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吃瓜 ...

  •   父母给唐欢的名字取名为‘欢’,只希望唐欢一生欢喜,快乐无忧。
      然而唐欢小时候突发疾病,这些年来一直和疾病作斗争,纵然她努力配合着治疗,病情仍旧不断恶化。

      唐欢从护士那里得到了一本叫做《任天下》的小说。
      唐欢只看了《任天下》的上半册,讲的是一个叫做任景牧的少年一路成长,从仙门流入魔域,最终成为魔域之王的故事。

      书中任景牧脱离仙门的原因是他暗恋的白月光秦愫的死亡。

      任景牧怀疑是长老的养女唐欢害死了秦愫,然而仙门顾忌唐欢的养母并没有大张旗鼓调查,任景牧愤而脱离仙门堕入魔域,最后率领魔界众人攻破了仙门,找到了被仙门依照门规关押、已经疯癫的唐欢,将其抽筋扒皮,关入暗牢,百般折磨。

      当时看书的时候没什么感觉,此时想起书里任景牧那些层出不穷的刑罚手段,唐欢只觉后背发凉,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唐欢再晚来一会,原身就会跟原书描写的那样将秦愫打下悬崖,一切便会依照书中的轨迹发展——

      幸好,一切都还没发展到书中的那个地步,此时秦愫还好好活着,任景牧也没有堕入魔道……

      唐欢从伤感中走出,很快就重新打起精神来。

      不管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如今来到了这里,能够拥有健康的身体,唐欢都无比珍惜这一次重生的机会。

      唐欢自然不会因为任景牧再去针对秦愫。

      比起原身的情爱纠葛,唐欢更在意自身安危:魔族入侵之心不死,没有任景牧,说不定魔域还会有别的阴谋诡计对付仙门,这个世界并不安稳。

      如今剧情已经发生了改变,唐欢只想远离任景牧和秦愫,苟起来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不断增进自身修为,在未来可能到来的乱世之中努力自保。

      这般想着,唐欢收拾好心情,掏出纸笔,绞尽脑汁回顾着原书剧情,写下能记起的人物和剧情点,忙到了半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

      *

      “阿欢,你昨天是不是又熬夜修炼啦?怎么连早课都没去上……”

      第二天早上,唐欢是被一道女声唤醒的。

      眼前是一个脸颊莹润,看起来娇憨可人的小姑娘,小姑娘嘴边沾着糕点屑,低头看着唐欢,满脸担忧。

      看到唐欢睁开眼,小姑娘脸上便浮现了几分明显的愤愤:“你不知道,现在外面都传开了,说你意图杀害秦师姐未遂,心虚躲起来不敢见人……”

      “阿欢,”小姑娘瞥着唐欢的脸色,咬紧下唇小心翼翼继续开口:“我听人说是任景牧将这件事传出去的……”

      这小姑娘应该是原身极为信任的人,能够拥有原身洞府的通行权。
      唐欢眨了眨眼,看着小姑娘那张包子似的小脸,因为睡意而变得迟滞的脑袋艰难地运转,半晌后终于想起小姑娘的身份:原身的发小——王梦瑶。

      剧情里王梦瑶也是个只出现了几次名字的炮灰,但却是在原身疯癫被关押之后,唯一坚持探望原身,甚至在任景牧攻破仙门之后救助原身、试图将原身转移的人。

      想起剧情里后来王梦瑶因为原身被任景牧残忍杀害的结局,看着眼前眼神关切的小姑娘,唐欢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暖意。

      在唐欢继承的记忆里,原身嫌弃王梦瑶太笨,其实并不怎么喜欢搭理王梦瑶,只是碍于王梦瑶的父母勉强应付王梦瑶的热情。但在唐欢看来,因为幼时被原身帮了一个小忙,此后一直关心、惦记着原身的王梦瑶,比这修仙界其余所有人都要待原身好。

      原身真是太傻了!因为一个任景牧身败名裂,并且连累了这么好的朋友。

      “多谢你,梦瑶,”唐欢轻声开口,直起身拈掉王梦瑶唇边的糕点屑:“我往日做了很多错事,昨晚想了一宿,已经勘破心障。”
      “秦师姐那样仙子般的人物,我就算是再努力也不及她之万一。任师兄一心恋慕秦师姐,我也不想再去做那个恶人,如今我只想全心修行,早日进阶,别的事都已放下了……”

      王梦瑶瞪大了眼,显然没想到唐欢会这么开口,但随即她一双眼睛亮了起来,惊喜道:“阿欢,你终于想开了!那任景牧虽然生得俊俏,天赋也好,但、但……”
      王梦瑶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还是说出了心里话:“但他就是个祸害!好多师姐妹因为他说你坏话,你也因为他做了很多错事……”

      她说完之后便小心翼翼去观察唐欢的神态,然而不同于以往,这次唐欢听到她说任景牧的坏话,不仅没有帮任景牧分辩,反而附和着她的话笑出了声:“你说的很对,他可不就是个祸害嘛!我们日后都要离祸害远远的……”

      王梦瑶不断点头,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这才相信唐欢是真的放下了任景牧。

      王梦瑶是门内长老的女儿,长老生她的时候出了意外,导致王梦瑶的修行天赋并不算高,甚至时常还要丹药续命,她父母也纵着她,养出了她心无城府、坦率可爱的性子,唐欢和她相处了一会,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天真率直的小姑娘。

      唐欢初来这个世界,怕露出马脚,并不敢和其余人过多接触,便和王梦瑶说这几日还想要闭关修行,王梦瑶也没怀疑什么,觉得唐欢或许是被任景牧伤了心,体贴地帮去长老那里告了假,每日都提上一大堆食物和话本子来看望唐欢。

