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瑛是一只野良。
      所谓野良,就是拥有复数位神明赐予姓名的神器。

      既然是神器,使用者自然是神灵。
      最常使用瑛的是一个名为夜斗的祸津神。

      夜斗的神职是斩杀,甚至连整个天空都能被他斩裂。

      然而瑛万万没想到,夜斗这个祸津神居然变成了一位福神。

      夜斗神在如愿以偿成为福神后,对瑛说:“老伙计,我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愿望,你呢?你有什么愿望?”

      瑛很自然地说:“当然是转生成人。”
      夜斗神:“好,我放你转生。”

      因为瑛是一把不惧怕妖术师的利刃,在铲除妖术师的征伐中立下大功,所以在瑛转生时,不止是夜斗神,就连天照大神都赐福于瑛。

      瑛闭上眼睛,当他再有意识时,他已经身处于母体之中了。
      更让瑛开心的是,他有个兄弟,兄弟在他前面。

      于是瑛慢慢在羊水里挪动,将弟弟踢到一边。
      他要当哥哥!

      十月怀胎,瑛先出生,紧接着弟弟也被产婆擦干净身体。

      瑛的父亲名叫禅院敬生。
      禅院敬生已经有长子禅院甚一了,所以他本打算给刚出生的两个儿子取名为禅院甚二,禅院甚三。

      然而当禅院敬生要说出名字的一瞬间,冥冥中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强制他说出了禅院瑛纪这个名字。
      瑛是跟随了野良数百年的名字,而纪则来自于天照大神的祝福,希望瑛纪拥有纯澈之心,并为周围的人带来幸福。

      禅院敬生脱口说出一个禅院瑛纪后,表情有些莫测。
      不是甚二吗?

      旁边的侍从停了几秒,诧异地看着身前的禅院敬生,犹豫着说:“双胞胎中的长子名为禅院瑛纪,次子呢?”

      禅院敬生抽了抽嘴角,放弃一样说:“甚尔吧,一个叫瑛纪,一个叫甚尔。”

      哥哥瑛纪和弟弟甚尔都有一头黑色胎发,但不同于弟弟甚尔那双黑色眼眸,哥哥瑛纪的眼睛是浅浅的褐色,有时候在阳光照射下,甚至会变成纯粹的金色。

      瑛纪在记下了自己和弟弟的名字后,就甜甜地睡了过去。
      但禅院敬生的脸却变得铁青。
      因为瑛纪和甚尔的母亲产后大出血,去世了。

      以禅院家的医疗水平,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生产事故,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禅院敬生派人彻查此事,最终在双胞胎身上找到了答案。

      双胞胎中的哥哥瑛纪尚且看不出什么,但弟弟甚尔身上居然自带束缚!

      “夫人的生命力被天与咒缚吸取,这才导致生产后陷入衰竭中……”

      禅院敬生看着手里的调查报告,心情非常恶劣。

      禅院敬生是三兄弟里的大哥,二弟禅院直毘人,三弟禅院扇。

      如今禅院家的家主是禅院敬生的弟弟禅院直毘人,禅院敬生自己打不过二弟,自然希望后裔能奋发图强,成为下一代里禅院家最强咒术师,从而成为家主。

      结果瑛纪和甚尔的出生让这个理想彻底化为泡影。
      ——如果甚尔是天与咒缚,那么瑛纪身上肯定也有缺陷。

      禅院敬生丢下手里的报告,转身离开了,他再也没来过自己儿子们居住的院落。

      一般咒术师家族的小孩子,成长到4-6岁左右后会觉醒术式,这之前,所有孩子都能得到很好的抚养。

      时间一晃而过,瑛纪和甚尔四岁了。

      在禅院家有一句说法,叫非禅院者非术师,非术师者非人。
      简而言之,在禅院一族中,如果没有术式,那就不配为禅院,更不配为人。

      比起瑛纪,甚尔的束缚已经越来越明显了,他是纯粹0咒力的天与咒缚。
      甚尔完全没有咒力,以此为条件达成与天的束缚,对咒力有最强抗性,只要给甚尔足够的时间,他将站在人类肉1体的顶端。

      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的禅院敬生直接放弃了禅院甚尔,只让仆从带着瑛纪去家族里教导小孩子学习咒术的院落进行启蒙。

      甚尔从出生起就未和兄长瑛纪分开过,他抓着瑛纪的胳膊,焦急地问仆从:“我不能去吗?”

