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危机(错字) ...

  •   云柔话落,喜塔腊氏上前对着半雪的脸就是两巴掌,她颤抖着手指着对方,“狼心狗肺的东西,若不是我女儿,你早不知冻死在哪个雪窝子里,如今居然恩将仇报。早知如此,当初就是把馒头喂了狗,也不救你。”

      舒穆禄氏附和,“钱嬷嬷你去找李管家,把人送去官府吧。”
      半雪的卖身契在自家手上,按理说他们就是打杀了都成,不过如今是多事之秋,她宁愿费点事儿张扬出去,也不想落人把柄。

      齐佳氏欲言又止。她是舒穆禄氏嫡次子媳妇,也是未来侍郎府的当家女主人。
      谋害主子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若闹的人尽皆知,她担心有损侍郎府的名声。尤其她儿子今年正好打算说亲。

      轻轻一瞥,舒穆禄氏就明白齐佳氏在担心什么。她内心叹息,这个儿媳什么都好,唯有一点,做事情考虑的不够长远,喜欢风花雪月。

      原本这样的性格作为嫡次子媳妇够用了,到时候长子管家,省的闹矛盾。
      她当初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给儿子娶的她。
      哪知世事无常,长子战死沙场,长子媳妇不愿意守在府里,另嫁了。

      老四媳妇(嫡次子行四)赶鸭子上架接下这担子。

      深呼吸,她耐着性子给她解释,“我知你想的什么。只咱家如今的处境不允许如此。”

      不止齐佳氏,云柔跟喜塔腊氏也看过去,三人都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舒穆禄氏轻哼一声,眼神有些轻蔑鄙视。“索额图也就这点能耐,他拿明珠没办法,又想要立威,可不就找咱们这种没根基的。”

      这事儿还要从几年前说起,自葛尔丹当上厄鲁特蒙古准格尔部的首领就一直对大清虎视眈眈、极尽挑衅。

      今上仁慈,不愿意大动干戈发起战争,惹的民不聊生。葛尔丹却误以为大清怕了他。

      就在去年皇上忍无可忍终于决定出兵给葛尔丹一个教训。

      准格尔部落不过是个小小的蒙古部落,他在蒙古能作威作福不代表真能赢得大清将士。

      这不,今年三月清军大胜,终于把葛尔丹逼至科布多。
      问题就出在这,大部分武将建议乘胜追击,一举把这‘乱臣贼子’歼灭;另一部分人则建议见好就收,充分展示大清的仁慈。

      主张见好就收的是以索额图为首的太子党一系,另一派则是以明珠为首的大阿哥党。两党素有纷争,这次也不例外。

      他塔喇家是皇党,一心跟着皇上走,两边都不参与。按理说这火怎么也烧不到他身上。
      坏就坏在布雅努如今是兵部侍郎,这次也跟着康熙亲征。
      葛尔丹一看就是狼子野心,放他回去就是放虎归山,布雅努自然愿意一网打尽。

      如此可不就碍了索额图的眼。
      明珠一系的人自有明珠护着,布雅努自然就成了他杀鸡儆猴的那只猴。

      半雪的事情可大可小,她担心私下处理着了索额图的道。

      解释完她有些愧疚的摸摸云柔的手,“就是要委屈玛姆的乖孙女,不过你放心,这个仇玛姆给你记着,日后定当讨回来。”

      云柔摇头,“玛姆,云儿不委屈。府上正是多事之秋,半雪这件事就算了吧。”见众人面带不赞同,她额娘甚至准备开口教训她。云柔再次开口,“玛姆、额娘、伯娘,不是我性儿好。我猜那个想要害我的人肯定早有准备,还有半雪,她敢做好这事,也肯定收拾好了尾巴。就算是送去官府也未必能审讯的出什么事情来。”

      说这话不是无的放矢,她忽然想起来,书上曾多次描写云宛的厉害手段。她手里似乎有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她就是仗着那东西害了不少人。

      她是第一个,还有个瓜尔佳氏比她更惨。

      既然最厉害的太医都找不到破绽,半雪完全可以就下药的事情反咬一口。
      如此,对府上的名声依旧有碍。

      还有一点,“我曾隐约听见她说,她爹考入翰林,好像当了什么官,还跟索额图有牵扯。玛姆刚才说索额图正准备着抓咱家的把柄呢,我担心他会利用这件事。”

      前面还则罢了,后面这才是最致命的。索额图权倾朝野,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喜塔腊氏心有不甘,“难不成就这样放过她?”
      女儿什么人她们最清楚,断不会说谎,她说是半雪干的,那肯定就是半雪。错不了。
      不能惩治刁奴,喜塔腊氏快呕死了。

      舒穆禄氏低头沉思,片刻后她轻笑,语气不自觉高昂,“谁说放过她了?这件事你们别管了,我自有办法。老五家的,当务之急是好好照顾柔丫头。你亲自监督,把柔丫头身边伺候的都查一遍,查仔细一些。”

      舒穆禄氏就是侍郎府的顶梁柱,她说有法子,两个儿媳信以为真。喜塔腊氏有人任务,齐佳氏不甘示弱,“额娘,您看儿媳能做些什么?”

