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春赛结束各大俱乐部进入短暂的休假,只不过没缓多久,MSI赛程又近在眼前,当解雩君艰难卡着本月最后一天混完直播,就再次进入密集的训练赛日程。不再开直播,微博也长草,不止是他,整个FZ都进入神隐状态。
      
      今年各大战队都有新队员提拔引入,甚至还有俱乐部重组。在这之中,团队调整最小的要数NW,他们保持着去年夺冠之后的原班人马,默契可见一斑,其次才是换下“老鼠屎”并在今年一举拿到春赛冠军成功雪耻的FZ。接下来的赛事关系到世界赛LPL赛区的名额,各家在极限压缩时间磨合,绷紧了神经预备一战。
      
      嘉慈不懂赛制赛程,对游戏本身就更加茫然了。
      他记得自己前些天还在对着解雩君的身子流口水,转眼大量的作业、论文堆积上来,再加上本学期的课程进入尾声,考试月近在咫尺,忙得他晕头转向人消瘦,“解雩君”这三个大字儿直接跟着直接被抛之脑后!
      
      对此,姚聆既羡慕又无语:“同样是忙,有得人忙得眼袋耷拉肤色暗沉爆痘爆油,有得人小脸白透透的不说还瘦了一圈儿,难道说,我得买更贵的晚霜和眼霜?”她实在想不通啊,“明明你用的东西还是我给你推荐的呢!”
      
      为什么那么多男生的皮肤比女孩子还好!
      
      嘉慈咬着苹果呜呜让他掐了一把小脸,“那能怎么办?多多赚钱以后去做医美?”还没说完呢,手机上突然跳出直播平台的主播开播提醒,“哎?马思卡开播了……”
      
      这大白天的,他居然开播了?
      再一想,我居然快两个礼拜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了!
      
      姚聆显然从嘉慈的脸上读出了这个表情的意思,“你真是火速热恋,火速撤离啊!”
      
      两个礼拜前,还一副少男怀春的样子,表情甜滋滋的得能淌出蜜流出水来,仿佛一个初熟的水蜜桃。现在app发个开播提醒,这屁桃儿竟然还恍惚了一下……
      
      “我、我也没忘干净呀!”嘉慈眨眨眼,睫毛上像是落了光,晃得姚聆一愣,“我只是短暂的为他着迷了一下,就像之前有个女主持人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喊她老婆表示亲昵,我喊雩君哥哥老公,也是这种感情。姐,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要想办法把他泡到手吧?”
      
      “……”
      
      姚聆能怎么说呢,“可你当时那副样子,就差没在脸上写着‘老子馋他’了,你就像那盘丝洞里的蜘蛛精,恨不得吐丝把马思卡整个儿缠实了裹到你房里!”
      
      嘉慈深深反省,“那么夸张吗?那可能是年纪到了,真的需要谈恋爱平衡一下|体内激素吧。”他忧愁时候的神态表情,也让姚聆觉得天真又梦幻。“解雩君是很好,但生活中咱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哪能真随随便便勾到手?别的不说,但凡我身边有个像他的,我一定都会想办法拿下他。”
      
      美院的男孩子,有的会将艺术审美贯通到生活中,穿衣打扮不说精致、就算是看似普通,那也融入了自己的风格绝对是用了心的,但剩下的大部分,不是忙作业忙设计,就是在去各地采风赶项目的路上,风尘仆仆自然不必说,不修边幅的更是不在少数。
      
      大学读到第三年快结束还没能发展出感情,绝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嘉慈看脸吃颜,第一面就砍掉大半儿。
      
      “行了吧,你这话我没听过10遍也有8遍了。祝你早日托单,还有,你们下周还出去写生?回来之后岂不是直面撞击考试月?”
      
