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重生伊始 ...

  •   清幽山,山脚下的村庄里,一处矮小的房子里有着两个小女孩儿。

      “阿元,阿元,你快醒醒,醒醒啊!”一个头发披散面容清秀的女孩子躺在一张旧制木床上。她似乎在睡梦中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一直难受得不停地翻来覆去。

      旁边跟她睡在一起的大点的女孩子叫了叫她,可是叫不醒,只好上前推了推她。

      她刚一把手放在那个女孩的身上,女孩刷的一下睁开了双眼,眼神中似乎还透着一股恐惧,把推她的女孩子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阿元,你总算醒了,是不是做噩梦啦?”大女孩用手拨开了阿元额头的秀发,那里已是湿漉漉的。

      “阿姊?阿姊!”名叫阿元的女孩子总算醒了过来。

      “哎,我在,不就是做了噩梦吗?怎么哭啦?”大女孩看到阿元眼睛流出的泪水顿时慌了。“阿元,别哭啊,被阿爹阿娘看到了又该怪我没照顾好你了。”

      “嗯,不哭。”阿元用袖子擦了擦眼泪,随后又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那好,赶紧起来吧,今天我们还得去采药呢。”

      两个女孩子看样子家境并不是太好,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开始工作了。

      这时天刚蒙蒙亮,村里勤劳的人们已经出门去田里劳作了,妇女们也端着盆拿着衣服去河里洗衣裳了。半大小子也开始在村头玩耍了起来,村庄一片祥和。

      十岁的阿元站在村门口看着村里的这一幅场景,这一幅记忆中久违的场景,她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来描述。

      “阿元,我好了,咱们上山吧。”

      两个小姑娘身上各背着一个小小的背篓出发了。她们每隔几天都要去山上采药再下来换钱,村里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呦,阿雨阿元啊,你们父母还没回来啊,上山小心点。”说话的是村头的守夜人,他刚刚守完夜回来,正好遇见两个小女孩。

      “三爷爷好,阿爹阿娘去外婆家了,后天才回来。”阿雨有礼貌地回答道。

      “哦哦,那还是跟以前一样,只能在外围采采药,不要去山里面知道吗?”

      “知道啦,三爷爷。”

      她们要去的清幽山虽然不高,但物产丰富,而且还没有那么多的灵兽出没,对于常年与山打交道的人来说实在是最赚钱的去处。

      “阿元,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发现的那个峡谷的地方,再往里走几步那里有很多成熟的穹花草,我们去采了肯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阿姊,三爷爷说了不让我们进去,里面很危险的。”

      “哈哈,阿元,我们不进去啊,我们只是往里走几步而已,我上次已经提前踩过点了,没事的。”

      阿元顿时不想多说了,这个阿姊决定的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改变的。不过印象里如果没记错的话,有一个地方倒是能帮上大忙。

      虽然现在已经是白天了,但山谷里不知是不是水汽大的缘故,竟然起雾了。

      阿元阿雨两人穿过了艰难的小道来到了那个峡谷旁。

      峡谷左右两边长满了各种穹花草。黄色、粉色、青色的穹花草迎风飘扬,而再往里面走就是传说中的禁地。

      “阿元,你看,这些穹花草长得多好啊。据说很多药都会用到它呢,是一种很好的辅助药材。上次我们去的那家药店说要大量收购穹花草,这次我们把它们采了,晒干之后肯定能卖很多钱。”阿雨的脸上散发着兴奋的光芒,双手不停地抖落身上沾满的尘土。

      阿元站在了峡谷的边上,她抬头往下面看了看,下面一片漆黑。

      “哎,你小心点,头别伸得这么开,我们就在这里采采得了。”阿雨看到阿元都到了峡谷边上,吓得急忙拉住了她的手。

      “阿姊,没事的。下面可是有好东西哦。”

      “什么好东西,下面这么黑,万一不小心掉下去了还得了。你呦,怎么脑子糊涂啦?”阿雨指了指阿元的小脑袋。

      “阿姊,我知道有一条近路,我带你去,那里有更好的东西。”

