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江肆刚到家,汹涌的饥饿差点直接把他干翻!

      他手忙脚乱去冰箱找吃的,饼干面包方便面,来者不拒,全往嘴里塞,然后吐了昏天暗地。
      站在洗手池边,看着镜子里毫无血色的脸,江肆整个人都是懵的。

      自他醒来到现在,什么东西也没吃,整个人面色红润,精神饱满,完全就是个健康人,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一张脸白的像鬼。

      江肆很饿,这种饥饿不是来自胃里,而是来自身体。
      可怕的饥饿感冲击着他的理智,几乎要将他吞没,浑身每一颗细胞都在叫嚣着饿!饿!饿!
      可是不行,身体不接受,似乎除了那些诡异,任何东西都不能让诡体有饱腹感。

      江肆浑身无力,躺在沙发上,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也没有。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后悔,是不是觉得遗像鬼其实也很香,你就不该挑食?你现在所感受到的饥饿程度,仅仅只有-1,不想让饥饿状态继续负值下去,你需要努力猎食了。】

      江肆并不后悔,让他吃掉一个人形鬼物,他宁愿承受饥饿,也跨不过心里那道坎儿。

      有人敲门,江肆反应几秒,才起身去开门。

      牧为吓的后退一步,“你……这是要鬼化了吗?”

      江肆:“……”

      江肆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靠门站着,“有事?”

      牧为看他面白如鬼,警惕道:“你到底怎么了?”

      江肆:“饿,两天没吃了。”

      牧为:“……”

      牧为比江肆大不了几岁,听到有人能被饿成这个样子,不觉惊奇。
      “青市还没贫困到这个地步吧?”

      “够不到青市的高度,是我比较贫困。”江肆踉跄着站直。

      牧为立刻精神了,“想要脱贫致富吗?来我们诡管局啊!青市诡管局诚招一切镇鬼人和灵者!”

      江肆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你们信我是灵者了?”

      “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很健康,所以不管你是镇鬼人还是灵者,我们都需要。”

      “我还是学生,要上学。”
      江肆转身往客厅走,脚步虚浮,牧为急忙扶住他。

      江肆顿住,僵硬的看着被抓的左手。

      牧为:“???”

      牧为放开他,“上学没事,你可以当编外人员,需要你的时候出面就行,薪水丰厚。”

      江肆眼前出现对话框。

      【无耻!偷窃行为令人不齿!你该堂堂正正去猎食,不该因为饥饿就当小偷!作为一个对话框,我鄙视你唾弃你蔑视你!你让可怜的镇鬼人本就不富裕的鬼力值更加雪上加霜!】

      【镇鬼人:牧为,成长值:一期巅峰,鬼力值:990,红线诡异值350】

      江肆:???
      对话框疯了吗?他偷什么了?

      江肆似乎想到了什么,“能问一下你的鬼力值是多少吗?”

      牧为一愣,随后才道:“998,怎么了?”

      江肆:“……没事。”
      破案了。
      他真没想偷人家的鬼力值啊!

      8点鬼力值完全没有缓解他的饥饿,还背上了“小偷”的骂名。

      江肆瘫在沙发上,“你亲自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牧为神色变得凝重,“不是,我来是想确认你的身份,如果真是灵者,我们可以联手解决你们学校的问题,女尸占据了那栋教学楼,不解决你们无法上课。”

      “身上出现血手印的同学也很麻烦,他们无法控制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从楼上跳下去了,到现在已经有五名学生遇难,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这次的诡异大雾来势汹汹,打得诡管局措手不及,各地诡管局本就人手紧缺,各方面都不完善,镇鬼人甚至不够一市一人,青市情况特殊,否则也不会有两名镇鬼人,但凡有其他可能,牧为都不会找一个在校学生帮忙。

      只要撑过这一阵,等到新的一批镇鬼人和灵者出现,他们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江肆人前不能使用诡异左手,灵者右手的作用又不在战斗上,宠灵倒是凶猛,可没有灵冥草和彩绒砂,宠灵根本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江肆道:“我的确是灵者,但我的技能没有点在战斗上。”

      昨晚和余奶奶一战,让江肆充分认识到自己是个战五渣的事实。
      “我需要两样东西,如果你们有,我可以帮忙,如果没有我也没有办法,去了也是送死。”

      牧为正色道:“需要什么?只要我们知道,肯定帮你找来。”

      江肆:“灵冥草和彩绒砂。”

      牧为:???
      牧为:“这是什么?”

      江肆:“可能是草和砂吧?”

