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几乎每档选秀节目都有手握特殊剧本,占据大量镜头的皇族。
      Lorry就是本届选秀的皇中之皇。
      排名和专属跟拍摄像的优待先不提,她明明是中国人,却是本届唯一使用英文名的学员。

      据说Lorry是星二代,母亲做演员,父亲当导演。
      进入娱乐圈以后,家里为她量身定制好几部戏,依旧没捧出来。
      公司方面无计可施,干脆把她丢进选秀节目赚流量。

      “你好。”Lorry四下张望,终于找到夹缝里的黎鸢鸢。
      她主动走过去,热情且友好地握住黎鸢鸢的手。
      “初舞台我跟你battle,我们一起加油吧。”
      “好。”黎鸢鸢态度疏离,仿佛没有感情的握手机器。
      周围学员和工作人员,暗中替黎鸢鸢点蜡。
      节目组这波操作,直接把祭天剧本拍到黎鸢鸢脸上。

      她俩排名悬殊,唱跳实力应该差了好几个等级。
      再加上黎鸢鸢没有演出经验,到时候节目播出,Lorry把黑料缠身的夜店咖按到地上摩擦,全方位极致拉踩。
      观众们拍手称赞,再跟风踩两脚。
      然后黎鸢鸢本就糟糕的风评跌入谷底,Lorry踩着她的尸骨,顺理成章拿到A班席位,收割流量和粉丝。

      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猜到后续走向。
      偏偏炮灰本人稳如泰山,没有半点自救的意思。黎鸢鸢跟Lorry打完招呼,便气定神闲离开训练楼。
      初舞台明天才开始录制,她要先把行李箱放回宿舍。
      其他练习生临时抱佛脚,利用最后的机会抓紧训练。
      而几位来自大公司选手,直接被带进已经搭好的初舞台,进行调整和彩排。
      合约里有规定,练习生必须准备好舞台再过来,录制前没有彩排机会。
      但资本总能挣脱规则,不仅可以彩排,而且能对舞台效果提出意见。普通练习生只有羡慕的份,连抗议的资格都没有。

      而黎鸢鸢呢?
      笑死,社恐患者根本不关心彩排。
      她只想回到宿舍,找个无人的角落安静种蘑菇。
      现实总喜欢事与愿违,黎鸢鸢绕了几个圈子,回到宿舍楼,才发现宿舍里到处是拍摄仪器。
      据说,节目正片和花絮,还会出现学员的宿舍镜头。

      黎鸢鸢:……
      怎会如此?

      黎鸢鸢拖着行李爬上楼,推开宿舍半掩的门。
      里面有三位学员。其中一位见到她,胡乱找个借口匆匆离开,对黎鸢鸢避如蛇蝎。
      另外两位犹豫几秒,迎过来帮黎鸢鸢拿行李。
      “我自己来。”黎鸢鸢知道她们害怕被连累,没打算接受帮忙。
      “哎呦,你箱子好重!”双丸子头女生费尽力气,才把大箱子拖进宿舍,气喘吁吁说,“咱们以后住一个宿舍,要互帮互助。”
      黎鸢鸢轻轻说,“谢谢。”
      “你好,我叫冯晨曦。”黑长直女生把大行李箱拖进来,揉揉小丸子的头发,“她叫薄菲,我们是同公司的。”
      “你们好,我…”
      薄菲抢答,“黎鸢鸢!我来之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啦!”
      “黑料吗?”黎鸢鸢平静的反问。
      “呃……”
      “……”
      宿舍空气突然凝固,沉默蔓延。
      黎鸢鸢尴尬地想:川姐说得果然没错,我应该少说点话。
      刚开口,就把天聊死了。

      “噗嗤——”冯晨曦没憋住,直接笑喷,“你果然画风清奇,爱了爱了。”
      薄菲:“你放心,我们都是成熟艺人,有分辨真假的能力。网上那些黑料,肯定是哪个大公司放出来,想防爆你。”
      “防爆?”黎鸢鸢迷茫,“我应该不会自爆。”
      “宝贝你真可爱哈哈哈哈!”冯晨曦笑得肚子疼,弯下腰断断续续解释,“不是爆炸的爆,是爆红的爆。”
      薄菲:“大公司害怕蛋糕被别人分走,会提前放出黑料,搞坏竞争对手的路人缘。小练习生根本没有辟谣的能力,唉……”
      黎鸢鸢:“原来如此。”
      “还有…”薄菲意犹未尽,打算多跟新人透露点内幕。
      冯晨曦拦住她,用余光示意摄像头。
      三个女生默契的转移话题,帮黎鸢鸢收拾行李。
      拉开黎鸢鸢的行李箱,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乐器。贝斯、竹笛、口琴,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稀奇玩意儿。
      最大的行李箱,甚至还有一面大鼓。

