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六点糖 ...

  •   少量油烧热,将整条鲫鱼放入锅内,“刺啦”声响中将鱼两面煎透。加热水放入豆腐,大火烧沸。

      油脂和水在蛋白质的作用下,充分乳化。

      汤色渐渐变成极有食欲的奶白色,豆腐都煨穿孔了。

      淘米,煮饭。

      门铃非常有礼貌地不紧不慢响了两下。

      裴翊君放下手里的书走到玄关,看着监控屏,深深呼吸了一下,拉开门。

      宋放穿着军训迷彩短袖,帽子、外套脱了拿在手里,灰蓝色短发凌乱,露在外的皮肤被晒得微微泛红,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倒是一如既往得亮。

      军绿色短袖下摆一半束在皮带里,一半随意耷在腰间。

      痞气、散漫、性感。

      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汗水的温热气息,带着强烈个人标签的雄性荷尔蒙肆无忌惮地冲向裴翊君。

      裴翊君腿都有点软了。

      他有点后悔昨天的冲动。

      可人已经进来了。

      在宋放的印象里,裴翊君大多时候都穿着白衬衣,干干净净仿佛能闻到阳光的味道。但因为清冷的眼神,总有种远在天边的疏离感。

      他瞟了眼裴翊君身上米白的家居服,软绵绵的料子垂感很好,勾勒出窄瘦的腰身。也许是在自己家这样一个让他从内到外放松的环境,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慵懒。

      宋放想到了家里养的蓝金渐层英长。金乌西坠的傍晚,懒洋洋地揣着手手趴在窗台上,蓬松的大尾巴慢悠悠地甩啊甩。

      他眼底蕴笑,鼻子动动,“好香啊,是鱼汤吗?”

      “鲫鱼豆腐汤健脾开胃,嗯,你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和我说,会做的我都可以。”裴翊君找出新买的拖鞋。

      宋放嬉皮笑脸地换鞋,“我不挑,哥做什么我都爱吃。”

      这句话要是让家里阿姨听见得气死。宋放是家里老小,全家人都宠着,所以就属他最难伺候。偏又长了美食家的舌头,甜一分咸一点都能尝出来。

      关上水龙头,宋放按照裴翊君所说拿起一条崭新的蓝色条纹毛巾擦脸擦手,顺便慢吞吞地打量浴室。

      看得出裴翊君很爱干净,整个浴室角角落落,甚至连浴室镜都擦得纤尘不染。洗漱台上除了牙刷牙膏洗面奶,还有洗脸仪、冲牙器、剃须刀和一些护肤用的瓶瓶罐罐。

      还挺精致。

      裴翊君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你盛米饭。”

      “好。”

      宋放先走到灶台前,弯腰,越过裴翊君的肩头往前看。

      “哇,果然是腊肉,我刚就闻到味了。”

      裴翊君不矮,有180高,但宋放比他高了大半头不说,骨架也比他大一圈,投下的阴影将裴翊君完全笼罩,身上那混杂着阳光和丝丝汗味的荷尔蒙味道再次横冲直撞地往他肺腑里窜。

      裴翊君心跳加快。

      “快盛饭去。”他催促着用胳膊肘怼了怼身后的人。

      宋放捂着被怼到的胸口处,微微挑眉,紧接着唇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听话地哦了一声。

      鲫鱼莴笋豆腐汤、凉拌黄瓜海蜇头、西红柿炒蛋,青椒炒腊肉。

      不同于大锅饭的家常食物香气夹杂着烟火气,一瞬间就勾出了宋放肚子里的馋虫,更别说这些还是裴翊君亲手做的。

      自从他半年前突然说放弃早就拿到手的去M国念管理的offer,坚持要考南大经济系,就被他爸扫地出门了。虽然哥哥宋寒柏时不时会带着阿姨煲的汤来看他,但宋放都很有骨气地一口没动。

      鲫鱼莴笋豆腐汤火候足足的,黄瓜海蜇头酸辣脆爽,西红柿炒蛋是下饭神器后味回甜,青椒腊肉肥瘦相间咸香诱人……

      裴翊君胃口不大,自己在家也就是一菜一汤。开饭之前,他以为叫宋放来吃饭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但看着对面的人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彩虹屁吹得震天响,奇怪的喜悦在心底快速蔓延。

      宋放吃相并不斯文,但也不邋遢,加上长了张人间人爱的帅气脸蛋,坐在对面相当的秀色可餐。

      突然,秀色可餐的小朋友差点被鱼刺卡住,咳了一下。

      鲫鱼鲜美但是刺多。

      宋放端着水杯喝了两大口,再拿起筷子时,一个放着鲫鱼鱼腩并且每一根刺都被挑干净的餐盘被推了过来。

      裴翊君什么也没说,只沉默着吃自己的饭,宋放笑得变成狐狸眼,“谢谢哥。”

      不知不觉中,裴翊君吃多了。等他放下汤勺,已经感觉到胃里明显的饱胀。

      宋放把最后一点西红柿炒蛋和青椒炒腊肉盖在米饭上,两口扒完,站起来主动收碗放进洗碗机。

      裴翊君突然有点无措。

      让他直接走,是不是不太礼貌?

