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23章守护你 ...

  •   ‘嘀嘀嘀’刺耳的汽车喇叭声连连响起……

      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回荡在柏油马路的红绿灯处,梁浅浅双腿一软身影瘫坐在地,看样子吓得不轻。

      “浅浅,浅浅!”

      傅萧凌盯着随着车子急刹车瘫坐在地上的梁浅浅,迎上去附身蹲在她的身边话语都跟着发颤起来。

      货车司机从副驾驶探出车头看着她,生气且不屑的喊道:“长没长眼睛?想死也死远点。”

      司机打着方向盘气呼呼的开车离开,他差一点就撞死人脾气能好才怪哪!

      梁浅浅坐在斑马线上抬眸盯着车子离开的方向,情绪再也绷不住的坐在斑马线上哭泣起来。

      “……呜呜……哥哥,哥哥我心里好疼,哥哥,我好想你……呜呜……”

      傅萧凌真切的听着梁浅浅这些话语,伸手拉着她的手掌准备想说一些儿话语安慰她。

      嘈杂的汽车喇叭声肆意响起,清晰入耳的回荡在他们的周围传入他们的耳畔。

      “浅浅,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你能起来吗?”

      “傅萧凌你混蛋,你滚开。”

      梁浅浅一把推开傅萧凌的拉扯站立起身,她推开的人身形一侧反而倒在了地上。

      她低眸盯了一眼起身整理衣服的傅萧凌,看着四周的汽车和围观的路人很失落的走过了斑马线。

      傅萧凌紧跟在她的身后寸步不离,他很不屑的拦着她质问:“梁浅浅,你闹够了没有?我没说你什么吧?”

      “你走开,你别拦着我,我有心机,我是心机女!”

      梁浅浅生气的喊出这些话,侧身快步走开只想远离傅萧凌。

      傅萧凌呆站在那里没动一步,一想到她刚才为了逃离自己的追赶差点出事,他没敢再跟着她。

      刚才他的心像是猛然被人扎了一刀,痛觉难受的感受在告诉他自己,他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女孩子了。

      梁浅浅坐在酒店外的花坛边上,低眸很伤心的擦着眼泪暗自伤心。

      傅萧凌远远的看着她没敢靠近她一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去安慰她?

      眼见她心不在焉的走着突然脚下一滑摔倒,他再也忍不住快步现身奔向了她。

      “啊!”梁浅浅双手按着水泥地面叫出了声,低眸自卑的喊道:“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干嘛要来这里找他?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梁浅浅,你怎么这么笨?走路都不看路?”

      傅萧凌的问话和搀扶一同来临,他着急的扶着她顺眼看了一眼她的神情。

      梁浅浅抬眸双眼含泪,下一秒只觉得身子不受控制的被人一把抱了起来。

      她很难受的推着傅萧凌的手掌喊话:“你放我下来,傅萧凌你放开我。”

      “梁浅浅,你是不是还想摔第二次?你给老子老实点!”

      傅萧凌双眼的光眸冰冷,神色更是严肃的似乎要打人一样。

      梁浅浅低眸不敢再看他,她抬手老老实实的搂着他的脖颈再也没敢说一个字。

      “浅浅,别再这么吓唬我了,你刚才差一点就出车祸了。”

      傅萧凌走着说着这句体贴的安慰话,他的眼神却看着前方的路不敢分心半刻。

      梁浅浅盯着他的侧脸,言语哽咽着问:“如果我死了,你会在乎吗?你会担心我吗?”

      傅萧凌行走的步伐一顿、无言的瞪大了眼眸,梁浅浅见状害怕的低下头又不敢看他了。

      “不许跟我说这种话,以后都不许说这种话,听见没有?”

      “嗯,学长……我知道了。”

      梁浅浅低声答复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脸颊,她往他的肩膀上拱了拱脑袋再也忍不住低声哭泣起来。

      傅萧凌四处看了一下无人,抱着她的手掌用力往上抱了抱人。

      “想哭就哭这里没人!是哥哥说话不对,你别多想。”

      “……”

      梁浅浅因为这句话停止了哭声,她看向四周抬眸再度看向傅萧凌咬了一下唇。

      “狗男人,你放我下来!”

