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果核之王(一) ...

  •   江眠站在一片幽暗波涌的蓝光中,向上仰首,投入地凝视着泛起细密流纹的海水。
      穹顶剔透如黯蓝的水晶,一整面厚重透明的玻璃钢墙,与光滑似银镜的冰冷地面交相辉映,把江眠的影子完全打散成了蒙蒙的雾气。
      这不是水族馆,水族馆没有这么一望无际的荒芜,这更像一个超巨型的囚牢,一个为了控制和关押而设计制造的埋骨死地。
      然而,江眠还是专注地盯着那些毫无生气的人造海水,痴痴地看了很久。

      从他记事起,江眠就对水有种固执的偏爱。他喜欢将肌肤浸入水中,感受那无色澈透的波纹慢慢吞没自己的指尖、手掌、手腕……以及更多的身体部位。年幼的时候,他甚至尝试过将脑袋整个钻进放满水的洗手池——然后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大口。
      午后的气温潮湿灼热,天空蓝得像一大碗熔化的凝胶,没有一丝流云搅在里头。他的养父江平阳从小睡中惊醒,闻声赶来,看见养子居然做出这种同自杀无异的行径,吓得脸都白了,急忙揪着江眠的头发和衣领,把湿淋淋的男孩提进书房,声色俱厉地斥责了他一个多小时。
      那天晚上,作为惩罚,江眠没有饭吃,只能饿着肚子,蜷在被窝里掉眼泪。

      再长大一点,看过更多的书,受过更多的教育,江眠就完全理解了江平阳那天的过度反应。事实上,作为一个研究所的负责人,江平阳本身就是不苟言笑的尖锐性格,他自称在一个海滨小城捡到了尚为婴儿的江眠,比起慈爱的父亲,他在江眠生命中扮演的角色,更接近于一个严师。
      但无论如何,他养育了江眠,带他进入研究所,又手把手教他如何担任助理,若没有他,江眠此刻早就是个死人。因此,再怎么古板端肃、不近人情,这都是江眠欠他的。
      ……况且,江平阳已经去世了,在三个月前。

      江眠抿紧嘴唇,竭力控制眼眶深处泛上来的热气,他低下头,即便周围空无一人,江眠依然掩饰性地眨了很多下眼睛。他不能冒着被同僚发现的风险,在这么四下开阔的地方暴露自己的软弱。
      眼下,他必须做一个无懈可击的人。

      “江眠!”身后有人叫他,江眠心头发颤,急忙转头,他的同事泰德正大步走过来,口中呼唤着他的名字,“江眠,你在这!”
      江眠略微松了口气,在江平阳离开,研究所上层权力交接已然完成的情况下,他的身份就变得异常尴尬,而泰德是为数不多,还愿意向他展露善意的人之一。
      “泰德,”他拘谨地点头示意,“有什么事?”
      “我们边走边说,”泰德指了个方向,关切地问,“你最近怎么样?”

      江眠低头,苦笑了一下。
      “怎么样……还好,饿不死。你呢?”
      他过得怎么样——这个问题,想必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他手上协理的项目早就被停了,江平阳在世时,他愿意和养子分享的资源也被现任的研究所负责人尽数夺走,就连他留下来的笔记、终端、数据心得,关于人鱼石板书的手稿……那些可以被称之为遗物,在法律上理应由江眠继承的东西,同样以“高度机密,查看等级不足”为由,全部扣押在江平阳的办公室——现在是法比安博士的办公室内部。
      无论江眠怎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何哀切恳求,那个高大冷酷的德国人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接着一字一句地说:“你没有资格,江先生。”
      就像是在享受江眠呼吸不稳,受伤地缩起消瘦肩膀的整个过程。
      英语是法比安的第二语言,平时,他更喜欢用母语来发号施令。托了江眠的福,这句英语倒被他说得流畅更甚于德语了。

      泰德同情地瞄了他一眼,耸了耸肩:“我还是老样子,你知道的,那些关于它们的习性啊、栖息地啊,之类的无聊研究,而且日子也不是很好过……你应该听说了,前些天,研究所的两艘科考船被调离了,其中一艘就是我们项目组挂名的,那可是艘3000马力的小宝贝啊……”
      他清了清嗓子:“不过,这不是我要跟你说的重点。”
      西格玛研究所的科考船,同时可以兼任捕鲸船。江眠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微妙的东西,他追问:“出了什么事?”
      泰德停了下来,把他拉进一个无人的房间。
      “博士抓到人鱼了!”他的嘴唇紧绷,以至于他每吐一个字,都像是吐出一颗急促爆破的炸弹。

