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疯子 ...

  •   夏天——冰雹——夜晚——

      时铭猛地冲出家门,三两步跳下楼梯,闯进噼里啪啦地冰雹雨中!

      身边的黄狗子狂吠起来,老李头眼睛一花,忙喊道:“这去哪儿啊,下冰雹呢不要命啦!”

      老李头抓起雨伞,再探出头去张望却已经没了人影。

      时铭跑得飞快,冰雹砸得身上发疼也没能让他慢一些。

      大脑中的记忆在这一刻却无比的清晰,尤其是关于他妈吴玉梅的部分。

      吴玉梅上班的纺织厂距离这边很远,女人单亲养育儿子,随着时铭长大花销越来越大,她就常常替别人值夜班,这样就能多拿一些加班费。

      原主的记忆中,时妈妈就没有在九点前回家过。

      就因为这个,楼上楼下的邻居私底下议论纷纷。

      小说的重点是男主角,而不是他一个注定要死的大反派。

      当初看的时候,时铭也不耐烦看男主角叱咤风云手眼通天,只是挑着看了原主的部分,书中反派出场就已经是十年之后,吴玉梅的一切都只存在于他的回忆中。

      书中没有写吴玉梅遇到刘兵的时间地点,只是作为反派彻底走弯路的导火索一笔带过。

      甚至,书中回忆这些,也只是为了衬托时铭未来的残忍和冷漠无情。

      吴玉梅被侮辱,咬牙报警之后,作为受害者的她却面临更多的流言蜚语,刘兵在警察局出言不逊,咬死是吴玉梅故意勾引,两个人你情我愿,甚至污蔑吴玉梅是拿不到钱才报警的,最后只判了三年。

      这件事一出,母子俩的生活雪上加霜。

      冰雹砸落得声音嘈杂无比,遮盖住其他的动静,时铭一边跑一边喊,却没发现吴玉梅的身影。

      “妈!”

      十几天的相处,原主记忆,已经让时铭接受了这个无私奉献,一心一意只为了儿子的母亲。

      皮肤被砸得生疼,却不及心底的焦急,时铭大声呼喊着,却没有得到回应。

      蓦的,他朝着一条小巷子看去,巷子口躺着一个打湿的布包,装着的馒头撒在地上,沾上了雨水和泥水。

      时铭双眸一沉,抓起路边的一根木棍朝着那边走去。

      吴玉梅被死死的捂住嘴巴,肩头的衣裳已经被扯落,身后那烟酒恶臭的味道让她作呕。

      她剧烈地挣扎着,被甩了两个耳光依旧不肯停止挣扎,那双到处乱走的手却让她感到绝望……

      忽然,她听见了儿子的声音。

      吴玉梅狠狠一口咬下去,张口就喊:“糕糕,跑,去喊人!”

      “贱人!狗&8日的敢咬我,老子今天就要艹死你!欠#¥%%……的□□……&&”刘兵恼羞成怒,压着吴玉梅又是一个耳光,煽得吴玉梅眼前发黑,耳朵嗡嗡嗡作响。

      时铭冲到了两人跟前,抡着棍子就狠狠砸去,刘兵猛地一低头将将躲过,肩头却被打得发麻。

      “狗&*日的兔崽子,找死!”

      被发现的刘兵不但不害怕,反倒狞笑起来:“老子先打死你个小兔崽子再来弄你妈!”

      被打得头晕眼花的吴玉梅爆发出力气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糕糕快跑!”

      时铭怎么可能放任吴玉梅被侮辱,附近无人,他跑出去求救再回来就太迟了。

      他毫不犹疑,再次抡起棍子!

      刘兵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站在瘦小的母子俩面前就像是一座大山,他一把抓住棍子一扔,竟把时铭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在刘兵看来,弄死一个读初中的兔崽子轻而易举。

      下一刻,狞笑却变成了扭曲。

      时铭两条腿发力,一招夹颈缠腿翻,直接将刘兵摔倒在地,他比刘兵瘦了几个号,双臂却死死的缠住他的脖子。

      “放……放手!”窒息的感觉让刘兵使劲的扒拉颈肩的双臂,时铭双眼冰冷,越发用力。

      刘兵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竟然能把他干倒,他脸色涨红,嘴唇发青,随着时间力气在迅速流失。

      眼看刘兵就要窒息而死,吴玉梅猛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时铭,放手,快放手!”吴玉梅扑过去拉儿子的手。

      这个人渣该死,但她儿子还年轻,绝不能因为一个人渣背上案底!

