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多了个妹第3天 ...

  •   阿玖买了豆浆油条、小笼包、烧麦等给小朋友做早餐。

      他怕小孩子坐不住闹腾吵醒暃哥,还帮她打开了电视让她自己看。

      呦呦的小胖手抓起阿玖递来的遥控器,直接把音量键调到了最低。

      阿玖奇怪:“这么小声,你听得见吗?”

      呦呦咬着虾肉烧卖,脸颊两侧一鼓一鼓,奶声奶气地说:“不用听,呦呦看画面就好啦。”

      阿玖挺意外的,他有个亲姐,已经生了二胎,一儿一女,都是还没上小学的年纪,他每次去姐姐家帮忙,侄子侄女总是把动画片的声音开得超级大,吵得他脑瓜子嗡嗡。

      小团子这么乖……是怕吵到暃哥睡觉么。

      阿玖一边在平板上处理工作,一边喃喃自语:“这小不点也太乖了,简直是小天使吧。”

      ……

      九点半左右,阿玖准备出门。

      他叮嘱呦呦:“阿玖哥哥得去上班了,最晚十点打卡,迟到了要扣绩效的,上午还得开会,可能很忙,你乖乖陪哥哥在家,电啊火啊不可以乱碰,能不吵他尽量不吵,我会议结束就给你买午餐回来哈。”

      阿玖早餐时间和呦呦聊了蛮久的,他还是挺放心的,孩子虽然小,但非常聪明,应该接受过良好的幼儿精英教育。

      呦呦点了点小脑袋:“放心吧阿玖哥哥,呦呦很乖,不会打扰哥哥的。”

      阿玖正要关门,密码锁扶手却突然被小团子踮脚扒拉住了。

      他停下脚步:“怎么了呦呦?”

      呦呦的眼神有点迷茫:“阿玖哥哥,你知道双相是一种什么病吗?”

      “啥?”阿玖着急去打卡,只以为是小朋友刚刚从电视里看来的,敷衍哄她,“先不聊啊哥哥要迟到了,宝贝乖。”

      大门被合上。

      呦呦担忧地耷拉下小脑袋。

      梦境中那个全息电影里,她二哥陆暃就是因为长期患有“双相情感障碍”这个病多年,病情越来越严重,才会自.杀的。

      ***

      主卧内。

      陆暃这一夜一共醒来了四次。

      他睡不安稳。
      他已经记不清这种睡不了整觉的状态持续多久了。

      他起身去洗手间,顺便又吃了半片药,然后重新回到床上。

      睡意很浅,他拿起手机,点看微博翻了几页。

      不超过二十秒,他闭上眼把手机锁屏,扔到了大床的角落里,就好像扔掉了某种烫手的山芋一般。

      陆暃强迫自己继续入眠。

      可那些黑粉谩骂他的文字,就像是弹幕一样,不停地在他眼前滚动。

      【听说某顶流又要接大ip了,这次不知道会被魔改成啥样】
      【这还用问,资本力捧的心肝宝贝,当然是把女主的高光戏份统统都给陆顶流安排上哇】

      【我真的会yue,资本是不长眼吗,什么废物玩意儿都捧】

      【陆废到底什么时候滚出娱乐圈啊】
      【陆废还没糊穿地心??】

      陆暃攥紧拳头,他从角落里重新摸到手机,点看编辑微博的页面,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颤抖。

      他恨不能立刻发微博,告诉这些人,不要再辱骂他了。
      是他不配演戏,不配当演员,没有资格演他们口中的大ip,他不会接新戏,连试镜都不可能去。

      ……

      去年,作为唱跳艺人走红的陆暃接下了一个非常不错的ip本《堕仙》

      《堕仙》是某文学城大热的作品,被众多读者喜爱了许多年,广大网友都对这部原著小说影视化的成果期待极高。

      陆暃从未演过戏,经纪公司为他拿下这个机会,他受宠若惊。

      为了演好男主这个角色,他没日没夜的学,没日没夜的练习,长时间每天只睡两三小时。

      有导演编剧以及圈内前辈的不吝指导,他的演技突飞猛进,最终的呈现结果,导演是很满意的。

      播出前,所有人都觉得陆暃会因此更火,事业更上一层楼。

      然而,剧好看是好看,但因为编剧将某些在原著中女主的高光行为,挪到了男主身上,把原著这个大女主戏,改成了双强双美。

      原著粉不满,铺天盖地的小作文抨击。
      剧粉也很生气,认为影视剧和原著是两码事,两边对撕起来。

      陆暃的粉丝替他委屈,忍不住为他鸣不平。
      给了黑粉可乘之机,借着原著粉的这股劲,把陆暃骂得一无是处,还给他取了一个难听的谐音名“陆废”。

      陆暃从一开始的难以理解,到现在已经全盘接受。

      他是废,他不配,他永远不会再演戏了。

      只是不知道这些谩骂侮辱,究竟要何日才能终止。

      ***

      呦呦在空空荡荡的大平层里,一个人有点无聊。

      她没事干,就抱着嘟嘟跟嘟嘟聊天。

      小鲨鱼嘟嘟不会说话,呦呦天真地说:“嘟嘟,你能像昨晚那样陪我聊聊天吗,我有点孤单。”