      原身时常耍性子闹别扭,王梦瑶去替唐欢请假的时候,长老们也没有怀疑,只是据王梦瑶所说,如今弟子间的谣言越传越广,大部分弟子都知道了唐欢意图杀害秦臻不成,羞而闭门不出的消息。

      唐欢并不在乎外界的传言,她请到假之后便闭门蜗居在原身的洞府里,努力熟悉着这个世界。

      原身喜爱奢华,洞府极为宽敞,各类法器一应俱全,洞府后方更是开了个小院子,不仅种了各色花草,里头甚至还有两个含疗愈功能的温泉池子。

      唐欢心中有紧迫感,知道修仙界时局不稳,无比想要提升自保能力,这些天一直努力熟悉这具身体,很快便回忆起了原身记忆里的那些功法法宝。

      她尝试着按照原身的修炼方法修炼,累了就进温泉池子泡着,还有王梦瑶时不时带来各色糕点和话本,日子不仅不难熬,甚至还有些惬意。

      原身天赋出众,小小年纪已经筑基,按照修真界的规矩,一般这样的身体是很难被外来者迅速掌控的,唐欢刚开始适应这具身体的时候有些滞涩,她也做好了长期磨合的准备,然而出乎她意料,她没几天便完好地契合好了这具身体。

      更让唐欢觉得无比奇怪的是,在她感觉到灵力融入了灵魂,彻底磨合好这具身体的那一刹,她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细微交谈声……

      “这次唐欢没有发脾气摔东西了呐!”
      “她不发火的时候其实长得挺好看的。”
      “谢天谢地,上次她被任景牧拒绝的时候下手好狠,差点把我的毛薅秃……”
      ……

      唐欢心中惊讶,梳理好体内的灵气,睁开眼到处寻找,最终将视线落到了洞府角落里的一窝小鼠身上。

      修真界万物有灵,这一窝小鼠并不是普通的小鼠,名唤灌鼠,算是一种低端灵物,灌鼠喝水就能养活,不仅外表可爱,而且天性喜洁,会帮着主人们清理洞府。

      唐欢对上其中一只灌鼠黑漆漆的眼珠,脑海里几乎立即响起一道紧张到几乎破音的声线:“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唐欢看我了!她不会想要薅我的毛吧……”

      唐欢被这声音刺激得脑仁疼,抚了抚额角,抿唇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闭眼装作打坐的模样,脑海里一时间也极为混乱——

      原身并没有什么和动物沟通的能力,唐欢也不清楚她为什么突然能听清灌鼠的心声,唐欢甚至觉得这些听到的声音都是她的错觉。

      但唐欢之后发现她不仅能听到灌鼠的心声,甚至院子里的传粉蝶、低阶灵蛇的心声她都能听到。

      唐欢最后总结出了规律:她能听到一些灵力低微的低阶灵兽的心声。

      唐欢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间就有了这项本领,毕竟原身并没有这样的技能。

      但这却是一项有用的本领。

      这些低阶小动物们无处不在,又不被人注意,唐欢可以从小动物的心声里了解很多修仙界的讯息,尤其是唐欢洞府里的那七只灌鼠,看起来粉嫩嫩的软萌可爱,私下里却是天玄门的八卦中心,整天唠嗑着天玄门的八卦。

      唐欢每日窝在洞府里,一边修炼,一边跟着它们一起吃瓜,知道了很多小道消息——

      比如原身闭关的养母唐长老修为遇到了阻滞,估计要三五年后才能出关;墨羽堂最杰出的弟子石莹莹因为丢失了父母遗物有了心魔;掌门这些年来似乎一直在弟子中寻找什么人;这些天累计又有四十多位弟子给秦愫写了情诗,任景牧有了危机感,整天想方设法想讨秦愫欢心……

      唐欢吃到的最大的瓜是关于天玄门创始人璇灵老祖的。
      传闻中这位老祖早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飞升,但在唐欢吃到的瓜里,这位老祖仍然生存于世,并且休眠在洞府之中。

      这个消息十分劲爆,传出去估计整个修真界都会抖上一抖,但唐欢听完就将这消息抛到了脑后,毕竟原著剧情里这位老祖从来没出现过,想来也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

      日子就这样一日日流逝。
      长老问了唐欢好几次,王梦瑶开始催着唐欢出洞府,但这样苟起来的日子实在是太惬意了,唐欢也不想掺和修仙界的纷争,只想咸鱼地缩在洞府里,找借口一日日拖延着出洞府的日程,直到这一日,唐欢突然吃到了自己的瓜。

      这天唐欢刚从打坐中清醒过来,一醒来就听到了某只灌鼠的尖叫声,灌鼠们正和某群蛾子交流着最新八卦——

      “秦愫喝药的时候差点呛死了,幸好长老们来得及时!”
      “她喝药用的是唐欢在她生辰那日送的杯子!”
      “这次真不是唐欢下的手!唐欢这段时间洗心革面,呆在洞府里根本没出去过。虽说唐欢当时送杯子时确实是刻意挑了个有豁口的,也暗地里诅咒过秦愫‘呛死你个病秧子’,但唐欢虽然恶毒,却不是个傻子,没指望秦愫会真的呛到……”
      “任景牧发现了杯子里的豁口,快要气死了……”

      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唐欢瞪大了眼,脑子里乱糟糟的,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件事,洞府外就传来了任景牧愤怒的吼声——

      “唐欢,你给我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9-13 20:38:30~2022-09-14 14:01: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75 30瓶;守望之初 8瓶;阮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