      时铭却依旧死死的扣住男人,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眼角都带着戾气。

      吴玉梅这下子真被吓到了,她用力拍着儿子的手臂:“放手,妈让你放手听见了没有!时铭,妈说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时铭却充耳不闻。

      原主的记忆冲击,书中的凄惨未来,一切的压力在这一刻爆发,时铭双眼充血。

      刘兵陷入绝望,窒息让他眼前发黑,只感受到颈间那钢铁一般的臂膀,就像阎王爷的镣铐一般死死地缠绕,他要死在这兔崽子手中了!

      浑身杀气的儿子让吴玉梅心底慌乱不已,脑袋里头已经开始想儿子真的杀了人要怎么办,总归她不能让儿子去坐牢!

      没等吴玉梅想明白到底是毁尸灭迹好,还是自己去顶罪好,时铭忽然把手臂松开。

      死亡边缘的刘兵猛烈地咳嗽起来,突然涌入的呼吸让他的嗓子和肺部阵阵隐痛。

      刘兵像一条死狗一般趴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往外跑。

      时铭一脚踩住他的后背,使劲碾压,刘兵发出一声惨叫。

      冰雹的声音挡住了吴玉梅的呼救,这时候也盖住了刘兵的惨叫。

      吴玉梅刚松了口气,下一刻又被时铭的动作吓了一跳,伸手死死地拽住他的胳膊:“时铭,够了,别打了,再打就真的打死了。”

      感觉到儿子手臂硬邦邦的,吴玉梅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妈妈没事,妈妈没吃亏。”

      “糕糕,我们走吧,回家去。”

      时铭当然没有挑战法制的打算,他方才一直紧扣住不放是心底有把握。

      “要不要报警?”时铭问道,就这么放了刘兵太便宜他了。

      吴玉梅扫了一眼地上的人满是厌恶,但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也没吃亏,进了警察局还要被人说闲话,打他一顿教训教训就够了。”

      话这么说,吴玉梅紧紧地拽着儿子,生怕他一个冲动继续打,这把人打死他们可就不占理了。

      时铭点头,他差点忘了时代不同,闹进警察局吴玉梅反倒是要被人议论,书里头不就是这样?

      说着吴玉梅连拉带扯的拽着儿子走出小巷子。

      母子俩现在身高差不多,巷口微弱的灯光下,时铭看见吴玉梅嘴角破了,带着血,她却像是察觉不到似的。

      “你受伤了!”时铭脸色又是一冷。

      吴玉梅却擦了一下嘴角,不在意地说:“一点小伤,明天就好了。”

      不能这么便宜刘兵!

      “你等我一下。”

      说完这话,时铭冲了回去,飞起一脚狠狠踹中刘兵的要害,刘兵痛得连哀嚎都发不出,整个人蜷缩一团,八成是要废了。

      巷口的吴玉梅连忙往回走,口中喊道:“时铭,别再打他了,咱们快回家!”

      没等她走回去,时铭却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走出来:“走吧,现在可以回家了。”

      吴玉梅往他身后瞧了一眼,见刘兵还活着才松了口气,拍着他的胳膊就骂:“你要死啊,真把人打死你也要坐牢的,你要有点什么事情妈妈还怎么活。”

      “我有分寸。”时铭对此很有自信,那一脚下去死不了,但刘兵以后也别想祸害人了。

      “你有什么分寸,刚才喊你停手也不听,这要是有个万一你后半辈子就毁了,为了这么个人不值得。”

      时铭没来的时候,吴玉梅觉得遇上这事儿自己的天都塌了,可儿子一来,吴玉梅反倒是不惦记着那点事儿,满心眼都是孩子以后怎么办。

      只要人没死就好,那人渣做出这种事情,就算受了伤也不敢去报警。

      甚至走到巷口的时候,吴玉梅捡起地上的布包,看了眼站了泥水的馒头有些可惜:“不能吃了,这可是肉馒头,原打算留着给你明天早上吃。”

      时铭一愣,没想到吴玉梅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这个。

      吴玉梅已经站起身来,拽着儿子往前走,生怕他又回去打刘兵。

      时铭挣了两下没挣脱,吴玉梅虽是女人,抓着他的力气却分外的大。

      冰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路上布满了一颗颗白色的晶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母子俩一路上都没说话。

      看门的老李头瞧见他们回来,笑着喊道:“原来小铭赶着去接你,怪不得刚才冰雹下的那么大还往外跑,这孩子真孝顺。”