      “是吗?你怎么会知道?你不是没有来过吗?而且三爷爷说了不让我们进去得太深。”

      “没事的,阿姊,很快就到下面了,跟我过来。”阿元拉着阿雨的手走到了峡谷的另一条小道上,她们沿着那条小道慢慢地走了下去。

      走在下面的小路上,风呼呼地吹着,不时还有回声在响。

      阿雨紧紧地抓住了阿元的手,两人肩靠着肩紧紧的走着。阿元也把身体靠向了阿雨,似乎再给予她力量。

      阿元静静地看着阿雨的侧脸。记忆中她最后见到阿雨的场景,竟然是那个鹤发鸡皮,坐在村口一直盼着她回来的残疾妇人,也是她亲自去送了她最后一程的。

      犹记得那个时候的阿雨嘴里一直念叨着后悔。而那个时候经历了师父、阿姊还有他的离去,最终使她崩溃。她在那里哭了三天三夜,直到眼睛流出了鲜血再也哭不出来才停止,最后她的眼睛也是如此哭瞎的。从此她的内心封闭了起来,开始变得冷漠无情。

      她恨,阿雨本该有美好的未来,就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而使得她遭受了非人的待遇,最后变得走火入魔,灵体破灭,寿命大减,不得不退出那个纷繁而又诡谲的世界。

      重来一世,奇怪的是她很多事都忘记了,可看着阿雨,她又重新记起了她们之间的事。她想是不是要与别人接触才会记起更多的事呢?可不管为什么她会重新回到现在,她都很感激,上天又把阿雨重新带到了她的身边。这一回,就让她去弥补一切遗憾吧。

      两人来到了峡谷底下,那里的风反而变小了。可是峡谷底被一片迷雾遮挡着,两人险而又险的才走到了那里。阿雨没有看到那片迷雾在阿元接近的时候自动分开了。

      那里有一朵朵美丽的穹花草屹立在那里,看起来很是美丽。可奇怪的是,这么多穹花草怎么不见人来采呢?这个峡谷也不危险啊,阿雨心想着。

      “阿元,这里的穹花草更大,年限看起来更高诶。”

      阿元拉着阿雨的手走到了最中间的那一朵巨大的十八瓣黄色穹花草中。

      “阿姊,你站上去。”

      “什么。”阿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阿元拉着站在了那朵巨大的穹花草的花蕊中。

      “阿元,怎么啦?”

      “你站在里面不要动,听我的没错。”

      阿雨听了阿元的话顿时不动了,她以为阿元要跟她玩捉迷藏了。

      站在穹花草外面的阿元左手轻轻的抚摸着黄色的花瓣,她看着这株万年穹花草,心里很是感慨。没想到前世在阿雨死后才偶然找到的东西,今世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那就借你的药性来弥补阿雨身体的不足吧。

      她右手拿出背篓里的匕首直接在左手小臂上边划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流了出来。

      阿元将自己的鲜血滴进了那朵穹花草中,穹花草仿佛喝着仙酿一样花瓣乱颤,迫不及待地将鲜血吸收了进去。

      阿元身上的血不断流逝着,而那朵穹花草无止境的一直吸收着她的血。阿元的脸色一阵发白。

      最终,穹花草喝饱了,巨大的花瓣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光芒顿时将整朵穹花草笼罩了进去,包括在花蕊里的阿雨,此时的阿雨整个人飘在穹花草的正中心,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

      时间过去了许久,巨大的穹花草越变越小,已经跟普通的花草一样大小了。

      阿元接住了半空中的阿雨,她将背篓拿下,将阿雨背在了背上,慢慢地走出了这个峡谷。可奇怪的是她的左手臂并没有任何伤口。

      阿元背着阿雨往外走,由于注意力过于集中,她并没有看到峡谷下最后的景象。

      只见那朵变小的穹花草突然又开始散发了一阵光芒。光芒内敛之后,穹花草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十岁大的男孩。这个男孩子不着寸缕,清澈的目光好奇地环视着这座峡谷,旁边的穹花草立马向他摇曳着,似乎在膜拜它们的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