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去他妈的意义 ...

  •   
      宿白微把自己关在浴室里,洗漱换衣服都只是其次,他收拾完之后就找到隔音较好的地方,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
      
      一接通,他还没说话,对面先惊促地叫了一声:
      
      “宿总!总算联系上您了,您还好吗?您没事吧?!宿烽那混账东西,等他倒台那天,我非得把他脑袋打爆——您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接您!”
      
      “我在……等等,”宿白微察觉出一些古怪,“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不是会议上,出了什么事?”
      
      “您还管会议啊!今早有个匿名人士往董事会所有人邮箱里发了一段电话录音——现在宿烽找人陷害您的事儿暴露了,已经惊动了住宅那位。董事会议不得不提前中断,宿烽也被带回了住宅。您放心,我看董事会的意思,这次的事儿绝不会轻饶了大少。”
      
      助理惊魂未定地喘着气,说,
      
      “就是,就是委屈您了。您跟我说实话,没有出事儿吧?反正现在录音在我们手里,有的是证据,如果那个家伙真的对您……”
      
      “停。”宿白微打断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没个头绪,只说,“你把电话录音发一份给我。还有,我现在在蔚蓝国际,你带身衣服过来接我。”
      
      “好的好的!我……”助理怔住,“带身衣服?!宿总,您、您不会真的!”
      
      “别瞎想。”宿白微的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厉衡的脸,“我没事,衣服脏了而已。”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您等着,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没多久,助理陈昭就把录音备份发了过来。
      
      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宿白微听到电话录音的时候,还是不免被震惊——如果刚才还只是推断,那听完以后,宿白微几乎可以肯定,厉衡这通电话完全就是在故意套宿烽的话,保留证据。
      
      他故意叫出了宿烽的名字,故意说出了宿烽的行为和目的,要的就是录音爆出后,宿烽无法狡辩。
      
      可是……宿白微忍不住想:
      那个总是曲意逢迎油腔滑调,不停地想从他这里得到钱和资源的小明星,为什么肯冒着被宿烽记恨报复的风险,来帮自己?
      
      宿白微蹙着眉,越想越觉得困惑。
      
      -
      
      厉衡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终于看到浴室门打开。
      
      火星正烧到一半,他从烟雾中看到宿白微走了出来,他上衣穿的是原主那件花里胡哨的设计款连帽衫,两肩还漏两个不伦不类的大洞,下面穿着酒店提供的一条丝绸质地的睡裤,明明是一身乱七八糟的穿着,却让宿白微的狼狈中透出点可爱。
      
      这位驰骋商场的总裁,恐怕难得脱下他的西装革履,穿得这么接地气。
      
      厉衡无意识地挑了挑眉,打量了一番。
      
      系统提醒道:【新手任务的时限是24小时,请您务必加油。】
      
      听到它的话,厉衡收回了刚才有些游离的思绪,修长的手指衔着烟,脑子里开始打转。
      
      其实他和宿白微现在的关系很尴尬,虽然他帮了宿白微,但并不清楚宿白微会不会仍有疑虑。
      
      总不能直接摊开手说“给点钱用”,这种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儿,难住了厉衡。
      
      他走近宿白微的时候,仍然没有想出一个很好的开场白,所幸,宿白微先开了口。
      
      “录音是……”他说到一半,浓烈的烟草味扑鼻而来,宿白微抬手捂着嘴咳了两声,偏过头接着说,“咳咳……是、是你发的吗?”
      
      厉衡看了他一眼,突然抬脚走到床头柜前,把烟掐了扔烟灰缸里。
      
      他没再靠近宿白微,离着一段距离“嗯”了一声。
      
      看到厉衡的动作,宿白微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自然地说:“没关系,你想抽可以……”
      
      “不知道你闻不惯。”想到还得跟宿白微讨口软饭吃,厉衡自然要做让对方高兴的事,“下次我注意。”
      
      “……我,也还好。”
      
      宿白微说不清楚心里什么滋味,就像一只猫被顺毛撸了一下,心里有点痒痒的。
      
      虽然过去的厉衡也会努力做一些讨好他的事,但是每次都很浮夸且刻意,油嘴滑舌的时候尤其让人腻味。
      
      而这一刻的厉衡,看似好像也在顺从自己,但言谈举止间,利落而果断。
      
      宿白微竟然发现自己,有些受用。
      
      “录音是我发的。”厉衡主动开口,撩眼皮看他,“所以,有帮到你吗?”
      
