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夜店报复 ...

  •   “过来。”
      温书礼将站在门口的人招呼进来,原本干干净净的好学生现在被完全换成了夜店服务生的样子,在门口不知所措,门口也站着温书礼他们的小弟,根本没办法出去。
      听到温书礼的招呼,余欢定了定心神,他不知道按照他们的老规矩到底会怎么处理他这个所谓的叛徒,他现在在他们的地盘,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只是现在妈妈肯定很担心自己,到底该怎么逃开这个地方。
      “我说了,过来。”
      温书礼已经没了耐心,余欢也听出来语气里面的不悦,慢慢挪到了沙发旁边。
      “跪下。”
      何奇将手上的酒倒在地上,看着一旁站着的余欢,示意他跪下去将地上的酒舔干净起来,这些被带来这里的人,除了他们的小弟就只有他们的玩物了。
      “不。”
      余欢直接拒绝往后面退了过去,这种羞辱比周勇直接打他让他觉得更难觉得委屈,刚退了没几步就直接被小弟们给堵住了退路,还准备说着什么直接就被何奇直接一腿踢在了腿上面,痛得直接跪了下去,双手撑着地面,嘴上却没有喊一句痛。
      “长得好看,只是没什么眼力见。”
      何奇蹲下身子看着低头的余欢,用手拍了拍余欢的脸蛋,温书礼和何毅就安静地在一旁看着这种好戏,这种事情他们都觉得做些麻烦,只有何奇这种疯子乐在其中,何奇抓着余欢的头发就是直接往地板上面按,另外一只手拿起一瓶酒,直接淋在了余欢的头上,“今天就让你小奇哥教教你。”
      “给我起来。”
      何奇一把握住余欢的下巴,逼着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余欢现在完全没了学校时候的乖巧样子,他现在眼里面只有一股恨,何奇被这眼神给逗笑了,“好,可以,我就喜欢这种硬骨头。”
      何奇从桌上拿起来一瓶酒,对着余欢的嘴就是往里面灌,灌空了一瓶就换一瓶,不知道多少瓶被灌了进去,何奇一松手余欢就直接瘫倒在地上了,何奇没意思的吐了口唾沫在他身上,“没意思,这就睡过去了。”
      何奇招招手,示意他们把余欢带到厕所里面去进行下一项,让他睡着了体会后面的快乐岂不是对余欢,对自己太不公平了。
      几个小弟驾着余欢到马桶旁边,直接往那里一扔,一盆凉水直接从头顶上浇下来,余欢立马被冻的直接醒了过来,看着面前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的小弟,看着他们解开裤子,对着自己撒尿,余欢手已经开始摸到自己衣服的背后了,终于还是强行让自己忍了下去。
      “我儿子呢!”
      包间的门被一个近乎发疯的女人给直接撞开了,余丽萍一路打听,一路问人才知道余欢被他们给带走了,余欢就是她的半条命了,要是余欢出事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那里。”
      温书礼不慌不忙地给她指了指卫生间,拍了拍手上的污渍,今天对余欢的惩罚也算是差不多了,既然来了就正好让她把余欢给带回去,少了个麻烦。
      “小欢!”
      余丽萍扒开卫生间门口的小混混,看着儿子现在正一身湿的缩在角落里面,立马给他抱住了,顾不得余欢身上的尿骚味就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护在了儿子身前,“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妈,我们走吧。”
      余欢扯了扯余丽萍的衣服,站起身来拉着自己母亲往外面走,他明白,现在,无论是怎么样,都不是他们母子两个人待在这里的时候。
      余欢拿回来被那些人给弄走的书包,在余丽萍的搀扶下出了夜店,余丽萍看着儿子的样子,心里就真的像被刀割了一样的,不是余欢拦着她,她真的愿意去和这一群混混拼命。
      “妈,我没事,那人是教育局副局长的儿子,我们惹不起的。”
      余欢趁着余丽萍没有注意将一直别在衣服里面的一把小刀丢在了草丛里面,他刚刚想过动手,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冲动以后他断送的不是他一个人的前程还有他和母亲的全部希望。
      “小欢,妈…”
      余丽萍说着越来越哽咽,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只觉得自己真的对不起这样的儿子,自己作为一个母亲太失败了,她就算真的有着满心的怨气,又能怎么办呢,作为这个社会的底层,她又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保护自己的儿子呢。
      “妈,别担心,只有最后两年了。”
      余欢和余丽萍回家的时候,那个酒鬼继父已经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余欢转身进了狭小的浴室里面,这个地方几乎都伸不开手脚,水从头顶上面冲下来,冲淡了余欢身上的尿液,也让他直接将胃里面的酒吐了出来,让余欢更加清醒地明白,现在的所有都只能靠以后自己的努力去改变。
      余欢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余丽萍正在外面给他热着晚饭,还特意给他打了两个荷包蛋放在米饭上面,看着余欢出来赶紧招呼他过来,晚上都没吃饭又被人这么灌酒,现在一吐肯定饿坏了。
