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一章
      
      七月的日头极盛。
      Z市沿海绿化带的香樟树上,蝉噪一声大过一声。
      
      滨海路尽头的海堤上,有零星几对穿着婚纱与西服的新人正在拍婚纱照。
      
      海风将摄影师的声音吹得破碎,他正欲扬声提醒,余光瞥见一抹嫩黄,转头看去,下意识的收敛了声音。
      
      路旁树荫下的休息椅上,坐着一道身着浅黄色长裙的身影。
      她微侧着头打着瞌睡,精致漂亮的脸上化着温柔的淡妆。
      
      一头长而直的黑发柔顺的垂散在肩头与柔嫩白皙的光裸手臂上;轻阖着的双眼睫毛浓密纤长,眼下甚至被映出了一面小小的扇形影子。
      
      有风卷裹着海的湿润吹来,撩起她身上浅黄色的裙摆,露出如玉润的脚踝。
      
      她在阳光下安然的小憩,连随风作响的香樟树也不忍打扰,放轻了动静。
      
      不甘寂寞的风轻轻挑起她脖颈上系着的同色蕾丝颈饰,结扣的绳线擦过漂亮的锁骨,打扰了美人的浅眠。
      
      美人羽睫轻颤,悠悠转醒。
      
      ……
      
      牧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瞬间就被正午的太阳刺得重新闭上了,他抬起手,试图挡住一些光。
      
      这一抬手,牧沐才在迷蒙间注意到他的手里还拿着东西。
      
      牧沐:“?”
      我昨晚又拿着手机睡着了?
      牧沐迷迷瞪瞪的回忆了一下。
      
      哦。
      昨晚上他确实是拿着手机在跟人对线。
      
      因为一本小说。
      
      说起这本小说牧沐就来气。
      
      他追《和黑寡妇结婚之后我重生了》这本书大半年了。
      
      这是一本标准的男频都市重生爽文。
      
      这文一开头,男主就将上一世暗害他的女人打入冷宫,让她日日胆战心惊,却又不得不屈从于日渐强大的丈夫。
      
      之后,男主大杀四方,把以前欺负过他的人都踩在了脚下,接着平步青云一路高升。
      
      文一直到这里,都算是一本纯爽文。
      
      直到主角走上人生巅峰,爽无可爽的时候,作者才突然发现他的主角竟然一个妹子都没推,还一直都是个已婚男。
      
      那一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文名不是《重生之平步青云》,而是《和黑寡妇结婚之后我重生了》。
      
      于是,就在读者嗷嗷喊着推了妹子完美收官的时候,作者往自己的脑子里灌了点硫酸。
      他笔锋一转,把那个逐渐被男主驯服的妹子写成了个女装大佬。
      
      这还不算完,作者还写了:这人其实占据了男主本该拥有的高贵出身。
      上一世,这人为了自身的荣华富贵,先下手为强,扮演妹子勾引男主,背地里利用男主对他的信任,把男主给玩死了。
      
      啊???
      
      牧沐当时整个人都裂开来,感觉自己的脑子被作者摁在地上疯狂摩擦。
      
      深感智商被侮辱的牧沐出离愤怒,在书评区里24小时高强度对起了线。
      
      结果他的高强度冲浪没能换来作者的回应,也再没等到下一章的更新。
      
      作者发了条动态说数据稀烂还要挨骂,爷不伺候了,拜拜了您呐。
      然后键盘一扔,太监了。
      
      留下牧沐无能狂怒!
      
      这篇文数据确实不算太好,之所以吸引牧沐,其实是因为那个“黑寡妇”的名字跟他一样。
      
      网文嘛,能打发时间就行,牧沐当时看到这一本书里有角色跟他名字一样,还感觉挺刺激,凑活凑活也能看。
      
      但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牧沐想到这里,顿时就气得不想再睡了。
      
      他睁开一只眼,手指下意识摸向手机的侧键。可侧键没摸到,睁开眼看到的也不是他的手机。
      
      牧沐呆怔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不是手机。
      是红的。
      方方正正的。
      上边最大的三个字,以他三百度的近视眼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结婚证。
      
      牧沐:???
      什么玩意儿?!
      
      牧沐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入目的场景不是他贴满了电竞海报的宿舍墙面,而是与他一路之隔的海洋。
      
      海浪“刷啦啦”的拍打在防浪上,潮汐的声音与鼻尖嗅到的海腥气显得无比真实。
      
      牧沐两眼瞪得溜圆。
      
      他是怎么一觉从内陆山城的床上,睡到沿海路边的休息椅上的?
      
