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许青雪解释的话都说腻了,奈何崇修竹还是不信她。

      罢了,她懒得再说了,日久见人心,以后他自然明白。

      系统任务是要让任务目标幸福过完一生,里面还夹杂着原主的愿望。

      许青雪从穿过来开始,就意味着和崇修竹绑在一起了,是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许青雪想的很开,她既然已经穿进了这具身子,势必要和他过一辈子。不管是为了完成任务也好,还是为了自己也罢,她都要好好经营这段婚姻。而且崇修竹此人有责任有担当,算的上是个不错的男人,她和他在一起不吃亏。

      “我要用白酒给你清洗一下,可能会有点疼。”许青雪道。

      崇修竹一脸复杂的看着她:“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

      “听到了。”许青雪看他一眼,手上的动作不停。

      “那你为何?”崇修竹不解。

      “解释的话我今晚已经说了无数次了,都说腻了。既然你不信,那我也懒得说了,时间自会论证我的话,你等着看吧。”许青雪说着,打开白酒塞子,往崇修竹的手上倒去,顿时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酒香味。

      白酒淋下,伤口火辣辣的疼,崇修竹全程一声没吭。

      清洗完伤口,许青雪用白布把崇修竹的伤口包扎起来,遂系了个蝴蝶结:“好了。”

      崇修竹看着两只手上的白色蝴蝶绳结,眼眸复杂:“多谢。”

      “夫妻之间,不必说谢。”许青雪上辈子是个小说作者,脑洞很大,接受能力很强,她已经在试着适应和崇修竹之间的关系。

      在许青雪看来,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上辈子许青雪刚开始写小说,成绩一般,但她不死心,不停看大神写的作品充实自己,每天疯狂万更,皇天不负有心人,数据慢慢上去,她死的时候,已经小有名气。

      事业可以通过努力得到回报,她相信婚姻感情亦是如此。只要她真诚以待,最终的结果一定不会差。

      崇修竹表情更复杂,‘夫妻之间’这几个字从她的口中说出来,不亚于晴天霹雳,新婚之夜就后悔要求分床睡的人,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若不是崇修竹狠狠拧了一下大腿,感觉到剧痛,他都要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你好端端的干嘛拧自己的腿?”许青雪不解的问。

      “没什么。”崇修竹故作平静。

      就在这时,崇寒舟一脸高兴的送老大夫出来:“今晚多谢崔老妙手回春,福财封十两纹银给崔老。”

      “是,二少爷。”福财应声。

      “多谢崇二少爷。”崔老道:“这段时日尊夫人切不可随意下床走动,需好生将养。”

      “好,我们会注意的。”

      “那老朽先回去了。”

      “崔老慢走。”

      *

      老大夫一走,崇寒舟把崇父崇母都叫到了外间。

      许青雪见人都到齐了,心里暗道,来了。

      崇寒舟恶狠狠的瞪了许青雪一眼,随即对崇修竹道:“大哥,虽然若雨今晚万幸保住了胎儿,但此事皆因这个女人而起,你得给我一个交代。”今晚的事情若雨知道后,便在他面前哭,尽管他已经小心安慰,但前三个月胎儿脆弱,没想到就哭了一会儿,就见红了,说到底都是许青雪造成的。

      “你想要什么交代?”崇修竹迎上他的视线。虽然崇修竹是坐着,崇寒舟是站着,但崇修竹表现出的气场,丝毫不比崇寒舟差。

      “这种恬不知耻,没有伦理纲常的女人,就应该一纸休书休回家。”崇寒舟对许青雪厌恶至极,成婚之前便纠缠于他,成婚之后还是半分没改,让他烦不胜烦,更甚让若雨差点滑胎,简直不可饶恕。

