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果核之王(四) ...

  •   并非每只人鱼都会有自己的灵魂伴侣,但拥有了灵魂伴侣的人鱼,同时意味着拥有了一样特殊的恩赐。
      那根来自灵魂层面的红线,将会终生纠缠共为伴侣的双方,诞生与死亡、痛苦与欢愉、爱与恨……他们将密不可分地联结在一起,像一株蔓藤去攀爬另一株蔓藤,一条河流去盘绕另一条河流。

      这点上讲,拉珀斯十分幸运,尚处于幼年期,他就知晓自己命中必得这份稀少的天赠;但他同时也是不幸的,在一次深渊暴动的大战争中,王宫倾塌,他刚出生不久的灵魂伴侣亦于混乱中遗失,再也不见踪影。
      那时的拉珀斯还太小了,恰如一枚螺纹都没长出的幼弱白贝,如此稚嫩的年纪,他并不能理解得而复失是何等残忍的东西。他只记得母亲用手腕悲伤地摩挲他的耳鳍,把他抱在怀里,他的父亲则发誓要为他夺回他应有的爱侣,而拉珀斯只是悬游在所有怜悯异样的目光中,独自闷闷不乐,怅然若失。

      后来,南游北巡的鱼群汇报了它们知道的所有消息,溯洄的鲸鲨也向深渊的王庭传回不幸的判断:拉珀斯的灵魂伴侣,很有可能被一艘人类的船带走了。
      遥远的距离,使得他根本无法探知伴侣的方位,而世界之大,他又要从哪里开始找寻?
      那一天,王宫愁云惨淡,拉珀斯也愿意为他的灵魂伴侣祈祷或是哀悼。无论如何,他都要让偷盗者付出代价,于是他立下誓言,总有一天,他要杀光那些参与了窃贼行径的人类,并且从这一刻起,再也没有一艘人类的船舶,能平安无虞地驶离德雷克海峡。

      光阴流逝如织,拉珀斯开始脱离鳞片软韧的幼年期,他变得愈发强大、坚不可摧,直到他能体会到的每一丝疼痛和不适,都来源于他的灵魂伴侣。
      作为联结关系中更加强势的一方,人鱼可以对任何来自弱势一方的痛苦感同身受,并模糊地同步到爱人的位置,从而及时做出应对措施——一种保护族群的有效传统。
      这也许是件好事,因为他的灵魂伴侣还活着。可那些感受都太微弱、太短暂了,就像溶进大海的一滴水,即便是他,也无法更详细地清楚定位。
      直到三个月前,事态发生了转机。

      一开始,是心口闷闷的钝痛,令拉珀斯自睡眠中猛地睁开眼睛,令他开始困惑地、焦虑地思索缘由。钝痛并不持久,待到某个特定的时刻,它瞬间爆发成了巨大的,窒息般的剧痛,一阵一阵地在心口激烈挛缩。
      ……那么多的泪水,他甚至聆听到了遥远的哭声,如此嘶哑悲切,仿佛在隆冬时节被迫摔落家巢的幼鸟,跌倒在冰雪中,蹒跚挣扎,向不知名的命运哀求饶恕。
      拉珀斯撕扯胸口,发出惊怒的咆哮,他的鱼尾轰然抽毁了支撑巢穴的石柱,令整个王庭哗然躁动。一切尝试止疼的方法皆是无效的,因为这是直接来自于灵魂的煎熬。

      籍由此痛,拉珀斯终于能够定位到灵魂伴侣所处的方位,等不到第一缕晨曦洒下如烟似雾的金光,拉珀斯便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无论出于传统,还是出于对自身的考量,他都需要找回他的灵魂伴侣。深海中奉行的原则,是谁敢冲人鱼呲牙,人鱼就撕裂他的颅骨;谁敢向人鱼伸手,人鱼就掠夺他的血肉。没有谁能打破这条铁律。
      就这样,拉珀斯满怀刻骨恶恨,一腔凶暴之情,踏上了找寻的远征,只为带回本属于他的所有物。

      现在,他从受伤导致的昏迷中苏醒,一睁眼,便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全然陌生的囚牢中。
      兴许他的灵魂伴侣也遭遇过这种事呢?那么,小人类应该能知道点儿什么。
      拉珀斯盯着眼前的人,颇具耐心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江眠傻眼了。
      悦耳清澈的鸣声袅袅回荡,犹如一阵曲折的笛音,人鱼居然在和他说话!
      “我……”他结巴了一下,“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手套上染着鱼血,他急急忙忙地比划十指,“你的语言,我——”

      水波粼粼,拉珀斯的耳鳍稍微弹动了好几下,哦,好吧,无效交流。
      不过,他倒没有很失望。人类多大了?这么瘦,又细又小,看上去还是一只幼崽。

      真幸运,幼崽,你的声音很好,做小动作的样子也很可爱……虽然你的指头缝间没有蹼膜,看到它们以如此灵活的方式活动,实在有点古怪。
      嗯,但还是可爱……
      智商倒是陆民的平均水准,水下的语言对你来说是困难的,不是吗?

