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引魂灯引不归人(3) ...

  •   江牧都被他整得无奈了:“我真是人。”

      容辰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定了神,脸色一变震惊道:“您没死啊?”

      江牧倒也不在意他问这话,只懒洋洋地答:“死了一百年,又活了,诶对了,”他挑了挑眉:“天衍城离这边不算近,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儿?”

      容辰顿时脸上多了几丝愤慨:“我爹!我爹那个老顽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说现在外面不安全要把我关起来!!”
      他越说越生气:“他就是看不惯我不喜欢我!还非要说外面不安全,我现在出来了,少块肉了吗?!”

      说完了他才好像又反应过来,白着脸有些腿软地扶着墙站了起来:“江仙尊,您真没……您真还活着啊?”

      “嗯,”江牧往他那边走了几步,手指随意地在他的肩上扫了扫,语气里带了一丝意味深长:“也可能是真的不安全。”

      “怎么会?”容辰下意识地想反驳,但下一瞬就被缠绕在他指尖上的黑雾夺去了视线:“这是?”

      “魔气。”
      江牧指尖灵力运转,黑雾几乎没做反抗就被灵力吞噬了,但是他的眉心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魔气。
      并且是他从这小子体内经脉里找出来的。

      可是怎么可能?
      听他这一路上遇到的人说,百年前他以身祭剑重创魔族,这百年来魔族都恨不得夹着尾巴做人,怎么可能会对天衍城容家人下手?

      江牧眯了眯眼睛,须臾之后桃花眼里重新恢复了轻松的笑意,转眸向呆愣在原地的容辰勾了勾手指:“走吧。”

      看到那缕黑雾容辰脑袋里也想清楚了,脸上多了几丝懊恼,还没缓过神来,看到江牧的动作又愣了愣:“江仙尊——江前辈,”他斟酌着换了个称呼,“您要送我回天衍城?”

      哪儿那么好的事?
      江牧颇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懒洋洋地掏出刚才客栈里顺带摸出来的桃花酿喝了一口:“不,还得麻烦你送我回下凛剑宗。”

      他现在不过筑基期,身上又是分文不挂的,靠自己走回去那得多费力,反正这小子也有钱,刚好还帮了他的忙,这头肥羊就放在眼前,不多薅点羊毛都对不起自己。

      啧。

      *

      凛剑宗分为九个峰,之前江牧住的那儿名为三尺,取三尺青锋之意。
      三尺峰山上种了一大片桃花,现在正值三月,桃花开得正盛,微风拂过时吹落的桃花瓣像极了冬日里下的雪,漂亮得恍若仙境。

      桃花林里的青石板路上铺了一层青苔,青苔上面是零零散散飘落的桃花瓣,踩上去松松软软的。

      江牧时隔一百年重新踏上了这条路,心里面还有点儿新奇,随手折了一枝桃花枝在手里,还时不时地拿起酒壶喝上一口,那副轻轻快快的模样像极了少年时的出游。

      他倒是舒坦,落在后面的容辰就不太好过了。

      少年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在了青石板上,也不顾及形象了,张嘴就喊:“江叔,你等等我,我不行了。”

      江牧被他那样子乐到了:“这才走了多久,再说了,男孩子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
      这小子之前是叫的江前辈,但是他和容钰也算是老相识了,叫他叔还比较合适。

      “我真不行了,江叔”容辰咸鱼瘫:“还有多久才到啊?”

      江牧想了想,故意逗他:“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估计也就才走了五分之一吧。”

      “!!”容辰人都要裂开了:“叔,叔我真的走不动了。”
      说着,他可怜兮兮地看向了江牧:“江叔,要不你先走,一会儿找人来接我吧。”

      “做梦呢?”江牧哈哈笑了两声:“逗你玩儿的,这大概走了一半了,再坚持坚持,一会儿就到了。”

      容辰不知道这个“一会儿”到底是什么概念的“一会儿”,他只知道他的腿都要断了。
      但是他也知道他江叔的身份特殊,而且他江叔也说过他还活着的消息现在不适合透露出去,所以就是再不想动,他还是撑着快要废掉的腿站了起来。

      他叹了口气,下意识地往江牧那边看去。

      青年一手执花一手拿着酒壶,一身灰袍都掩不住他身上的潇洒恣意,一双茶色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容辰觉得,这一刻,他身上仿佛有光。
      当初惊艳世人的红衣一剑,百年后归来,依旧是这副惊艳绝伦的模样。

      “想什么呢?”

      容辰倏地回神,目光触及到他脸上的笑意,唇角也微微向上扬了扬。
      也是,这个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没什么,江叔,我们继续走吧。”

      三尺峰山腰上有一个结界,这是当年江牧对阵法兴趣还浓的时候随手自己布的,他那个精通阵法的小师兄给改过,能挡住不少人。

      江牧站在结界面前,一手撑着下巴,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下巴上点了点,转眸看向了容辰:“过来,我带你进去。”

      容辰犹豫了一下:“不是江叔,这结界虽然是你布置的,但是这都一百年过去了,你确定你还能过得去吗?”
      要是有人改过,阵法不认他江叔的灵力,那他们的行踪岂不是立刻就会暴露了?