      “再过些时日就是我六十大寿,你把这一块弄好就成,其他的暂时不用你操心。”
      能活到六十还身形健朗的人少之又少,侍郎府早就打算大办,作为内定的下一任当家人,齐佳氏忙的脚打后脑勺。
      若不是云柔病的太厉害,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云柔本来已经闭上眼,听闻‘六十大寿’几个字,她猛然睁开。
      如果说被算计病重是个开始,寿宴就是把她打入深渊的地方。
      就是在这个寿宴上,她再次被算计,被人发现与一个‘乞丐’纠缠不休。

      若只是纠缠,她还能想法子脱身,要命的是那乞丐手里拿着她的贴身小衣。
      众目睽睽,她百口莫辩。

      云柔蹭的坐了起来,额头冷汗连连,她顾不得会不会暴露,伸手抓住身边还未离开的舒穆禄氏,神色焦急,“快,快去搜半雪的房间。”
      只希望这两天下雨,她还没来得及跟云宛接头,那小衣还在。

      舒穆禄氏反手握回去,“丫头别急,出了什么事儿,你慢慢说,玛姆在。”

      或许是舒穆禄氏的声音太过镇定,云柔慌乱的心也跟着平静下来。她手掌都是汗水,声音颤抖,“我今天恍惚听见她说我命大,她们好像还留着什么后手。当时半雪笑的很得意,她说要让我尝尝万劫不复的滋味。我隐隐听见她们就是打算在大寿的时候动手。”

      云柔话说的似是而非,三人神色严肃,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杀气。
      云柔是侍郎府的孙小姐,她若出事肯定会带累侍郎府其他人的名声。
      不只是侍郎府,布雅努的堂兄弟也会受连累。

      侍郎府暂时没有女眷不假,其他人可是有的。
      到时候若真让人得逞,他们就算不被愤怒的族人活剥了,也会被孤立埋怨,亦或者除族。

      想到这里齐佳氏坐不住了,她与喜塔腊氏同时起身,两人异口同声:“额娘,我亲自去找。”
      齐佳氏没有女儿,她对云柔也是当成自己女儿疼的,两人对云柔的东西都十分熟悉。有她们两个盯着,想必不会出错。

      舒穆禄氏挥手,“去吧,带着魏嬷嬷、钱嬷嬷一起,既然要查,索性把暖心阁所有的丫头婆子都查一遍。”

      魏嬷嬷是云柔的贴身嬷嬷,也是她当年的陪嫁丫头,值得信任。
      暖心阁则是云柔居住的闺阁,作为府上唯一的孙小姐,云柔的待遇可想而知。

      交代完两个儿媳,见云柔仍旧一脸心悸,她安慰的拍拍手,“好丫头,你还病着,万事有玛姆跟你伯娘她们操心。你放心,这些魑魅魍魉一个都跑不了。”

      舒穆禄氏并未曾怀疑云柔,人在得意之时漏口风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是小人得志的半雪。
      偶然得知自己从一个伺候人的丫头变成官家小姐,她一时得意也很正常。

      见大家都行动起来,云柔这才放心。这一放心下来,就觉得满身疲惫,整个人也恹下来。

      府里现有的药,舒穆禄氏也不敢给她吃,只让人熬煮了些绿豆汤给她喝。
      绿豆汤解毒,先让孙女用着。晚些时候她再让人跑一趟太医院。
      这次她亲自监督。

      云柔睡的并不安稳,上辈子发生的事情总是往她脑海里钻。她就像是个过客,看着‘自己’钻入别人的陷阱却无力阻止。

      她看着玛姆等人一次次凄惨的死在自己面前;看着云宛仗着‘穿越女’的身份,得意的谋算,最后帮着五阿哥谋得皇位,自己做了尊贵的皇后、太后。

      看的太多,心中因无能为力而涌起的愤怒越多。

      “不甘心吗?我可以帮你报仇哦。”

      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想起,她猛地睁开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更新:最近家里有事,会日更,但更新时间不确定。晚上十点若是没更新,当天就是没有。事后会补回来。
    注:历史上康熙第一次亲征葛尔丹在二十九年。文中是剧情需要感谢在2021-09-13 22:10:15~2021-09-15 17:37: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可 5瓶;秋月白 4瓶;支棱 3瓶;24775493、贺兰向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