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炮灰工具人男配 ...

  •   翌日。
      
      符城高级私人医院,VIP病房。
      
      助理刘幸将荣峥签好的文件收起,放进公文包,对坐在病床前的荣峥躬身道:“总裁,那我就先回去了。”
      
      荣峥的视线始终落在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荣绒身上,“嗯。”
      
      刘幸关门出去。
      
      离开前,看了荣峥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以往二少爷跟人打架受伤住院,总裁至多只是命他买一些营养品过来探望一下,不要说亲自陪床,就连脸都没有露过。
      
      这次是怎么了?
      
      不但亲自在医院陪了一夜,竟然还为了陪二少爷,把办公地点改在了病房。
      
      自从他应聘成为总裁助理的七年时间,可从来没有见总裁这位工作狂旷过哪怕是半天的工……
      
      “咔哒。”
      
      房门轻声被关上。
      
      荣峥坐在病床前,神情端肃。
      
      他还在想荣绒昨晚昏迷前所说的那句话——
      
      “哥,我好舍不得走啊。”
      
      不想走,可是不得不走。
      
      所以,才会有那一句,舍不得走。
      
      小弟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是谁在背后嚼舌根,说了些什么吗?
      
      早上九点,荣惟善跟应岚夫妻两人来了。
      
      “爸、妈。”
      
      荣峥站起身,同父母打招呼。
      
      荣惟善、应岚夫妻两人估计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荣惟善的眼底有一圈青色,至于荣夫人,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憔悴。
      
      荣夫人走到病床前,见小儿子还在昏迷当中,眉心微蹙,担忧地问道,“绒绒还是没醒吗?”
      
      荣惟善问道:“早上医生来过了没有?”
      
      “来过了。检查结果跟昨晚一样,身体各方面指标都很正常。”
      
      昨天晚上之所以会昏倒,是由于情绪太过激动,导致大脑处于超负荷状态,供血不足引起的昏迷,身体经过检查,并没有大碍。
      
      “既然身体个方面指标都很正常,那为什么绒绒还不醒?会不会是医生的判断有误?要不要再给绒绒做别的检查什么的……”
      
      荣峥安抚母亲,“妈,既然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小弟醒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您应该相信医生的专业判断。”
      
      荣夫人迟疑地点了点头,“是我太过着急了。”
      
      “对了,昨晚上那块生日蛋糕你最后也没吃上。又在医院里陪了你弟弟一夜。这个点,肚子肯定饿了吧?洗过漱了吗?要是洗过漱了,就先过来吃点。妈给你买了早餐。”
      
      荣夫人说着,拎着从家里带带来的餐盒,放到圆桌上,让荣峥先过来吃早餐。
      
      荣峥昨天是随的救护车一起来的医院。
      
      洗漱用品昨晚荣夫人就让佣人送过来了。
      
      荣峥平时生活极为自律,这个点,自然早就洗漱过了。
      
      …
      
      早餐的种类有点多。
      
      除了比较好消化的排骨粥,还有水晶蒸饺、烧麦、南瓜包……
      
      实在不像是一人份的。
      
      荣夫人把筷子递给荣峥,“医生说绒绒随时都有可能会醒。我就让佣人连绒绒的那份一起做了。那孩子从小就挑食,也不知道他刚醒来会想要吃什么。所以我就每样都让佣人把他喜欢的每样都做了点。”
      
      荣峥接过筷子,点了点头,对于里面并没有他喜欢吃的早点这件事,并没说什么。
      
      他在饮食上有偏好,却并不挑食。
      
      荣峥吃过早餐,荣绒还没醒。
      
      荣夫人只好先把荣峥没有动过的早餐都给收起来,放进保温食盒里。
      
      大儿子在医院里守了一夜了,荣夫人自是心疼。
      
      “绒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你爸迟点要去公司,你坐你爸的车,让你爸送你回去。这里我一个人守着就可以了。你先回去洗个澡吧,再好好睡一觉。”
      
      “嗯。”
      
      荣峥接受了父母的好意。
      
      他下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的确需要回去稍作休息。
      
      荣峥离开后不久,病床上昏睡了一晚上的荣绒,终于悠悠转醒。
      
      荣绒睁开眼。
      
      入眼是一片洁白。
      
      洁白的天花板,洁白的罩灯,洁白的墙。
      
      荣绒自嘲地勾了勾唇。
      
      像他这样的人,死后也能够上天堂吗?
      
      荣夫人在病床前剥荣绒最喜欢吃的荔枝。
      
      这样,等绒绒醒来就随时都可以吃了。
      
      荣夫人将又剥好的一个荔枝放在瓷碟里,这才注意到,荣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荣夫人喜出望外。
      
      她忙抽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湿巾,擦过手,把脸凑到荣绒的面前,关切地问道,“绒绒,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荣绒张了张嘴,“妈——”
      
      他的喉咙太干了,没能喊出声音。
      
      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我不是你的母亲。你的生母另有其人。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母子一场,往后,各自珍重。”
      
      荣绒唇色泛白,他的唇边挤出一个笑来,识趣地换了个称呼,“荣夫人。”
      
      荣夫人大惊失色。
      
      “医生,医生!”
      