      江眠睁大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像砸了一道惊雷。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十分钟,抑或一小时,他的睫毛茫然地微颤,直到泰德轻轻拿手推他,询问“你还好吧”之后,他才突然回过神来,长长地吸进一口气。
      带着消毒水气味的空气灌进身体,江眠的手脚也嗡地一下麻了。
      他勉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强颜欢笑道:“……真的?上一次抓到人鱼,还是……”
      “六年前,江博士在的时候,”泰德替他补充,“是的,时隔六年,我们再次捕获到了一头人鱼。”

      江眠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所以那个新建的……”
      他的喉咙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他下意识要脱口而出的词是“牢房”,但他生生忍住了,因为法比安是一个人类至上主义者,他不会允许江眠称呼他关押异种的地方为牢房,“……那个新建的观测室,就是为了这条人鱼?”
      泰德点头:“对,没错。”

      他抬头看向泰德,从混沌的大脑里挤出当下唯一一个问题:“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成功捕获人鱼不是一件小事,此刻,研究所应该已经武装密封成了铜墙铁壁,微生物都难爬出去一只。这种绝密的消息,即使江平阳还在世,江眠都不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到,现在就更不用提了。
      泰德肯把这个告诉他,倘若没有高层的授意,只怕他出了这扇门,就得被投到危险区喂鲨鱼。

      “你猜到了?”泰德低声说,“我能来找你,是因为这次抓到的人鱼实在太特殊了。不要说研究所,就是找遍全世界,都没有多少关于它的情报。江博士的笔记和手稿,我们仔仔细细地看了,还是找不到研究方向。就剩下个人终端……”
      江眠明白他的来意了。
      听到那些无关人等,甚至是法比安这种扭曲的人,居然都比他更有资格处置养父的遗物,随意翻看查阅那些本该代替江平阳陪伴在他身边的珍贵资料,江眠难以抑制心中的刺痛,然而江平阳的个人终端,他真正庞大的数据库,仍然是高层不得突入的核心机密,唯有他的养子可能掌握着进入的密匙。
      这也是江眠为什么仍然可以待在研究所,没有被内部倾轧残忍处死的主要原因之一。

      “……有多特殊?”江眠问,“我要知道他有多特殊。”
      泰德叹了口气:“听着,江,我不能……”
      “我想知道他有多特殊。”江眠鼓起勇气,难得强硬了一次,“他们是记录在册的人鱼,还是那些危险栖息地的人鱼?或者是指他们的体格,种类比较稀少?我得知道这些。”

      泰德苦恼地看着他:“就只是……只是抓住这次机会,好吗?你知道的,你需要它!你已经被排除在核心圈外太久了,再这样下去,就像那些人嘲笑的一样,你和清洁工人又有什么不同呢,江?你不能对法比安博士提太多要求,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泰德说得不错,江眠本来就是难以长肉的体质,即便是被研究所营养均衡、精心调配的饮食喂大到二十岁,他依然纤薄得惊人。更不用说在经历了丧父之痛,被排挤、被侮辱、被打压的三个月过后,江眠愈发清瘦,连苍白的脸颊都微微凹陷了进去,于颧骨下方敷出淡淡的阴影。站在他面前,泰德几乎比他高出半个头,体型是他的两个宽。
      好在江眠的发丝天生漆亮如丝绸,不用涂唇膏,粉红色的嘴唇也柔软光润,导致这种瘦弱非但没能打败他,反而为他增添了另一股忧郁的,披挂黑纱般的美——虽然已经有许多次,法比安的手下毫不遮掩地冲他吹口哨,侮辱性地让他“扭扭屁股,漂亮妞儿”。

      江眠叹了口气,他下定决心,冲动地打断了对方。
      “我看过江博士的智库。”他说,“我没有博士的密匙,他生前从未告诉我,但是我看过,我记得。”
      泰德哑然闭上了嘴,他下意识环顾周边,警惕地低声说:“你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
      “没有,”江眠说,“我没有告诉法比安。”

