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可爱吗?我装的 ...

  •   “杜导,是我,谢霁翡,想麻烦您一个事儿……嗯,对,很抱歉……”
      
      次日一大清早,谢霁翡就起床洗过漱,诸事不管,首先把工作日程做一些临时的处理。
      
      剧组里有关他的戏份肯定是要往后再挪一挪的,这一挪,后面的各种进程肯定要耽误。幸而杜尤不是那种脾气特别大的导演,前面一段时间的合作让谢霁翡在这名导演面前刷足了好感度,不至于臭骂一通,牢骚几句总是有的。
      
      谢霁翡放低姿态好言好语,有商有量地,跟杜尤交代了自己目前的不便。
      
      杜尤痴于作品,对他们这种世家豪门里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只问了一句:“最晚什么时候能重新进组?”
      
      这是要松口的意思。
      
      接下来就好切入了,谢霁翡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扣,想了想,“绝不会耽误您的后期剪辑和参赛,至于由我个人造成的一切损失,霁翡工作室会如约补偿,片酬方面,也可以再做让步。”
      
      《蒲草》这样的非商业片,无疑具有很大的市场劣势。这意味着投资各方的谨慎小心,以及制片方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各种动作束手束脚。
      
      谢霁翡没有刻意去了解《蒲草》剧组的经济情况,只凭上个月简陋粗糙的山村之旅,便可见一斑。
      
      当初决定请谢霁翡当男主的时候杜尤就肉疼过好一阵子,这会儿能解燃眉之急,重新协调的工作很快就落实了下来。
      
      冯周元刚知道这边的事,急得说什么都要过来照顾他。谢霁翡直接拒绝,只让他们把手里的事做好,等他回去。
      
      然而出客房没走几步路,迎面就碰上了梁安通。
      
      谢家会客挺周到,昨晚把一群年轻人都留宿了下来,说是还要重新开一趴,给小辈们一个相处的机会。从梁安通的表情看,显然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遇见他。
      
      昨天这伙二世祖就该知道,谢霁翡无惧世俗目光,根本不屑那些绵里藏针的小把戏,梁安通作为发起者,脸上很是没光,只可惜一晚上都没想出什么逆风翻盘的好主意,现在又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上,连见面尴尬地说句“早上好”都有点蹦不出嘴。
      
      传闻梁家的家风里就有条不成文的规矩,爱拿翁家季家的优秀后辈与自家对比以作“鼓励”。梁安通从小在极致的压迫下被叨叨得憋屈无比,没被鼓励多少,反而攒了满腔尖酸,总逮着谢霁翡的身世文章不放,一有机会就要农奴翻身似的想方设法嘲他一嘲。
      
      老相识,老套路,完全可以视作不见。
      
      偏偏这人执拗得可以,谢霁翡不跟他计较,他反而心里不踏实,在原地顿了一会儿,又暗戳戳从背后跟紧了人。
      
      谢霁翡不管他,而是摸索着宅院布局,找到了昨日被他“吓坏了”的妹妹谢蓝果。
      
      当然不是为莫须有的东西道歉,而是想另做一个讨教——
      
      小姑娘看上去很讨黎听悬喜欢,也不知道有什么秘诀。
      
      学一学,看一看,应该没有大问题。
      
      *
      
      小公主就是小公主,双休日的时候哪怕安排的才艺外语课铺布了满满一天,一个心情不好,放老师鸽子都是寻常事。
      
      谢霁翡记忆人物特征很有一套技巧,双胞胎里鼻侧有粒小痣的是谢蓝果,另一个抽条得快一些的,是谢绵绵。
      
      早晨九点半,谢绵绵还窝在被窝里睡觉,谢蓝果爱漂亮,已经把保姆佣人使唤了一圈,起床开始打扮了。
      
      谢荀卫和翁谷晴对两个小公主实行半放养政策,大人和小孩的吃住不在一起,全有专人负责,基本上达到了想要星星就绝不给摘月亮的程度。
      
      谢蓝果娇纵惯了,正在为找不到一只心爱的发卡朝佣人发脾气,一抬头看见谢霁翡站在门口,旁边也没有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明面上的乖巧也不装了,皱着鼻子喊:“讨厌鬼,谁让你来我房间的!”
      
