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林折夏一时间有点懵。
      易拉罐指环还孤零零地套在她手指上。

      主要是迟曜这一下,让人毫无防备,跟突然袭击似的。
      明明刚才还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于是等她反应过来,已经错过了最佳回击时机。

      她只能回一句:“就你聪明,我又没练过,不会开也很正常。”

      林折夏继续慢吞吞地说:“而且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耍这个帅,私底下偷偷练了很久。”

      “……”

      说话间。
      迟曜已经把手收回去了,仍搭在膝盖上,继续看电影,收回刚才施舍般扫过她的眼神。
      只扔下一句:“我看起来很闲?”

      电影后半段就是很常规的剧情,主角一行人找到了幕后反派,然后在殊死关头和反派决斗,伴着“突突突”的音效,几个人都看得移不开眼。
      林折夏喝了一口手里的柠檬汽水,也跟着继续看。

      看完电影,何阳他们提议想玩桌游。
      对于这群放暑假的学生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何阳自带桌游卡牌,从兜里掏出来一叠黑色卡牌:“我给大家发,要玩的聚过来,我讲一下游戏规则。”

      “曜哥,”何阳发到他们这边的时候把剩下那叠牌递了过去,“抽一张?”
      迟曜看了眼他手里的牌,没接:“有点困,我睡会儿。”
      何阳转向林折夏:“行,夏哥你抽。”
      林折夏跟复制黏贴似的,套了迟曜的模板:“你们玩,我写作业。”
      “……”
      何阳把牌收了回去,习以为常:“你俩每次都搞特殊。”

      他们“南巷小分队”里的人虽然都一块儿长大,但关系总有远近,群里所有人都默认一个事实:林折夏和迟曜,这两个嘴上不对盘的人,实际上是他们所有人里关系最近的一对。

      迟曜说有点困,还真睡了一会儿。
      林折夏猜想他昨天晚上赶回来,应该是折腾了一路。
      只不过他没回房间睡觉,可能是没打算睡太久,直接就在林折夏边上睡了。

      懒人沙发本就搁在地毯上,可以直接把头枕在上面睡地毯,但某个人腿太长,就是睡地毯都睡得有点挤。

      林折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腿,比了一下长度,然后默默翻开刚才没写完的作业。

      她作业写到一半,迟曜睡醒了。

      林折夏正徜徉在学习的海洋里,浑然不知。
      直到她听见一句:
      “这题错了。”
      过半分钟,又是一句:
      “这题也不对。”
      “……”
      “你能擦线进二中,”迟曜最后点评说,“不容易。”

      林折夏笔尖在纸上顿了顿,回敬他道:“谢谢你的肯定,运气确实是实力的一部分。”

      最后事情就发展成了何阳他们在边上玩桌游,一群人叽叽喳喳的闹得不行,迟曜就在这片嘈杂声里给她讲题。

      他刚睡醒。
      一只手撑在地毯上,坐起来靠近她,另一只手手指间圈着笔,三两下在她书页空白处写着解题步骤。

      “这题是有点难的,”林折夏给自己找补,“综合题,本来失分点就比较多。”
      迟曜的字和他的人很像。
      笔锋洒脱,字很好看,只是写得太快,稍显混乱。
      “难?”他勾着笔写下最后一个字,“这题我都懒得解。”

      “……”

      冷静。
      冷静一点。
      抛开现象,看本质。

      怎么说这人现在也是在给她讲题。
      而且也不是头一回了。
      认识那么多年,他讲题一向就是这风格。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所以,千万要、冷、静。

      林折夏在心里给自己做疏导,很快调整好情绪:“真是辛苦你了,你居然愿意动一动你高贵的手指头,在我的作业本上留下你价值连城的字迹,我非常非常感动。”
      迟曜扔下笔,压根不吃她这套。

      林折夏照着他给的步骤去对刚才的题。

      迟曜其实经常给她讲题。
      经常到林折夏习以为常的程度。

      她一边擦改原先的答案,一边和迟曜聊起他前段时间去隔壁市探亲的话题:“对了,你前几天去哪儿探的亲?”

