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零零一 ...

  •   001

      “夫人!夫人你还好吗?”

      “夫人醒一醒!”

      好疼!

      伴随着声声呼唤,赵维桢幽幽醒转。

      意识回归,她第一个感受就是脖颈之间钻心火燎的疼痛。听着旁人急切的声音,赵维桢强打起精神,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做古人装扮,满脸焦急的年轻人,以及他背后吊在房梁上晃来晃去的三尺麻绳。

      这……

      发生了什么?

      赵维桢茫然地眨巴眨巴眼,而后无数数不清的记忆袭上心头。

      她穿越了。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赵维桢是名中文系的大学生,正值大三,在图书馆实习呢。她好不容易写了好几轮申请才换来进入图书馆古籍室的机会,结果赵维桢前脚踏进古籍室,后脚就穿越了。

      不止是脖颈火辣辣的疼,她的脑子有些发蒙。

      根据原身记忆……她好像一穿穿回了先秦时期。

      好家伙,真够远的。

      巧的是,原身是赵国邯郸人,和赵维桢同为赵氏后代,且闺名也叫维桢。

      赵维桢夫家姓吕,是个相当有钱的大商人,就在昨日,原身刚刚完婚。

      只是原身万万没想到,她婚后才得知,自己这新夫君竟然在暗中资助质赵的秦国公子。眼下秦国大军已经兵临邯郸城外,夫君则准备协助那秦国公子出逃。这要是让国君知道了,可是死路一条!

      绝望之际,原身直接吊起麻绳,决定上吊自杀。

      这都什么事嘛。

      穿越过来的赵维桢浑浑噩噩地想:睁开眼就是邯郸之战,简直比电视剧里演的还要夸张——等等。

      夫君姓吕。

      邯郸之战。

      准备协助秦国公子逃离邯郸。

      因为大脑缺氧而迷迷糊糊的赵维桢,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现在,是未来秦国相国、秦始皇他仲父,大名鼎鼎权臣吕不韦的老婆。

      而今天正是吕不韦跑路的日子!

      在历史上,秦、赵二国纷争不断,长达几十年。几年前长平之战,赵军大败,秦国武安君白起坑杀赵俘四十万,秦赵二国从此结下血海深仇。

      时间推到时下的邯郸之战,秦国大军直接围堵到赵国国都邯郸城下,赵孝成王想杀秦国质子嬴异人泄愤,而在此之前,嬴异人与吕不韦商议过后,拿出重金贿赂守城人,连夜出逃。

      怪不得原身想自杀,赵维桢惊魂不定地想,她本是赵国人,夫君却和敌人沆瀣一气,万一国君怪罪下来,原身一家子都别想跑。

      开局未免太刺激了吧!

      “太好了,夫人你醒了!”

      身旁的年轻人长舒口气。

      赵维桢扭头看向他,是名青年,作下人打扮。瞧见他的脸,赵维桢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魏兴”这个名字,是吕不韦身畔最亲近的侍从。

      “吕……咳咳咳咳!”刚一开口,赵维桢止不住地咳嗽。

      “夫人慢点。”

      魏兴赶忙道:“夫人这是何苦呢!”

      真正的赵维桢,早已死于上吊自杀。若非魏兴赶来及时,穿越过来的赵维桢怕是也要再死一回。

      经过那么一出,赵维桢的嗓子嘶哑不堪:“吕不韦在哪?”

      魏兴:“主人他正到处找夫人。”

      找她?

      找她干什么,他不应该即刻跑路吗?

      赵维桢满腹问号,魏兴只当她是死里逃生,还不太清醒,干脆擅作主张:“夫人,我带你去见主人。”

      她还没搞清楚具体情况,就糊里糊涂叫魏兴从房间里拉了出去。

      深夜的吕府灯火通明,来来去去的下人神色紧张。

      魏兴把赵维桢带到大门前,马车早已安置好,随时能够出发。

      赵维桢刚刚站定,就看到马车前只站着一名白净且俊秀的青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吕不韦呢?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听那名青年急火火地开口:“夫人!”

      这是吕不韦?!

      即使原身的记忆无比清晰,看见吕不韦本人,赵维桢还是愣了愣。

      呃,和她预料的……不太一样啊。

      有史书和诸多影视形象在先,赵维桢心中的吕不韦,要么老奸巨猾,要么满腹算计,不是形容猥琐的中年油腻男就算形象端正的了。赵维桢事先根本没多少期待。

      但面前这神情匆忙的男子,目测刚刚及冠不久,身材瘦削、眉目清秀,不止不油腻,还看起来干干净净,颇为文雅。

      重点是,他真的很白。

      一个走南闯北的商人,倒是生得细皮嫩肉。放在聊斋里,就是会被貌美女妖怪吃干抹净的小书生。

      吕不韦见赵维桢脖颈之间一道红痕,大吃一惊:“这是怎的了?”

      赵维桢喉咙剧痛,还是忍着开口:“嬴……”

      不对,这个时代的人不会喊姓。赵维桢到嘴边的话一个急转弯,清了清嗓子:“异人公子呢?”

      她主动问起嬴异人,吕不韦更是意外。但情况紧急,他反应非常之快:“这就出发,去接异人公子。”

      赵维桢:“那你还在等什么?快去啊!”

