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多了个妹第5天 ...

  •   这个梦境无比真实,比电影还立体清晰。

      但,陆砚的理智终究占据了上风。

      他还未醒来就已经意识到这不过是个梦了。

      因为,他已经有十年,没有在视频通话以外的地方……见过他的妈妈施宁了。

      ……

      气象台的预报是准的,不出一小时,台风已经登陆了。

      窗外疾风骤雨,倒是显得公寓大平层内分外宁静了。

      恶劣天气下连外卖服务都暂停了,阿玖只能去小蓝书看了看儿童餐谱,用物业送来的食材给呦呦尝试做点儿童餐。

      阿玖本身就是个有耐心的大男生,喜欢照顾人的感觉,否则也不会大学毕业就来当明星助理了。

      陆暃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算用客厅的大屏电视打暴力游戏。

      他和很多同龄男生一样,无聊时喜欢玩画面血.腥暴.力的枪.击游戏解压。

      但游戏刚进入,他就突然瞥见了开放式厨房里那个正跟阿玖聊天的小屁孩。

      手中的游戏手柄瞬间就不香了……

      妈的,凭空多出个小屁孩子,连在自己家打游戏都打不成了。

      他本来是巴不得一个人清净的,可是看着这孩子和阿玖开开心心的模样,心里不由得生出许多疑问。

      很显然,这个小女孩是在和谐的家庭环境下生活的。

      否则不会性格这么好,这么不怕生人。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又被送到了他的演唱会后台,并且口口声声说她是陆聿和施宁的孩子呢?

      走丢这层概率基本可以排除了,超过48小时,根本没有人报警找她。

      谁家正经父母丢了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儿不着急的?!

      陆暃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忍住,佯作随意地问:“喂,你爸妈怎么还不来接你啊,他们是不是不要你了?”

      阿玖一听这话,手里切菜的刀都抖了一下,真恨不得给暃哥来这么一刀子。

      什么人啊这样跟呦呦小宝贝说话!

      但他还没出声,呦呦的小奶音就很坦然地回答了:“不是的!爸爸妈妈都超级爱呦呦!他们只是……没办法来找呦呦了。”

      三岁的小朋友能自己在心里弄明白穿越时空是怎么回事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别提要在别人面前解释了。

      所以她说不清楚,反正爸爸妈妈绝对不是不要她了,而是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存在。

      陆暃本来就是试探,闻言便顺势追问:“哦?那你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奶团子坐在凳子上,正捧着一根洗干净的胡萝卜在玩。

      她迷你的身材比例竟是衬得这根普通size的胡萝卜显得无比硕大,画面让人忍俊不禁。

      呦呦不假思索:“不是说过了嘛,呦呦的妈妈是大明星,超级漂亮的大明星哦!”

      “……”陆暃,“她多少岁?”

      这呦呦就有点记不清了,她掰着肉乎乎的手指头算了半天,笃定道:“很年轻,就比哥哥大那么一点丢丢叭!”

      在小朋友的心目中,妈妈是永远年轻漂亮的,她确实不知道妈妈几岁。

      陆暃瞬间就无语了。

      年轻漂亮的女明星,这怎么想也不可能是施宁啊。

      妈妈去Y国已经十年了,就算当年三十,现在也已经四十了。

      而且施宁在Y国这些年似乎是在经营一间音乐学院,早就已经不做演艺圈的相关工作了。

      陆暃的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他越来越笃定,这小女孩口中年轻美貌的女明星,就是那个三年前和他爸曝出绯闻的熊琦。

      他心里觉得不关他事,但嘴上控制不住问:“那你爸妈关系怎么样?”

      呦呦晃了晃小脚脚,歪着脑袋不解:“什么叫关系怎么样呀?”

      “……就是你爸爱你妈不,两人吵架不?”

      呦呦想了想,认真回答:“不吵架!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妈妈吵架!因为妈妈每次有一点点不开心爸爸都会立刻哄她,爸爸超级会哄人的,妈妈最吃爸爸那一套了。”

      “……”

      陆暃沉默良久。

      他回想起三年前看过的绯闻。

      虽然当时一夜之间就被压下去了,但现在想想,陆聿能够带着那个女人出席慈善晚宴,应该已经算是承认了她的名分。

      他心里逐渐生出一种烦躁的感觉。

      虽然父母分离多年了,他作为儿子,能理解他们各自有新生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一想到父亲和另一个年轻女人在一起,他就觉得很别扭。

      那个熊琦……好像还不到三十吧?

