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我想你了(完) ...

  •   《落孤鸿》从拍摄完成到播出一共用了八个月。跑通告宣传的时候,谢霁翡正在另一个城市拍新电影,不仅要从手指缝里抠时间,还得昼夜赶场。
      
      从微信原相机里,都能看出来瘦了。
      
      谢霁翡鼓鼓腮帮,刻意说:“角度问题。等我回来,你再摸摸,我身上的肉究竟少了没。”
      
      黎听悬摇头失笑,宠溺低语:“你就仗着在外面,我碰不到你吧。”
      
      谢霁翡得意地扬扬眉毛,然后把手机摆成竖立,站起身走远一些。
      
      虽说是在个人休息室里,但地方实际上还是很狭窄的。他对着光线下的落地镜左右看看,又朝向光线的方向,冲手机摄像头拂了拂打过一点腊的头发,“怎么样?我今天。”
      
      黎听悬的目光在那身连体裤束起的一段紧腰上停顿了一会儿,“很好看,显身段。今天还穿了靴子?”
      
      “昂。”谢霁翡微抬了抬脚,鼻子皱皱,“还是一个高帮高跟靴。这回过来,造型有事请了假,统共就拖运了两双鞋来。本来都是代言商新推的样式,哪知道另一双被蹭得沾上了颜料,现在只剩这个。”
      
      他略嫌弃道:“娘气到黑粉能用放大镜计算出它的高度,到时候再个个说我身高造假。”
      
      平时对黑粉呈无所谓态度的人,事实上也并不是一点不在意。
      
      黎听悬尤其喜欢谢霁翡在他面前袒露出最真实的一面的模样。
      
      望着黑靴端详片刻,他给出客观的评价:“鞋子确实起到显高的作用,但只不过是锦上添花,你的身材比例原本就很好,修身的连体裤提升了腰线,腿长得逆天了。到时候往官方身高跟你报得差不多的人身边站站,看看究竟谁谎报。”
      
      与其它男性来来回回那几句夸人好看的话不同,从黎听悬嘴里说出的词句,就格外叫人心花怒放。
      
      谢霁翡噗嗤一乐,看看时间,走过来要关视频,“走了,和他们会合去了。
      
      镜头框变黑,然后消失,黎听悬摩挲了一下手机屏幕,心底尚有一句思念,未及出口。
      
      跑通告在圈子里也是一门学问,更何况是像《落孤鸿》这样一部以老带新的大正剧。关键演员需要集体出场,还得给后辈新人挪位置撑脸面。这事吃力却不一定讨好,无非也就是卖卖导演的面子而已。
      
      黎听悬本就因为谢霁翡去外地拍戏的原因与他分居两地,如果两人都各自好好干着自己的工作就算了,偏偏谢霁翡还要不停往返两地,疲劳不堪。
      
      他看不得恋人辛苦奔波,一个电话拨到陈达桨那里,也想从那里讨个人情。
      
      只是小事而已,陈达桨当然乐意答应。
      
      “原也没作硬性要求,是小谢太过实诚。”
      
      黎听悬一笑:“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什么都尽全力做到最好。”
      
      “的确。”刨开跟黎家的世交关系,陈达桨对谢霁翡的单独感观其实也一直在稳定上升,末了,还调侃着感慨了一句:“两口子怪恩爱,余下的后半生也算有着落了。”
      
      不愧是思想前卫的陈导,什么都能接受得了,还意外地送上了真挚祝福。
      
      黎听悬承他的情,嘴边挂着不自觉的笑容:“借您吉言。”
      
      他心情很好地挂了电话,暂且先不去打扰谢霁翡,知道那边应该已经开场了。
      
      《落孤鸿》剧组里,官方身高报得跟谢霁翡一样的还真有两三个。
      
      不偏不倚地,他上台以后,就挨着余瀚坐在一起了。
      
      底下的粉丝为他们集体欢呼狂叫,主持人压都压不住,笑着说:“嗨呀,大家可太热情了,《落孤鸿》剧组来咱们这个城市来对啦。”
      
      但明眼人都知道,其中一大半的援持,都是冲着谢霁翡,以及谢霁翡今天这身打扮的。
      
      新造型师临阵撂担子,水平却是很实在的。精心设计搭配后,今天的谢霁翡在全场俊男靓女里都堪称惊艳了。
      
      整场电视剧宣传会里,不论是讲剧组趣事还是小游戏互动环节,余瀚的脸色都不太好,轮到他讲话,皮笑肉不笑,从牙缝里就透着一股阴阳怪气,可见心理素质仍需加强。
      
      当天稿子发出来就有人把他大黑特黑了一通——“人丑阴郁,个矮硬撑。”
      