      嘟嘟始终一声不吭,小团子也不生气,依旧是乐呵呵的。

      呦呦自娱自乐了大半个上午,突然小肚子传来一阵阵疼痛。

      她迈着小短腿急忙跑进洗手间,这里没有儿童马桶,她只能费劲地爬上对她来说型号过于巨大的马桶,靠着外沿的边边,小心翼翼坐着,生怕不小心把自己掉进去。

      肚子越来越痛,呦呦拉肚子了。

      阿玖哥哥去公司开会,陆暃哥哥在房间睡觉。

      呦呦捂着小肚子默默忍耐,小奶音颤巍巍地安慰自己:“不痛不痛,妈妈说小朋友要坚强,呦呦拉完臭臭就不会痛了。”

      二十分钟后……呦呦从马桶上爬下来,马桶自动冲水了。

      肚子依旧隐隐作痛,她来到洗手台边上,努力地垫高脚脚伸长胳膊洗手。

      呦呦是个有点洁癖的小朋友,她把自己白嫩的小手洗得干干净净。

      前一秒,她笑眯眯地闻了闻自己喷香的小爪子,很满意。

      后一秒就呆住了……
      笑不出来了。

      呦呦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够不到关水龙头的高度。

      眼看着哗哗水流越来越大,团子有点慌了。

      她还安慰自己。

      没事,问题不大,她一定可以解决,不需要打扰睡觉的哥哥。

      在尝试了十分钟后,呦呦看着一点一点漫出来的水,慌张地跑去敲了敲陆暃的卧室门。

      “哥哥……”
      “哥哥,你醒了吗?”

      小团子的声音细若蚊吟,不敢大声,因为阿玖哥哥离开前再三强调不要吵哥哥,哥哥有严重的起床气,如果吵醒了哥哥,她可能会挨骂的。

      呦呦知道起床气是什么。

      因为以前爸爸告诉她妈妈有起床气,叫她不要吵妈妈睡觉,她还见过起床气发作的妈妈凶爸爸的样子。

      陆暃压根没睡着。

      门外稚嫩的童音不断传来。

      他终是忍无可忍,赤着脚下床,砰的一声将门甩开。

      “干嘛?!”

      高大的少年低头觑着这个矮萝卜一样的团子。

      “我,呦呦,那个……”

      呦呦本来想好了要怎么对哥哥解释,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她被陆暃严肃的表情和凶巴巴的语气吓到了。

      她肚子本来就不舒服,一紧张就更疼了,小手捂着肚子,磕磕巴巴地说:“对不起哥哥,呦呦拉臭臭,然后,水关不掉了……”

      陆暃顺着她的目光大步流星往客厅的浴室走。

      发现水龙头开着,因为盥洗盆是很浅的设计,有些水已经漫出来了,弄湿了台面和一部分瓷砖地板。

      陆暃是有点烦躁的,他过惯了一个人清清静静的日子。

      阿玖了解他的脾气,从来不打搅他。

      现在多了一个小孩,自然麻烦。

      不过……

      他低头瞅着那个勉强到他大腿高的小东西。

      气也气不起来。

      毕竟,以她的身高和臂长,确实够不着那水龙头开关。

      他看着小女孩怯生生的眼神,尽量克制了语气,平淡道:“没事了吧,没事我回房了。”

      呦呦小肚子疼得厉害,她缩在沙发上,也不敢吭声。

      陆暃迈着长腿,都快走回屋了,鬼使神差又回头瞥了一眼,总觉得这小孩的表情不太对?

      他看了看她捂住肚子的小手,惨白的脸,甚至还发现了她膝盖上的一块擦伤。

      *

      陆暃终究还是拨通了阿玖的号码。

      接到电话的阿玖很快带着公司医务室值班的女医生匆匆赶回来。

      检查过后,女医生用棉签帮呦呦小腿上擦了点消毒碘伏,温柔道:“不用害怕哦小妹妹,你只是有点拉肚子,吃了药很快就会好。”

      然后她转头对陆暃和阿玖说:“孩子太小,肠胃脆弱,不能吃生冷的东西,太油腻太硬不好消化的也不能吃,你们怎么能给她喝冰牛奶呢?”