      江牧懂他的意思,却还是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不会有人动的。”
      他师兄师姐向来疼他,他留下来的东西肯定是会保护的好好的,退一万步想,就算是他师兄师姐要动,他那小徒弟也不会同意。

      那崽子,凶起来向来是谁的脸色也不看的。

      江牧茶色的眸子里多了几丝暖意,没再说话,拽着容辰的手腕就抬脚迈进了结界。

      进入了结界之后,他挑眉看了一眼容辰,后者一幅震惊的样子。
      江牧看着觉得好笑,刚准备说话又突然垂下了眸,看向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内侧。
      一会儿过后,他缓缓皱起了眉。

      怎么回事,他刚才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灼痛。

      *

      而就在这一瞬,远处三尺峰峰顶的院子里,一袭黑袍的男人骤然睁开了眼睛。

      他原本眉目间满是沉稳,却不知是感觉到了什么,沉稳宛如被一子石子打破平静的春水,表面上还勉强维持着平静,那双深色的眼瞳里却满是不敢置信。

      他……他刚才感受到了什么?

      他的呼吸声不可抑制地重了起来,就连左手手腕上仔细系上的红色发带都在细细地颤抖。

      是他感觉错了?

      这个念头一出来,他心里骤然一空,条件反射地转眸看向了石桌上晒太阳的点苍剑。

      这把剑是他师尊的本命剑,当年他师尊以身祭剑祭的就是这把剑。
      点苍剑和他师尊的联系盛过所有人,他可能感觉错,但这把剑绝对不可能。

      “嗡嗡嗡。”
      只见后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像是在等他的同意,但是它的剑柄都已经从石桌上翘了起来,明显跃跃欲试地想要寻着刚才灵力触碰结界的方向飞去。

      没有错……

      他的师尊,回来了。

      闻斜的眼眶顿时染上了一抹带着些许潮气的红。
      他等了一百年。
      他的师尊,终于知道回家了。

      下一瞬,他的身形一闪,院子里就失去了他的踪影。
      桌面上的点苍剑“嗡嗡”了两声,像是不满他先走了一步,马上紧紧地跟了上去。

      那边江牧还在跟容辰说笑,忽然声音一顿,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倏地看向了山顶的方向。

      容辰愣了愣,“江……”
      他后面个“叔”字还没开口呢,就见灵光一闪,一把灵剑从峰顶射向了他们这边。

      “……”
      容辰瞳孔骤然一缩:“!!!”
      卧槽卧槽卧槽,他江叔不是说没人会动他的结界吗?怎么他们才刚进来没一会儿就被人发现了?!!
      而且,不知道是惊动了哪位大能,竟然一出手就想要他们的命!!!

      然而下一瞬他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那把仿佛划破了虚空飞射过来的剑带着万夫莫开的气势奔过来,在临了的时候却凄凄切切的,像是受尽了委屈一样,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塞进了江牧的怀里,还满腔眷恋地用剑柄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

      容辰:“……”
      这架势,说这把剑是他江叔留在凛剑宗的私生子他都信。

      江牧顺势抱住了剑,也不怕剑柄刮到误伤他,任由它乱蹭,甚至眼眸里的笑意都更浓了几分。
      “这么想我?”

      他半点不惊讶点苍剑生出了灵智,他身郧前就已经能隐约感受到它的一些情绪了,当年他以身祭剑再加上这一百年的修养,要是还没有生出灵智那才奇怪。

      不过他倒是有点意外,他以为以自己这个性格,本命剑的剑灵就算是个街头流氓的性格都很正常,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个嘤嘤怪的做派。

      “嗡嗡~嗡嗡嗡嗡嗡~”
      呜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百年不见,江牧看着它这样子心里也高兴,带着笑意伸手摸了摸它的剑柄耐心地安慰它:“没有,怎么会。”
      说着,他又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对了,小斜呢?”

      明显点苍剑十分不想他提到别人,但是又像是顾忌着什么,犹豫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离开了江牧的怀抱,剑尖指了指山路的尽头。

      江牧抬眸望去,青石板路的尽头,赫然立了一个披散着长发,眸色深深的男人。

      这是他那个小徒弟,闻斜。
      这小兔崽子,百年不见,都像个大人了。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扬起了唇,向着男人走过去。
      他原本是想走过去拍一拍男人的肩膀的,但是临走到了才发现,他这个头也算高的了,站在这小兔崽子面前竟然还矮了他半个头。

      江牧:“……”
      他的心情有点复杂。
      “小——”

      刚开口,他就被男人整个揽进了怀里。
      江牧愣了愣,准备说话,却又突然顿住。
      ——他肩上的衣服,被某种温热的液体浸湿了。

      “闻斜……”
      然后,他就听到了男人沙哑的,带着潮气的声音:“师尊,你回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感谢在2021-08-22 15:33:08~2021-08-23 16:3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池子 5瓶;珉甘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