      仆从面无表情:“您不能去。”

      瑛纪看着瘪嘴的弟弟,他摸了摸弟弟的脑袋,信誓旦旦地说:“甚尔乖乖留在这里等我,我先去看看,下次再带你去。”

      甚尔松开了手,他默默地看着瑛纪和仆从离开院落,然后……
      甚尔手脚灵便地爬上了院子里的树,翻墙跳了出去。

      哼!他才不要留在这里等哥哥,他要去找哥哥!

      瑛纪并不知道甚尔跟着跑了出来,他和仆从绕过几个回廊,来到一处宅子。
      仆从让他在宅子外侧的回廊跪坐下来,随即瑛纪听到宅子里有个低沉的声音说:“去学苑后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瑛纪听后满头雾水,这人谁啊?
      因为瑛纪没有回答,禅院敬生很不满,他冷哼一声:“无知小儿,礼仪都不会吗?”

      瑛纪脆生生地说:“没人教,不会。”
      禅院敬生恼火地说:“我是你父亲,你就这么和父亲说话的吗?”

      瑛纪听后很高兴,父亲!他知道,这是人类中的双亲之一!
      他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门板,雀跃地说:“父亲?您是在门后,还是这扇门?”

      禅院敬生抬手扶额,甚尔是天与咒缚,所以瑛纪是智障吗?
      禅院敬生抬手一挥,面前的纸门刷拉断裂成两半落在地上,禅院敬生的身姿出现在瑛纪眼中。

      仆从吓得低头告罪,但让禅院敬生诧异的是,走廊上跪坐的小孩却昂首挺胸,目光中没有丝毫胆怯之色,有的只是欣赏……?

      是的,作为一个被复数位神灵使用的野良,瑛纪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他自然看出禅院敬生这一击干脆利落,是个练家子。

      禅院敬生的心情微妙地好了一点,他安慰自己,虽然不知道瑛纪是否有咒力,也不知道是不是智障,最起码这小子胆气十足。

      禅院敬生沉着脸说:“身为禅院家后裔,你必须成为优秀的咒术师。”

      咒术师?瑛纪想,这是家族职业吗?既然家里是干这个的,那这没得选啊。
      瑛纪:“是。”

      瑛纪利落地回答让禅院敬生的心情好了点,他挥挥手,让仆从带着瑛纪去学苑。
      瑛纪没有离开,他问禅院敬生:“甚尔不去吗?”

      禅院敬生无视瑛纪的问题,转身走了。
      瑛纪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仆从带着禅院瑛纪去了学苑。
      在这里学习的孩子有十多个,大多4到6岁,都是还未觉醒术式的家族子弟。

      仆从将禅院瑛纪交给学苑的老师,老师给瑛纪上了一堂科普课,瑛纪总算知道禅院家是什么,咒术师是什么,他生活的位置以及目前的年代了。

      咒术界有御三家,禅院家是其中之一,本家位于京都,咒术师的目的是消除咒灵,保护普通人。

      咒术师天生具备术式,通过术式和咒力与咒灵对抗,而瑛纪面前的这位老师就负责给孩子们启蒙,引导他们产生并学习使用咒力。

      老师在课堂上抓了一个长相奇丑的最低等咒灵,问大家:“你们能看到吗?”
      大部分孩子都能看到,有几个孩子只是隐约能感觉到。

      瑛纪是能看到的,野良的前身是人类死去后化为的灵体,他先天具备看到一切彼岸之人的能力。

      老师刻意留意了瑛纪的神情,下课后,他将瑛纪的表现告诉了仆从,仆从回禀给禅院敬生。
      禅院敬生得知瑛纪能看到咒灵后,心情好了不少,这意味着瑛纪必然有术式。

      于是禅院敬生命令仆从将瑛纪带入到别的院落。
      “将他和甚尔那个废物分开吧,非术师者非人,不要让瑛纪受到甚尔的影响。”

      瑛纪跟着仆从回自己居住的地方,结果走着走着,发现位置不对。
      “……你要带我去哪里?这不是回去的路。”

      仆从弯腰行礼:“瑛纪少爷,这里将是您今后的住处。”

      瑛纪:“搬家?好吧,等等,我的住处?只是我的?”
      男孩歪头,突然明白了什么:“甚尔呢?”