      梁浅浅落下手掌推开他的手掌,嘴边不屑的“哼”了一声赌气的喊道:“我自己有腿才不要你抱着走。”

      傅萧凌无言的拉着她的手腕不说话,这么被她骂一句只要她能消气也无伤大雅!

      十分钟后,停车场的副驾驶车门被傅萧凌打开。

      傅萧凌先让她上了车,自己才移步神色严肃的坐上了驾驶室。

      他锁上车门后瞬间变了脸色,话语也跟着冷漠了下来。

      -------------------------------------

      “梁浅浅,你以后不许跟林绍在一起,我看见你跟林绍在一起吃醋。”

      “林绍?林绍是谁?你吃他什么醋?”

      梁浅浅抬手整理着自己的毛衣开衫外套,眼见自己穿着肤色丝袜的膝盖处有一点破了随手抚摸了一下。

      傅萧凌一听见她不认识林绍,立刻开心的又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他很庆幸梁浅浅不认识这个人,他更加开心的是因为看见了她身上那块玉佩!

      梁浅浅听到他的笑声一脸疑惑,她准备开口问他为什么要笑的时候,他已经抬手解开了两颗衬衣纽扣。

      “傅萧凌你别乱来,你不能欺负我,我不要跟你玩che zhen。”

      梁浅浅十分警惕的一手拉着身上的浅紫色毛衣开衫,一手拉着自己的紫色jk短裙服装俯下身子。

      她真怕傅萧凌伸手解开自己的衬衣,再突然动手把自己的丝wa给撕破。

      如果是正常的傅萧凌一定不会这么敢,轻浮一面的男神学长在色心上头那一刻却绝对会这么干!

      傅萧凌准备取出玉佩的手掌一顿,盯着这丫头的反应他想动手靠近她,试试她是不是真的不愿意让自己碰?

      “呦,我突然发现你今天穿得挺好看的,是为了见我所以特意穿了制 fu 套装?”

      傅萧凌落下手掌整理着自己的领带,顺眼带着色迷迷的看向了她那双穿着肤色打底裤大长腿。

      梁浅浅无地自容的喊道:“我才没有哪!傅萧凌你不许看我,你把脸转过去!”

      她气急败坏的抬手推了一下傅萧凌的肩膀,理智告诉她、她不可以让傅萧凌靠近自己。

      傅萧凌坐好冷不丁的换了话题:“浅浅,原来这个玉佩有两个,这个是我的。”

      他拉着玉佩的绳子拿在手边上,梁浅浅转眼盯着红色的玉髓种子吃惊不已。

      “你怎么会有?这玉佩除了我哥哥没人……”

      她的话语说了一半改口猜测:“我哥哥把玉佩给你了?”

      “对,他出国前给我的。”傅萧凌答应的痛快。

      他收起玉佩戴好、扣着扣子时,盯着一脸无语发愣的梁浅浅,他的脸上大写着严肃二字。

      “傅萧凌你把玉佩给我,我们不能戴一样的,我不要跟你做一对!”

      梁浅浅双手握着拳头着急的准备打他,她不想让他戴玉佩是怕别人知道了胡乱猜忌。

      “浅浅,你不喜欢我嘛?”

      “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梁浅浅握着拳头迷茫的盯着傅萧凌,他开口的试探话语突然就来了。

      “你别给我装,大家都是从成年人了,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傅萧凌握紧她的双手喊话,丝毫没有温柔可言。

      梁浅浅动着手臂,毫无还手之力的抬眸喊话:“傅萧凌你干嘛?你说的话还少吗?

      我好歹是女孩子,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我喜欢的是谁,你会不知道吗?”

      “你也算是女孩子?你是不是太能装了?跟我做情侣很委屈吗?”

      “傅萧凌,你他吗的才是装,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梁浅浅简直要疯掉了,她不明白傅萧凌到底在答非所问的回复自己什么话语?

      她甩开这人动手开车门,车门竟然他妈的被他给锁了!

