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死亡 ...

  •   老顾总做梦都不敢梦的画面,在今天居然真的实现了。

      他有一种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从天而降的大奖砸中的感觉。

      老顾总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几个股东看自己命不久矣,突然良心发现陪自己儿子演了一场戏,这种猜测在他看来都比那个浪荡了这么多年的小混蛋突然开窍来的靠谱。

      等顾绍抵达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老爸直勾勾盯着走廊的画面。

      青年懒懒散散,玩世不恭,唯有那一张脸,着实让人惊艳。

      无论男女,跟他对视超过三秒都要脸红。
      因为他真的,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嗯,这熟悉的吊儿郎当的样子是他本人没错了。
      没有被掉包。

      老顾总先是松了口气,后面直接气不打一出来:“在外面乱晃什么,还不赶紧滚过来?”

      正笑着的顾绍闻言表情顿时一垮,认命般的加快了脚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顾总百爪挠心,一脸严肃。

      如果说这个时候再看不出这小子身上有猫腻,那他真的是白长了这双眼睛。
      老顾总唯一不明白的是,这小混蛋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装的。

      “小许的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之前不告诉我?”

      一想到自己将许立当成是最器重的下属,不论什么事情都带着他,更是一度将对方当成是公司的接任者,防止自己死后这个逆子将公司败光饿死街头…光是想想,老顾总就觉得怄得慌。

      当然,更让他生气的还是眼前的小混蛋袖手旁观,明明知道却不肯告诉他一声,最后害他丢了这么大的脸。

      老顾总有预感,自己这个识人不清的名头,日后恐怕是洗不掉了。

      见他提起这个,顾绍也觉得冤枉的很:“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的吗?是你自己不信,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顾绍早就说过,那个叫许立的副总面对自己老爸的时候是一副面孔,面对员工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副面孔,前倨后恭,实在是不像是个好人。
      尤其是,许立的金钱观念似乎特别的重。

      虽然顾绍并不在公司任职,但他好歹也是少东家,想要打听许立的薪资并不是一件难事。
      再对比那家伙的消费水平,略微计算,顾绍就发现里面有不对的地方。

      毕竟是老父亲倚重的人,出于谨慎,顾绍背地里自然是好好调查了一番,不然他实在是不放心对方留在老父亲身边。

      可怜老顾总不知道的是,这些年跟他打过交道人其实都没能瞒得过自己儿子的眼睛。

      话音落下,老顾总想也不想:“你什么时候——”

      下一秒,老顾总突然想起来,貌似这个小混蛋好像还真的说过。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当回事儿,只以为顾绍是因为他准备把公司交托给许立,所以才在背后疯狂说许立的坏话。
      老顾总以为顾绍是单纯的出于小孩子的嫉妒,当时还很生气来着,觉得他都十□□了,还是这么不懂事。

      老顾总:“…………”

      “所以说,你一开始就知道??”

      “算是吧。”不然的话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压根来不及反应,那些证据是早就收集好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当时许立跟煌美老总的勾缠还没那么深,就算是要抓也就只能抓到他一个人,牵连不到煌美老总的身上。我看许立在公司也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影响并不是很严重,就一直没管。”

      本来想钓条大鱼的,结果出了这样的意外,没办法只能提前收网了。

      所以说,这小混蛋确确实实是在袖手旁观。

      老顾总额头上的青筋猛地跳了跳。

      因为顾绍的突然爆发,以至于老顾总也渐渐想起了很多之前一直被他忽略的细节。

      比如说,自己儿子六岁之前确实非常非常的聪明,不是一般聪明的那种,当时谁见了谁不夸一句神童。
      所以后来顾绍光速“堕落”,老顾总当时还特别的纳闷,怎么好好的孩子,也没受什么刺激,家庭又是这么的幸福美满,这种情况下小孩儿怎么说长歪就长歪了呢?