      阿玖愧疚极了,皱着眉头道歉:“对不起啊呦呦,我没经验,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陆暃的脸色铁青,薄唇抿着,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女医生不清楚这孩子和陆暃的关系,只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弄得屋子里气压很低。
      她匆忙收拾药箱准备离开:“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药开好了,按时服用就行,你们细心点千万别给吃错了,膝盖上的擦伤洗完澡涂点碘伏就好了,别涂酒精,酒精刺激性大,小孩怕痛。”

      阿玖一一记下。

      呦呦小鼻子发酸,内心很感动。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除了刚认识的阿玖哥哥,最关心她的,就是这个医生姐姐了。

      她依依不舍地把医生送到门口,甜甜地说:“谢谢姐姐,姐姐你好漂亮啊。”

      女医生一怔,瞬间红了脸,唇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忍不住rua了rua小团子:“宝宝你嘴真甜,谢谢你。”

      ……

      阿玖有了经验教训,这次点外卖给呦呦专门找到了高端儿童餐。

      为难的是,呦呦是个小女孩,他和暃哥都不方便给她洗澡之类的。

      她现在身上穿得还是那条睡裙呢。
      虽然看上去是名牌货,但也会脏啊。

      阿玖想叫个女助理过来帮忙,但因为暃哥的公寓平日不允许外人进,所以他敲门去找陆暃商量。

      “暃哥,是这样,我想叫个女同事过来帮呦呦洗个澡换身衣服……”

      话音未落,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是陆暃情绪失控把手机摔在大理石桌上发出的声音。

      手机竟然还没摔坏,里面持续传来桑维强势的声音:“你必须去,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试试?就因为那些网友骂你?你理他们干什么?你也知道问题不在你,你演的没问题,导演资方都很满意,编剧团队的问题又不是你的锅,他们骂你你就不演戏了?陆暃,既然当初选择吃这碗饭,你得学会抗压啊……”

      陆暃的心律越来越快,快到令他双臂都有些发麻的程度。

      他咬着牙低吼:“够了,大不了我和公司解约,我不仅不配演戏,也不配吃这碗饭,行了么?可以了么?能不能放过我!”

      阿玖被吓到了。
      他给陆暃当助理也有一年了,虽然暃哥话少沉默,大家都说他脾气不好,但这样失控,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跑过去把电话先挂了,怕桑维再说下去两人吵得更凶。

      争吵的声音刺耳,呦呦也听见了。

      她从门口探出半个小脑袋,不太明白哥哥这是怎么了。

      陆暃瘫坐在落地窗边的单人沙发上平复情绪。

      他不想迁怒别人,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阿玖有点懵,一时不知何从开口。

      陆暃缓了半晌,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问:“你刚刚要问我什么?”

      “哦,”阿玖说,“那个,我是想拜托女同事过来给呦呦洗个澡,我们两个大男人不方便,暃哥你看……”

      陆暃沉默几秒,点了根烟,重重抽了两口。

      他扫了眼门口露出的那个小脑袋,冷冰冰地说:“是不方便。”

      阿玖松了口气:“好的,那我就……”

      “等天黑就把她给我送走。”

      “啊???”

      陆暃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不管这孩子是不是他爸的女儿,都与他无关。

      但陆聿目前不在国内,他只能暂且把这小孩送去给大哥陆砚。

      他自顾不暇,情绪不稳,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病,一旦发病,势必也会吓到这个小孩。

      呦呦迈着小短腿跶跶地跑进屋,她站在陆暃大腿前,低垂着小脑袋:“哥哥,不要赶呦呦走好不好,呦呦会乖,会学着照顾自己,呦呦不会再把水弄到地上,也不会拉肚子了……”

      天真的小朋友,只以为是因为自己给哥哥添了麻烦,才被厌烦。

      可是她真的不想离开二哥啊。
      如果说,昨天她的情绪更多的是无助,那么今天,就是担忧。

      她做了那个梦之后,愈发意识到现在的这个哥哥,和原来的哥哥,很不一样。

      她确实很喜欢从前的二哥。

      那个二哥,每次回家都给她带新奇的礼物,还会把她抱起来举高高,让她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朋友。

      呦呦不明白为什么18岁的哥哥和24岁的哥哥差别可以这样大。

      但是……在呦呦的心目中,哥哥就是哥哥。

      ……

      夜幕降临,陆暃牵着团子的小手,强行拽着她来到了地下车库。

      被推上车时,呦呦终于忍不住哭了。

      大颗大颗的泪珠往外滚——

      陆暃见不得小孩子哭,烦躁地皱紧眉头:“我不是要把你丢掉,我送你去找陆砚,就是你口中那个送你高级手表的陆砚,说不定他可以把你的手表充好电,你安静点,别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呦呦贴贴大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