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

      楚留香只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而李鱼则对着他点了点头,十分肯定地道:“我有法子,不过,我要你替我去办件事。”

      楚留香立刻道:“何事?”

      李鱼一笑,道:“我听说盗帅楚留香轻功天下无双,所以便希望你替我去附近的城镇里买些东西,也好为那些村民治病。”

      这倒是小事情,楚留香一口应承下来,而后道:“好说,要买什么?”

      李鱼道:“成衣一千件,食盐和冰糖越多越好,棉纱布五十匹。还有烈酒……烈酒当然也是越多越好。”

      楚留香:“…………”

      这是那他当骡子使么?

      ……就算是骡子也驼不了这么多东西呀!

      楚留香面色一囧,复而又看公主,只见她粉面含笑,倒是透露出几分促狭的愉悦来。

      楚留香失笑,摇着头叹道:“我就算变头驼东西的驴子,也怕是拉不回来这许多东西。”

      李鱼笑而不语。

      楚留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道:“公主先去吧,我随后带着东西就到。”

      说着,撩开帷幔,凌空一跃,在这黑夜里就瞧不见了。他身姿如松,动起来的时候却灵活飘逸,脚尖在地上那么一点,就能掠起几丈高来,这轻功,真不愧是天下第一。

      李鱼不由的有点心动了。

      若是能把楚留香忽悠的留下来,为她办事,那可真是……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

      侍卫们很快就把营地收拾好了,众人举起火把,照亮去路之后,就继续上路了,村落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这村庄倚水而建,河流在月光之下,银光粼粼,分外美丽,而村庄也是这样的安静和祥和,任谁也想不到,这村庄之中,已发生了可怕的疫病。

      李鱼当即分出五十人来,将这村庄围住,这村子不大、也不算小,几十户人家加起来,也有两三百号人,五十个侍卫看起来不多,实则是身披轻甲、手握长刀的,一般人根本没胆子与他们对抗。

      剩下的一百五十人,李鱼就令他们脱掉轻甲,只着衣裳的进村庄去,把每一家每一户都摸排一遍,将患病之人与未患病之人隔离开来——现在这样混着住,那就等着大家一起感染一起死光光吧。

      当然,李鱼是不可能叫他们什么防护也没有就去的。

      众人脱甲之时,李鱼便一点不藏私地道:“此处乃凶险之地,进去一趟,身上就会沾染病气,衣服自然要脱了烧掉,但是甲胄不能烧,擦洗起来又太麻烦,所以请大家在此卸甲。”

      这次挑选出给李鱼当侍卫的人,个个都是皇家侍卫侍卫出身,对皇家忠贞不二,公主说啥他们做啥,此刻要他们进瘟疫蔓延的村庄里头去,也无人退缩,即使心里有些忐忑,面上也是绝不显露的。

      除了卸甲,当然还有其他的防护。

      箱子里的棉纱布,李鱼已经令银杏和紫杉全部剪成一块一块的面巾,又一层一层的叠起来,足足叠了有十几层,做成了给护卫们用的简易口罩。

      这其实就是现代也会用的棉纱布口罩了,在没有足够的无纺布口罩时,棉纱布口罩就是代替品,棉纱布口罩有十几层的,也有二十几层的。要李鱼来说,当然是层数越多越好,只可惜棉纱布的数量有限,不能实现。

      满打满算,此刻也只能做出近百人的面巾——这已很不容易了,因为棉纱布虽然是一种很易得的布料,但是却并不名贵,故而李鱼的财产中也不会有很多。

      这百人脱了轻甲,又扎上面巾,听李鱼站在车上叨叨叨地嘱咐。

      李鱼道:“进去之后,先将患病之人集中隔离,再把全村所有的水桶、木盆等都收集起来,霍乱会令人上吐下泻,体内的污秽之物中,存在大量的霍乱弧……病气,故而不能任那些污物横流,而是要以盆、桶收集起来,集中掩埋。另外,寻村中木匠,令木匠制作木床,木床在人下|身的位置开洞,如此方能使病人腹泻之时不污染身边之物,也方便收集污物。”

      这些都是近现代人们抗击霍乱时积攒的宝贵经验,李鱼从小就喜欢看杂七杂八的课外书,也托了这个的福,她才能记得在霍乱来临时,应当如何行事。

      底下听着的人呢,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不相信李鱼真的有治好霍乱的方法,所以觉得他们进去也是白白浪费功夫,还有染上疫病的风险,所以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些悲壮。可是如今一听,公主安排的井井有条,说的还都很是有道理,令他们心中的不安也慢慢的消散了去。

      不过,这只是隔离之法,那治病之法呢?

