一脸鄙视,嘴里适时的道出了一句:“你真是沙雕,你不坐下、难道是想跪下?”

      梁以杰转眸一脸深沉的盯着女儿,抬手指着傅萧凌的方向直言:“是这小子把我孙子带回来的吗?”

      “嗯,是啊!”梁浅浅点头答复,低眸便抚摸着小家伙的脑袋不害羞的追问:“念念乖,快告诉姑姑,你姑父有没有给你买糖吃?”

      姑父!

      这个称呼简直要了傅萧凌的命,他瞬间觉得梁浅浅是在火上浇油。

      梁以杰板再度看向他时板着脸,根本看不出是喜、是忧?

      他怕梁以杰会生气,着急的认错道歉:“伯父是我的错,我们还没有结婚,我以后不会失了分寸的!”

      梁以杰点头间“嗯”了一声,简直跟梁浅浅一个说法的道出了一句:“以后不要舍不得花钱,孩子想让你这个做姑父的买糖吃,你得买!”

      傅萧凌脸皮薄,面红耳赤的坐下低着头十分害臊,这幅样子像极了一个大姑娘家。

      这老丈人当真是能处,看来梁浅浅直率、洒脱、随性的性格随他。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2章 第42章守护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