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一进院并不大,斐颜溜出柴房后便随便找了个房间躲起来。
      从装潢和摆设的布置来看,这应当是间书房,各类古典经书分门别类地摆放在架几案上,笔墨纸砚也整理得井井有条。

      她没多耽搁时间,迅速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将自己藏起来。
      开什么玩笑,就算她现在是猫的身体,好歹灵魂也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让一个大男人给她洗澡。

      没错,就算是陈眠生来也不行。
      斐颜这样想着,又万分确信地往书案的底部缝隙里藏了藏。

      于是陈眠生刚一踏进书房,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情形。
      某只自以为躲得很好的小橘猫的尾巴正大光明地露在书案外面,极不安分地贴着地上扫来扫去,生怕谁瞧不见它就躲在那里似的。

      陈眠生哑然失笑,盯着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看了好几秒,眼角促狭地扬起来,而后拖腔带调着道:“这小家伙究竟藏哪儿去了。”
      话音刚落,他随手掸掸衣袍,好笑地继续看着书案底。

      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的斐颜无意识地甩甩猫尾巴,听见窸窸窣窣的衣袍摩擦声,猜测或许是陈眠生找不见她,已经离开了书房。
      她又继续等上好几秒钟,确定屋内没有再传出别的声响后,慢悠悠从书案底钻了出来,心里得意哼声着:小样,还想给我洗澡,绝不可能!

      然而斐颜刚探出个猫脑袋,猝不及防看见停在跟前的软底白布鞋时,倏地愣住了。
      这是不是就是,陈眠生今日穿的鞋来着。

      斐颜错愕抬头,视线跟着缓缓往上移,最终对上陈眠生似笑非笑的表情。
      斐颜:“?”

      那什么,她现在溜还来得及么。 

      陈眠生一眼看出小橘猫的意图,抢先一步俯下身去,拎住小橘猫的后颈,一张俊脸在她面前蓦地放大,他微微翘起唇角:“还想往哪儿跑?”
      许是出于猫的天性,被拎住命运的后脖颈的斐颜瞬间怂了下来,她满脸无辜地盯着陈眠生,同时软软乎乎地“喵”出一声。

      陈眠生听不到,只能看见小橘猫的嘴巴一张一合,露出粉嫩的舌尖和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再配上那副懵懂茫然的表情,着实讨人喜欢得紧。不过:“再拖着不洗,水就该凉了。”
      斐颜企图卖萌的表情瞬间垮掉,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在半空中挥舞着爪子,故意朝着陈眠生低吼哈气,想要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陈眠生依旧无动于衷,反而认真同小橘猫讲起道理来:“你身上污泥太多。”
      斐颜甩甩尾巴:“喵!”

      陈眠生:“还沾了好些枯枝碎叶。”
      斐颜别别耳朵:“喵嗷!”

      陈眠生权当斐颜这是答应了:“好,我这就提水进来。”
      斐颜:“喵喵喵?”好什么好。

      趁着陈眠生松开她脖颈的片刻时间,斐颜总算发挥出了她这具猫身的仅存优势。
      她灵活地三下两下跃到书架最顶层,立在成堆的经书上面,居高临下地盯着提水进来的陈眠生。

      书架做得很高,即使是高大如陈眠生,看小橘猫时也得微微仰头。
      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怎么,他竟从小橘猫的脸上看出几分得意的表情。

      陈眠生牵牵嘴唇,面色不改:“是不是觉得我够不到那儿。”
      斐颜尾巴翘得老高。

      陈眠生:“看到下面的书了吗。”
      斐颜不明所以地看一眼脚下整齐的经书。

      陈眠生笑:“小家伙,你觉得我是怎么将那些书放上去的。”
      斐颜余光瞥见摆在书架边上的木椅,翘起的尾巴顿时一僵。

      她下意识地想要转移阵地,奈何还未完全熟悉怎么保持这具身体的平衡,底盘瞬时不稳,整个身体跟着往下掉,眼看着就要光荣坠落在地,就连她小心藏在肉垫里的尖爪也条件反射性地全部展开。
      只听“嘶拉”一声,爪尖像是在什么东西上划过,斐颜暗道不好,没来得及思考太多,紧接着便落入充斥着松木冷香的怀抱里。