      傅萧凌得意的在她的身侧一笑,问话:“笔记本不想要了?”

      梁浅浅回眸瞪眼,憋气的回复:“想要。”

      “大声点,我听不见。”

      “我想要。”

      梁浅浅大喊着坐好、气急败坏的跺着脚,她真的搞不懂傅萧凌这个神经病是要干嘛?

      “闭上眼,我给你。”傅萧凌低声得意指挥,心里没什么好心眼。

      梁浅浅照做闭上眼眸只觉得自己脖颈后一阵压力来袭,男人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傅萧……”

      梁浅浅睁开眼眸启口说话,话到嘴边的称呼都没喊完傅萧凌的嘴角就贴了上去。

      她温热的舌头有点麻麻的,是傅萧凌得寸进尺咬了她的舌头,这样的他让梁浅浅很排斥。

      “你不是想要吗?”傅萧凌捧着她的脸庞,低声说道:“哥哥给你!”

      “你放手,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把笔记本给我我当着你的面烧了,我们扯平。”

      梁浅浅拉开他的手掌低眸哽咽,三番四次被他抹油她一想起来就鼻子发酸。

      “听话,我得留着笔记本照着上面的内容跟你都来一遍,是你不该跟别人走的太近。”

      “傅萧凌,你真的要泡我,你要欺负我,你这个大坏蛋。”

      梁浅浅委屈的闭上眼眸泪水直流,她逃不掉,她躲不开他。

      傅萧凌伸手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泪,直言:“早上的电话你怎么跟我说的?你说睡就睡,谁怕睡啊?”

      他此时已经叹息着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哥哥跟你闹着玩哪!靠在我肩膀上休息会儿。”

      梁浅浅安静的照做,哭声却没有停止下来。

      傅萧凌低眸提醒:“别哭了,以后有你哭的。”

      “学长,对不起。”

      梁浅浅赶忙道歉,她知道是她自己爱胡闹、爱没事找事。

      “对不起有用吗?那些都他妈的没用,我现在就想跟你搞对象,你要是遇见人渣什么的还不如喜欢我。”

      傅萧凌惆怅的看着车前面说粗话,手掌随手烦心的落在了汽车的方向盘上。

      梁浅浅盯着他黑沉不悦的脸庞,她咬着嘴只看见他又看向了自己。

      “浅浅,你想骂我就骂,我受得起,我刚才看见你丢下手捧花离开那一刻心疼,你要是出车祸有事了我……”傅萧凌言语卡顿,几秒后才煽情的继续说:“我爱谁去?”

      梁浅浅感动的抽泣了一下,抬手抚摸着傅萧凌的侧脸就那样没征兆的吻了他的嘴角。

      “傅萧凌,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

      “真的只喜欢我?不后悔?”

      傅萧凌握着她还抚摸着自己脸庞的手腕,处于心虚不安的问话,他真的不想她将来后悔。

      梁浅浅轻声答复:“真的,我真的只喜欢你。”

      “好,车玻璃是单向车模外面看不见,给我亲一下。”

      傅萧凌不等人答应便开始了他的肆意夺吻,梁浅浅主动认真的开始和他接吻。

      他的爱意和行动让梁浅浅觉得很紧张,她躺在副驾驶位置上开始因为他的附身靠近呼吸困难。

      良久,他手掌不老实的从梁浅浅上shen 滑落而下,她的心跳都提高了一个幅度。

      “学长,我是……第 yi 次。”

      傅萧凌因为这句话停下了一切,他单腿跪在副驾驶座椅上起身恢复了意识。

      梁浅浅盯着他拿出一条手链,听到他低声言语:“戴上我的手链,你就是我的人了。”

      她勾着嘴角笑了起来,抬手看着手上的手链默认自己就是他的女人。

      “浅浅,我会爱你很久很久的,一直爱你到下辈子。”

      傅萧凌言罢再度将人禁锢在副驾驶座位上,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

      浅浅,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知道真相不想要我了,我不打算放你走了。

      我不希望你是别人的,我yao给你一个孩子,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一辈子。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3章 第23章守护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