      牧沐转头四顾,一偏头就看到了“Z市金吴区民政局”的烫金招牌。
      
      在做梦?
      牧沐收回视线,看向手里的结婚证。
      难不成是他想要女朋友了,于是他的脑子一步到位,跳过流程直接给他整了个老婆?
      
      嚯!
      有道理!
      牧沐顿时精神抖擞。
      
      一阵海风随着潮汐而来,将牧沐身上的浅黄色连衣裙吹得微微膨起。
      
      正欲打开结婚证看老婆的牧沐胡乱扒拉了一下被吹到脸上来的发丝。
      
      “?”牧沐顿住,“嗯?”
      
      牧沐看了看自己刚刚扒拉的头发,反手抓了一把。
      长、软,触感简直像绸缎一样丝滑。
      再扯一扯,头皮还会痛。
      
      牧沐心里咯噔一下。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他紧紧捏着手里的结婚证,猛地低头看了一眼。
      
      是裙子。
      是长裙子。
      是蕾丝长裙子。
      ……
      
      ????
      牧沐倒吸一口凉气。
      
      他惊恐的夹了夹腿,感受了一下,然后大大地松了口气。
      好兄弟还在!
      
      可这裙子是怎么回事!?
      牧沐“噌”地站起身,又因为重心不稳一屁股坐了回去,手里的结婚证掉到了地上。
      
      牧沐茫然地一抻脚,看到了脚上穿着的坡跟凉鞋。
      
      好家伙,这算什么?
      每一个纯爷们心里都有一个女装梦?
      
      牧沐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心里犯着嘀咕,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结婚证,打开。
      
      照片上的男女贴得很近,神情间透着亲昵。
      
      男方长得周正又上镜,一对桃花眼满含情意,薄唇微抿,努力的想要压制笑意,却怎么都挡不住满溢而出的幸福。
      
      女方面容姣好,形似猫眼的眼角微微下垂,笑容甜蜜,带着些微的腼腆,显得乖巧又温柔。
      
      牧沐表情逐渐地铁老人化。
      
      啊这。
      怎么回事啊?
      这男的看起来不像是他啊?
      
      牧沐皱着一张脸,目光转向照片下的人名。
      
      姓名:秦煜城
      性别:男
      
      姓名:牧沐
      性别:女
      
      “……?”
      Σ?!
      牧沐“啪”地合上了结婚证。
      重新打开。
      
      姓名:秦煜城
      性别:男
      
      姓名:牧沐
      ……
      
      牧沐再一次合上了结婚证。
      又打开。
      
      姓名:秦煜城
      性别:男
      ……
      
      牧沐脸上表情逐渐空白。
      
      秦煜城。
      这名字他熟啊!
      这不就是他昨晚还在激情辱骂的作者那文里那男主的名字吗!
      
      牧沐。
      这名字他更熟啊!
      
      牧沐捏着结婚证,盯着女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啪”地合上。
      
      完了。
      定睛一看,这位美女跟他长得似乎确实是有那么七八.九十分像。
      
      牧沐忍不住又夹了夹腿。
      好兄弟确确实实还安稳的躺在那儿。
      
      好家伙。
      牧沐想到结婚证上的男方,头皮发麻。
      
      目前已知:
      秦煜城与牧沐结婚了。
      秦煜城是《和黑寡妇结婚之后我重生了》的男主。
      牧沐是《和黑寡妇结婚之后我重生了》的女装骗婚人渣。
      
      又知:
      他叫牧沐,女装骗婚人渣也叫牧沐。
      他现在留着长头发,穿着裙子,手里拿着牧沐跟秦煜城的结婚证。
      结婚证上的女方照片跟他有那么七八.九十分像。
      
      由此可证:
      牧沐=女装大佬
      他=女装大佬
      
      可得:
      他=牧沐=女装骗婚人渣=秦煜城合法老婆
      
      “?!”
      这谁他妈想得到,老婆竟是我自己!
      
      牛呀,牧沐。
      做个梦都是自己女装骗婚的梦。
      牧沐禁不住反思了一下,觉得这八成是他昨晚睡前还在跟书评区的人对线的缘故。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很合理。
      
      牧沐心想这梦可真够扯淡的,爷不想做了。
      
      牧沐干脆伸出右手,使劲儿掐了自己的左手臂一把,痛得一个哆嗦,好险没叫出来。
      
      可他不仅没醒,这痛感还结结实实的,半点削减都没有。
      
      “……?”
      
      牧沐又掐了自己一把。
      
      眼前的一切仍旧没有改变。
      
      潮汐慢悠悠的拍打着防浪堤,发出“哗啦啦”的嘲笑声。
      
      牧沐安静等待。
      牧沐额头被晒出了汗珠。
      牧沐表情逐渐僵硬。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穿书这么时髦的事情不会就这么落到我头上吧?
      不就是冲了几把作者,不至于这么害我吧??
      
