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娘,村里大集哪有县城卖的东西好?你尝尝,你得尝尝才知道。”刘美青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忙把桃洗了,回来邀功似的拿给婆婆,殷勤地递过去,“别看就这几个,还得抢呢。”

      廖春华瞥一眼,有些嫌弃,但很享受大儿媳妇这种低眉顺目赔小心得态度,伸手接过来咬了一口,硌牙花子的硬,滋味实在算不上好吃,说甜不甜说酸不酸,水分也不算大,嚼了一嘴碎沫子,勉勉强强咽下去,还噎了下,远不如前两天吃过的水蜜桃。

      可这也是钱,不好浪费,好歹是大儿媳妇得孝顺,廖春华艰难地啃着手里的桃。

      刘美青满脸殷切地等着,没等来啥认同的话,就主动说起自己那俩儿子,这两天写作业多用功,背书背得多好,还说惦记着奶奶,要不是心疼车费,恨不能每周都要坐车回来呢。

      廖春华一听顿时喜笑颜开,详细问了问那俩宝贝孙子的近况,话赶话就提到了老二家,随口道:“小孩脑瓜就是好使,他二叔家的听雨认不少字了,还能背经呢。”

      就是忘了背的啥经,听她小嘴叨叨过一遍,也听不懂。

      刘美青一愣,说啥也不信:“咋可能呢娘,那丫头片子才三周岁吧?”撇嘴一笑,“这是看你疼那俩小子眼馋,巴巴地表现呢,你可别忘了咱家掉的那个,都没那个福气让奶奶亲香亲香……”

      一提这个就是在廖春华心上扎刀子,当场干嚎了两声,顿时觉得三岁孩子会背经没啥稀罕了,而且昨天还让她下不来台,是不如她大孙子。

      婆媳俩嚎了一包,刘美青抹了把脸上的汗,起身出去看麦地。

      她家的地包出去要的不是钱,是粮食,她得把柏向海家的地都转一遍,免得到时候让人糊弄了。

      出门没直接往坡里走,绕去了老二家。她得去点个卯让人知道她回来,老二媳妇怎么不得留顿饭?要不在婆婆那边还得她烧火做,又热又呛,她才不想受那个罪。

      大门开着,刘美青直接就进去了,嘴里喊着:“他小叔小婶在家呢?”

      文霞正在用筷子搅面,瞧着进来的人一愣,忙笑道:“嫂子回来了。”

      “我回来看看麦地,你做饭呢?”刘美青仰头看看天,“哟,可不是到吃晌饭的时候了,他小叔没在家啊!”

      “他出去了。”文霞也没往屋里让,更没提让她中午过来吃饭的事,做了几年妯娌,对这个大嫂实在喜欢不起来,连态度也没多少热情,神色淡淡地问,“大嫂这是看完回来了?麦子长咋样啊?”

      刘美青愣了下,瞧着文霞神色不对,想起昨天的菜,知道这是又犯小心眼呢,兀自笑道:“还没去呢,刚从咱娘那出来,顺脚过来看看俩孩子。”

      说完看着在凉席上的姐弟俩,忙笑道:“小萍不认识大娘了?咋不喊人呢?”

      那边文霞皱了皱眉:“嫂子,我们改名了。”

      刚改名就跟家里亲戚还有邻居们说了,大家一开始总喊错,但后来也都改了口叫起新名字。大伯子家里提过好几次,回回应着,当场一转头还是喊以前的名字,有种‘你说就说吧,我该咋着咋着’的感觉。

      “你瞧我,不常回来总记不住。”刘美青说完,又不以为意的嗨了一声,“叫啥不是叫,萍萍不也挺好听的嘛,咱农村人不都是萍萍、兰兰、芳芳、梅子娟子的叫,女孩小名都是大丫、小丫、大闺、小闺的喊,弄那洋气劲净叫人家在背后讲究。”

      刘美青还记着上次说了个小丫头片子,小叔子跟自己翻脸的事,就他们家事多,还改什么‘听雨’‘九九’,咋不叫醋呢,她就偏不叫新名,气死他们。

      文霞就是不愿意听这种话,忍着气问:“嫂子,谁讲究了?你说出来我去问问他。”

      刘美青一噎:“我在城里住我哪知道,这左邻右舍谁不讲究你们啊?”

      文霞沉了脸,刚想跟她掰扯掰扯,那边就传来骆听雨奶声奶气的声音:“大娘长得是长耳朵吗?在县城能听见咱村里人说的话?”