      “之前你大嫂已经说了,今晚她喝醉了,不是有心的。”崇修竹这话就等于直接否定了崇寒舟的话,不会休掉许青雪。

      许青雪这时感觉脑袋胀胀的,有些晕,不由的用手揉了揉脑袋。不知是刚穿越接收了大量信息缘故,还是原主今晚在花园表白时受了凉,她现在难受的很。

      许青雪今晚过来本想自己解决的这些事情的,可现在身子实在不舒服,只想好好休息。只是这个时候直接离开,肯定是不合适。今晚崇修竹一直帮她这边,许青雪索性站在一旁休息,任由崇修竹说,她到想看看这个现成老公能做到什么地步。

      崇寒舟听的气怒不已:“大哥,你是被猪油蒙了心吗?她说喝醉了就是喝醉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她踏进这个家门开始,这个家里就没安生过。这个女人从新婚之夜就不安分,她的恶名是日积月累下来的成果,哪里是一句道歉就能过去的!大哥,这样不安于室,丢人现眼的女人你有什么舍不得的?”

      崇修竹眉头紧紧皱起,沉声道:“我再说一次,你大嫂说是喝醉了,那就是喝醉了。”

      “大哥,我知道我说的那些话可能让你面子上过不去,但我说的是事实。她根本就没醉,你都不知道她当时有多无耻,她居然想勾引我与她....与她.....”崇寒舟羞愤难言,恶心不已:“居然想勾引我与她行鱼水之欢,更恬不知耻的告诉她还是处子之身,和你成亲这么久,你们从未同过房。”

      崇寒舟这话一出,犹如一根导火索,把屋子里的几人直接点燃。

      许青雪心道,完了。上辈子原主跑出去躲着,这事根本没被提起,而后崇寒舟也没说出来过,没想到这次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说出来。

      原主那个天杀的哦,可把她害惨了。

      对小叔子说这样的话,她刚才在崇修竹那里刷的好感度,怕是直接荡然无存,甚至现在都为负数了。

      崇父崇母脸色铁青,气的进气多出气少。崇父猛拍桌子,大怒道:“荒唐。”

      崇母直接对许青雪道:“还不跪下。”

      许青雪揉了揉脑袋,斟酌了一番,没有跪。
      她为什么要跪?
      原主这事儿虽然错了,但话又说回来了,造成今天的原因,错不是她一个人。
      她也不能否认自己没有说过这话,花园里当时只有他们,但谁知道有没有被人听到,若是她不承认,又刚好有小厮听见出来作证,届时她酒后胡言的那番话都要被推翻。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装醉赖掉。
      只要她咬定自己醉了,那些话便不能作数。

      许青雪直接道:“爹,娘,我不跪,这是酒后胡言,如何能当真?”
      多余的话,许青雪没有说。
      此时说什么也没用,没什么可辩驳的,也辩驳不了。
      若是别的事情,她还能说两句,可对小叔子说了那样的话,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都不对。
      哪怕是醉酒胡言也不行。

      许青雪偷偷瞄了瞄椅子上的崇修竹,只见他脸色也没好多少,双拳紧握,额间隐隐泛出青筋,想来也气的不轻。其实站在他的角度想,媳妇儿新婚之夜就和他分床睡,心里没自己不说,还多次勾引自己的弟弟,更过分的是还当着弟弟的面说自己是处子,简直让他颜面无存。

      若换做是她,她肯定也要气死。

      崇母看许青雪那样子,气怒不已:“许青雪,你好大胆的胆子,竟然敢公然忤逆婆母。”

      崇父看着许青雪那样子也气不打一处来,但碍着是一家之主,这种小事崇母已经说了,他懒得再开口。

      “娘,我不是忤逆,我就是酒后胡言。”说罢,身子歪歪往桌子一靠。
      崇母见她那站没站相的样子,气的不行。
      许青雪淡淡解释:“娘,我身子不舒服,头晕。”许青雪不怕崇母找她麻烦,虽然原主和许家断绝关系了,但她身上依旧流着许家的血,他们就必须有顾忌。

      崇母看了一眼许青雪,没见她哪里不舒服,脸色也是好的:“胡说八道,谎话连篇。”