      牧为:……

      牧为:“具体一点,别说的这么抽象。”

      江肆摇头,他也很想具体,可对话框不具体他也具体不起来。

      牧为:“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牧为给顾茂生去了电话,结果还是一样,顾茂生也没听说过这两样东西。

      这就没办法了,以江肆现在的诡体解锁比例,哪怕他用上诡异左手也解决不了尸鬼问题,顾茂生和牧为显然也没有更好办法,不然也不会被限制住了。

      江肆的手机响了,是徐献俞的电话。

      江肆刚接通,就听到电话那头吵吵嚷嚷,有女生歇斯底里的喊叫,还有路元鸣在大喊“我按不住了,快拿绳子来”……

      江肆:“……”
      江肆:“你们在干什么?”

      徐献俞气喘吁吁,“江肆,你认识昨天找你的那几个人吗?我听同学说,他们好像可以对付女鬼,你能联系上他们吗?”

      “欣欣身上出现了血手印,我和路哥、段泓一直守着她,刚刚突然发疯,冲着窗口就要跳,被我们抓住了,可她力气很大,一直在反抗,我们快要坚持不住了……”

      “啊啊啊啊——!!!”

      电话里传来女生的喊叫。

      周欣茹是徐献俞的女朋友,没想到她也中招了。

      江肆:“你们在哪儿?”

      徐献俞:“红意宾馆。”

      江肆挂断电话,回房间拿了绘画本和工作证。

      见识过宠灵的凶猛,江肆可不认为只有几点灵值的宠灵真是废物宠灵。

      它们强着呢。

      “我要出去一下,我同学的女朋友身上出现了血手印,现在正在闹,三个男生快按不住她了。”

      牧为没有多问,“我开车送你过去。”

      两人用最快速度到了学校附近的红意宾馆,乘电梯上了五楼。

      走廊里站了不少人,都是Q大的学生,学校现在没人敢住,能出来的都出来了。

      徐献俞的房间,除了路元鸣和段泓之外,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生,周欣茹被按在地上,身上捆了绳子,还在不住挣扎大吼,五个男生满头大汗,各个气喘吁吁。

      江肆很清楚鬼物的力气有多大,他一个大男生被余奶奶扔来扔去跟玩儿似的。

      徐献俞看到江肆,像是看到了救星。

      牧为二话不说,拿出红线,迅速缠在周欣茹的手腕上,还在挣扎喊叫的周欣茹,立刻安静下来,趴在地上呼呼喘气。

      几个人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牧为。

      江肆介绍道:“牧为,专门处理这些事。”

      徐献俞连连道谢,他没想到,江肆真能把人找来。

      牧为摆手,“我只能帮忙压制,没办法解决,而且这红线不能一直缠在她身上,对她不好。”

      鬼器受到鬼力浸染,普通人接触久了,轻则生病,重则变成活尸,这也是普通人不能使用鬼器的原因之一。

      牧为看向江肆,“不如你试试?”

      灵者专门对付诡异,江肆是灵者的话,应该有办法解决。

      房间里的几个人,全都诧异的看向江肆。

      江肆也想帮忙,可他刚成为灵者不久,业务非常不熟练。

      “血手印在哪儿?”

      “在肩膀。”

      徐献俞拉低周欣茹后衣领,背靠左肩的位置,一个鲜红的血手印,像是被人从后面拍上去的。

      江肆:“你们遇到那女尸了?”

      徐献俞满眼惊恐,“当然没有,这血手印是突然出现的,欣欣吓得直哭。”

      没遇见尸鬼,却出现了血手印,江肆一时之间不明白这是什么操作。

      江肆右手指尖点在血手印上,对话框果然出现了。

      【我已经没眼看了,堂堂诡体,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连血印鬼咒也不放过,哪怕你吸收了鬼咒,也无法缓解你的饥饿,除非你的饥饿状态达到0以上。】

      【别说你想救人,我不信,她符合尸鬼的下咒条件,只要尸鬼还在,你就别想彻底消除鬼咒,你的作用还不如一只宠灵,只要宠灵在,鬼咒就无法操控她,你的作用只是一次性,很快又会出现,除非你和她形影不离,充当她的专属吸咒工具人,不然你不用宠灵想亲自来,我只能怀疑,你是觊觎鬼咒的鬼力,心思龌龊!思想肮脏!】

      江肆:“……”
      又是想打死对话框的一天呢!