      在这之前,他只想抱着最大的决心和毅力,向法比安抗争一些东西,起码要带走他养父的手稿,在江眠看来,那些在笔记本上手写手绘的研究素材,比让高层眼红看重的智库更加宝贵,它们全是江平阳一字一句,一笔一划的作品。为了得到它,江眠愿意尽力从蜗牛壳里探出敏感脆弱的触角,哪怕这意味着更多的伤害,更多的磨难。
      拿到笔记本之后,江眠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策划一次逃脱行动。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江平阳曾经有意无意地和他说过很多秘辛,他完全可以找到研究所的破绽,然后远走高飞,从此隐姓埋名,带着江平阳的遗产,去他梦寐以求的大海边生活。

      西格玛研究所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又牵扯到多少浑水摸鱼的势力,江眠心中十分清楚。但他相信世界之大,总能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他早晚有一天会重获自由,彻底离开这个酷寒、压抑、满溢血腥的地方,走在真正的阳光下。
      然而,人鱼的再次出现,猝不及防地打碎了他的规划。
      他几乎是鲁莽地向泰德泄露了底牌的一部分,因为那股强烈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直觉,正在他的大脑中翻江倒海地尖叫。
      他必须留下来,他必须亲眼目睹那条人鱼的样貌,他必须……必须得做点什么。

      泰德的肩膀垮下来,像是被江眠击败了。
      他沮丧地叹息,说:“好吧、好吧!你把这么要命的事告诉我,看来我也必须得做点什么了。”
      他掏出个人终端,小心翼翼地点击屏幕,一道光幕出现在江眠身前,显示出一段极其短暂的录像。
      “你看吧,看完了我就必须得销毁它了,原本我没打算让第二个人看它的……”

      视频仅有转瞬即逝的四秒钟,可江眠盯着它,仿佛凝滞了漫长的四个世纪。
      一条巨大的人鱼静静漂浮在高压电网中,尾鳍在混浊的海浪里漫卷翻涌,想来世上再无如此瑰丽欲滴的丝锦烟霞,可从总体上看,他实在是一尾叫人咋舌的庞然大物。折射着精金光泽的细密鳞片之下,起伏交织着数千条雄厚有力的肌肉束,证明他完全能够单凭蛮力,随意地击沉一艘小型渔船。
      ——尽管他身受重伤,遍体的血口深可见骨,犹如被大型船舶的涡轮剜刮过,这条人鱼仍然是力与美的至臻化身,只有在油画中方能惊鸿一瞥的神异传奇。

      江眠的目光挪动不得,黏在他身上。他是他生平所见的人鱼中体型最大,最强壮的一只。江眠猜测,他只怕地位非凡。
      再仔细看看,这只人鱼的人身胸膛健硕、肩膀宽阔,肌肉起伏之处,便如雄浑的群山。他染着淡血的眉目深邃,五官锋利无比,左右的脖颈侧分别斜嵌着三道暗色的鳃纹,你无法说他不俊美,但也无法说他野性得不令人生畏。
      至于那条不可思议的鱼尾,则是浓郁的墨黑色,可无论是耳鳍、肘鳍,还是尾鳍,都流动着青铜色的金光,古傲如同初代的君王。
      加上丝绸般的鳍翎,这只人鱼的体长早已超过了三米。

      如此巨大的品种,特殊的鳞色……
      江眠如遭雷击,这一刻,他的心脏疯狂搏动,撞击胸腔,分不清那股霎时窜遍全身的电流究竟是出自恐惧,还是出自激动,又或者出自悲痛,以及其它不知名的复杂心绪。
      他面白如纸,睁大的眼眶却是通红的,他嘶声说:“拉珀斯,风暴港的统治者拉珀斯……你们疯了!居然敢把他抓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时隔多月再开文,是的,人外合集来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感谢所有投雷和灌营养液的朋友!(因为晋江的垃圾系统只支持7天内的感谢名单,所以我就不一一道谢了)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
    小故事的顺序不按文案的顺序走,属于是哪个有灵感,我就先写哪个,所以第一个故事先定了深海人鱼和他的饲养员了。
    老规矩,截止到明晚更新前,评论的小朋友都有红包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