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一见钟情,堕入初恋 ...

  •   初恋是惟一的恋爱——歌德(*注)。
      每个人都会有初恋,初恋是一个人最美好的记忆:
      然而初恋像彩虹——美丽却短暂;
      有时初恋又像一块巧克力——既甜又苦!
      然而,没有人知道初恋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初恋永远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你的心里......
      `
      镜头(带着虚框的画面):天上飘着雪花,雪花中,远远地驶来了一辆梅花鹿拉的雪橇,雪橇上坐着圣诞老人,头上戴着一顶红色帽子。
      这顶红帽子,传说晚上戴着睡觉除了睡得安稳与暖和外,第二天你还会发现在红帽子里会多出很多各式各样的礼物。
      远远地,镜头中出现了上海,复兴坊,经典的红砖红瓦法式里弄建筑。
      坐着雪橇的圣诞老人进入了复兴坊中的一户人家,蓝底白字的门牌上写着194号。
      画外音:那是1974年的圣诞节,那年,“圣诞老人”给我的礼物是让我这个自1971年中学毕业后就在家病休“待分配”了三年的“病休知青”有了工作,进了一个里弄生产组——“高泰电讯组”。
      ……
      镜头:70年代上海第二高楼——十三层的锦江饭店附近的长愁路上的一条弄堂中的一个典型的石库门房子,房子大门上方的门牌上,蓝底白字写着:长愁路,619弄41号。
      大门徐徐打开,进了大门,来到一个天井。
      穿过天井再往里,是一个“客堂间”,浑浊的空气,斑斑点点的墙壁,年久失修的地板。
      “客堂间”内靠墙L型地放着二张长桌,围绕着长桌坐着一群青年男女,在手工制作保险丝中的钨丝。
      这就是当时的高泰钨丝组——高泰电讯组的前身。
      人群中一个身着蓝色中山装的20来岁的男孩,脸色略显苍白,大冷天却理了个“板刷头”(平头)。
      乍一看:
      虽然没有“广告王子”鹿含帅气但多了一份沉稳和坚毅;
      虽然没有电影明星黄晓铭英俊但多了一份阳光和活力。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真诚的眼神,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修饰,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永远不会欺骗你的人,此时他那深蓝碧青宛如湛蓝海洋的眼睛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手中的一根钨丝。
      画外音:这就是本小说的主人公“X”——我。
      `
      写到这里,不得不交代一下当时的背景:
      高泰电讯组的前身——高泰钨丝组,是一个典型的由病休知青组成的上海里弄生产组。
      高泰钨丝组原来只有二十多人,因为通过内部关系接到了当时著名的邮电部下的电讯器材厂915厂的外加工业务,要转型变成高泰电讯组,因此需要增加人手到大约50人左右的规模。
      虽然高泰电讯组属于高泰居委会,但因为没有这么多的病休知青,因此我就被“鬼使神差”地从花香坊居委会分配到了这里。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当时的工资是7毛钱1天,一年后转正变成9毛钱1天。
      虽然钱很少,但已经可以让我自食其力了。
      在上世纪70年代,人们没有太大的奢望——只要有个稳定的工作,能吃饱饭就行!
      `
      这天是我第一天来这里报到,等着去915厂参加培训。
      突然,“天井”里热闹起来,寒风中出现了几个年轻人。
      为首的一个女孩,20岁左右,穿了一身红色的棉袄,带着一条红色的围巾,银铃般的笑声中,像一团火一样地飘了进来。
      大家围了上去,把红衣少女围在了中间。
      一时间,屋内充满了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和红衣少女爽朗的笑声。
      我是今天刚来,因此和所有的人都不熟,加上当时我那腼腆的性格,因此只是在远处羞怯地看着他们,只见红衣少女大大的眼睛犹似一泓清水,头上梳着一个长长的马尾巴,被风带起在空中微微地起舞,大家都戏称她为“头”。
      她就是“Y”,是来接我们去915厂培训的。
      我静静地看着“Y”。
      “Y”却仿佛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人生是一次旅行,在旅途中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有可能成为一生中难忘的“风景”。
      我的初恋就从这里揭开了序幕……
      ……
      美丽的故事都有一个乏味的开头!
      我来到了高泰电讯组,我注意到了“Y”,“Y”却没有注意到我,然而在接下来的915厂培训中,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引起了“Y”的注意。
      上海市郊的邮电915厂,宽大的厂房上方中挂着一条硕大的横幅标语,厂房中央整齐地排放着十多张长长的工作台,每个工作台围坐着二三十个年轻人。
      这是915厂的培训车间,里面汇集着来自上海不同街道10多个里弄生产组的病休知青。
      `
      培训开始了,我被安排到了“砂头组”,这是俗称,实际上就是把载波线圈上作为连接线的多股漆包线的漆给烧了,然后用砂纸打磨干净,再用电烙铁上锡。
      我自告奋勇地选择了用电烙铁上锡这个工序,因为我平时喜欢鼓捣一些电子玩意儿,比如自己装一个半导体收音机什么的。
      这时一个35~36岁模样,身穿一件那时常见的紫酱红中式棉袄,朴素地梳着短发,有着一张圆脸的中青年女子走了过来,大家都叫她许师傅。
      许师傅是厂方派来培训我们的技术员,她的名字叫许宝弟,那个年代的人的名字就是这么“俗气”。
      “这锡要上得均匀,而且多股漆包线的每根铜线都必须‘吃到’锡,否则就说明这漆没有去干净,这样的话就会增加电阻率!”许师傅拿起一个我刚刚上完锡的载波线圈看了一下,面无表情地重申着操作要领。
      “还有,上完锡后这连接线的截面必须是圆的,不能是扁的,否则无法穿到印刷电路板的焊孔里去!”许师傅接着又一面比划着一面不厌其烦地补充道。
      说实话,这不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一个“技术”活!