      老顾总一度以为是伤仲永,或者是他亲妈去世对他的打击太大,所以才会这样。
      现在想想,这小混蛋可不是突然变笨了,而是干脆进化了。

      说起来,小绍八岁那年,老胡离婚不到三个月,他就曾经明确表示过,自己不喜欢这个叔叔,讨厌这个叔叔,觉得这个叔叔薄情寡义,人品堪忧。

      当时自己是怎么做的呢?
      老顾总当时觉得一个小屁孩而已,懂什么?还差点因为他不尊敬长辈而对他一顿胖揍。

      现在想想,老顾总突然惊觉自己的眼光还没有一个小孩好。

      “可是你明明,什么都不会啊。”不行不行,老顾总还是说服不了自己。

      这时一旁的秘书实在是憋不住,小声补充了一句:“老板…您忘了,顾少可是世界TOP3高校毕业的……”

      能进入到那里的人可都是人中龙凤。

      但其实今天之前秘书也经常性的忽略这件事。
      真不知道顾少是怎么做到用这么牛逼的履历结果却能给别人这么不靠谱的感觉的。

      老顾总愣住:“什么,他不是靠走后门进去的吗???”

      “他明明高中都没怎么上过课啊!”

      顾绍:“…我不上课是因为去参加比赛了谢谢。”

      不然他拿什么申请国外的高校?

      此刻老顾总才发现,自己对儿子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结果到头来,依旧如此的失格。

      回想起来,自己其实也并没有抽出来多少时间陪过他,有的时候父子两个甚至一两个月都不见一次面。
      和其他老板一样,自己貌似也经常拿钱来打发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里,老顾总愧疚极了。

      “你一定是怨极了我,所以才不愿意告诉我的吧。”哪怕自己曾经用十分失望的眼神看着他,他都不曾为自己辩解过一句……

      “不是啊。”下一秒,青年满是困惑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会这么想?”

      “爸你想什么呢。”顾绍耸肩:“我不告诉你当然是怕你因此变得懈怠啊!”

      “万一你要是因为觉得我有出息,以后都不那么努力赚钱了怎么办?”比起累死累活的富一代,顾绍还是更想做一个吃喝不愁、伸手要钱的废物富二代。

      猝不及防,老顾总猛地抬头:“嗯?”

      “只要我够没用,就永远有人替我操心。”而事实也确实如此,顾绍自从发现自己越是不成器,老父亲就越是努力之后,他整个人瞬间就通透了。

      “尤其是最近几年,你难道都没有发现公司市值都翻了好几倍了吗?”

      这波啊,这波就叫望父成龙。

      老顾总:“嗯???”

      老顾总惊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不是…你难道就不想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吗??”

      小年轻居然连这点上进心都没有??

      “??咱家的事业还不够大吗?”顾绍同样有些震惊。

      随后,他忍不住掰着手指头数道:“房子咱家有了,游艇也有了,私人飞机两年前也买了,像是跑车这些,喜欢也可以随便买…”

      顾绍有些不解:“你觉得我还有奋斗的必要吗?”

      老顾总猛地噎住…他突然觉得,这小混蛋说的好有道理!

      也就是说,这些年都是自己一直在受累,他则一直在享受。

      老顾总心里突然有些不平衡,不由得强行挽尊道:“…可是这样的话,你可能一辈子都体会不到那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你只是依附于我,等我哪天翻脸了,再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你就什么都没有了。”老顾总觉得他这么下去不行,忍不住威胁道。

      顾绍完全没有被吓到,甚至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老父亲。

      老顾总一下子就说不出话了。

      这孩子如此信任自己,他相信即使有了弟弟或者妹妹,自己也不会弃他于不顾。

      果然,被偏爱的孩子总是有恃无恐。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子,老顾总才越发放心不下他吧。

      “…混小子!”感觉自己被吃定了,老顾总磨了磨牙。

      随后,他没好气的说:“不是说不管吗?那你现在怎么就愿意接手家里的摊子了?有本事你别要,就这么看着它倒啊!”

      说真的,顾绍还真舍得。
      毕竟靠存款,靠股份,靠他这些年来的投资,他后半辈子同样衣食无忧。

      顾绍其实是不怎么稀罕家里的公司的,他在外面另有苗头,说出来能让别人大吃一惊的那种。
      不然星宇科技怎么突然会找上门来合作?