      吕不韦:“等夫人。”

      说着吕不韦看向魏兴:“快扶夫人上车。”

      赵维桢:“……”

      等会。

      扶她上车?

      “你——”

      刚穿越过来就是出逃现场,赵维桢的脑子还是乱糟糟的。整个吕府兵荒马乱,赵维桢也顾不得斟酌字句,直接出言:“你不是要自己跑路么?”

      “自己跑路?”

      吕不韦反问一句,而后他白净面孔上的意外尽数消失。

      赵维桢一句话,再加上她脖颈之间的伤痕,足以吕不韦理解一切。

      她这便宜夫君微敛神情,一双剑眉深深拧起:“不韦虽商人,却也晓得夫妻同心的说法。你与我昨日刚刚成亲,怎会有直接抛弃妻子的道理?即使要跑,也是要带着夫人一起跑。”

      这……这和历史说的不一样啊!

      好吧,历史上也没记载当时吕不韦的老婆在哪里。

      但哪怕赵维桢不懂历史,也明白她不能跟吕不韦一起跑。

      在原身的记忆里,吕不韦是花了六百金私下贿赂看守城门的官员,告诉他自己一人有事要出城。

      在邯郸,因为资助嬴异人,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吕不韦选择在这个时候娶一名赵国女子,也是为了麻痹这些视线。

      要是赵维桢与吕不韦一起走,那不摆明了是携妻跑路吗!

      嬴异人为了自己跑路,甚至把他的妻儿——赵姬和未来的秦始皇嬴政,都直接丢在了赵国不管。

      “我不能与你走。”

      赵维桢不假思索:“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分风险。你独自带异人公子离开最为妥当。”

      吕不韦眼神闪动,显然赵维桢说中了他的心事。

      “确实如此,但夫人……”

      你到底要不要跑路啊!

      赵维桢有些急了。

      原身虽为赵人,但她可是中国人!

      要是嬴异人跑不了,就当不成秦庄襄王,他不成秦王,他的儿子就无法统一六国成为秦始皇。

      要是吕不韦因她而一时犹豫跑路失败,那赵维桢就成了比赵高、秦桧罪过的千古罪人。

      这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没秦始皇,还会有几千年后后的她么?

      “你赶快走。”

      赵维桢干脆又把吕不韦推到了马车上。

      即使上了马车,吕不韦仍没催促车夫。他扭头对魏兴吩咐道:“既是如此,魏兴你就留下照顾夫人。”

      魏兴:“是,主人。”

      把自己身边用的最趁手、最信任的下人留下,足以证明吕不韦的态度。

      吕不韦又深深地看向赵维桢:“夫人,今夜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但恳请夫人牢记,不韦决计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既成夫妻,便是——”

      话这么多,你真的是吕不韦吗!

      也许是不想当千古罪人的心情过于迫切,赵维桢心底涌起一阵难得的魄力。

      她拎起衣袂,抬腿就给了还想说话的吕不韦一脚。

      “啰啰嗦嗦的,走你!”

      赵维桢这一脚踹的吕不韦始料未及,直接跌进车乘内。她直接命令车夫:“去接异人公子,一刻也别耽误。”

      得了命令的马车终于离开。

      直至吕不韦的身影消失在府邸大门前,赵维桢才长长舒了口气。

      她下意识地拢了拢头发,才意识到自己的齐耳短发早就变成了妇人发髻。只是发髻摸起来松松垮垮,理应是上吊时折腾散了。

      那赵维桢现在,恐怕完全是个头发散乱、情绪激动的疯婆娘。就这,吕不韦还能对着她絮絮叨叨这么久,还一副舍不得的模样,倒真是个人物。

      踹了历史上著名的大权臣一脚,赵维桢才觉得心中激荡的情感渐渐平复下来。

      她一边拢着头发,一边看向身畔目瞪口呆的魏兴。

      “你去把我家中老父,还有异人公子的妻儿都接过来。”她对魏兴说。

      今夜不论吕不韦和嬴异人是跑的成还是跑不成,明日天亮了,都会有麻烦上身。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新气象!第一次写古风长篇,激动地搓手手。
    先秦时期的人名称呼会因为发音、习惯和风俗等等原因和现代有很多不同,文中会优先照顾现代语法和称呼习惯。文章里旁白和叙述时依旧按照现代习惯称呼为嬴政、嬴异人等等,对话里会是公子政、秦王政,赵姬同理。其他的人名称呼,也是照顾现代语法和习惯为先,可能会出现不符合历史情况。
    然后就是,一些历史典故的选择上,可能用的不是最新的考古结果,而是选择大家接受比较广、或者内容戏剧性更强的故事。后面一部分的角色和历史时间线会根据剧情需要调整,毕竟只是同人,咱们还是追求有趣为先,多担待哈。
    还有,文案上写作者我国古代历史文化水平约等于零,不是谦虚,是真的不行……古代文学和古代汉语姜花学的一塌糊涂,我尽力而为,那超出我能力范围的真的没办法,躺平任嘲。
    感谢千璃暮雪、花香蝶舞、只只这么小的地雷,感谢读者“52965744”“花香蝶舞”“夏目友人帐”灌溉营养液,爱大家,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