      有人壮着胆子喊道:“殿下!不知这霍乱到底应当如何去治?灵丹妙药到底是什么?”

      他们通过这几日的相处,也发现了李鱼是一个没有太多威严和架子的公主,像这样未经允许直接开口去喊,或许在别的皇亲贵胄那里都能直接被拖出去砍了,在安乐公主这里却完全不是个事情。

      果然,只听公主面色如常的点了一下头,道:“我正要交代此事,进去摸排情况时,将家家户户的盐和糖全收缴了来,以水煮之,令那些患者服下,只要呕吐不停,就一直不停的喝这些盐糖水。”

      至于比例,李鱼也细细说了。只是她很快就发现,底下的人竟都是一脸不相信的神色,霍乱如此可怕,竟然能是仅凭煮了盐和糖的水能治好的么?

      但无人敢问,因为这问题一问出来,就真的是有不敬之心的。

      众人面面相觑,却也无人出声。

      李鱼见众人皆是不太相信,就继续解释道:“霍乱患者死前,眼窝深陷、皮肤发黑、四肢痉挛,此乃脱水之症①。与其说霍乱患者乃是死于霍乱……病气本身,不如说死于腹泻引发的脱水,既然如此,那便不停的给他们补充水分即可,只是这水分中也须得有营养,不能是白水,诸位明白了么?”

      补充盐糖水的理由其实是补充体内缺失的电解质,不过这个说了他们也不懂,那就简单粗暴的解释一下就得了。

      解释过后,众人还是有些似懂非懂的,但是只要听见公主叽里咕噜滔滔不绝的说着,就觉得……啊,公主好像真的有办法!她的办法还很有道理呢!

      众人便都齐声应了一声“属下明白”,然后就进村去了。

      至于剩下还留守在此处的护卫,李鱼令他们找一处平坦地挖坑,用来掩埋那些患者吐泻出的污秽之物,这样方可避免传染。

      村庄里本来只有零零星星的哭声,百余名举着火把的男人腰上挂着长刀的鱼贯而入,顿时把这村子惊醒了。这群护卫对着公主恭敬不已,可是对着村民却没有什么要温柔行事的心思,一个个踹开大门进来就干活,生病卧床的人被拉走,厨房里的盐和糖也被搜刮了去。

      这土匪一般的做派,顿时吓到了许多的人,整个村子里充满了尖叫和哀嚎,不断有人惊恐的喊道:“你们是谁!要带我去哪里!”然后被关进了一处大的院落里。

      这院落是村中大户的院落,那大户自从疫病发生之后就紧闭大门,谁知道忽然来了一伙扎着面巾的大汉,不分青红皂白的踹开了他家的门,将家中大大小小的人都拉起来赶到一个小院里,剩下的地方……他们就征用了!

      大户自出生以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那些刀枪的人,顿时吓的是两股战战,嘴中不住的喊着“英雄、英雄,饶命啊!饶命啊!”

      ——他大概以为这些人是上门打劫的土匪。

      他本已经做好了会被劫财的打算,谁知,过了好一会儿,这些人居然抬着一个个担架,把得了霍乱的病人们全都给抬进来了。那大户顿时魂飞魄散,拼命后退,就怕自己也患上了病。

      魂飞魄散之际,脑子里又觉得疑惑非常——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呢?难道是朝廷来救疫的么……?可是他活了七八十岁,年少时游历,也见过好几场瘟疫,从没听说朝廷会这样抗疫啊?

      朝廷只会把得了瘟疫的城围起来,不叫人出去也不派人进来,然后就这么困死那些患了病的人,等到了冬天,人死的差不多了,再一把火烧了尸体,这事就算了结了。

      他害怕间,又多了几分好奇,见这些人行动有序,不一会儿就带来了许多患者,又搬来了许多开了一个洞的木床,把患者放在那木床之上,又有人带着许多盐罐子过来了,问清了厨房所在之地,就过去烧柴开火了。

      大户忍不住问道:“各位英雄,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个被他揪住的护卫便笑了一声,而后道:“吾等乃安乐公主之卫,此次奉公主之命,前来救疫!”

  • 作者有话要说:  ①: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病玫瑰》那本书,那本书封面的那副画就是一个女子在发病一小时后的样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