      “天呐?这些都是你的?”
      “嗯,我从小就喜欢玩乐器。”黎鸢鸢摘掉耳机,向她们介绍珍藏的宝贝,还手把手教怎么使用。
      两个小时转眼间过去,黎鸢鸢大半天没吃饭,肚子有点饿。
      冯晨曦:“食堂24小时开放,你快去吃饭吧。”
      黎鸢鸢:“那你们呢?”
      薄菲朝她发射wink,“我俩要去练习室熬夜抠舞。明天舞台如果出现失误,会被经纪人骂死的。”

      黎鸢鸢跟那对组合分别,独自走向食堂。
      其他学员忙着练习,偌大的录制基地空空荡荡。
      黎鸢鸢方向感比较差,抬头研究路边的地形指示牌。
      从外面开进来两辆车,恰巧停在黎鸢鸢旁边。
      前面的车打开车门,穿着黑衬衣的男人走下车,周身散发强大气场。

      黎鸢鸢只看到小半张精致的侧脸,立刻认出是大导师阮星祺。慌慌张张退后两步,差点踩到后面车里走出来的人。
      “你怎么回事?没长眼睛啊!”裴礼的助理冲过来,重重推开黎鸢鸢,语气非常差。
      “对不起。”黎鸢鸢理亏,低头道歉。
      助理想再骂两句,新晋流量小生裴礼拦住他,“算了,别跟学员计较。你…怎么是你?”
      裴礼瞪大眼睛,瞳孔地震。
      “啊?”黎鸢鸢满脸状况外的表情。
      裴礼经纪人从另一边绕过来,锐利的视线打量黎鸢鸢,“你们认识?”
      “不认识。”裴礼迅速撇清关系,带着随行团队火速逃离。

      走出十几米,裴礼仍旧惊魂未定。
      黎鸢鸢黑料缠身,闹出那么大动静。
      按理说节目组肯定放弃黎鸢鸢了,为何她还会出现呢?

      “裴礼。”经纪人冷冷叫住他,“我警告你,别跟练习生走太近。你是来刷脸蹭热度的,不是过来塌房的。”
      裴礼烦躁地回答,“我知道。”
      “跟阮星祺处好关系,公司方面出力帮你炒CP,趁机提纯收割一批粉丝。”
      裴礼嘴角抽搐,“阮星祺?他能同意?”
      “不需要他同意。只要你跟他走得近点,观众肯定能找到糖嗑。”
      “行。”裴礼咬咬牙,为流量豁出去。

      黎鸢鸢饭吃到一半,才从记忆力翻出裴礼这个人。
      以前读高中,裴礼跟她同校。她高一,他高三。
      由于学年不同,黎鸢鸢从未注意过裴礼。
      某天放学,裴礼带几个男生堵在教室门外。举起菜市场标配大喇叭,大声对黎鸢鸢唱跑调版的《今天你要嫁给我》,被黎鸢鸢当场拒绝。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黎鸢鸢彻底忘记裴礼,直到刚刚才记起来。
      万万没想到,自己参加选秀节目,导师团队居然有两个熟人。
      离谱。
      黎鸢鸢吓得多吃一碗饭压压惊,还顺手打包了免费水果,快快乐乐回宿舍睡觉。

      练习大楼那边,Lorry彩排完毕,到处寻找黎鸢鸢,却得知她早就回宿舍了。
      “她竟然不练习?”Lorry震惊,没料到对手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旁边小姐妹安慰,“她肯定觉得差距太大,自暴自弃了。”
      “对对对,你初舞台那么多设计,明天稳赢。”
      “那当然。”Lorry颇有信心。
      毕竟为了此次初舞台,她斥重金请来阮星祺的演唱会团队,量身打造舞台。
      即便明天的舞台稍有瑕疵,对付其他选手也绰绰有余。
      “Lorry,我听说阮导师已经来了,咱们提前去打个招呼吧。”
      Lorry眼睛亮起来,“等等!我先去找化妆师补个妆。”

      **

      “化妆老师,请问什么时候轮到我?”
      大化妆间内,黎鸢鸢坐在化妆镜前,屁股都快僵了。
      “别急,前面还有三个人。”化妆师手握好几把刷子,上妆动作逐渐放飞。
      她清楚选秀的定位,即便给炮灰姑娘认真化妆,她们也不一定有正脸镜头,干脆随便应付。
      “你要化什么妆?”化妆师百忙之中抽空问黎鸢鸢,“网红妆?女团妆?”
      黎鸢鸢:“我要表演古风舞台,想要古风妆面。”
      “古风妆?我不会弄呀。”化妆师表示为难,“你应该早点跟节目组申请,找专业化妆师给你化。”
      这会儿,专业化妆师早就被人气选手预定了,根本抽不出时间。
      “还需要申请吗?”黎鸢鸢苦恼地揉揉头发,请示道,“姐姐,我可以使用化妆箱吗?”
      化妆师:“可以。化丑了别赖我头上。”

