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易寒星当天给听故事的人读了曼君传里面这句话。

      阿姨大娘们围在一起,听到这句话还在笑女主:“到底是年轻,靠自己双手挣?我们谁不是靠自己双手挣钱,挣到几个钱了?”

      “总归还是小说,小说里面的主角,跟我们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了,之前你们巷子里那个妹仔,多好看啊!结果呢?还不是只能去舞厅陪人跳舞?她倒是不想去陪人跳舞,她爹的医药费她弟弟们的学费哪里来?”

      “说到那妹仔,她还真有点像曼君。”

      “人家可比曼君精明多了,钱都拿在自己手里,可不会惯出那种拿着姐姐跳舞的钱去充大款还看不起姐姐的弟弟来,他们全家可都是看她脸色过活呢。”

      一群人热热闹闹地讨论着,易寒星好几次读完一个场景都要被打断,等大家讨论尽兴了再继续读下去。

      一边读着报纸,易寒星一边在观察周围的人,除了记住了相关人员的特征之外,还注意到了几个可能有点特殊的人。

      夜间和于复说起任务和求学安排的时候,易寒星也提到了这一点。

      “我今天看到几个来您店里买东西的人,看着都挺像是我们情报员的。”易寒星说着:“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哦?”于复有点好奇:“你觉得哪几个像?”

      柱子也在边上默默地将目光投注在易寒星身上。

      “一个挎着篮子穿着蓝色上衣黑色裤子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性,一个带着眼镜穿着灰色长衫还拿着报纸的的中年男人,一个穿着学生装的二十左右的男学生,一个瘦长脸比较有肌肉的黄包车夫。”易寒星数着手指头说道。

      于复和柱子惊奇地对视一眼。

      看到两人的表情,易寒星心里有了数:“我至少猜对了两个?”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柱子奇道。

      相比于迫不及待想要问出来的柱子,于复更加沉得住气,还记得追问易寒星:“你确实猜对了两个,现在知道有两个人是,你能猜出来是哪两个吗?”

      听到于复的话,易寒星沉吟了一下,对比了四个人的疑点,回答道:“应该是中年妇女和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吧。”

      这下子,于复也忍不住挑眉了:“说说看你的分析?”

      易寒星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将自己的分析说出了口:“那位中年女性的衣服看起来还不错,而且她挎着的篮子里还装了一些菜,在我们读报纸的时候才买菜,多半也不是佣人,这种人应该是家庭条件过得去,但是又需要自己买菜,所以应该有一两处房产,或者家里有稳定中层收入的人家。”

      听着易寒星的分析,于复和柱子都点头认可。

      “她这种条件,应该和今天来店里的何姐菊花婶她们差不多,但是她并没有停下来听我读报纸的内容。”易寒星继续说。

      “也许是人家家里有事呢?比如要招待亲戚,所以急着回去。”于复提出疑问。

      “她买的是白菜、小葱和咸鱼,这不是这种条件的家庭招待客人应该买的东西。”易寒星解释了一下。

      因为上海靠海,所以咸鱼的价格是很低的,基本就是海洋捕捞起来之后直接晒干了卖,一般家里作为下饭的菜,招待客人至少要肉和鸡蛋的。

      “那也许只是她不喜欢听故事。”于复继续挑剔。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她不仅出店门的时候左右看了一下,而且买的白菜没有掐掉外面的老帮子,而且葱是一把的。”易寒星说着:“何姐她们买菜的时候,菜外面都不会有老帮子残留,是掐掉了才称重的,至于葱,这种让摊贩给自己送两三根就够用了,怎么会买一把?所以这个中年女人应该不是主妇,只是打扮成这样罢了。”

      于复没想到易寒星居然观察的这么细节,暗想下次要提醒一下了。

      看到没说话的两人,易寒星继续说:“才开春不久,虽然街面上青菜变多了,但是何姐她们这种要在家里洗洗刷刷的主妇,冬天生的冻疮都没有完全康复,手上多多少少有点痕迹,这个人的手却很干净,说明她平时不需要洗衣服抹布。”

      “当然,也可能是她家里平时是其他人在做这些活,只是今天其他人有事才让她临时顶上。”没等于复质疑,易寒星就自己说道:“但是仅凭这几个特点,我稍微怀疑下,也不需要太多证据。”

      于复颔首,柱子比了一下大拇指。

      “至于那个中年男人。”易寒星皱了皱眉头:“其实他没有什么破绽。”