      “隔壁市。”
      迟曜说:“一个亲戚家的小孩,办周岁宴。”

      林折夏一边改一边说:“那有没有抓阄什么的?我小时候抓的……”

      她话还没说话。
      迟曜就把她的话接上了:“你抓了桌布。”

      “我之前说过吗?”林折夏没什么印象了,毕竟她和迟曜两个人每天说那么多话,什么说过什么没说过,很难记住,“你记性真好。”

      迟曜说话语气带了点嘲讽:“哦,这跟记忆力没关系,但凡一个人把她做过的蠢事对着你重复三遍以上,你也会记住。”
      “……”

      林折夏适时转移话题:“你小时候抓的什么?你应该没抓东西吧。”

      迟曜确实是没抓。

      “没办。”他说。
      “没办?”
      “周岁宴,”迟曜不怎么在意地说,“那年家里生意太忙。”

      林折夏想起来迟曜他妈那张有些冷淡的、气场很强的脸,很早之前就听林荷说过迟曜他妈当年刚生完孩子就复工了,像她这样的女强人,没办周岁宴一点也不令人意外。

      半晌,林折夏说:“所以你果然没抓东西。”
      “……?”
      她又一字一句地接着往下说:“难怪现在,那么,不是个东西。”

      -
      迟曜回来之后,林折夏的作业就有着落了。

      从迟曜回来的第二天开始。
      林折夏就总带着作业往迟曜家跑。

      “妈,”林折夏这天跑出去的时候风风火火地说,“我去迟曜家,中午可能不回来吃了,不用等我。”

      有时候林荷也会有点意见:“你现在是大姑娘了,别总跟小时候似的,整天往人家家里跑。”
      林折夏:“没事,在迟曜眼里,我不算女的,能勉强算个灵长目人科人属动物就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除了林荷以外,还有一个人对她也有点意见。
      林折夏带着作业敲开迟曜家的门,迟曜看见她就想关门。

      林折夏抱着作业,腾出一只手,手按在门板上,试图从门缝里挤进去:“我来写作业。”

      迟曜用“你有病”的语气跟她说话:“你得了离开我家半步就写不了作业的病?”
      林折夏说:“题有点难……”
      迟曜:“换地方估计没用,可能得换个脑子。”
      林折夏继续挤:“你就当日行一善。”

      一直在反复推拉的门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忽然静止不动了。
      迟曜手搭在门把手上,没有继续使劲。

      于是那扇半开的门就像卡住了一样。

      透过那道缝,刚好能看到迟曜的半张脸。
      林折夏看见他垂在眼前的碎发,削瘦的下颚,以及忽然扯出的一抹笑。

      他整个人给人感觉都太有距离感,哪怕笑起来,那股冷淡的嚣张气焰也依旧挥之不散。

      “抱歉。” 
      “我从不行善,”迟曜皮笑肉不笑地说,“因为我,不是个东西。”
      林折夏:“……”

      林折夏怀疑他根本就是在借机报复。

      她那天不就!
      随口!说了一句吗!
      至于么!

      几秒钟后。
      她眼睁睁看着迟曜家的门在自己眼前关上。

      林折夏带着作业蹲在迟曜家门口赖着不走。
      一边蹲一边掏手机给迟曜发消息。

      -放我进去吧orz
      -外面的风好大
      -我好冷

      半分钟后。
      迟曜回复了,并提醒她:
      -你在楼道里。

      -我是说我的心,漏风了。
      -……

      门里。
      迟曜后背抵在门上,只跟她隔着一扇门,看到这句,低声骂了句“傻子”。

      然后他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打下几个字:自己开门进来。

      他还没按下发送。
      就听见门外有了新动静。

      是隔壁邻居开门的声音。
      对门住了一对老人家,老人家应该是正好出门扔垃圾,大家在这居住多年,彼此都很熟络,一看是林折夏,老爷子冲她打了个招呼:“小林啊,又来找迟曜?怎么在门口蹲着?”
      “王爷爷。”
      林折夏说话声音变大了不少,故意说给门里那位听:“我是来请教题目的,这个暑假,我一刻不敢松懈,每天都坚持写练习题,我一心只有学习。我会蹲在门口是因为——迟曜他这个人太小气了,他担心我变得比他聪明,在成绩上超越他,所以不肯教我,把我拒之——”门外。