      闻言,谢霁翡眉毛微挑,一只脚留在原地,另一只结结实实向前迈开,踩在了精致华丽的法兰绒地毯上。他一手顺势前抛,使掌心里的小礼盒在半空中呈现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稳稳地落在室内的沙发垫上。
      
      “不进来。只送个东西,生日礼物。”
      
      下一刻,谢蓝果腾地站起来,脸蛋气得发红:“谁要你的礼物,这是我的家,你不准来,滚开!”她仗着身边人多,把刁蛮任性这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抓起礼盒就要往外丢。
      
      谢霁翡作势伸手拦了一下,没拦住,眼瞅着四四方方的礼盒“嗖”地飞出来,正中击在了突然冒头的脑门子上。
      
      “啊!”梁安通捂着额头,痛得面容扭曲。
      
      谢蓝果没想到会误伤,张着嘴说不出话。
      
      谢霁翡缩回手,瞥了眼谢蓝果,然后偏头跟一脸痛苦懵然的梁安通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舍妹只是小孩子,还不懂事,请多包涵。”
      
      梁安通当然不会蠢到跟谢荀卫的掌上明珠计较一点小伤,但不得不说,他此刻的心情又震惊又懵逼,十分想不通——
      
      谢家到底是怎么教育小孩儿的,竟然连暴力都耍上了,他二十多岁,还只会单纯的阴阳怪气。
      
      谢霁翡完成道歉后同样败兴而归:这么凶的小孩儿,果然只能通过装可爱来博取专注。
      
      至于装可爱,他也不是可以。
      
      *
      
      谢荀卫说要把谢霁翡发配到苑城去做个小管理,这计划恐怕已经成型了好一段时间。因为中午的时候,就有“老师”上门授课来了。
      
      四十来岁的男性,细缝眼,笑眯眯的憨厚样。
      
      谢霁翡坐下来翻着资料听他讲了半个小时,眉毛逐渐皱了起来。
      
      虽说自己在商业金融方面的基础非常薄弱,却不至于连一件事物的详略都判辨不起来。而且这位“老师”照本宣读的行为迹象很重,条框不求甚解,问了也答得词不达意。或许他的真材实料都在肚子里,但很可惜,谢霁翡悟不出来。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可现在的他对讲课内容提不起一丝兴趣,本来还打算稍微听点有用的知识,此刻只想倒头打瞌睡。
      
      手机在手掌上囫囵翻了个个儿,谢霁翡兴致缺缺,悄悄朝着喋喋读字的“老师”头顶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配文——“经商也容易秃头”。
      
      这话不算空穴来风,昨天见到谢荀卫,他的发际线往后挪不少了。
      
      谢霁翡的朋友圈里人数不少,除了演员导演,也有一些商业合作对象、化妆服饰的工作人员等等,没过多会儿,评论就把屏幕占满了,可见平常的人缘不赖。
      
      他挑着几个圈内好友一一回复。
      
      有问照片里是谁的,他回“老师”。
      
      有打趣演员也会秃头的,只是他还没到年纪,谢霁翡不以为然,插科打诨说真秃了就全剃,去演大和尚。
      
      有一个跟他关系挺不错的造型师姑娘乐颠颠地开玩笑:“圣僧风华绝代,再过二十年也是美的。”
      
      谢霁翡在回复她之前想了想,点了个吐舌头的表情包过去。
      
      造型师姑娘后面很激动,全是一连串的感叹号。
      
      相熟的朋友私戳过来,笑问他是不是想撩妹,竟然转性开始卖萌了。毕竟谢霁翡自出道以来就从没刻意经营过人设,一直踏踏实实、交友有度,比任何虚假的人设都要讨喜。
      
      讲实在的,谢霁翡左看右看,都瞧不出那个蠢兮兮的黄圆脸究竟包含什么萌点,他在浏览器里搜了几个关键词,自我反思了一秒百变如他,为什么之前一直没人看出自己潜力当中的萌质因子。
      
      为了突破自我,谢霁翡点开了几乎全权交给工作室打理的微博,从桌边的果盘里随手拿来几样尝了尝,又在手机操作鼓捣了几下,准备主动营业。
      
      微博发出后,不到五分钟,直接爆成了当日热门。
      
      课间休息时,经纪人金锦的电话打了过来。
      
      谢霁翡还当她是要来商量《蒲草》投资比例的事,谁料接通后,对面第一句就是:
      
      “时隔三个月,又靠自然热度爬上热搜第一了。”语气里,既有高兴,也有埋怨。
      
      谢霁翡笑笑,知道她埋怨的是什么,“金姐,我以后注意。”
      
      金锦纳罕:“真转性了?你流量高,就是不爱自己制造话题,否则头条都是你,偶尔透露点杂志照什么的,粉丝口水都淹掉南城了。”
      
      谢霁翡失笑:“没那么夸张。”
      
