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25章守护你 ...

  •   两月后,2019年1月1日元旦节。

      李军与慕小钰合法登记、定下婚期。

      李军给予慕小钰的许诺格外的深情,慕小钰给予李军的回应也极其顺从乖巧。

      “慕小钰,以后每年、年年都有老子陪着你,你一天都别想逃走。”

      “阿军哥,我会站在你面前等着你爱我一辈子的。”

      慕小钰拿着两人的结婚证脸红且羞臊,李军握着她的手掌心喜得意的痞笑。

      他们的婚礼将在2月14日情人节举行……

      这个消息一出,【1102】宿舍的两个室友惊声叫绝!

      梁浅浅拿着结婚证不敢相信的感叹:“我还以为你那天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你们真的结婚了!”

      “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说,我们真的结婚了。”

      慕小钰说罢伸出自己的右手给梁浅浅看婚戒,那枚闪亮的婚戒简直要亮瞎他们的眼眸。

      丁源拉着慕小钰的手掌看着戒指,一脸吃惊的惊叹:“小钰,你男朋友对你太好了,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你是怎么遇见的? ”

      “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不是我遇见他的,是他选择了我。”

      慕小钰说完这话,带着感慨的回忆起小时候。

      她深沉的实话实说:“我是李家的养女,听爸妈说阿军哥小时候吵着要妹妹,他们就去孤儿院领养了我。我那个时候应该是四岁、并不记事,阿军哥一眼就从一群人中选中了我。”

      “天啊!怪不得李军学长说他是你的保护神,原来你们小时候他就喜欢你了。”丁源的猜想很大胆。

      慕小钰听闻这话着急的辩护了一句:“不会的,那个时候他也才八岁,怎么会懂爱情的事情?”

      慕小钰是不敢往那个方面想,她也从没问过李军是什么时候喜欢自己的?

      梁浅浅无法想象、有些接受不了疑惑的拉着人坐下,质问:“小钰,这么说你叫李军哥哥是因为……他真的是你的哥哥。”

      “嗯,我上高中之前是这个样子,高一那年我收到了两份情书,他就变了。

      他当着爸妈的面说我是他的小媳妇,我的养父、养母当时也没怎么在意他的话。”

      慕小钰低眸不愿意回忆这些事情的,当时的李军确实把她给吓到了。

      丁源站在一边赶忙拉着一把椅子坐下,打趣着问:“这个故事太劲爆了,后来哪?后来怎么样了?”

      慕小钰拿着结婚证看了看周静不在宿舍,这才放宽心的继续说:“后来他带着我逃课了,他还说要带我私奔,从他的妹妹变成他的小媳妇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感觉自己跟做梦一样。”

      “我怎么听着很迷糊?你对李军的感情好像很奇怪,小钰,你不喜欢李军?”

      梁浅浅发懵的托着腮问话,她是真的不理解这一切!

      慕小钰看向她,突然神采奕奕的笑着说:“我喜欢他,我当然喜欢他了。

      在他来这里读大学之前我确实没这份解悟,他离开后我才知道我很在乎他。

      本来我以为他会变心、会喜欢别人,现在看来是我多心了,他真的很长情。”

      “长情?”丁源重复着这个词汇,花痴的说:“我怎么没有这么一个长情的守护神?我的男票在哪里?”

      “你的男票不是总给你送礼物吗?你干嘛回绝他?”慕小钰说的是谁丁源是知道的。

      周静读大三的那个哥哥周默简直太能追人了,追了丁源半学期愣是没有放弃一下。

      丁源低眸板着脸不说话,她现在比起一年前入校时完全改变了风格。

      人瘦了一大圈,发丝也剪短了不少,剪短干练的短发十分的感性。

      梁浅浅长发披肩长相秀气、性格洒脱直率……金融系的系花。

      慕小钰黑长直长相偏清纯风,性格小家碧玉温婉温柔……金融系三班优秀的班长。

      丁源短发干练,为人性格偏中性化,关系人脉男女都吃得开,她的资历确实也不差!

      这会儿她很郑重的声明:“如果周默能一直追到我三年后毕业,我就嫁给他!”