      嘉慈叹气,“那能怎么办?无论如何这个学期都得完成一次指标。天热就天热吧,总比下雨要好的。”在野外,下雨总是来得更麻烦些的。相对之下,他是情愿晴天里出去的,万一真的出现意外,也好应对。
      
      出发之前,嘉慈仍然配合姚聆剪好了新一期的产出。
      
      虽然是“恰饭”视频,但要恰得自然,不叫人觉得生硬勉强,就算有植入,内容依然言之有物,让人看了觉得有趣味有收获。与此同时的,这一期里已经不掩饰【奇迹嘉嘉】要转型的信息:最直观的,就是“她”减少了出镜的分量,或者说,是为了产品调整成了局部出镜。
      
      局部有局部的好处,更清晰更直观。
      能让人聚焦重点,而不是去偏题议论出镜者今天穿了什么衣服,配件和配饰来自于哪里,或者说这其中还有更软的推广?
      
      好在这一期数据两天内积累的爆发数值比起之前并没有多大的浮动,甚至因为题材与往常相比叠合度较低,相对之下其实算是不错的反响。
      
      大概是头一次这么清晰地看到博主的其他细节,以及全新形式的内容体制,反倒是让粉丝有种过去忽略太多的遗憾,毕竟从前以最直观、也是最浅层次的目光去看似乎也只能关注服装,却没意识到随着粉丝增长推广质量越接越高,其实这个种草姬博主也是可以做一些高质感的内容。
      
      姚聆看了热评并没有多么狂喜,“夸才对嘛!咱们这劳力花3000块钱做3万块钱的效果,不夸才奇怪吧!”
      
      转型方案改了一次又一次,差点没把联系过来的商务挑花了眼,合作细节更是一条条的一再详细确认,更别提熬了几个大夜的后期……
      事实证明,好的质量会有好的引流效果,好的品牌就连尾款也结的很快!当嘉慈离开学校和同学前往贵州一个瑶族小村写生的时候,姚聆在【奇迹嘉嘉】每周的一次直播贯番里解释了“嘉嘉”未能到位的原因。
      
      “嘉宝最近特别的忙。大部分的姐子其实应该是知道的,我们最开始做这个博的时候,是上大学没多久,再加上专业特性,某些时候的确是有很难避免的安排。”姚聆没有出镜,但她说的话都是提前写过文案的,不过是让她用一种聊天的语气再复述出来。
      
      眼看弹幕里的学生群体也在吐槽自己的忙碌,姚聆顺着继续道,“除去忙碌这一点呢,还有一点,导致我们现在渐渐寻求转型,那就是我和嘉宝的确打算做出一些改变。他一直都很支持我,尊重我的梦想和我的意愿,所以呢,当他认真的和我倾吐他的想法时,我的决定就是要同样理解和尊重嘉宝的意思……”
      
      “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让嘉宝不去追逐他想要的东西。”
      
      姚聆至始至终都明白这一点。
      她要钱,钱是她的必需品,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钱足够多,她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学业。拿了那张学位证,出去了不照样是找工作,她如今做的不正是赚钱的事儿?
      
      但嘉慈不一样。
      
      弹幕里渐渐有人回过神来,恍惚又害怕的问是不是要分家,又或者是直接散伙。姚聆并不打算立刻正面回答,而是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接着刚刚的话,“但有一点从头到尾都不会变,那就是现在的成果是我们努力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收获,无论如何,我俩都不会轻易地让它败落。”
      
      【是要离开吗,再努力圆话,也是要分开吧?】
      【舍不得嘉宝啊!我就是因为她,才努力让自己自信漂亮起来的……】
      【铃子和嘉宝不是说好了一起赚大钱吗QAQ】
      【嘉宝有男人了吗,为什么不爱搞钱了哇!】
      【姐怒了,到底是哪个臭男人拐走了嘉宝……】
      
      眼看着越说越歪,姚聆轻轻笑出声,“不是这个原因,是我和嘉宝个人的原因。我从前获得了很多嘉宝的支持,嘉宝现在有更加想要做的事情,我也应该支持他,再说,我们这不叫分家啊!嘉宝就是我最好的宝子!”
      
      女孩子们勉强得到了安慰,也知道临近毕业,年轻人总是在各种选择之中徘徊,能找到一条自己坚持走下去的路都不容易,而嘉宝清醒到愿意放下手里小心经营就能不断生钱的东西,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那样的勇气难道不应该被支持吗?
      