      牧沐揉着被自己掐得迅速泛红发青的左臂,有点惊慌。
      
      他想起文里跟主角作对的那些配角和炮灰,被踩得最轻的都是破产,剩余大多都声名狼藉众叛亲离,甚至家破人亡。
      
      ……草!
      
      牧沐的表情扭曲成了痛苦面具的形状。
      
      早知如此就不应该急着冲作者,哄着他把后续写完再冲也来得及啊!
      
      牧沐抱头。
      
      现在怎么办?!
      牧沐死死捏着结婚证,焦急抠手。
      
      他现在所在的时间应该是男主刚和骗婚的这位领证的时候。
      
      那么最关键的问题就是——
      那个男主,是不是重生回来的那一个。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直接离婚。
      如果是的话……
      
      牧沐苦思冥想,最后两眼一闭。
      
      如果是重生回来的,也、也是要离婚的!
      
      牧沐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难道他一个手无寸铁的宅男,还能跟天天跑健身房撸铁的秦煜城掰头不成?
      
      牧沐愁眉苦脸。
      他伸手扶上休息椅的扶手,踩着坡跟鞋站起身,试探着走了几步,松了口气。
      
      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这鞋还挺舒服。
      感谢这位姐、不,这位好哥哥没穿细高跟,不然他恐怕要给无辜路人表演连环劈叉了。
      
      ……
      
      秦煜城站在滨海公园的树后,手里拎着一袋子莲雾,远远地看着那道万分熟悉的身影正绕着休息椅跑跑跳跳。
      
      她、不……应该是他,他似乎有些不太习惯脚上的鞋,跑跳的动作显出了几分笨拙和生涩。
      像只不谙世事柔软无知的兔子。
      
      兔子。
      
      秦煜城嗤笑一声,脑海中的记忆翻涌奔腾,轰鸣着将那对桃花眼中的情意凝成了冰凉刺骨的暗涌。
      
      他垂眼看向手里拎着的莲雾。
      这是牧沐最喜欢的水果。
      
      曾经秦煜城坚定的相信:牧沐喜欢他。
      
      哪怕他见到了本应该是他妻子的牧沐身着男装、跟在牧家主事人后边频繁出入社交场所,秦煜城都一直是这样相信着的。
      
      甚至在知道牧沐其实是个男性之后,秦煜城也还认为,这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而后来,他的公司有个重大的投标案遭到了泄露,在秦煜城想要动用自己的资金来挽救时,才发现那个被他护在身后的柔弱爱人,早就连通他的对头,把他的财产转移得一干二净。
      
      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呢?
      秦煜城眯起眼。
      最后的结果,是他被扫地出门,眼看着他的爱人和对头亲亲密密风光无限,而他在被背叛的愤怒之中遭遇了意外。
      
      可谁能想到,他得到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他从未来回到了现在。
      现在他才刚刚跟牧沐结婚,那糟糕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都来得及好好掰扯,慢慢算账。
      
      秦煜城拎着莲雾的手紧握成拳,几乎要掐出血来。
      
      那一道蹦蹦跳跳的浅黄色身影看起来仍旧温柔可爱。
      但他只觉得冰冷。
      
      七月正午的烈日似乎传递不来丝毫的暖意。
      
      秦煜城隔着布料碰了碰口袋里的结婚证,举起空闲的左手,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戒指上的钻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瑰丽的火彩。
      
      他面无表情地摘掉了钻戒,塞进口袋,抬脚向那一道身影走去。
      
      牧沐在脑子里排练着他应该怎么跟秦煜城提离婚的事。
      
      如果是照片里那个甜甜的秦煜城,那他就当个拔叼无情反复无常的渣男,冷酷的宣布要跟他离婚!
      
      如果是重生的那个黑化的秦煜城,那、那他就哭着求他离婚,希望秦煜城不要不识抬举!
      
      在牧沐熟练了脚上这双坡跟鞋,自信自己走路必不会崴脚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喊他。
      
      “牧沐。”
      
      牧沐下意识转过了头。
      他一眼就看到了照片上那个满脸幸福的大男孩。
      
      只是如今他神情阴鸷,在视线对上时,秦煜城对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了恨不能食他血啖他肉的阴森假笑。
      
      牧沐两腿一软。
      
      完了完了完了。
      这怕是重生回来的那一个。
      
      是、是重生回来的那个的话,他……他知不知道“牧沐”其实是个男人的事啊?
      
      牧沐心里直哆嗦。
      
      妈的,作者没写啊!!
      作者没写到就弃坑了!!
      