      然而被斐颜连带着掉落下来的经书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哗啦啦地接连落在地上,发出连串啪嗒的闷响。
      斐颜探头去看,只见原先保存完整如新的经书被她的爪子从中间抓了个稀碎,好好的一本书瞬间烂到惨不忍睹。

      斐颜:“......”
      她是不是做错事了。

      不对,都是爪子的错,和她斐猫猫没有关系。
      嗷呜。

      斐颜边这样安慰自己边慢吞吞缩回脑袋,心虚到不敢去看陈眠生。
      完了完了,刚来第一天就惹了麻烦,陈眠生该不会就要赶她出家门吧。

      陈眠生挑挑眉,怀里的小橘猫缩成一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怂了下去。
      他微垂下眼睫,有些无奈地低笑出一声:“真不乐意洗么,我倒不会介意什么,不过你要是不洗的话,或许之后会觉得难受。”

      斐颜一愣,茫然地眨巴着眼睛,抬头去看陈眠生。
      所以陈眠生压根没生她气,想给她洗澡也并不是嫌弃她,而是怕她身体不适?

      陈眠生盯着小橘猫那双润湿灵动的眼瞳,片刻后抬手遮在橘猫眼前,道:“那就罢了,屋子不大,你随处找地方玩......”
      他话还没有说完,怀里的重量忽然消失。

      只见小橘猫屁颠屁颠地跑到木桶边,冲他摇了摇尾巴。
      不就是洗澡吗,洗就洗,谁怕谁。

      -
      不得不说,陈眠生兑的水温确实非常合适。
      温水浇在斐颜身上,即使是身处大冬天也感受不到什么冷意。

      除了绒毛被水团团打湿,往下耷拉着有些重以外,陈眠生着重洗的地方是斐颜的脖颈处和背部,修长的指节轻抚在斐颜身上,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奇怪。
      反而还......还有点舒服。

      嗯,真香。

      斐颜舔舔唇周,睁眼瞧见摆在木桶边沿上的皂角。
      好像,爪子,突然,有那么点痒。

      她悄悄仰头瞄了眼陈眠生,他正垂着眼,给她洗澡的神情十分认真。
      斐颜心下一动,体内的猫性作祟,她抬起湿漉漉的爪子慢慢靠近皂角,再一点点将它从桶沿上推了下去。

      只听轻微的“啪叽”一声,是皂角落地的声响。
      身上手指的动作顿住,斐颜做贼心虚,忙不迭将爪子缩回了水里。

      没错,这也是爪子的锅,谁让爪子有它自己的想法。
      猫猫头确信jpg.

      半晌过后,头顶压下一声轻笑。
      紧接着两根修长手指映入斐颜的视线,只将掉落在地上的皂角捡起,重新放回到了木桶沿上,不置一词。

      诶,没生气?
      斐颜这样想着,不多时贼心又起,她爪起爪落,皂角又成功被她推到了地上。

      陈眠生有些无奈地瞥了地上的皂角一眼,再看小橘猫垂着脑袋乖乖待在木桶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他摇摇头,也懒得再捡,只一心放在给小橘猫洗澡上。

      斐颜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陈眠生将皂角再捡起来,她耷拉着耳朵,心里暗道了声“没劲”,干脆将毛茸茸的小脑袋乖巧搁在陈眠生的掌心上,任由他梳洗摆弄。
      这猫身原本好像是脏了点,经陈眠生这样一洗,的确感觉舒服多了。

      她满足地眯起眼睛,身后尾巴无意识地晃来晃去。
      而陈眠生的声音恰在此时响起:“话说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究竟是公是母。”

      斐颜依然沉浸在舒服的洗澡当中,没有理会陈眠生的话。
      直到尾巴被轻轻抓住,臀部一凉,她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太对劲。

      等等,陈眠生这是在干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斐猫猫:呜呜呜我不干净了!
    感谢在2021-07-09 15:51:02~2021-07-11 15:48: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遗失夏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流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