      许青雪没有理会,依旧靠着桌子,原主本身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她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而且她是真难受,刚刚说了会子话,更不舒服了。

      崇寒舟本来没想说这话的,但大哥也不知道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偏帮着那个贱女人,他也是气急了才脱口而出的。

      “大哥,我.....我刚才.....”崇寒舟看大哥那脸色,心里有些后悔了。

      “我说过了,你大嫂是喝醉了,她的话都不是出自真心。”崇修竹这话几近咬牙说出来的。

      许青雪诧异,没想到这种时候崇修竹还会帮着她。
      崇父崇母及崇寒舟更没想到崇修竹会这样说。

      “大哥。”崇寒舟声音猛然拔高了八个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崇父怒骂:“你是疯了不成,这种时候你还要帮着那不知廉耻的女人。”

      “儿啊,你猪油蒙心了啊。”

      崇修竹任由他们说,没有做声,视线落在许青雪身上:“你去坐下。”这女人平常不是抱病喊痛的人,八成是真难受。

      许青雪傻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崇修竹重复道:“去坐下。”

      “啊?”许青雪一脸懵,搞不清楚状况。

      崇母道:“儿啊,你疯了不成,这贱人这般待你,你还护着她?”

      崇寒舟也道:“大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她给你戴绿帽子,你还让她去坐着?”

      崇父气的直接把桌上的茶杯重重摔在地上,只听见‘砰’的一声,雪白的瓷杯应声而碎,碎片四散开来,散落一地。

      许青雪看着瓷白的碎片差点扎到自己,浑身不由抖了抖,拍了拍心口,万幸只差一点点。

      “去坐下。”崇修竹没理会他们,再次让许青雪起来。

      许青雪看了看崇修竹,又看了看崇父崇母,哎,原主犯的错太大了,原谅她有点怂。
      就算不怂,现在也要装怂啊。靠着还好,去坐下就有些...

      崇修竹见许青雪迟迟不动,没再说话,而是直接伸手把许青雪拉到一旁的凳子上。

      崇修竹的轿子就在许青雪跟前,故而一伸手就能拉到她。

      许青雪原本还想靠着桌子歇会儿的,可看到崇修竹使劲拉她,他手上还有伤,许青雪怕加重他的伤,这才顺从的坐了过去。

      崇修竹道:“如果实在不舒服,你先回去。”

      “啊?”许青雪傻眼,就算知道崇修竹会维护她,但也没想到他会维护到这种地步,毕竟原主干的那些事儿,真不是人干的。

      “你先回去。”崇修竹直接道。

      “大哥,你.....”崇寒舟气疯了,刚开口说话,直接被崇修竹打断了:“你闭嘴。”

      崇父怒道:“崇修竹,许氏给你丢脸暂且不提,就论她害得寒舟媳妇见红一事,你以为能轻易揭过?”他虽然不喜二房媳妇,但事关大孙子,这事儿不能就这么轻易过去。

      “那爹想怎么做?”崇修竹道。

      “家法处置。”崇父道。他们因为亏欠许青雪,已经明里暗里忍了很多次了,但这次她做的实在太过分,他忍不了了,也不想忍,若是再纵容下去,不知道以后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话一出,崇修竹脸色骤变。

      崇母赞同点头。

      崇寒舟脸上闪过一抹快意。

      “不可。”崇修竹直接拒绝。

      “她犯了大错,只是家法处置,没有休她回家,已经是给她留足情面了。”

      许青雪虽然不知家法是什么,但从崇修竹的表情也能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崇修竹冷冷看着在场几人:“今天发生这种事情,难道就只是她的问题?寒舟没有问题?爹娘没有问题?”

      “大胆。你这逆子,有你这样顶撞爹娘的?”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若不是寒舟变心悔婚,若不是爹娘一意孤行让我娶许青雪进门,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吗?你们当初在做这些事情之前,难道就没想过后果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不知名不知姓宝贝营养液包养+1
    爱你 ,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