      只是公司毕竟是老顾总的心血,顾绍不忍他难过。

      “这不是看你这些年这么忙,舍不得看你再操心,想让你好好歇歇么。”

      这逆子说话永远都是这么好听。

      老顾总告诉自己不要上这臭小子的当,但心底却还是控制不住一阵高兴。

      孩子长大了,知道心疼爸爸了。

      “…你就会说些好听话哄你老爸。”

      心神放松,老顾总嘀嘀咕咕的睡下了。

      老顾总不知道的是,他这边刚闭上眼睛没多久,顾绍的表情就变了。

      秘书一个激灵,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刚刚顾绍没说的是,他之所以这些年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没时间。

      是的,顾绍没时间。

      所有人、包括他爸在内,都以为他爸身上的癌症是忙工作累出来的,只有顾绍心里明白,并不是这样的。

      顾绍出国上大学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其实有遗传的癌症史。

      顾绍更是去专业机构做过基因检测,结果非常的糟糕。

      这也是他不注重金钱的最主要的原因。
      权势荣华犹如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健康的身体才是根本。

      他爸的检测结果相对要好很多,顾绍更是早几年就关注着老父亲的作息和饮食,可即使是这样,老顾总依旧在中年就发病了。

      顾绍这些年一直在想办法,包括国外的几个实验室他都有联系过。

      只希望,他这些年来所做的努力真的能够有用。

      一旁的秘书听得是目瞪口呆,看向眼前的顾少,啊不小顾总,仿佛在看怪物一样。

      这些话他每个字都明白,怎么连起来就听不懂了呢?

      好在顾绍只是跟秘书交了个底,希望对方能够帮忙打打掩护,并不指望对方能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秘书吞了吞口水,默默表示,没问题,他一定会好好配合。

      顾绍这个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

      有的时候天命如此,非人力所能及。

      顾绍花了几年时间,专门提前定制的药物,一开始确实起到了十分良好的效果,老顾总体内的癌细胞确实正在逐步消失,但是这种药对身体的伤害也是极大,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停一停。

      这一停,剩下的癌细胞就会拼命反扑。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硬拖了五年多时间吧,老顾总的生命终究还是走到了尽头。

      “我死了之后,你不要难过,不要为难自己,爸爸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临了之前,老顾总是欣慰的,他总觉得这孩子没白生。
      先前那二十多年,没白疼他。

      看着公司如今的规模,再看看从实验室一批一批运过来的药,一脸病容的老顾总依旧难掩得意。

      放眼望去,谁家的孩子能跟他儿子似的,这么孝顺,还这么有能力?

      就是这孩子太重情,这可不是件好事儿。

      见面前的青年垂着头不说话,骨节却捏的发白,老顾总那个心疼啊,比身上还疼。

      弥留之际他还不停的劝道:“嗐…谁家的父母不是走在子女之前呢…大家生…都要走这么一遭……”
      “无论是谁到了这个年纪,都要开始经历这些的……”

      先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再是父母,还有兄弟姐妹,甚至是伴侣子女。
      人生下来,就是在不断的失去。

      可…
      那是别人,顾绍不愿意,也不能接受。

      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够聪明,就一定可以。

      先是母亲,后是父亲,顾绍想说,如果他也走了的话,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再没有人能够无条件的爱他了,哪怕他真的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纨绔都会爱他。
      关心他吃饱穿暖,担忧他一世平安。

      可是顾绍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不能老顾总带着担忧和遗憾离开。

      顾绍手心几乎掐出了血,用上了从前骗人时候的演技,仰起头,一脸轻松的说道:“放心吧爸,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老顾总视力已经不行了,竟也没怀疑。

      他最怕的就是这臭小子哭,万一他真哭了,自己肯定就舍不得走了。

      听到这话,老顾总不由得松了口气。

      很快,老顾总逐渐没了气息。

      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所有人都以为小顾总伤心一阵之后就好了。

      毕竟,日子还是要照常过的嘛。

      直到两个月后,秘书无意间翻出了一张诊断书。
      秘书本以为是老顾总留下的,直到他看到上面的署名。

      ——顾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