      “继续和它交流!”实验站的指令激动起来,“诱使它发出更多信号!”

      江眠真的生出了点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他看着人鱼深邃邪异的面孔,实在很难想象,这种神话世代的造物,怎么能出现在普通人的世界里。
      “你说的……”江眠用细白的食指,笨拙地指了指嘴唇,接着放在耳朵上,摇头,“我不明白。”
      拉珀斯忽然一甩鱼尾,生生朝上拉近了一米多的高度。沉重的合金镣铐在水底撞击,发出的声响犹如闷雷,把江眠吓了一跳,底下全副武装的警卫也戒备起来。

      但拉珀斯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通过喂食口,佯装好奇地打量着江眠,两侧的鳃纹轻轻翕合。
      人鱼皆是阅读肢体语言的拿手专家,这是一种在战场上普遍得以运用的技能,如果他们愿意,人鱼甚至能在未接触过手语的情况下,读懂任意一个聋哑人的意思。不过,拉珀斯没有表现的打算,他正感兴趣地观察——或者说观赏人类无措的举止。
      【你叫什么名字,人类?】

      江眠看着他的眼睛,透过模糊的、摇曳的波纹,人鱼的目光专注得令人心悸,他犹豫了一下,坐在地上,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想,‘拉珀斯’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
      和他一样,人鱼也无法理解人类的语言。当然,他不需要拉珀斯听懂,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发出声音,以此吸引人鱼的注意力。

      拉珀斯歪头,这么短的时间内,人类居然已经平静下来了。刚才,他看起来是紧迫的,焦灼、惊叹,一点恐惧……还有悲伤,这些情绪杂糅在他的每一个动作里。现在,他看起来只是有点无奈,有点沮丧,更多的则是和缓,像无风无浪的水流,安宁地绕着礁石波动。
      他在跟自己小心地交谈,轻言细语,但不是惧怕的那种小心,而是……
      拉珀斯的耳鳍痒痒的,他情不自禁地抖了抖,奇特的感觉。
      人类的态度,他只在那些面对幼崽的长者身上看到过,这更像是呵护的姿态。自从拉珀斯的体长超过两码之后,就再没有年长的人鱼敢和他这么说话了。

      【你保护我,为什么?】拉珀斯问,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基本是在自言自语,【难道你看不出,我比你大太多了吗?】
      “‘拉珀斯’,这个名字是……我们为你取的,你的同伴又是怎么称呼你的?”
      江眠知道,自己完全是鸡同鸭讲,还有一整个实验站的人围着仔细倾听他们对话的动静,可他真的忍不住。

      人是需要和外界交流的生物,江平阳走后的三个月里,他原先小而稳固的社交链被打破得十分彻底,除了泰德,只有寥寥几人愿意用无差别的态度待他。
      人可以忍受漫长的孤独,但人无法忍受漫长的孤立。法比安一旦流露出清算的意图,原先那些笑容和善的同僚们,比任何擅于趋利避害的动物还要敏锐。除了书本,江眠需要一个不会恶言相对,不会冷嘲热讽、漠然推拒的谈话对象,哪怕对方只是一条无法有效对话的人鱼。
      他凝视江眠,目光那么专心致志……江眠无法拒绝这个诱惑。

      “见鬼,你们看到了吗?”实验站里,一名研究员压低声音,“它望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该死的情人。”
      “更像是看一只该死的猎物。”旁边的人斥驳,“它不过是只野兽,可怕的野兽,什么老虎狮豹都没它残忍,停止你的幻想。”

      【可能是因为我戴着枷锁,伤势未愈?】拉珀斯慵懒地揣测,音波犹如一句短促的歌,【显而易见,陆民对牢笼抱有十足的信心,对吗?】
      江眠说:“所以,你突然游上来是为什么,因为你想观察我?”
      【为我唱歌,也许我会给你弹珊瑚琴。】拉珀斯看着他,【假如你不会唱……嗯,你应该唱,你的声音像一团毛毛,你见过海兔吗?那种毛毛。】

      江眠与拉珀斯静静对视了一会,他放松了许多,也不那么怕了——虽然情绪还是很激动。理智回笼的同时,他也发觉出当下的情况有多尴尬,江眠无奈地笑了一声:“不,这感觉太蠢了,我们根本就听不懂彼此的语言,我根本不知道要对你说什么……”
      “继续让它发出声音。”实验站立刻强硬地发布命令,“直到我们叫停为止。”
      江眠顿了一下,拉珀斯敏锐地盯住了他凝滞的动作,那个小小的疙瘩,卡在人类耳朵里的疙瘩,刚刚又发出了细微的噪声,那是什么?