      吴玉梅勉强一笑:“是啊,我家时铭从小就孝顺。”

      上楼的时候,吴玉梅抬头瞧了一眼:“这灯终于修好了,以后不怕踩空了。”

      这灯都坏了很久,昨晚她下夜班就差点踩空栽跟头。

      一回到家,吴玉梅就把门关上,拉着儿子坐下。

      时铭扭过头不看她,他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分外不好惹,桀骜不驯,一副逆子样。

      吴玉梅眼底却只有慈爱温柔,她伸手想摸摸儿子的头发,时铭却有些不自在地避开。

      躲开之后,时铭就有些后悔。

      他并不排斥吴玉梅,融合了原主十几年的记忆,他甚至很喜欢这个温暖,全心全意为儿子付出的女人,但他真的不习惯别人的接触。

      从这个角度,吴玉梅能清晰地看见儿子后脑勺上有两个漩涡,时铭刚出生的时候,瞧见的人都说这孩子以后不得了,长着两个发漩脾气肯定燥。

      时铭长大后脾气确实也不好,没少让她操心,但是这一刻,吴玉梅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吴玉梅叹了口气,也不勉强,只说:“糕糕长大了,都能保护妈妈了。”

      “我以后都会保护你,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

      为了原主,也为了这些天吴玉梅无微不至地照顾,让他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关爱。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吴玉梅的眼泪落了下来,她不想在孩子面前哭,但越是克制鼻子越酸,眼泪擦都擦不干净。

      她一哭,时铭顿时手足无措:“你别哭啊,是我说错话了吗?还是我打了他你生气了?”

      慌乱中还扯过抹布给亲妈擦脸。

      吴玉梅擦了一把,一股子馊味把她那点酸意都熏走了,顿时破涕为笑:“哎呦,我这傻儿子拿着抹布给人擦眼泪,以后可怎么找媳妇。”

      时铭连忙起身要去拿毛巾。

      吴玉梅一把拉住他,语重心长地说道:“糕糕,我知道你想保护妈妈,但你自己还是个孩子,以后不要这么冲动,遇到事儿就喊大人,知道吗?”

      说着还上下检查他有没有受伤,确定儿子安好无损才松了口气:“今天是侥幸,那是个大男人,你还是个孩子,万一打不过怎么办?到时候受伤的就是你了!”

      “在妈妈心里,你是最重要的。”

      时铭张了张嘴想解释,他一定能打赢刘兵,如果他走了妈妈就会吃亏,他下手也是真的有分寸不会闹出人命,就算闹出了也没关系,他还是未成年。

      可是吴玉梅却已经起身推着他去收拾:“快去洗洗准备睡觉,明天还得上学,可不许再逃课了。”

      进浴室前,时铭回头说了一句:“妈,我刚才的话是认真的,以后你不要再上夜班了,我可以赚钱养你。”

      吴玉梅一愣,时铭却已经关上了门。

      吴玉梅顿时失笑,摇头说道:“这孩子,你还在读书呢赚什么钱,上夜班活儿还少,也不累,妈上了十几年也就今天倒霉……”

      “我不管,反正以后你别再上夜班了。”里头传来时铭的声音。

      吴玉梅却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转身进屋收拾去了。

      等看到镜子里头自己的脸青肿了一片,吴玉梅这才有些后怕,那时候如果不是儿子及时赶到,她恐怕真得被人……

      这样子可不能出门,吴玉梅出去煮了个鸡蛋揉脸,免得第二天有人看见问东问西。

      路过客厅的时候,吴玉梅瞧见墙壁上画着的身高线。

      十四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糕糕出生时的模样还在眼前,一晃眼都长得跟她一般高了。

      吴玉梅恍惚想起,当年糕糕爸爸也曾经说过会赚钱养家,他还活着的时候,自己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操心。

      微微叹了口气,吴玉梅揉着脸颊,想着孩子大了,以后读书买房结婚生孩子都要钱,糕糕爸爸不在了,那她这个当妈妈的就得多担着点,总不能亏着孩子。

      一墙之隔的地方,时铭也在思考这个难题。

      不能再让吴玉梅上夜班了,往后就是汕城治安最差的几年,一个女人,而且是年轻、姿色上佳的女人每天独自上夜班,出事的可能几率太大了。

      但他直接提出来吴玉梅也不会答应,时家需要钱。

      得想个办法先赚一笔快钱!

      有什么路子来钱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