      那个老东西不仅仅和熊琦在一起,还生下了一个女儿,都三岁了,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把这个小女儿也娇养得白白嫩嫩。

      陆暃心情很复杂。

      幸福的家庭……
      他好像也曾经拥有过。

      在他八岁之前。
      母亲离开之前。

      只是,记忆已经太模糊了。

      陆暃黑着脸回主卧了。

      敏感心细的呦呦觉察到哥哥的情绪波动,她晃悠着小腿努力从椅子上跳下来,跶跶追着跑进主卧里了。

      陆暃正要关门,就被小团子堵住了门口。

      “你干嘛?”

      呦呦讨好地嘿嘿一笑:“阿玖哥哥在做饭,哥哥陪呦呦玩一会儿吗?”

      陆暃沉着脸面无表情。

      呦呦却觉得刚刚哥哥都主动和她聊天了,应该是没那么讨厌她了,便大胆地抱住他的大腿,和从前一样撒娇:“哥哥陪呦呦看动画片好不好,哥哥?”

      陆暃登时一股火冒出来,没好气道:“哥哥哥哥,谁是你哥啊,别瞎叫好吧!”

      他砰的一声摔关上门,呦呦被拦在门外,热情洋溢的小脸渐渐垮了。

      阿玖听见声音,擦了擦手忙赶过来,“怎么了怎么了,呦呦你没事吧?”

      呦呦呆呆地摇了摇小脑袋。

      没什么事,就是又被凶了。

      呜呜。

      从前的二哥哥从来不会凶她的。

      阿玖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发顶。

      他们并不知晓的是。

      陆暃只不过是色令内荏罢了。

      他内心深处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讨厌呦呦,只是觉得……他对父亲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小孩厌恶不起来,好像是对母亲的一种背叛。

      ***

      次日上午,台风已经过境。

      环卫人员从清晨便开始清扫折断的树枝和满地的狼藉,城市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十点,陆砚摁响了公寓大门的门铃。

      是阿玖跑来开门的,“是陆哥啊,快进来坐。”

      阿玖上岗一年,一共就见过陆砚两次,两人不算熟,只听说陆砚是清大的高材生,学霸来的。

      “阿玖,你好,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

      阿玖笑着挠挠头:“嗐,客气了,都是自己人嘛。”

      “那个孩子……”

      陆砚也不是擅长交际客套的性子,直接就切入主题了。

      阿玖还没去喊,抱着嘟嘟在玩过家家的呦呦就自己跑出来了。

      她见到陆砚,小脚丫瞬间就刹在原地,痴痴地抬高小下巴,愣愣地盯着陆砚看,足有好几秒都没吭声,看呆了似的。

      “大、大哥哥?”

      呦呦怯怯地喊了一声。

      原来,二十岁的大哥哥,和二十六岁的,差别那么大啊。

      好像比二哥哥的差别还要大。

      二哥哥只是瘦了一点,别的没什么区别。

      但陆砚就可谓是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呦呦险些不敢认。

      陆砚其实也是愣的。
      他不仅愣,还震惊。

      好在他生性镇定,面部表情也比较单一,旁人看不出来罢了。

      二十岁的大哥哥,好瘦好白,穿着一件没有任何修饰的白T,下面是款式简单的普通牛仔裤。

      发型就是清爽的短发。

      脸蛋倒是一如既往的英俊,只是此刻的这张脸英俊中透着几分青涩稚嫩。

      不像是那个高冷倨傲的科研总裁哥哥了。

      呦呦觉得他简直像是以前邻居家的高中生哥哥一样。

      这竟然是她的总裁哥哥陆砚??

      呦呦的小脑瓜绞尽脑汁地回忆了一下,她发现自己记忆中,从未见过大哥哥这副打扮。

      大哥哥不是每天都穿西装打领带的吗,那精致的领带、笔挺的高级衬衣、私人限定款的袖扣,就像是焊死在他身上一样……

      陆砚比呦呦率先镇定下来,他走上前,半蹲下来,声线温和:“你叫呦呦?”