      …
      
      荣夫人焦急地按响了护士铃。
      
      床上,荣绒抱着脑袋,痛苦地蜷缩在了一起。
      
      就在刚刚,荣夫人按护士铃的时候,他的大脑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
      
      他的大脑涌入许多属于他,又不属于他的信息,就好像是有两块板块,在挤压着他的大脑,似乎非要把他撕裂成两半不可。
      
      荣绒发出痛苦的□□。
      
      “绒绒,别怕,别怕,啊,医生很快就会来了啊!”
      
      荣夫人心疼地抱住小儿子,焦急地望向门口。
      
      医生为什么还不来!!
      
      荣夫人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医生、护士听见护士铃,便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病房。
      
      护士按住荣绒的身体,医生拿出医用手电筒,检查荣绒的瞳孔状态,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可偏偏病人又表现得如此痛苦……
      
      一时间,医生也困惑了。
      
      “医生,我家绒绒到底怎么样了?”
      
      荣夫人一再追问,医生只好如实地跟荣夫人说了。
      
      良好的教养,令荣夫人没办法摆出泼妇骂街的态势,她忍着怒气,音量微扬,“正常?你们见他痛苦成这样了吗?如果他的身体各方面都很正常,那为什么他会表现得这么痛苦?“
      
      “这个……”
      
      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用力地握住了荣夫人的手腕。
      
      只见方才还呈现痛苦之色的荣绒,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身,长过睫毛的刘海,遮住了他发红的眼尾,“妈,我,我没事……”
      
      荣夫人立即在病床上坐了下来,她神情激动地反握住小儿子的手,“绒绒,绒绒,你认识妈妈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吓死妈妈了!”
      
      荣绒声音低低地道,“我,我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您不要我了,也不让我喊您妈妈。”
      
      荣夫人心疼坏了,她搂过小儿子,就像是小时候荣绒做了噩梦那样,轻拍他的后背,“你这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你是妈的小宝贝。妈怎么可能不要你。”
      
      荣绒双手微颤地,抱住荣夫人的腰身。
      
      在被赶出荣家的日子里,他曾经不止一次希望一切只是一个噩梦。
      
      醒来,妈妈会抱着他,告诉他,他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妈妈不可能会不要他。
      
      …
      
      荣绒将脑袋轻轻地靠在荣夫人的肩上,他闭上眼,试着消化大脑里面的全部信息。
      
      趁着荣夫人不注意,荣绒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大腿。
      
      瞬间传来的疼痛感,令荣绒险些没有尖叫出声,然而,更多的却是无可名状的狂喜!
      
      他竟然真的重生了!
      
      老天爷竟然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是的。
      
      就在刚刚,荣绒终于想起了全部的一切。
      
      他想起为了赚钱给自己看病,他在工地刷外墙。
      
      安全绳脱落,他从三十多层楼高的外墙坠落。
      
      坠楼的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许许多多凌乱的片段。
      
      他的脑海里,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记忆在撕扯着他。
      
      直到刚刚,那两股冲撞的记忆最终在他的脑海里合而为一。
      
      原来,他只是小说里的一个炮灰男配,一本耽美抱错文里的假少爷。
      
      他为了得到男主周砥,耍尽手段,死缠烂打。
      
      爸妈还有哥哥荣峥对他大失所望。
      
      当得知他不是真正的荣绒,真正的荣家二少爷另有其人之后,他们找回了真正的荣家小公子,他这个冒牌货,当然也就被扫地出门了。
      
      他的个性太过锋芒锐利,得罪了不少人,只不过以往碍于荣家二公子的身份,没有人敢动他。
      
      当得知他这个冒牌货被赶出荣家之后,平时那些对他笑脸相迎的人,一个个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他们跑到他工作的公司,表现出愿意跟他合作的意向,暗示他的上司,只要他愿意□□,他们立即就能够在合同上签字。
      
      他的不配合,招致一连串难听的辱骂。
      
      他被踩到泥里,成了人人痛打的落水狗。
      
      工地的这份工作,是他干得最长久的一次。
      
      因为那帮人是不可能会跑到工地那样的地方去的,他们也绝不会想到,曾经的荣二少爷,会去工地,当一个粉刷匠。
      
      他有了薄荷,终于不是漂泊无根的蓬草。
      
      结果,安全绳脱落这样小概率事件,被他给碰上了。
      
      在坠楼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死了的。
      
      可他却诡异地重生了。
      
      这是不是代表他终于能够有机会摆脱书中炮灰工具人的命运?
      
      只要他离周砥远远的,他是不是就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落一个高空坠亡的下场?
      
      还有他的崽崽薄荷……
      
      他重生了,一切重新来过。
      
      是不是意味着,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有机会,再见到他的薄荷?
      
      荣绒紧紧地咬住下唇,眼尾一片绯红。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抱wuli绒绒宝宝,一切都会好起来哒……

    很高兴,看见不止一个小可爱说,这篇文在收藏夹里收藏了好久,终于等到开坑。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前来赴我的约。
    此时,盛夏,夜。窗外蛙声,蝉鸣。
    希望,当第一滴秋雨,落在树梢,屋檐,当楼下院子的橘花又开满了枝丫,芳香盈盈,那时,你们都依然还在。
    再一次感谢所有前来赴约的你们!
    感谢!
    感谢在2021-06-02 08:53:42~2021-06-02 17:22: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蓝枫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