      虽然已经有了答案,但听到厉衡亲口说出来的瞬间,宿白微还是感到心跳有一阵空拍。
      
      他张了张嘴,轻声说:“嗯,帮了我很大的忙。”
      
      他想,厉衡不仅没有被宿烽策反,还帮着他反将了对方一军,这个忙,帮得实在太大了。
      
      “谢谢你。”宿白微这三个字说的郑重其事。
      
      “不客气。”厉衡勾了勾嘴角。
      
      【讹他!】系统没忍住,又出声,【宿主先生,此时不讹,更待何时?】
      
      【闭嘴。】厉衡面不改色,只在脑子里应声。
      
      系统欲言又止,他实在担心作为新人的厉衡连第一个任务都完不成,那就玩完了。
      
      然而不待它担心多久,下一刻,就听见宿白微说:“宿烽答应给你什么,我可以尽量补偿。你想要什么?”
      
      系统:【……】很感动,很兴奋,但不敢说话。
      
      厉衡沉默了一会儿,宿白微抿了抿唇,等待着他狮子大开口。
      
      十秒,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
      
      厉衡一直没说话。
      
      【宿主先生,成功近在咫尺,您为什么不说话?!】系统急了。
      
      【说不出口。】厉衡有些无奈。
      
      他顶天立地了一辈子,如今却要对着别人要钱花,这都不是自尊心的问题,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就在宿白微以为他要酝酿出一个让人难以承受的惊天大诉求的时候,终于听见厉衡开了口。
      
      他颇为艰难苦涩地,用一种低沉而自我拧巴的声音说:
      
      “都成,看着给吧。”
      
      已经做好准备被讹一通的宿白微:“……”
      
      -
      
      【任务已完成,生命值+7。恭喜宿主正式踏入软饭男行列。下一阶段已开启,请等待明天早上8:00刷新进阶任务。】
      
      宿白微走了以后,厉衡在阳台重新点燃一支香烟。
      
      手机里有宿白微转账五十万的信息,他懒得打开看了。
      事实上宿白微还想给更多,但厉衡觉得,新人任务不值这么多钱,所以拒绝了。
      
      宿白微只当他一直推拒,不愿意主动提钱,是更想要资源而不是现金,所以还主动承诺他之后会帮他注意一些影视方面的合作。
      
      此时,高挂的烈日散发的灼热铺天盖地,让厉衡的每一寸皮肤都感觉到鲜活而滚烫。
      
      【宿主,您完成了任务,获得了新生,为什么仍然不开心。您在想什么?】
      
      厉衡深深吸了一口,再把过了肺的烟吐出来,尼古丁代替镇定剂,他的情绪平静得一如一潭死水。
      
      “活了三十二年,为了我保卫的人民,为了我手下千万名战士,我从来不辜负每一份希望和誓言,在宇宙里漂浮十年,我扛下了所有,没有家人,也没有爱人,最后尸骨无存,死得干干净净。”
      
      “一觉醒来,你告诉我,一切只是一本小说。”
      
      他说完,笑着摇了摇头,重新叼着烟,看着火星慢慢向上爬。
      
      系统沉默了片刻。
      
      它曾经遇到过说类似话的宿主——他们追求现实,执着于真与假,不肯接受现在的身份和生活。
      
      【每一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每一个传说也曾经是一场文明。并非只有所谓的现实才是真实存在的。能否创造价值只是一种选择,您会认为在这里,人生就没有意义了吗?】
      
      厉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只是笑了笑,开口时,低哑的嗓音好似卷着砂砾般粗粝而厚重,每一个字都带着沉重的叹息:
      
      “意义?去他妈的意义。”
      
      -
      
      厉衡离开酒店后,染回了黑发,顺便推了个寸头。
      
      如今他不是三十二岁的星际上将,他是年轻的小帅哥,虽然身材还得练练,但他才22岁,一切刚刚开始。
      
      他买了一套简单的衣服——耐脏的灰色T恤,耐脏的黑色大裤衩,然后穿着人字拖,烈日下嚼着一根冰棍,漫无目的又有些惬意地走着。
      
      “看,人生的意义。”
      