      呦呦重重地点头:“是的,我叫陆呦呦,是大哥哥的妹妹。”

      陆砚深吸了一口气。

      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感受呢?

      这个小女孩,竟和他昨晚梦境中那个,一模一样。

      鼻子眼睛嘴唇下巴,完全一比一复刻。
      连甜甜的小梨涡都是一比一还原。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玄幻的事情吗?

      陆砚作为一个热爱科学的人,科学的世界观有些许受到冲击。

      但他还是没忘记自己来这一趟的目的。

      小暃怕吵,小孩子对他而言应该是巨大的困扰,更何况他现在又因为热播剧频频被骂上热搜。

      ……

      陆砚领着呦呦,敲门进了主卧。

      陆暃已经醒了,只是还在赖床。

      他入目的画面便是大哥牵着怀里抱着小鲨鱼的团子,立刻就猜出这是要向他辞行了。

      这一大一小,竟是出奇的和谐。

      陆砚道:“小暃,你最近的状况我听阿玖说了,不管以后还拍不拍戏,大哥都会支持你,你先好好调整状态,这个小朋友,我会照顾好的,尽量不给你增添负担。”

      陆暃刚醒不久,脑子还有点懵懵的。

      在他公寓里住了两天的团子……突然就要走了?

      本来不是怎么赶都不肯走的么,昨天还哭着说不要跟着陆砚要跟着他呢。

      怎么大哥一来,她就乖乖跟着走了,奶甜的小圆脸看起来还挺开心的。

      陆暃莫名其妙的酸味他自己完全没察觉。

      只是伸手扯了下她的鲨鱼抱枕,嫌弃道:“脏死了还不扔掉,看起来乌漆嘛黑不知道有多少细菌,就别把这破玩意儿往大哥家里带了。”

      呦呦小脸瞬间就皱起来了,带着哭腔喊:“不可以扔!嘟嘟是呦呦最好的朋友,嘟嘟不脏的,没有细菌,她只是被呦呦摔掉了……”

      刚穿越来的那一天,她一个人抱着嘟嘟到处跑,费尽周折才从地铁站找到演唱会会场,一路上磕磕碰碰,这才把嘟嘟弄脏的。

      阿玖急吼吼地帮呦呦把抱枕抢回来:“哎呀暃哥,你干啥!都要走了,干嘛还欺负人家小朋友,脏了洗洗不就得了吗。”

      呦呦紧紧抱住嘟嘟,小珍珠差点没掉下来。

      “嘟嘟是爸爸送给呦呦的,呦呦不能离开嘟嘟……”

      爸爸进了ICU后再没出来,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爸爸了……

      她就是太害怕了,才会抱着嘟嘟去找爸爸的。

      陆暃在心里嗤了一声。

      笑死,他给陆聿当儿子当了足足18年,别说抱枕了,陆聿连个悠悠球都没送过给他。

      ***

      呦呦终于还是抱着心爱的嘟嘟被年轻高大的大哥哥牵走了。

      陆砚已经和父亲确认过,他在M国忙于并购案,正是分秒必争的关键时期,至少还需要三个月才能回国。

      他总不能带着小女孩去住清大宿舍,便直接带着她来到了自己租下的小公寓。

      说是小公寓,其实是大学城周边租金最便宜的城中村。

      燕京市的物价这些年来持续走高,好一点的房子至少要七八千,他正在创业期,所有的积蓄都投入了创业公司里。

      他有宿舍住,租个小房子只是为了需要独自研发产品熬大夜的时候保证绝对安静的环境,不追求什么生活品质,所以就近租了一个。

      二十岁的陆砚处于一心搞研究阶段,忙得连毕业论文都没时间写。

      陆聿也对长子寄予厚望,他的教育理念认为儿子年轻时吃点苦没什么不好,便也很少主动给他经济上的支持。

      陆砚丝毫没意识到此时此刻只是个穷学生的自己对呦呦是多么巨大的视觉冲击。

      呦呦站在城中村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屋里,整个团都惊呆了。

      原、原来。

      二十岁的大哥哥,这么穷的么。

  • 作者有话要说:  二哥:妹妹被大哥忽悠跑了,醋醋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