      她的这话被门外的周静刚好听到,这个好消息周静当然要第一时间告诉自己哥哥周默了。

      其实这段时日相处下来,他们三个都知道周静家境不好。

      如果她不做打工妹就读不起大学,这样的苦日子是梁浅浅这种有钱人永远体会不到的!

      -------------------------------------

      秋冷寒至是冬天,冬日尽头便是年底放假的日子。

      梁浅浅打算在明天慕小钰结婚当日出席,傅萧凌作为司机如影随形。

      理发时,她顺带拉上了不怎么改变发型的傅萧凌一起理发。

      两人打算下午出发去张家口参加婚礼,他们顺带连出席的衣服都准备好了。

      灰蓝色的发丝丝缕缕在理发师的修剪下变短,她的发丝不再是上短下长而是散碎的披肩长发。

      傅萧凌盘着手臂盯着她撅着嘴巴吹刘海的俏皮样子,忍不住低眸偷笑出声。

      梁浅浅闻声斜眼看过去,盯着他那副样子着急的抬手跟女理发师说着什么话语?

      傅萧凌起初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洗完头后他盯着黑色发丝有两处红色的发丝一脸蒙圈。

      梁浅浅此时站在他的身边,抬手勾着自己漂在发丝一侧的两处红色发丝得意一笑。

      “我特意让理发师给我们做的漂色,这样看起来我们会很搭。”

      梁浅浅这点小心思傅萧凌怎么会不知道,他抬手勾着的发丝勾着嘴角一笑。

      “浅浅,哥哥的第一次是跟你。”

      “什么?什么第一次,你别乱说。”

      梁浅浅一阵吃惊的反驳他,拿着梳子开始梳理自己的新发型。

      傅萧凌冷哼了一声,低沉的补充道:“笨蛋,我说的是染发,你以为是什么?”

      “什么我认为是什么?你低下头、我够不着!”

      梁浅浅拿着梳子踮着脚尖指挥人,他只得照做被她梳理发丝、一句话也不再说。

      两人手拉手走出理发店后,傅萧凌才开口道出了一句:“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摸你头怎么样?你还摸过我肉包子哪!”梁浅浅推开他的手掌脱口而出、言语洒脱。

      傅萧凌瞬间明白了意思,人却张口结舌故意追问:“肉……包子?什么肉包子?”

      梁浅浅抬眸翻着白眼不相信他不知道,抬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好似在提示他。

      傅萧凌抬手猛然搂住她穿着白色棒球棉衣的腰身,低眸在她耳边嬉笑着说:“额,原来是这个,那哥哥还吃过你的肉包子哪!”

      “你……你……别说了。”

      梁浅浅低眸窘迫脸红,他露骨的话语她听后无地自容。

      男人走进靠近她的耳侧好似没说够般,继续添油加醋搭话:“走,我们去买肉包子吃。”

      “啊?买肉包子,傅萧凌你色狼,你敢玩女人我掐死你!”

      梁浅浅喊话着被他搂着肩膀走着,停下步伐那一刻她瞬间无言的一愣神。

      傅萧凌拉着她走到一家包子铺前排队,她这才发现傅萧凌说的是真的肉包子。

      糗事,简直是天下第一糗事!

      梁浅浅当场便对他喊出了一句:“傅萧凌,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要吃肉包子了。”

      “你真的不吃吗?这里没有饭店只有一家包子铺。”

      傅萧凌递给她肉包子的时候说出了实情,她四处环顾了一圈为了不饿肚子瞬间食言了。

      两人吃完肉包子她的粥都还没有喝完,男人嘻嘻笑的笑声一声声来袭。

      梁浅浅觉得自己在他看来简直是一个口不择言的冒失鬼,说难听点就是说话跟放屁差不多!

      其实傅萧凌嘻嘻笑是因为她所说的‘肉包子’这个称呼。

      时间临近傍晚,两个多小时的路程结束……

      傅萧凌开车自驾带着梁浅浅前往张家口安顿下来,梁浅浅站在酒店的客房内却瞬间便了脸色。

      她回眸盯着傅萧凌喊话:“傅萧凌……你不是开的两张床吗?”