      他嚼烂一嘴的冰碴子,在等红绿灯的间隙说,
      
      “不用担心敌军偷袭,航舰爆炸,不为他人只为自己,想干嘛就干嘛,我活着,这他妈就是意义。”
      
      【高。】系统一听他愿意活着,自然就高兴,【您境界高。】
      
      一路上,厉衡这副不修边幅随性洒脱的模样,却引得许多小姑娘侧目,有几个胆子大的上前来要联系方式,被厉衡一句“我离了八次婚”给臊得脸红跑开。
      
      系统:【您可以直接说您是gay。】
      
      无CP了三十二年的厉衡以一种揶揄的口吻说:
      
      “过个嘴瘾。”
      
      风城的沿江公园环境十分清净,工作日的上午,人很少。
      
      他坐在石凳上,原本只是想吹吹风,发会儿呆,或者,想想之后的日子怎么继续。
      
      不远处的一阵哭声却引得他侧目。
      
      “世态炎凉,天道不公,人事无奈,我命该决!”
      
      一个醉汉抱着瓶大乌苏,盘腿坐在江边石滩上,在离厉衡五六米远的地方,哭得荡气回肠。
      
      原本这与厉衡无关,可这人或许真是喝多了,没多会儿就抱着酒站起来,往厉衡的方向走了过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厉衡旁边。
      
      “你知道吗,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比常人聪明。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又一个精妙绝伦奇幻精彩的故事。我以前写小说,一路拿奖。后来我不满足于文字所带来的留白,我想要更具象地勾勒出自己心中的故事,所以我去当了导演——”
      
      “我从小就知道我比别人聪明,比别人厉害,那些人挤破脑袋都进不去的学府,我轻而易举就拿到了入门券。我专业第一,我饱受赞誉。我的毕业电影被无数人奉为经典。”
      
      “但天才终归是要陨落的。”
      
      那人喝了一大口酒,吸了吸鼻涕,低骂道:“这该死的,千疮百孔的世界。它孕育出了那么多的恶,它给了无良商人好命,给了他们无限权力,那些王八蛋拿着我的心血冒名顶替,赚得盆满钵满。”
      
      “而我只是想要为自己的作品署名,就被那些手握权势的人封杀,他们不仅断我财路,断我生路,还断了我的创作生涯。我失去了一切,我将永无出头之日。”
      
      “这世界真他妈不公平,比电视剧还狗血,比恐怖故事还血腥!”
      
      他说着,往厉衡这儿靠近了一点,说:“兄弟,我要去寻死。”
      
      厉衡眼皮都没撩一下,“嗯”了一声。
      
      “……你不劝劝我?”
      
      “你的人生,”厉衡说,“我不方便指点。”
      
      “方便的,方便。这是我最绝望最黑暗的时刻,如果你能安慰安慰我,或许能解救一个正在毁灭的灵魂。”
      
      厉衡挑了挑眉:“你想要我解救你吗。”
      
      “不是我想不想,是看你能不能。”那人斩钉截铁说,
      
      “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天才,我写了个本子——你可能不懂,我简单说,就是一个剧本,可以拍成电影的那种。非常厉害,不是我自夸,真的很厉害。但是,我被行业封杀了,没有人愿意收我的作品,他们不敢,因为他们都欺软怕硬,都是一丘之貉。”
      
      “现在,我要去死,我把我的作品给你。至少,让你看看,我真的很厉害。哪怕我不在了,也有一个人记得我。成吗,你能记得我吗?”
      
      厉衡还算不扫兴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严季北。”他说,“我叫严季北。你记住我的名字。很多天才和艺术家都是离世以后流芳百世,或许以后我也可以。这就要看你了。看你能记住我多少年。”
      
      原本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酒疯子的厉衡,在他说出名字的那一瞬间怔住了。
      
      连系统也怔住:【他是……】
      
      厉衡接了话:【是的,那个十年后作品被翻拍出来震惊世界的家伙。】
      
      关于严季北这个人,在原文中只是一笔带过,然而他的作品在小说后半段大篇幅出现——因为买下他作品版权的人公正是后来从国外回来的宿白微。
      
      不仅如此,宿白微还靠着严季北的遗作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东山再起了。
      
      厉衡当时接收剧情的时候,只知道严季北作品出来的时候,他本人早就去世。
      
      却不知道,他竟然就是在今天,选择了死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