      《Super idol》初舞台录制正式开始,101位学员按名次进场。
      选手座位按照金字塔结构布置,越往上代表排名越高。
      最上面的1号位,设计成王座的样子。Lorry微笑着坐上去,全场都为他鼓掌。
      黎鸢鸢注意到,现场十几位摄影师,都没有把镜头对准自己。便愉快的裹紧外套,戴上帽子,火速溜到金字塔最底层的92号位置。
      转过头,薄菲就坐在旁边,搓搓小手身体微微发抖。
      黎鸢鸢:“你很冷吗?我把外套给你。”
      薄菲摇摇头,克制的小声尖叫,“啊啊啊!阮星祺要来了,天呐,有生之年我竟然能见到活的阮星祺!”

      黎鸢鸢:……
      你如果见过死的,那才比较可怕。

      所有练习生归位,场控示意全场安静,现场广播通知:导师表演开始。
      首先登场的,是两位舞蹈导师的合作舞台,紧接着声乐导师的合作舞台。
      现场伴奏里有垫音,黎鸢鸢轻易的听出,裴礼没有全开麦。

      广播再次通知:最后,有请主导师,阮星祺。
      现场瞬间沸腾,秒变小型粉丝见面会。
      场控喊破嗓子,也没能让她们安静下来。
      屏幕里出现阮星祺的从业资料:
      年仅二十三岁,连续两年包揽五金影帝,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单曲专辑金奖,最佳男歌手,年度最有影响力的艺人榜首…
      鉴于奖项太多,众多奖项后面,还有个含义颇深的‘等’。

      阮星祺踩着震耳欲聋的尖叫入场,神色平静,目光寡淡,似乎世间情绪都到不了他眼底。
      他拿起话筒,音箱响起前奏,疯狂的练习生逐渐安静。

      “啊啊啊,居然是《如爱》!”薄菲激动地揪住黎鸢鸢衣袖,“妈咪啊,我何德何能听男神现场唱《如爱》!”
      黎鸢鸢呆呆盯着歌词显示屏,直到《如爱》两个字消失,才接过话,“《如爱》怎么了?”
      “《如爱》是我男神的封神曲!是神赐给星期姐姐的礼物!它背后有段故事。”薄菲努力控制情绪,讲述道,“那时候,我男神处女作需要主题曲,选了很多歌都不合适。结果,有个大佬匿名把《如爱》发到剧组邮箱里,歌词和曲都特别贴电影。后来歌红了,电影票房口碑双丰收,我男神的事业从此开挂。可惜,那位写歌的大佬一直没找到。”
      “……哦,这样。”黎鸢鸢反应有些微妙,局促的转移话题,“快听歌吧。”
      薄菲用力点点头,双手合十,崇拜的凝视阮星祺。

      阮星祺第一部电影,讲述某位孤独小孩平凡而璀璨的人生。
      电影主基调以清新治愈为主,主题曲《如爱》也拥有同样的旋律。

      “天使第一声啼哭,你拥有全世界的祝福。”
      “当你牙牙学语,当你迈出一步…”

      歌曲前半段,描述所有人生中所有美好的场景,平淡而幸福。
      到副歌部分,却将所有美好全部撕裂,倾诉被抛弃的孤独。
      临近结尾,歌曲节奏再次明快起来。仿佛阳光刺透黑暗,从生命的裂缝照进来。

      “如果宿命亏欠你全部的全部,
      愿你余生爱意汹涌被光眷顾。”

      短短三分钟的歌,唱出三种人生处境。
      尾音落下,全场灯光亮起。
      舞台正中的男人眼睫低垂,目光短暂的看向某个位置。
      视线落点处,黎鸢鸢猝不及防对上阮星祺深邃的眼瞳,心慌意乱的想要闪躲。
      可惜空间太小,躲来躲去都没办法躲开,反而吸引对方视线牢牢锁定。

      黎鸢鸢心里咯噔:糟糕,阮星祺认出我了?
      “啊啊啊!”旁边薄菲扑过来,抱住黎鸢鸢胳膊,激动地疯狂尖叫,“阮星祺在看我,他是不是喜欢我?”

  • 作者有话要说:  阮星祺:认不出老婆的曲风,是要跪榴莲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