      “嗯,是没。目前女友粉的占比不如姐姐粉和妈妈粉,但再过几年,情况一定会好很多。”
      
      金锦是谢霁翡前东家的金牌经济,当初成立工作室,她带头跟过来,不仅是对谢霁翡能力的坚决肯定,也是有一份可贵的情分在。
      
      两人相熟多年,金锦在另一头盯着微博内容发自内心地感到惆怅:“甜得挺清爽,不齁,只是你得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谈恋爱了?”后一句,有一点严肃的成分在。
      
      谢霁翡已经在课堂上多次公然分心,胆大包天地玩手机,顶着老师一脸“要去打小报告”的表情,轻声笑了下:“没有的事。您怎么会这么想?”
      
      金锦“啧啧”了两声:“行吧,下属管不到上司的头上。只一点,真要谈了,必须提前打招呼,我们好做安排。我这边收拾尾巴都忙死了,挂了,记住用上你的聪明劲儿,别在家里还要受人欺负。”
      
      谢霁翡心中熨帖,挂断后重新看了眼标“爆”字的微博词条,估算着自己会被那个人看到的可能性。
      
      国内的选秀综艺如今正值火热,风悬若想从中插一手,势必不会甘心从基础一步步慢慢组建团队、培育新苗,那样耗费的时间太长。资本的雄厚力量应当在于各项数据报表的强大挖掘能力,以及利用自身优势,从各地挖掘种子,纳为己用。
      
      谢霁翡自觉站得不低,年少正当红,没理由不被看见。
      
      倒不是上赶着想让别人收了自己,能展示一下他的“可爱”潜质,不也很好吗?
      
      *
      
      而真实的情况是,黎听悬整天忙得根本没时间关注娱乐八卦,手下项目大多有专项小组负责跟进,用不着他一一过目。
      
      但终究架不住,他身边的特助吴峰,是谢霁翡的一枚真爱男粉。
      
      谢霁翡的那条微博刚刚发出来,手机设置的特别关注提示音就响了。
      
      终于忍到手上的活计告一段落,吴峰马上急吼吼跑去厕所,只为对男神的动态一看究竟。就算是宣传代言转发评论也好啊。
      
      打开屏幕,双指放大图片反复流连,再一字一字看清博文,登时就兴奋地眼睛发光,差点忍不住在厕所来段舞蹈,回到办公室后时而暗自握拳跺脚,活像精神不正常。
      
      黎听悬见他状态奇怪,多问了一句。吴峰一开始还不大好意思开口,转念想到老板就是自家偶像的舅舅,又觉得没啥不好说,打开手机就兴冲冲地给他过目了,憨实的面庞上闪过一丝羞涩:“害,您知道的,我追星,特别喜欢您的那位外甥。”
      
      黎听悬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他们公司的规矩没那么死板,对员工下属私下生活的约束度不高,以致整座办公楼各个部门的氛围一直都较为轻松和谐。
      
      东西已经被递到面前,他便将视线从企划案上收回,转而移到一旁,然后,在简洁鲜亮的图文上微微顿住。
      
      谢霁翡这次发博的配图明显是他自己随手拍的,角度很随心,能体现出拍照者轻松惬意的心情。
      
      图片的主体是一只造型挺雅致的水晶果盘,里面橘色、红色和黄色的各类水果勾勒出恍若夏日的鲜活气息,单拎出来放在桌面上的水蜜桃饱满和粉润,表皮被咬出一个不大的豁口,而橘子的外皮则被剥开半边,看得出内里的果肉少了两瓣。
      
      两只水果原本长得都挺正常,但架不住有人故意恶搞,拍完图后,竟用黑色笔触给圆胖的它们添上了横眉怒目的表情和火柴棍一样的手脚。
      
      寥寥几笔,两只水果就活像成了精,哪怕距离相隔十几厘米,那幅手持利器、挠眉搔眼的动作姿态,几乎把针锋相对的架势撑得溢出屏幕,直接演起一场大戏。
      
      配文是——
      
      “水蜜桃:今天又美又甜。
      
      橘子:我不管,我酸。
      
      小谢:都尝了,酸酸甜甜。”
      
      粉丝才不管哪个酸哪个甜,他们就没见过谢霁翡这样在公共平台逗趣互动过,耳目都为之一新。纷纷在底下评论区喊起了“我甜啊我最甜啊啊啊啊啊哥哥看看我”,“酸酸甜甜就是翡翡的味道”,“事业粉泪流满面期待弟弟的作品啊”……
      
      服务器和粉丝一起发热,陷入了梦幻般的狂欢之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