      江肆收回手,有点犹豫。
      诡异左手解决不了问题,似乎除了宠灵,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可用宠灵压制也不是办法,毕竟他手中的三只宠灵都是别人的,不可能一直放在这里。

      徐献俞见他久久不语,一颗心提了起来,“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江肆没说话,给段泓递了个眼神。

      段泓会意,立刻笑着把帮忙的兄弟送出门,关上房门,隔绝走廊里围观的同学。

      江肆看向牧为,“学校的女鬼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江肆不认为诡管局会把这么多条人命,押在一个连是不是灵者都不确定的他身上。

      牧为道:“我们已经申请邻市同行支援,会尽快解决掉学校问题。”

      江肆:“大概要多久?”

      牧为:“他们下午一到,我们就会去解决。”

      江肆点头,“你应该也知道,女鬼不除,血手印无法彻底清除。”

      牧为确实知道,所以他们没有跟着血手印跑,而是一直想办法对付女尸。

      江肆:“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暂时压制血手印。”

      江肆翻开绘画本,让牧为解开红绳,原本安安静静的周欣茹突然跳起,冲着窗户去了——
      “欣欣!”

      江肆一把抓出小博美,朝着周欣茹背上丢去!

      小博美嗷一声,四爪并用,险险挂在周欣茹背上,没有掉下来。

      小博美身上弹出一个对话框。

      【废物博美:外面好可怕,想回家,嗷嗷嗷~~】

      江肆:“……”

      狂奔的周欣茹身体僵住,眼睛一闭倒了下去。

      小博美敏捷跳开,嗷呜嗷呜冲回江肆腿边,仰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江肆。

      脑袋上的对话框不停弹出。

      【废物博美:美美回家,美美回家~】

      【废物博美:找妈妈~】

      【废物博美:嗷呜嗷呜~~回家~】

      江肆:“……”
      江肆发现了对话框的新用途,似乎可以用文字表达出宠灵的想法。

      小博美这样,让江肆有种拐卖小孩的感觉,有点不忍心把它留在这里了。

      江肆蹲在地上,摸了摸小博美的脑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还没回消息。

      “我已经联系了你的主人,她还没有回复我,我会尽快让她来接你回家,你暂时留在这里,等我打跑女尸就回来接你好吗?”

      小博美舔了舔嘴巴,冲着江肆嗷呜一声,脑袋上再次弹出一个对话框。

      【废物博美:嗷呜~~回家!】

      “好,我保证送你回家。”江肆伸出手。

      小博美抬起小爪子,搭在江肆掌心,然后扭头跑回周欣茹身边,坐着不动了。
      这算是答应江肆了。

      终于和小博美协商好,江肆回头,就看到四张震惊的脸。

      段泓抖着手,“这这这这是什么?幽灵?!”

      路元鸣一脸梦幻,“透明的……狗魂?!”

      徐献俞:“……”
      徐献俞张着嘴巴,没有发出声音。

      四人之中,只有牧为的神色最为激动,“这、这就是你的能力?!”

      江肆点头,“这是宠灵,它可以暂时压制鬼咒。”

      牧为看江肆的目光,简直在看闪亮亮的大宝藏!

      江肆对徐献俞道:“这只宠灵我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帮周欣茹压制鬼咒,但你要保护好它,这是别人的狗,我要还给它的主人,不能出意外。”

      江肆隐隐猜到,如果宠灵消失,估计就彻底死去了,不然柴犬面对尸鬼的时候,不会是那种反应,所以他很担心宠灵的安危。
      毕竟它们现在还很弱,万一出现意外,无疑等于又死了一次。

      徐献俞郑重点头,“你放心,我肯定照顾好它。”
      顿了顿,又道:“它需要吃东西吗?我要怎么照顾它?”

      “不用,你只需要保护好这张纸就行了。”江肆把小博美的“家”撕给徐献俞。

      徐献俞小心翼翼接过,仔细收好。

      牧为建议徐献俞,最好搬去一楼住。

      徐献俞也很无奈,如果能住一楼他早住了,这些商家消息很灵通,一听说Q大出事,宾馆都在涨价,楼层越低,价格越贵,关键还抢不到房间!

      段泓和路元鸣跟着江肆离开。

      路元鸣:“你没事吧?脸色很差。”

      江肆摇头,表示没事,就是太饿了。

      段泓盯着江肆的脸瞧了瞧,痛心疾首,“我就知道!看看这张祸国殃民的脸,一看就不是老实人!老实交代,亏成这样,是不是背着兄弟们交女朋友了?!”

      “滚!”江肆抬脚要踹。

      这时电梯门打开,段泓兔子一样蹿了进去,只听“卧槽”一声,人落了下去,江肆下意识伸手去抓,两人双双掉进黑暗中,不见了踪影。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跟在后面的路元鸣和牧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江肆和段泓就消失了。

      眼前的电梯底座不知去向,电梯里黑雾升腾,仿若无尽深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