      我好恨!
      
      牧沐两腿发软,几乎哽咽:“秦、秦煜城?”
      
      牧沐是个死宅,他自小营养跟不上,长得瘦小,又男生女相,变声期仿佛抛弃了他,让他的声音也一直偏中性。
      这些事情让他从初中被取笑到大学,导致他始终不喜欢与人面对面的交谈。
      
      而时至今日,他声音小讲话慢的时候,仍旧会显得非常的女孩子。
      
      秦煜城走近了,垂眼看着这个形容无害的骗子。
      
      秦煜城一米八.九。
      牧沐比他矮,一米七三,就算穿上了三厘米的坡跟鞋,也仍旧比秦煜城矮了一个脑袋。
      
      秦煜城站在牧沐面前,挡住了阳光,轻易的将牧沐拢进了他的影子里。
      
      他看着牧沐仰起脸看他,绑着颈饰的脖颈修长优美,像只引颈就戮的天鹅,仿佛只要他一伸手,就能轻易的掐断这漂亮又脆弱的脖子。
      
      牧沐感觉一股凉意窜上来,脖子一圈凉飕飕的。
      他禁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声如蚊呐:“那个……我、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秦煜城看着露出无助神情的牧沐,僵硬的扯着嘴角:“什么?”
      
      牧沐深吸口气,哆哆嗦嗦:“我、我我们离婚吧。”
      
      冲动结婚不可取,离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牧沐紧张地看着秦煜城。
      
      没错,原文里,牧沐和秦煜城是闪恋闪婚。
      
      如果离婚事成,还能加个闪离。
      
      那听着可真是牛逼坏了,牧沐想。
      红绿本办理一条龙,服务到底,整整齐齐,给您不一样的人生体验。
      
      秦煜城本就僵硬的表情更僵硬了,他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牧沐。
      片刻,他开口,声音沙哑:“你,要跟我离婚?”
      
      牧沐疯狂点头。
      
      这可跟之前不一样。
      秦煜城回忆着。
      
      牧沐可从没跟他提过离婚,也不喊他“秦煜城”。
      他总是亲昵的只喊他的名字,煜城,又或者喊他“秦先生”。
      
      现在这是在演哪一出?
      秦煜城垂眼盯着牧沐。
      
      或许是他现在展露出的情绪与表情让牧沐察觉到不对了,秦煜城猜测。
      否则这个能在他身边潜伏好几年的小骗子,怎么可能轻易说出“离婚”这个词?
      
      倒是挺警觉,秦煜城想。
      不过也是。
      当骗子不敏感一点,早就被识破看穿了。
      
      思及此,秦煜城吐出一口气,冷眼看着眼前的骗子,无比敷衍地扯了扯嘴角:“我们半个小时前才刚结婚。”
      
      牧沐小心翼翼:“那趁、趁热离了?”
      
      秦煜城:“……?”
      
      牧沐伸出一只手小心试探:“你……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哈?”
      
      秦煜城盯着牧沐。
      他没说话。
      
      牧沐着急得很,他伸出去的那只手拉住了秦煜城的衣袖,另一只手拿起休息椅上的包,当即拍板强买强卖:“走!离婚去!”
      
      秦煜城干脆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目光紧紧盯着牧沐,想看看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牧沐急吼吼地拉着秦煜城进了民政局,中间还因为不习惯坡跟鞋而趔趄了好几下。
      
      秦煜城也没有扶一下的意思,他将牧沐的一举一动纳入眼底,神情冷淡。
      
      民政局很空,看起来今天没有多少人来办理业务。
      
      牧沐对结婚离婚这种事两眼一抹黑,硬着头皮冲向了窗口,把手上的结婚证和包里翻出来的成套证件往窗口一放:“您好,我们来离婚。”
      
      窗口的小姐姐惊愕的看着他们,她记得半个小时前,这两位才刚在结婚证上盖了钢印。
      
      属实没见识过这种发展速度的小姐姐懵了两秒,才下意识回答:“不好意思,离婚请先排队摇号。”
      
      牧沐:“?”
      
      ????
      嗯????
      离婚??
      排队摇号??
      
      牧沐感觉自己的脑子再一次被狠狠的摩擦了。
      
      牧沐扭头看了一眼秦煜城。
      
      秦煜城轻嗤一声,一脸“我倒要看看你在演些什么”的表情。
      
      牧沐:“……”
      哇,我巨冤!
      牧沐转回脑袋,表情冷静声音颤抖:“麻、麻麻麻烦给个号,我排。”
      
      “不好意思,我们之后两个月都排满了,现在离婚只能先预约。”
      
      牧沐:???
      啊????
      你们他妈的!有病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悄悄的开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