      “你想吃点东西么?”江眠叹了口气,他和先前一样,再度从食槽里抓出一块新鲜鱼肉,尽力忽略从胃里烧起来的,诡异的空虚感,慢慢伸手过去,“或许,我可以……?”
      拉珀斯钉子般的眼神终于从江眠脸上挪开了,他注视着渐渐接近的鱼肉,不由眯起眼睛。

      如果做出这件事的是一条人鱼,那么他会评价对方的行为是大胆僭越的,因为在海下的世界里,唯有互为灵魂伴侣的两条人鱼,才会籍由对方的身体进食。
      手、嘴唇、胸膛、尾鳍……以及更多的部位,彼此相爱的人鱼会将食物放在上面,用以喂养自己美丽的情人。
      这是供奉,也是效忠,更是引诱,通常由雄性向雌性发起喂食的请求,证明他们永恒不变的虔诚爱意。

      ——但是人类?
      ——不。

      【即便没有灵魂伴侣,我也不会从陆民的手上取食,小人类。】拉珀斯咧嘴,露出锋利的白牙,【因为你们没有资格……】
      他忽然停住了。
      ……灵魂伴侣,没错,灵魂伴侣。

      这是反常的,拉珀斯骤然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
      他一直在懒洋洋的对话,观察人类的言行举止,享受——他不愿承认这点,但他确实在享受人类柔软的轻语。他抖动耳鳍,专心凝视,说得太多,杀意太少,行动也太少。他居然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逗弄一个陆民,全然忘了时间的流逝……他是来陆地上寻找灵魂伴侣的,要务在身,他怎么会松懈至此?

      江眠敏感地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他伸出去的手臂僵硬,鱼肉攥在掌心里,凝作一块冰冷无情的血泥。
      不知为何,平静的对话氛围骤然消失了。空气寒如刀锋,刺得他汗毛耸立,拉珀斯的眼神不复好奇,唯一柔和的、人性化的情绪荡然无存,他又重新变回了那个冰冷而可怕的顶级掠食者。
      人鱼闭上削薄的嘴唇,冷漠地向后游曳,绮丽漫卷的绸鳍悬浮在水中。

      “情况不太对……”泰德喃喃地说,“情况不太对!快叫他回……!”
      人鱼发力甩尾,凭借他的力量,合金锁链轰然巨响,爆出一连串的炸裂声,撞得四壁都在哀嚎。
      江眠同时被突变震得摔倒在地,耳膜嗡嗡乱颤。他头顶的红光疯狂闪烁,警笛亦刺耳长鸣,实验站霎时乱成了一锅粥,大量持枪的警卫随之冲了进来。
      “等等,别伤害他!这是正常的应激反应,他没伤到我!”回过神,江眠慌忙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竭力大声疾呼,“这是正常的,他不是有意要这样,等等、别!”

      呼吁全然无效,混乱中,他被好几双有力的手臂强制拽下楼梯,喂食口迅速闭合,巨大的高压电流瞬间贯穿电网,俨然在室内打了一个惊天的霹雳,防弹玻璃折射强光,便如千阳照耀。惩罚太狠,也太快,江眠已经紧闭双目,视网膜上仍然烧出了一片灼热的红芒。
      “你们疯了吗?!”他闭着眼睛,青色的血管在纤瘦的脖颈上道道凸出,声嘶力竭到破音的程度,“凡是实验都会有容错率,你们这跟赶尽杀绝有什么区别!”

      但他的声音也被淹没在了刺耳的电流尖啸中,法比安博士戴着护目镜,居高临下地看着江眠在警卫手中拼命挣扎的样子,他挥了挥手,那两名不为所动的警卫立即接收到了命令,压着力气不足以反抗的青年离开了观测室。
      他望着渐渐远去的瘦弱青年,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对方绝望失控的哭喊声,一想到这里,德国人便不禁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接着,他惬意地转过头,重新看向人鱼所在的方向。
      法比安嘴角的笑纹逐渐凝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拉珀斯:*失落,抱着手臂,被痛苦绊倒* 我要找到我的灵魂伴侣,他很痛,让我也很痛。在找到他之前,我发誓不会放过任何活东西。
    江眠:*只是张嘴* 嗨,我……
    拉珀斯:*立刻扔掉刚才的誓言并彻底忘记,甩头发* 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