      “那你是怎么怀疑上的?”柱子好奇问。

      “他的眼镜厚度不够。”易寒星说。

      “眼镜厚度?”于复和柱子都奇怪地问。

      “你们应该都知道,眼镜不管是近视的凹面镜还是远视的凸面镜,都是靠折射改变起到矫正视力的作用的,所以不同近视程度的人,戴的眼镜镜片厚度是不一样的,近视越深,厚度越厚。”易寒星想着,现在镜片又没有后世的高技术,不存在高度近视镜片却是薄薄一片的情况。

      “所以你是觉得他近视度数不深,不应该戴眼镜?”于复问道。

      “可是现在十里洋场都流行戴眼镜啊。”柱子插嘴说。

      “十里洋场流行戴眼镜,和他一个落魄文人有什么关系。”易寒星说着:“他的打扮就不对,以他的穿着和近视度数,根本就不会花冤枉钱去配眼镜。”

      于复想到自己同志们的伪装这么容易就被易寒星一个小女孩看出来了,不由额头渗出一点冷汗。

      “至于那个学生,如果不是我们的情报人员的话,应该是自己和同学组了什么爱国组织,而且这个爱国组织大概率不受南京政府欢迎。”

      “那个人力车夫,如果不是我们的人,应该是青帮或者南京方面的人,总之不像是普通的车夫。”易寒星紧跟着说了两句话。

      “能不能详细说说?”柱子现在是很佩服易寒星了,主动给易寒星倒了杯水,方便她解渴。

      易寒星不客气地一口干了茶杯里的温水,伸过去给拿着茶壶的柱子:“柱子哥再给我一杯水,谢谢。”说着给了个笑脸。

      柱子又给易寒星倒了满满一杯,丝毫没觉得自己被当做了倒茶小弟,倒完之后就用求知的眼神看着易寒星。

      易寒星没急着解释,反而是提问道:“你们还没说我猜的对不对呢!”

      “都是对的。”于复回答地很干脆:“我下次会提醒两位同志要做好伪装。”

      于复这么干脆,易寒星也不拖拉:“那个人力车夫,他像是生活的还不错的样子,不像平时常见的那些骨瘦如柴的车夫,如果他真的是车夫的话,应该是比较上层的车夫,很可能还被包车了。”

      易寒星说的这些都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于复和柱子也都想得到。

      “但是他的车比较脏,一般这种车夫应该只做有钱人的生意,是不会接衣着脏的客人弄脏自己的车的,只有车子够干净够新,他们才接的到有钱人,包车就更不用说了,不干净的话,没人愿意包车。”易寒星分析着:“他那身肌肉,应该打架挺厉害的。”

      后面的易寒星不用多说,于复和柱子也知道她为什么猜人家是青帮或者南京政府的人,这必然是定期锻炼才有相应的肌肉的,而需要定期锻炼的人,除了自己这边的,也就是青帮或者南京政府那边的了。

      “哦对了,其实也不能排除他是日本的情报人员。”易寒星突然想起来,于是提了一句:“只是我看他的脚,感觉应该不是。”

      “日本人经常穿木屐,脚部会有一些变形,还容易扁平足,但是这人足弓很明显,而且他小脚趾的指甲有两瓣。”易寒星解释了一下。

      “小脚趾指甲有两瓣有什么说法?”柱子不解地提问,于复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不是所有人小脚趾指甲都是两瓣的,这是一种有遗传性的外貌特征。”易寒星解释着小脚趾指甲这一后世很多人都知道的常识:“这种特征在汉族群体出现的概率比较高,少数民族和东亚的外国人比较少见。”

      于复和柱子都露出了一副竟然还有这种分辨方法的表情。

      易寒星生怕自己把两人带进沟里,连忙解释:“当然这只是说大概率不是,但是不能排除他是日本人的可能,如果他真的是日本人的话,看他说话行事,应该是被重点培养的中国通了。”

      “之前没听说过这种说法,说起来我还以为大家的小脚趾都是两瓣的,原来还有人不是?”

      “那您平时可以关注下街头那些力夫们的脚。”易寒星笑了下。

      “那那个男学生,你是觉得他哪里不对?”于复追问。

      因为他拿的小册子不对啊!易寒星心想,我能说这是我穿越前读的小说告诉我的吗?!那个男学生拿的小册子在民国文抄公小说里面有出境,就是一个非常向工农党靠拢的学生组织做的啊!

      然而易寒星只是看到了封皮的名字,这名字还特别正常,不能作为向于复和柱子解释的理由,于是易寒星开始苦思男学生的破绽:“这个嘛……”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上临时接到通知,明天7号要去当核酸检测的志愿者,因为不确定核酸要做到晚上几点,鉴于作者一直没有存稿裸奔……明晚的更新可能会晚~不过大家放心,作为绝对的日更选手,肯定会更新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