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点糖 ...

  •   南大开学已经一周。

      这天中午,裴翊君准备买杯奶茶再去实验室。校园里的奶茶店生意很好,足足要等近二十个号。

      店外的大花紫薇正在盛放,油绿枝干被一团团粉紫色宝塔状的花串压弯,白衣黑裤的裴翊君就立在如油画般绚烂的花树下,拿着本书看。

      明媚天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犹如碎金般在他头脸上、肩上来回晃动。偶尔晃到眼睛,裴翊君就会微微眯了眼,上下睫毛纠缠在一处,眼角发梢挂上了一层金棕色,愈发显得温润如玉。

      在拒绝掉第三个红着脸向他要联系方式的女生后,裴翊君合上书,走进奶茶店取了奶茶。

      身后,是两个女生的喁喁私语。

      “下午第一节没课,去操场看‘流量’吧。”

      “嗯嗯,好。”

      女生口中的“流量”就是宋放。

      新生报到那天的采访自然没上电视,但有好事者将暗地里录的小视频传到南大论坛灌水区,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一下午就盖了一千多楼。

      随着新生军训的开始,论坛里比过年还热闹,关于宋放的热帖、新帖每天层出不穷地刷屏。即使照片高糊,只要沾上宋放,楼里必定鸡笼警告。

      而且宋放是本地人,又是以全省高考第三名的成绩进来的,同届同班的同学、同高中同初中同小学甚至同幼儿园的校友全都是知情人。

      “南城一中学霸校霸双料加身的王者”、“颜值与才华并重的男人”、“能打720分的富二代”……宋放一时成为风头无两的论坛流量王。

      裴翊君也有所耳闻。

      他捏着手机,看着两人聊天记录里最后的那张大狗勾表情包,两只脚仿佛自有主张朝操场走去。

      操场上全是穿着军训迷彩服的新生和教官,远远望去像是一块块移动的油菜田。这两天南城的天气和盛夏没两样,在烈日下站一会儿,露出来的发丝和衣服全都滚烫。走近看,新生们一个个被晒得蔫头耷脑,满脸的生无可恋。

      宋放长得好个子又高,站在方阵第一排打头第一个,极惹人眼。

      没多大的工夫,教官喊了休息,蔫巴巴的油菜们哄的一下都往树荫下躲。

      宋放懒洋洋摘掉帽子,随手把头发向后抓了抓。阳光下灰蓝色的短发像是加了层滤镜,衬得浓颜系的少年又A又酷。

      他慢悠悠地走在最后,身旁同伴不知说了什么,他唇角一扬,露出一个痞帅痞帅的笑。

      裴翊君身前不远处的几个女生随即小声尖叫。

      “这个学弟是真的帅,我可以我真的好可!”

      “那个笑我直接怀孕。”

      “我要有这个长相直接出道了还上什么大学?”

      “绝绝子,我找到了玛丽苏小说男主的原型。”

      “上头上头了。”

      “今年校草是不是要易主了?”

      “啊,斯文清冷温柔学长,又痞又A的酷盖学弟我都爱,呜呜……”

      “我也是。”

      “姐妹们,我好期待国庆节前的迎新晚会。”

      迎新晚会是南大的重要文艺活动,除了有高年级的学长学姐表演节目,最令人激动的是将由匿名投票选出来的新生代表男女各一人开舞,大家有机会可以和最有人气的男神女神共舞。

      “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出今年最佳男主角是谁。”

      “啊啊啊啊,我好想和他跳舞。”

      “我也想。”

      “加身份证。”

      王一鸣大喇喇地坐在地上用帽子扇风,“艹,这天也他妈太热了。”

      谢麟:“再热也没咱宋老板的热度高。”

      杜远航也道:“就是,托宋老板的福,这些天走哪儿都备受瞩目。搭讪要微信的姐姐妹妹也好多,我简直走向了人生巅峰。”

      王一鸣一语道破:“全是借你当跳板要宋老板电话的。”

      杜远航笑着踹向王一鸣,“那也没关系,我看着手机里联系人不再是和尚庙就高兴。”

      王一鸣挪着屁股躲开,转着脑袋四处乱看,嘴巴叭叭个不停,“据说军训是面照妖镜,十五天结束后还是仙女的就是真的仙女。这都训一半了,让我看看啊……咦?”