      仆从:“这是敬生大人的命令。”

      瑛纪有些茫然:“为什么要分开我和甚尔?”
      瑛纪知道孩子长大了要分开住,但他和甚尔才四岁,还是双胞胎,就算分房间睡,是不是太早了?

      仆从没有回答。
      瑛纪略一沉吟就道:“我去找父亲。”

      仆从试图阻拦,然而别看瑛纪还是个四岁小孩子,身体素质却很好,三两下就绕翻了仆从,利索地朝着之前去过的院落跑去。

      只是在瑛纪即将跑到之前禅院敬生出现的院落时,回廊转弯处,他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撞在了一起。
      瑛纪个子小,直接被撞倒了,男子脚步一顿,他停下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瑛纪。

      “哪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无礼?在回廊上乱跑?”

      瑛纪翻身爬起来,他利索地说:“我是禅院瑛纪,你是谁?”
      禅院扇听后怔了怔,他自然知道大哥禅院敬生家的双胞胎状况,弟弟是个天与咒缚,哥哥还不确定。

      仆从踉跄跑来,仓皇道:“瑛纪少爷,这是扇大人,也是您父亲的弟弟。”

      瑛纪:“哦,扇叔父。”
      然后瑛纪绕过禅院扇继续向前跑。

      禅院扇诧异不已,他伸手捞住瑛纪的后衣领,将男孩拎起来。
      他扭头问仆从:“你们在干什么?”

      仆从飞速说:“敬生大人命令瑛纪少爷搬家。”

      禅院扇一听就明白了,看样子这个小侄子是有才能的。
      他的脸色和缓了一些,正要鼓励一下侄子,就听在半空抖腿的瑛纪说:“放我下来,我要去找父亲,为什么甚尔不能和我住!”

      禅院扇脸色一沉,他将男孩拎到自己眼前,恶狠狠地说:“你是咒术师!不要和废物混在一起!”
      瑛纪同样恶狠狠地抓着阻拦自己的禅院扇的手腕大喊:“放开我,我要找弟弟!”

      禅院扇恼火地说:“你是笨蛋吗?他是废物!”
      瑛纪也很恼火:“你是笨蛋吗?他是我弟弟!”

      下一秒,一大一小异口同声咒骂对方:“小鬼\大叔你听不懂人话吗?”

      与此同时,甚尔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
      他迷路了。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些孩童们玩耍的声音。

      “那个就是甚一堂哥的弟弟瑛纪?”
      “今天他第一次来上课,似乎通过了老师的测试,下次我们可以和他说话了。”

      “据说瑛纪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似乎叫甚尔?”

      “哦哦我听说过,那是个天与咒缚,是个废物。”
      “瑛纪真不容易,总算和那个废物分开了,以后他是我们咒术师的一员。”

      甚尔睁大了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往日居住的院落,男孩抱着头在被子里躲藏了很久,他相信哥哥说的会回来,可是直到天黑了,哥哥瑛纪也没有回来。

      甚尔瘪嘴,难过得哭了。
      而甚尔并不知道,倒霉蛋瑛纪因为执意要和弟弟住,被叔父禅院扇丢给禅院敬生,亲爹禅院敬生胖揍了瑛纪一顿,并将瑛纪丢进禁闭室了。

      瑛纪气得直跳脚,要不是他年纪太小,体力和力量不允许,他真的很想施展【一线】,直接劈开禁闭室的大门。

      就在瑛纪气恼时,一个玄之又玄的感觉涌上心头。
      【系统999为您服务,你可选择读档点,回到指定时间点。】

  • 作者有话要说:  禅院扇就是真希和真依的父亲。
    禅院敬生在原作没姓名,随便起了一个。
    话说谁能知道甚尔死的时候多少岁吗……
    +
    开坑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感谢在2021-06-25 11:32:07~2021-06-28 21:25: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在下花也 10瓶;19828386 3瓶;nin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