      但“门外”这两个字没能说出口。

      “咔”地一声。 
      门开了。
      林折夏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力量,那股力量拽着她的衣服后领,直接将她向后拽了进去。

      迟曜一边拽她一边说:“带着你的作业,滚进来。”

      这年八月的蝉鸣从月初一路热烈地延续到月末。
      林折夏对这年夏天的记忆,是迟曜家的空调冷气,是桌上的滋滋冒泡的柠檬汽水,还有那叠写着写着逐渐变薄的作业。
      迟曜会在她写作业的时候,在她边上欠揍似的打游戏。

      这人打游戏的时候一如既往的不上心,手指随意地在界面上点着,林折夏有时候往他那瞥一眼,经常能瞥见一句醒目的“五杀”提示。

      迟曜家的书桌很宽敞。
      更多时候,他会在书桌另一头睡觉。

      手垂在桌沿处,另一只手搭在颈后,活像坐在教室后排的课堂上不听课的学生。

      假期就这样过去大半,转眼到了快开学的日子。

      这天饭桌上。
      林荷提起开学的事情:“这马上要开学了,收收心,调整一下状态,高中是很重要的阶段,知道吗?”
      林折夏听着,一边戳碗里的米饭一边点头。

      “对了,你魏叔还给你买了点新的笔记本。”
      林折夏忙道:“谢谢魏叔叔。”

      林荷补充:“还有新书包,吃完饭你看看喜不喜欢。新学年,新气象。”

      饭后,林折夏坐在沙发上拆礼物。
      魏平也坐了过来。

      林荷不在的时候,她和魏平两个人相处,多少有几分尴尬。

      林折夏打破沉默:“谢谢叔叔,书包很好看,我很喜欢,您要……喝点水吗?我去给您倒水。”
      魏平戴着个眼镜,看起来老实且文雅:“啊不用,谢谢。那个,你喜欢就好。”

      魏平又说:“你要吃点水果么,我去给你切个橙子。”
      林折夏刚吃完饭,拒绝道:“我也不用,谢谢叔叔,不用麻烦了。”

      一番寒暄后,话题很快告终。

      林折夏低头玩起了手机,她习惯性点开和迟曜的聊天框。
      百无聊赖发过去几句:

      -你在干嘛

      -马上开学了
      -我们这次一个学校!可以!一起去上学了哎!
      -我们俩会不会分在一个班啊

      迟曜没回。
      她等了会儿,便退了出去。

      边上,魏平轻“咳”了一声,好不容易找了个话题:“马上开学了,要去新学校,紧不紧张?”

      林折夏想了想,回答他:“还好,不怎么紧张。” 

      她是真不怎么紧张。
      如果非要说紧张的话,紧张的不是去新学校这件事,而是她的成绩确实有点尴尬。

      虽然考进了二中,但再怎么说,也是超常发挥擦着分数线才进去的。

      林折夏一直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虽然感情上她不想写林荷额外布置的任务,但理智上,她很清楚自己确实需要这些作业。
      她知道自己成绩不行,是该更努力些。
      所以她每天都保质保量完成这二十页作业。

      而这段时间因为有迟曜在——虽然这个人讲题的风格不太友善,时常伴随冷嘲热讽和人生攻击,但是也的的确确,因为他,她提前掌握了高一的很多知识内容。

      这些天在迟曜的“补习”下。

      她渐渐发现,开学所带来的那一丁点紧张感,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说完,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您收到两条新消息]

      迟狗:从分数上来说
      迟狗:不太可能

      隔了一会儿,屏幕又亮了下。

      -还有。
      -能和我一个学校已经是你的荣幸

      -别要求太多

      “……”
      林折夏对着这几条消息,不禁反思,她是不是晚上吃饭吃太饱了。

      不然怎么,吃饱没事干,给这个人发消息。

  • 作者有话要说:  小迟,你这样说话,很容易挨揍[摇头]
    另外本来存稿箱设置的是10:00,感觉太晚了,明天开始调整成9:00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