      “我跟他们说的是双人床,是你听错了。”

      傅萧凌放下手里的手提袋回话,人快步走过去她身边坐在了床上。

      他很疲惫的解开自己的西服扣子,启口指挥:“我很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去洗澡吧!”

      “傅萧凌你不准脱衣服,你下去再开一间,我不要跟你睡一张床。”

      梁浅浅快步过去拉着脱衣服的男人的手掌,着急忙慌的坐下劝话。

      她这幅样子引得傅萧凌一阵不爽,傅萧凌直接把她按在了客房的大床上。

      男人的气息渐渐靠近她的脸庞,她侧着脸庞不情愿的回避着。

      “你这个色狼,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是不是想睡我?”

      “浅浅,哥哥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还是说……是你想跟我更近一步?”

      梁浅浅盯着他没有说话,手掌不自觉的抬起刚刚搂住他的肩膀就被他拉开了。

      傅萧凌赫然起身站好,严肃声明:“今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去洗澡。”

      他就这样逃走了,梁浅浅想起自己刚才的大胆行为心脏怦怦直跳。

      十几分钟后,傅萧凌盯着湿漉漉的发丝穿着浴袍靠在了沙发上。

      他的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低着眸在擦头发,他的身影是第一次这么暴露的显现在梁浅浅眼前。

      梁浅浅拿着吃了两口的苹果又咬了一口,只觉得手里的苹果越吃、越渴。

      傅萧凌抬眼一看向她,她便心急的下床快步走进洗手间羞涩的关上了门。

      二十分钟时间,梁浅浅穿着浴袍出来头发还是干的,因为今天刚刚做了头发拉直她并没有洗头。

      傅萧凌见状多嘴一问:“梁浅浅,你怎么不洗头?”

      “头发拉直一个礼拜都不能洗,要不然我的几百块钱就白花了。”

      梁浅浅说完抬手勾了一下自己的发丝,丝毫没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不妥。

      直到发现他低眸眼神变得很奇怪,她才顺眼看向了自己暴露的大 chang 腿!

      “傅萧凌你不许看,你看什么看?”

      梁浅浅拉着浴袍着急的走去床边上拉着被子,深感不安的盖着被子盯着他。

      他此时已经穿着一套深蓝色的居家睡衣,应该是趁着自己洗澡的时候换了衣服。

      “你躲什么?你不让我看,还想让谁看?”

      “我……我谁都不给看,我是女孩子你怎么能随便看?”

      梁浅浅气呼呼的涨红着脸庞答复完,裹着被子连床都不敢下去了。

      傅萧凌“嗯”了一声,二话不说突然走过来坐上了床。

      梁浅浅被他抱住那一刻很害怕,瞪着眼眸盯着按着自己肩膀的男人,她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侧着脸想去躲避这一刻的尴尬。

      “傅萧凌你混蛋,你放开我,你起来。”

      “别动,再动我扒 guang 你。”

      傅萧凌低声威胁着她,她安静下来只听见他暧昧的言语:“梁浅浅,我爱你。”

      “傅萧凌,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赖上你一辈子。”

      梁浅浅握紧被子不甘心的喊话,尽管他此时的眼神和告白是那么的深情。

      傅萧凌听到她的话语,勾着嘴角得意轻浮的笑道:“行,老子给你一个机会。”

      梁浅浅纤细白嫩的双手被傅萧凌单手按在头顶,裹在身上的白色被单被他一把扯开,浴袍腰带也被他快速解开了。

      他吻上了梁浅浅骂人的小嘴,梁浅浅气急败坏的只觉得自己的腰身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猛然搂紧。

      她恐惧的哭了,傅萧凌快速放开人拉着被子给她盖好被子,可是他的老实仅仅只有半分钟而已。

      “哥哥先验验货,保证签收,一辈子不退货。”

      “学长,不行,我们还没见家长。”

      傅萧凌听着她推脱的话语愣了一下,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收手却好像也很奇怪。

      他顾不得梁浅浅是不是会哭,抱着人吻了十几分钟时间才安安分分的睡觉。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5章 第25章守护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