      刘美青有些生气,也有些诧异。她不懂什么条理清晰,就疑惑这小丫头片子才三岁居然能说这么长的话,说得还挺顺。

      正想着,就听骆听雨咯咯的笑:“长耳朵是兔子耳朵,大娘长了小兔子耳朵,大娘会蹦蹦跳跳,会吃胡萝卜吗?”

      刘美青气结,脸一沉:“你这熊孩子咋说话呢?”

      “大嫂,你咋说话呢?”

      骆听雨也瞪大了眼睛不解的嚷囔:“是大娘说在城里住却听见村里人讲究我们家啊。”

      是,她是说…呸,是什么是,她哪说这句话了,没好气的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懂啥,咋这么没大没小……”

      “小军他娘,孩子小难免好奇。”文霞站过来,连嫂子也不叫了,看着不温不火,声音却冷飕飕的,“其实我也纳闷,嫂子说住在城里,不知道村里人讲没讲究我们家改名的事,那先前咋又说我们名字改的洋气,净叫人讲究了呢?”

      “我、我这不是……”这一通讲究刘美青听迷糊了,她张了好几次口也不知道咋辩驳,最后道,“我不就说那个事嘛,唉哟,多大点事瞧你还生气,行了行了忙着吧,我看麦子去,不跟你们扯了。”

      说完转身往外走。

      文霞跟过去,一路上没说话,等刘美青跨出门槛,她砰得把门关上,还将门后头的铁链挂上了。

      刘美青气的脸色铁青,愣了片刻才呸了一口,小声骂了两句,转身走了。

      文霞回到院子里,朝闺女走去。

      骆听雨瞧着妈妈脸色不对,心下有点紧张:“妈妈,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闺女软软糯糯的声音浇灭了文霞压在心底得怒意,她蹲下来,抱过冲她张着手的儿子,看着闺女黑润润的眼睛,柔声道:“妈妈知道九九是在护着妈妈,但你年龄太小了,不能用这样的方式懂吗?”

      文霞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她感觉闺女就是在帮腔,有条有理的反驳。

      三岁的孩子都把刘美青给噎了一通。

      文霞并没有觉得特别高兴,她也想不出来特别复杂的道理,只下意识认为闺女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过于聪明其实并不好。

      而且刘美青本就因为一些有的没的得事对九九有成见,刚才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她怕不定啥时候偷偷欺负九九。

      那是个有前科的,之前刘美青还在村子里时,她看见过刘美青趁邢友民跟他媳妇不在家,偷着掐他们家小儿子,被她瞧见了还辩解:“这熊孩子就是欠拧,叫他不学好跟着那下三滥胡咧咧,就该掐,就该掐。”

      上手又狠狠掐了两把,掐得邢二蛋哇哇哭。

      其实是邢二蛋看见刘美青偷人家南瓜,嚷嚷了两句,她就偷着报复。

      所以刚才见刘美青气得脸都青了,就怕哪天九九落单的时候她再偷着掐她拧她,想想就受不了。

      说完那番话,见九九抿着嘴瞪大眼睛望着她,一时又想是不是说的太重了,忙又放软了声音接着道:“爸爸妈妈跟你大爷大娘有点小矛盾,可这是长辈之间的事,你是晚辈,掺和多了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没说完就觉得这解释更不行,闺女再聪明,也毕竟才三岁,听不懂太深的道理,索性说直白点吧:“妈怕你大娘记仇,哪天偷偷掐你。”

      噗……

      骆听雨捂着小嘴咯咯咯得乐。

      她妈太可爱了。

      依偎过去抱着妈妈的胳膊蹭了蹭,软糯糯得说道:“妈妈我知道啦,大娘喜欢偷偷掐小孩。”

      她想起来了,上辈子听爸妈闲聊说起家长里短,好像提过这么一嘴,但太具体的不知道。

      “哈哈哈……”文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奶团子不知道妈妈姐姐笑啥,跟着咯咯乐,傻里傻气的。

      文霞笑了会儿,又叮嘱闺女:“可不许往外说,就当做跟妈妈之间的小秘密。以后见了大娘,该喊人喊人,知道吗?”

      骆听雨重重地点了点小脑袋。  

      “跟弟弟玩,妈妈去做饭,给我们九九做好吃的!” 

      文霞把儿子往凉席上一放,去搅面糊。

      骆听雨捏皮球似的捏着弟弟的小胖腿玩,也开始认真总结——如何当好一名三岁奶娃!

  • 作者有话要说:  骆.皮球.言:如何甩开姐姐的胖魔爪?
    九九啾啾大家:求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