      形成明显对比的,就是狂赞谢霁翡盛世美颜的那一篇篇通稿了。
      
      嫉妒令人发狂,余瀚红怒了眼,一夜没睡。
      
      到第二天,谢霁翡已经打算短暂给自己一个喘息的片刻,暂别《落孤鸿》的城市轮回宣传周,回剧组前路过南城,偷偷给黎听悬带个惊喜。
      
      余瀚给他发短信,倒是意料之外的事。
      
      一看标题,谢霁翡就挑了下眉毛。
      
      “你最怕什么”。
      
      他莫名其妙地点开。
      
      心想:老子现在什么都不怕。
      
      但结果还是挺在意料之外的。
      
      余瀚发给他的,是一张像素并不很清晰的照片。
      
      一晃眼,谢霁翡差点以为有人又偷拍了他。
      
      但细一瞧,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照片里,跟一堆浪荡人觥筹交错的,并不是他。虽然很想,但真的不是。
      
      照片不止这一张。
      
      后面的,内容更加荒唐。
      
      有大敞着领口的,有痴笑着歪在别人身上的,有被咸猪手搂着还放肆邪笑的。
      
      第一感觉就是,像个出来卖的,极不体面。
      
      照片里的人从某些角度看甚至跟他能有七八分像,顶着这样一张脸,做出勾勾搭搭的事,谢霁翡心里也是挺难言的。
      
      “他是谁”三个字刚打出来,余瀚又给他发来——“猜猜他是谁”。
      
      语气莫名的贱。
      
      下一句——“他是现在很多夜场里有名的男妓。”
      
      谢霁翡动作一停,把前面打的字全都删除了,又把余瀚给他发的所有东西都保存下来,发给了黎听悬。
      
      受到任何威胁,第一件事,当然是让无所不能的对象出马。
      
      可余瀚仿佛还觉得自己没有把蠢事做尽,又发来一句话——“你猜,上半年,都有谁点了他。”
      
      谢霁翡手指飞快——“你点了他?你暗恋老子?”
      
      满心阴谋诡计的余瀚看了差点气死。
      
      他用语音识别功能狂吼,发出的字大多变成近音字。
      
      “是黎挺悬!黎挺悬电了他,你知道妈?你们很要好对吧?他总给你诚邀对吧?那你知不知道,在他眼里,你跟那个南极石也没有曲别针呢?”
      
      谢霁翡一脸古怪地盯着这几行文字看了一会儿,随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他边给黎听悬打电话,边将短信截图,电话接通后,微信截图延迟了一两秒才发送出去。
      
      还没开口说话,黎听悬“喂”了一声又顿住,想来是看清了接收到的东西。
      
      “有人跟我说,你跟照片里的人……”
      
      还没把话说完,男人慌乱焦急的声音将他打断——“老婆,你听我解释。”
      
      为着这句称呼,谢霁翡怔愣了足足三秒钟。
      
      电话里,黎听悬低磁的声音有条不紊地用最精简的语言说明着那天的情况。
      
      他提到自己上半年确实有去过夜场,但目的只是想找连霄然喝酒。他也不隐瞒,把具体的时间和地点都阐述得一清二楚。
      
      “你要跟我一刀两断,我心里难受,想找个平时能说得上话的人。”
      
      回想曾经,谢霁翡不免心亏,嘴上即将冒出的话硬生生拐了个弯,是一副不饶人的架势,“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那个人我没碰过。”黎听悬头回暗恨连霄然风流成性,连累了自己,“因为那张脸有一点像你,我看不得,已经让连霄然把人打发离开慕色,找了别的工作了。至于他为什么会再出现在夜场,还流传出了这些照片,我会一查到底。”
      
      业内业外知道他与谢霁翡关系非比寻常的人日渐增多,但也只限于了解到他们同进同出的亲密。两人都没有刻意隐瞒的意向,媒体猜什么的都有,直接大胆问的也有。
      
      谢霁翡一律客客气气地用了和直播时一模一样的回答:“黎先生是我的大金主,还不够明显么。”
      
      就是因为太明显,才会有一部分人选择相信,而另一部分则是觉得,他们在玩梗,外加捆绑卖腐,博人眼球。
      
      黎听悬原本也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好脾气了,但好脾气并不代表没脾气。如果有人存心想破坏他和谢霁翡的感情,他会用行动证明,那个人在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究竟犯了多大的蠢。
      
      “查这件事情,用不了一天……”
      
      这边,谢霁翡静静听着,神思乱飞出去,又及时拉回思绪:
      
      “有什么好解释的。”
      
      黎听悬喊他:“小翡……”
      
      “以后不准再跟姓连的去夜店会所,真是到了必要的场合,也要提前跟我说。照片里那个人长得根本没我好看,脸上还有微整过的痕迹,瞎子都知道该要怎么选。你又是那么洁癖的一个人,如果真碰了他,两瓶酒精都不够洗手的。我知道,除非你眼瞎了,心盲了,脑子里连我叫什么都记不清了,才可能去点一个冒牌男妓。”
      
      黎听悬笑了,声音微哑:“没有那样的假设,也不会有那么一天。你是无可替代的。”
      
      谢霁翡心中甜蜜,脸上微热。
      
      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情话听了不是一句两句,不仅没起到免疫的效果,心脏还是会为了这个人强烈地加速跳动。
      
      有人拿真心完全交给他,他凭什么不能将信任完全托付。
      
      把余瀚的号码永久拖进黑名单,谢霁翡望着眼前渐近的家门,轻轻一笑,“黎家舅舅,我想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