      过了一会,许师傅又过来了,这时我的面前已经摆了一堆已经上完锡的载波线圈。
      “干得很快啊。”许师傅来到我的背后,拿起一个线圈看了看表扬道。
      “一天的指标是多少个啊?”我放下手中的电烙铁,转身好奇地问许师傅。
      “我们这里的培训记录是1天300个。”许师傅一面检查着我上好锡的载波线圈,一面漫不经心地答道。
      1天8小时,扣去上午和下午各15分钟的工间休息,再扣除拿起打磨好的载波线圈的时间,放下上完锡的载波线圈的时间,一个载波线圈2根连接线,相当平均30秒上完一根连接线的锡,作为一个新手,要达到这速度着实不容易!
      “我争取完成400个!”我看了许师傅一眼,自信地说道。
      这就是我的性格,喜欢接受挑战,这种性格贯穿了我的整个人生。
      许师傅听了,放下手中正在检查的载波线圈,用吃惊的眼光看着我,也许我是第一个对她说这话的人。
      “光快没有用,要保证质量!”许师傅不放心地叮咛道。
      我点了点头,转身重新拿起电烙铁,简单地回答了一声:“嗯。”
      `
      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专注,还是因为时钟走得太快,不知不觉中到了下班的时间。
      这时“Y” 款步姗姗地走了过来,她开始清点当天的“产量”了。每当她来到我的身边,我的心跳就会莫名其妙地骤然加快。
      许师傅也跟了过来,她的职责就是监督每个来培训的生产组的工作。
      上完锡的载波线圈10个一扎地放在一个白色的搪瓷盘子里。
      10,20……100…… “Y”仔细地数着。
      200,250……400!
      “Y”越数声音越轻,仿佛越来越不自信。
      许师傅的眼睛越瞪越大,仿佛越来越怀疑。
      516个……
      这时“Y”的声音已经轻得犹如蚊子叫。
      10,20,30,40……
      许师傅一把夺过白色的搪瓷盘子,开始自己点了起来。
      “Y”在一旁不时地看看我又看看许师傅,忐忑不安的心情跃然脸上。
      我则莫名其妙地看着“Y”和许师傅,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这么紧张。
      516个!
      “嘿,各个生产组的同学们,”许师傅手里拿了一扎上完锡的载波线圈,高高举起,向其它工作台的年轻人高声喊道:“高泰电讯组创造了一个新的培训记录,516个!”
      这时整个车间沸腾了起来。
      只听到一片窃窃私语声:“516个?怎么可能?”
      “你叫什么名字?”许师傅转过身来,赞许地问道。
      “X。”我简短地回答,脸色没有露出任何的喜悦,因为我感到这没什么了不起。
      在我的心里,从小就埋下了理想,一个“想做点事,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的理想。
      可惜的是“生不逢时”,“沦落”到了里弄生产组。
      因此,这小小的一点成绩,对我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
      “不错,你干得真不错!”许师傅放下手中的线圈扎,笑着连连夸奖我。
      “Y”转过头来,瞪着她那双大眼睛吃惊地望着我——像看着一个另类似的凝视着。
      我对视了一下“Y”的眼睛,突然感到脸上有种发烧的感觉,因为我从来也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一个女孩子的眼睛!
      镜头(带虚框的画面):希腊神话中的丘比特(*见注),优雅地拉开手中的金弓,射出了一支五斑灿烂的长箭。
      旁白字幕:爱,永远是突然降临的——电影夜孔雀。
      一见钟情的事确实是有的,这种爱情到后来不是在逐渐熄灭,就是在逐渐燃烧起来——普里列扎耶娃(*见注)。
      `
      【下章预告】
      初恋的幼苗在“X”的心里发芽了,但如何向“Y”表白?这不仅仅是“X”,也是每个初恋的人都会遇到的难题。
      不过,“X”还是想出了个办法......
      欲知详情,请看下一章分解。
      `
      *注:丘比特是爱神维纳斯的儿子,金弓是他常用的武器,他射出的箭从无偏差,若被射中者会备受爱情的煎熬,但这是一种甜蜜的痛苦。
      *注:歌德是十八世纪德国著名的思想家和文学家,主要代表作有《男孩维特之烦恼》和《葛兹??冯??伯利欣根》。
      *注:普里列扎耶娃是前苏联著名女作家,曾著有烈宁的一生一书、玛莎的青春等书。
      `
      【本章完,点击下方左侧的“上一章”或“下一章”可前翻或后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