      “谢谢妈。”
      余欢将脸上的疲惫委屈全部一瞬间收了起来,勉强笑着看着自己的母亲,余丽萍现在心里也只有心疼,看着余欢勉强的笑就更加的心疼。
      这一边还在心疼,另外一边的何奇已经喝高了开始在路上放肆歌唱,被何毅直接路边打了个车送回去家里,温书礼跟他们告了别,悠哉悠哉地抽根烟往自己家里面走过去,心里想着,明天看看那位余同学还能不能那么自信地坐在那里,又翻来手机看着里面余欢被拍下来摁在地上喝酒,还有被人直接撒尿躲在角落的样子,越看越觉得滑稽可笑。
      温书礼第二天还起的挺早的,就为了去学校看个笑话,果然等他到的时候,那余欢还是穿着旧校服板板正正地坐在那里,背着手上的一本英语单词书。
      “巧了啊,又见面了。”
      温书礼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去,一旁的余欢换了个方向背对着他,不想理会这个人,奈何温书礼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余欢昨天表现让他更加好奇,一个人的忍耐底线到底是在哪里的,那样都没能让他爆发出来,温书礼直接伸手将他手上的书给抢了过来,打开手机让他看到了上面的照片,“我想,好学生可不应该进夜店喝酒吧。”
      “温书礼,我们两清了。”
      余欢平静地转过身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人,他确实是将温书礼骗到了小巷子里面,这是他的错,如今也被温书礼还了回来,现在两个人之间已经互不相欠了。
      “两清?好笑,是你一句话说了算的?”
      温书礼被余欢简单的言论给逗得一乐,两清不两清,是他温书礼决定的,不是他余欢可以决定的事情。
      “你想怎样随便你。”
      余欢拿过来被温书礼抢走的单词书,继续着自己背单词的计划,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参差究竟是有多大,温书柔多么的亲切热情,温书礼就是烂人一个。
      “不急,我还没想好。”
      温书礼靠在一旁的的墙上看着面前没有一点波澜的人这余欢真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有趣,不卑不亢,随你去欺负,就像永远探不到他的底线一样。
      “余欢,这是这次竞赛的报名表。”
      刚从办公室回来的杨文姝给正在默默背书的余欢传递着任静刚刚给她安排的任务,这次省里面举报了一次化学竞赛,任静想着将名额给了余欢,化学竞赛对余欢而言已经是常事了,一等奖的两千元奖金对余欢而言应该算是一个小援助吧。
      “谢谢。”
      余欢接过来表格,在上面一板一眼地写下来自己的名字,这些事情在班上都已经是默认的事情了,他们自认为自己确实不如余欢自然选择退来,杨文姝也自己主动选择了退出,两千块钱对她来说不重要,对于余欢家而言可以是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余欢填好表格就去了办公室里面,那里那个秃头的化学老师正在那边等着他,好同学谁不喜欢呢,化学老师骄傲地拍了拍余欢的肩膀,“跟着我好好学,保证你能搞定这个化学实验,今天放学后你留下来跟我一起去实验室吧,我会让你班主任给你妈打电话的。”
      整个下午余欢都被留在了办公室里面,温书礼无趣地看着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语文老师,说着说着中间还是插着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
      等到余欢回来的时候,余欢收拾书包,理都没理在一旁的温书礼,直接跟着化学老师往实验室过去,丝毫没有昨天狼狈的样子。
      温书礼觉得无趣就直接从课上面溜了出去,出不了校门,又懒得去和王勇那一群人纠缠在那里,便躲到天台上面来过一过自己的烟瘾。
      “温书礼。”
      天台后面的一个女声将他从烟里面给拉了回来,扭头看到杨文姝站在后面看着他。
      “抽烟你也管?”
      温书礼扬了扬手里面的烟,丝毫没有要将烟给掐灭的意思,今天他心情不错,理会一下杨文姝已经是很好的了。
      “我不管你抽烟,只是想让你放过余欢,”杨文姝没有去理会温书礼的烟圈,她这次只是想让他们那一群人别再纠缠余欢。
      “他是你谁?那么关心?”
      温书礼一句话让杨文姝的脸红了起来,班上谁看不出来杨文姝对余欢有意思,只是余欢一直都是以学习为主,对于杨文姝各种暗示都没有回应,杨文姝倒也不在意余欢的平淡,她知道现在余欢心里只有学习,余欢也只能靠着学习去改变他的人生,余欢不回应她没有关系,并不影响她对余欢的好。
      “他是我好朋友。”
      杨文姝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得出来这个自己认为合适的回答。
      “好朋友?不是女朋友?”
      温书礼戏谑地回头看着被噎住的杨文姝,转身直接从天台上面走了下去,他根本不在意这杨文姝如何回答,放过余欢,这个听着暂时是不可能的,找不到一个乐子那这四中的日子得多难熬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