      【不是因为臭男人就好!】
      【我只在网上养了嘉宝一个老婆,我不能失去她……】
      
      姚聆满头大汗结束了今天的直播,转头就给远在贵州的嘉慈打电话:“今天的直播间没见到人,你那小一万人头的云老公们真的很难哄!”明明都是女孩子,偏偏要叫嘉慈叫老婆,这种博主与粉丝的关系也是神奇,嘉慈作为一个男生最初也是不好接受,如今麻木了习惯了倒也没什么。
      
      嘉慈听闻果然笑了,“那没办法呀,耽搁的越久,暴露的风险就越大。”
      平时线下接洽外务,从来都是姚聆去,可以这么说,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自爆嘉宝是男生,恐怕大半儿的粉丝都不会相信,剩下小半儿以为是在开愚人节玩笑。
      大家喜爱他,可嘉慈依然不能仗着这份建立在女装上的喜欢肆意胡来。他打定主意撤出【奇迹嘉嘉】的运营,这份风险也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原因。
      
      姚聆叹气,“不说这个了,你那边还顺利吗?”
      
      嘉慈顿了顿,“……”
      “还好吧,就是向铭也在,搞得我很尴尬。”
      
      向铭这人,说他海王吧,那是辱其他海王了。
      偏偏他条件又还行,忽略自以为是时的油腻,皮囊还能挺能唬人。正是这份底气给了他膨胀的勇气,美院出色的男男女女都让他挑剔了个遍不说,某些小群里还时不时传出向铭的金句:“XX她不是本地户口啊,可我还是挺喜欢她”,又比如“我没打算和XXX怎么着呀,男生到底还是和女生不一样”。
      
      这个学期以来,向铭的目标换成了嘉慈。
      大概是没能得手才越发惦记,就连嘉慈本人都从别人那里听到了向铭对他的所谓高看:要是个女孩儿就好了,你们不懂吧,就要这种清纯天真欲不自知的!哎,其实男的女的也无所谓了……
      
      说得好像向铭不得以接受了嘉慈性别为男的事实。
      
      嘉慈不胜其烦,但到底在同一个专业,很多时候都无法避开这个人,这次采风,也是向铭用了院内学生会职务之便调整了名单,硬生生将自己和嘉慈调到同一组。
      
      嘉慈不理会,向铭放反而觉得他是否在欲拒还迎,自顾自地做着自认绅士又体贴的行为,让整个采风组都不由生出对嘉慈的怜爱:这孩子也太惨了,叫向铭缠上了!
      
      那还能怎么办?只能期盼采风快点结束。
      
      然而但他逃避的姿态在向铭眼里就和害羞无异,当采风组从镇上离开带着野营设备和用具开车到达提前确定好的野外采风点时,向铭要求和嘉慈分到同一个帐篷里,嘉慈忍无可忍当面拒绝:“不了,我对烟味很敏感,一直闻到让我呼吸很不舒服。”
      
      向铭抽烟,准确说,搞艺术的人,只有那么一小部分不抽。
      但此时此刻没人觉得嘉慈是在扫射其他抽烟的人,晚上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席上照样有人抽烟,那是嘉慈不也什么都没说?
      
      大家伙心知肚明,他针对的就是死缠烂打的向铭。
      
      带队老师懒得去细思学生们之间的小心思,但也不糊弄,“行吧,那向铭你和别人住,嘉慈自己另找一个搭档。”
      
      这一夜,嘉慈睡得还算安稳。
      
      夜晚的山间凉爽又清新,他躲开了向铭,难得想起了天菜老公解雩君。
      
      其实非要说的话,嘉慈并不是厌恶抽烟的人,相反,有些烟味儿其实有些让人愉悦的迷醉感。解雩君据说也是会抽烟的,但如果他的话,嘉慈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抱着毯子呜呜感慨了一声,蹭着枕头,慢慢沉入梦想。
      
      

  •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馋!嘉宝就是馋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