      半仰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宋放胳膊被人使劲摇了摇,他垂眸脸色不耐,“王一鸣,你什么毛病?”

      “不是,放啊,你看那是不是小裴哥?我瞅着像。”

      王一鸣话音刚落,就感觉身边刮起一道风。只见他亲如兄弟的发小头也不回疾步跑远。

      杜远航八卦兮兮地撞撞王一鸣的肩,“这是咋啦?看到美女了?”

      王一鸣抹了把快要掉进眼睛里的汗珠,“非也非也,美女是不能让我们宋老板心动的。他眼界之高那是曲项向天歌飞流直下三千尺,从小阅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我赌他二十二岁前都开不了第一槍!”

      杜远航睁大眼,“不可能吧。我要是有他那张脸早就浪飞了。”

      宋放小跑着到了裴翊君面前,桃花眼弯起好看的弧度,“哥,你怎么来了?是来看我的吗?”

      经过几天的摧残,不少人都黑了几个度。宋放却是例外,肤色依旧是冷白色,只是白皙的耳廓被晒得通红,声音有点哑,唇瓣也干干的。

      裴翊君本来只想远远看一眼就走,没想到自己两只脚像是生了根似的,锢在原地就是不动。

      直到现在被抓了包。

      他不太会撒谎,何况还有那样一双明润干净的眼睛望着自己。

      裴翊君只好干巴巴地承认:“是啊。”

      宋放笑了。

      不是那种懒洋洋散漫的笑。

      他笑得温柔又专注。

      瞳深如夜的眸子里有个小小的裴翊君。

      裴翊君心怦怦跳,匆匆垂下眼睫。

      宋放舔舔唇,声音压得很低,“哥,我晒了好久的太阳,口渴。”

      裴翊君用鞋尖踢着脚下的碎石子,“你自己没水吗?”

      “没钱。”宋放答得干脆又坦荡。

      裴翊君终于抬头了,下意识举起手里的金桔柠檬茶,“这杯我……”

      “谢谢。”宋放大喇喇地伸手,长指擦着裴翊君的手背,接过来低头咬上吸管。

      裴翊君:“……”

      他想说饮料自己已经喝过了,虽然只喝了两小口,但确实已经喝过了。

      其实男生之间不那么太讲究,用同一个水杯喝水,吃不完的东西别人帮着解决一下,都是常有的。

      但宋放和他是纯洁的普通朋友关系吗?

      宋放是真的渴了,他嫌吸管喝得慢,直接揭开塑料杯盖,仰起头。脖颈线拉得修长,男人特有的结处随着吞咽快速滚动。

      喝完最后一口,唇边挂着点水珠,他探出舌尖舔掉了。

      就在这一瞬间,几个细枝末节的片段在裴翊君脑海里蹦出来。

      略带暧昧的暖黄灯光。

      宋放额头青筋直跳,灼烫的汗珠滚落,不偏不倚砸在他唇角。

      他们一直在亲吻。

      对视了要亲,疼了要亲,舒服了还要亲。

      仿佛在那一晚他们需要亲吻才能活下去。

      没有谁主动强势,没有谁被动迎合。

      两人都顺从本能,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不知疲倦也毫不疲倦。

      宋放一瞬不瞬地盯着裴翊君,眼睁睁看着他一张脸越来越红,秀挺的鼻尖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胸膛明显地起起伏伏。

      感觉四面八方的视线汇聚过来,裴翊君再也站不下去了,匆忙道:“你,你好好练吧,我,我,我还有事。”

      不待宋放回应,他转身就走。

      背影是肉眼可见的急切,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身后追赶他。

      宋放:“……”

      裴翊君没有直接去实验室,而是拐上了旧体育馆旁的羊肠小道。这边人少,道路两旁的参天大树枝叶茂盛,层层叠叠遮天蔽日。

      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感觉到粗粝的树皮磨着背脊,裴翊君仰头闭上眼急促地大喘气,书包被环抱着虚虚遮在身前。

      太羞耻了。

      他差点就要当场起反应。

      也是奇怪,自从初中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后,他清心寡欲地过了这么多年,没谈恋爱没约P,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

      像决了口子的河坝,一发不可收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