      让他留下,又很尴尬。

      裴翊君性格比较内向,更别说单独面对比自己年纪小好几岁的419前炮友了。

      宋放用眼角余光看着坐在电脑椅上紧紧握着水杯的裴翊君,想笑。到底这是谁的家啊?

      上一世的他离经叛道恣意张扬,却不大能接受自己喜欢男人,尤其对方还是比自己大七岁的家教哥哥。高中后直接远走异国他乡。等他不再逃避,决定正视并接受自己的感情跑回国,却只得到一个惊天霹雳似的消息——裴翊君在一场人为车祸中丧生。

      这一世,他顺从本心。

      越是了解,宋放越是心疼裴翊君。

      他没有安全感,自己就给他全心全意的爱。他缩在自己的壳里,不能生剥,自己就伴在他余光处,直到他自愿走出来。

      房间里安静得只有空调机工作的轻微噪声,裴翊君觉得还是让宋放走吧。

      这个人存在感实在太强。

      他抬头正要说话,宋放弯着眼睛看过来,“哥,我喜欢这个房型和装修,能参观参观吗?”

      裴翊君抿抿唇,干巴巴嗯了一声。

      得到允许,宋放才不会错过这个入侵的时机,大大方方走了一圈。

      裴翊君住的房子是大一居。因为是一个人住,主卧、客厅全部打通,只做了隔断,整个房子显得非常宽敞。家具除了沙发、床,还有一个大大的工作台和书架。

      此刻,夕阳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照进来,被浅色薄纱窗帘过滤后,变成了旖旎的橘色。

      阳台四周摆了不少绿植,油绿油绿的叶片从大小形状不一的圆形玻璃器皿中伸展出来,矮矮的榻榻米上几个看起来就很舒服的靠枕随意散落,实木小桌上除了茶具还有打开的一本聂鲁达的《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宋放觉得自己这波惨真是卖的血赚。

      他第一次踏入了裴翊君的生活。

      衣柜、床、地板都是简朴的原木色,床品是很深的墨蓝色,被子铺得一丝不苟,干净整洁。

      所有都在意料之中,很裴翊君。

      除了……放在卧室窗边地台上的按摩浴缸。

      这很不裴翊君,因为他一直是循规蹈矩的。

      “这也太棒了,so cool !”宋放站在窗边回过头来,直白表达:“哥,我太喜欢这个浴缸。”

      “小时候每次我玩累了回家,就往吊床里一躺,妈妈就拿把扇子给我扇风驱蚊。她教我数星星,可我总是数得乱七八糟。哥,你也喜欢看星空,对不对?”

      裴翊君的那点尴尬和局促消退,他点点头,“喜欢。”

      宋放见好就收,没有多留,参观一圈后主动离开。

      “砰”的一声,大门关闭。

      裴翊君松了口气。

      他从冰箱拿出解冻好的排骨,宋放才十八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点肉。

      明天就做个海带黄豆排骨汤吧。

      高压锅虽然省时间,还是不如砂锅小火慢炖煲汤香。

      水咕嘟咕嘟滚开,排骨里的杂质浮上来,裴翊君拿着汤匙慢慢撇血沫。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震动。

      【fang:哥要好好吃饭啊,你吃太少太瘦了。】

      【fang:那晚我抱你去洗澡,觉得你好轻】

      【fang:不过一点不硌手,很软。耳朵、手指、腿、腰……都软。】

      裴翊君手一抖,汤勺掉到锅里,滚烫的汤汁溅到指骨处。他急促地“嘶”了一声,转身快步走到水池,打开水龙头正要冲水,发现自己竟然将手机伸了过去。

      还好没冲到水。

      裴翊君干脆弯腰用凉水拍脸,来回冲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脸上的温度降下来些。

      水珠滴滴答答顺着细瘦的下巴滑落,浸湿衣领。

      裴翊君觉得不太行。

      面对宋放,他根本顶不住。

      干净、阳光、帅气、张扬、恣意又可可爱爱的男孩子,谁不想拥有?

      宋放今晚短暂的出现已经为自己死气沉沉的生活带来鲜活蓬勃的生气。

      可是他配吗?

      *生命中曾经拥有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即使最狂乱坚韧的爱情,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宋放就像大海里的鱼,见惯大风大浪暂时想到风平浪静的小河湾休憩玩耍,但最终他依然要回归大海。

  • 作者有话要说:  *出自《百年孤独》
    裴裴子呀,你舅宠他吧
    放放:哥,我喜欢抱着你边数星星边泡澡
    裴裴:你……你,也可以?(? ???ω???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