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迷梦 ...

  •   康宁醒来时,正看到母妃坐在自己床边垂泪,他的父皇在内殿踱步,面容憔悴忧愁。
      
      他立刻把梦里那个复杂的故事抛到了脑后,张嘴先想哭,想如平常的清晨一般发一发没睡好的脾气。却发现自己嗓子是哑的,全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便明白自己又生病了,又要喝那些苦到胃里的药了。
      
      床上的孩子一点动静立刻引来了帝妃二人的关注。赵贵妃伏下身,忍不住的把儿子扶起来一点,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他的小脸小手,一边两把抹去了脸上的残泪。
      
      她向来不在儿子面前哭的。
      
      她总是说,康宁年纪小,所以时常病一病。没事的,慢慢养一养,过两年就会和他的兄姐们一样健康强壮了。
      
      康宁已经知道他娘是哄他的。他虽然不像他的皇兄皇姐们那样聪明伶俐,也没那么憨,他听过宫里那些无法禁绝的闲言碎语——他是个活不长的孩子,也不够聪明,比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样子要小的多。
      
      他曾经为此大发脾气,也哭过闹过,他虽然时常生病,在生死之间尝遍折磨,但他仍然不想死,不想早早的离开人世。他想活着,哪怕不能和兄姐一般在雪天冲进白雪中打闹,也可以藏在室内闻一闻父皇用手捧进来的新雪的清气。
      
      但好像越来越难了。纵然懵懂无知,他也本能感觉到了自己在变得越来越衰弱。
      
      皇帝也冲到床边来看小儿子。小家伙这一病,前段时间养起来的肉又没了,像个大眼睛小猴子。入了冬,他和贵妃提心吊胆了一个月,小儿子都平平安安过来了,他还说,这次王太医的调养方子开的好,要赏,慈安寺也要赏,庆云观也要赏——他们几乎把能打点过的神佛都打点过了。
      
      可是一变天,康宁还是病倒了。一场高烧,昏迷了两整日。
      
      病中的幼儿全身都难受,哪怕没力气哭,也一直抽抽搭搭的。赵贵妃问儿子想吃什么,他说想吃糖醋小排。
      
      但是亲娘给出的选项里其实只有白粥和蛋羹。开玩笑,哪怕康宁没有生病,糖醋小排这样油盐重的菜也不是他能随便吃的。
      
      “粥没有味道……”康宁拿眼睛瞅他父皇,想要亲爹给做主。小孩子十分知道怎么拿捏他爹,细细的眉毛蹙着,抿着嘴角,随时准备变天的一张脸。
      
      “粥没有味道,就吃蛋羹。”贵妃对儿子的把戏一清二楚,根本不给皇帝求情的机会,“你乖乖的,母妃给你两颗小馄饨吃,不听话就叫王太医过来看你!”
      
      王太医是康宁最害怕的人。从小就被皇帝和贵妃拿来吓唬小儿子。赵贵妃这样讲,他立刻就老实了,哼哼唧唧等自己的小馄饨。
      
      小儿子确实不够聪明。其实他听不听话,王太医待会都要过来给他切脉诊疗开药的。瞧着贵妃到一边对大宫女一桩桩一件件叮嘱孩子的饭食,皇帝心里对骗儿子过意不去,悄悄哄道:“宁宁好好吃饭,等你好了,父皇叫王姑姑给你做糖奶糕。”
      
      康宁这回听得比较满意。他也不说话,把脸贴在被子上蹭来蹭去,伸出小手扶在皇帝的脸上,在父亲的鼻梁和脸颊上轻轻捏捏。
      
      皇帝捉住儿子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咬了一口。
      
      “宁宁,”皇帝想说什么,又觉得心里苦涩难言,“不要怕,父皇会一直保护你的。”
      
      康宁叹了口气。
      
      其实他已经明白了。他能从父皇和母妃那里哭闹得到一切,但是健康是连无所不能的大人也解决不了的事情。更小一点的时候他曾在父皇的清和殿哭闹了整个下午,要父皇下令,叫“病”不许再害人。皇帝抱着他转来转去,从清和殿转到彼时还有太后在世的慈宁宫,又转到皇兄们居住的端阳宫,他还是在哭。于是皇帝说,好,朕下令,天下所有的病从此不许再害人。
      
      父皇下完令,他还是照样生病。于是他发现,皇帝的话也不都管用的。
      
      在吃饭看病又折腾了一番后,天色都暗了下来。皇帝从下朝处理了紧要政事后就赶到这边了,守到现在,自己还没正经吃上几口饭。
      
      看着小儿子睡下了,帝妃二人这一天才稍微能喘口气。
      
      赵贵妃虽因家世显贵得封高位,但其实在儿子出生前,她并不如何得宠。那时宫里最受宠爱的是出身寒微、容貌也不算上乘的杨妃。实在是梁徽帝有一种非常奇葩的怜弱心理,他觉得杨妃家世贫寒,人也怯懦柔顺,便处处都应该照顾疼惜一些,才能让她在宫里好好生存下去。
      
      现在也是这样。康宁生下来就先天不足,因为时常生病,精力不济,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聪慧伶俐。跟前面那些健壮优秀、允文允武的儿女们比起来,康宁笨笨的小小的,弱的就像一只小羊羔,几乎立刻就成了皇帝的心肝宝贝。他疼小儿子疼得要命,每次见到了就抱在怀里,要星星不给月亮。偏偏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偏心,自认为自己对子女们非常公正。
      
      在儿子被太医院儿科圣手断言先天不足后,赵贵妃几乎绝望了。本来就不受宠爱,又生下这样一个柔弱的孩子,她几乎可以想见徽帝的嫌弃。好在她背后有庞大的赵家做后盾,要供养一个体弱多病的小皇子也不成问题。
      
      但如果能够选择,她宁可还像从前一般被梁徽帝忽视,只要她的康宁也和那些皇子公主们一样健康。
      
      不过现在她的心肝受宠,她也不会把小儿子得到的父爱往外推。
      
      这边帝妃二人满腹心事的用饭,还要互相安慰。另一边装睡了一阵的康宁却想起了醒来前那个又长又怪的梦境。他因为身体不好,等闲就要病一病,到现在也没有正式的读书,只跟着父母和几位兄姐断断续续的认字。因此梦里那本奇书,他还不能完全读下来,只认得出一半的字,拼拼凑凑的猜意思。
      
      这会儿父母都不在眼前,寝殿里重重锦幔垂下,灯烛都笼了一层镂空的琉璃罩,只透出细碎的微光,室内昏暗温暖,贵妃的大宫女浣青坐在脚踏下守着他,低着头慢慢地穿一只粗线络子。他想起他连猜带蒙的那些书中情节,怎么也忍不住心中好奇。
      
      浣青是从小跟着赵贵妃长大的,贵妃拿她当半个小妹妹,连嫁妆也为她准备着,留到适嫁的年纪就要嫁给早就看好的人家的。康宁知道,浣青姐姐无论是后宫还是前朝的事情都所知不少。
      
      于是他捏着被角,犹豫了一下,还是翻过身来,“浣青姐姐,你知道孟家吗?”
      
      大宫女被他惊了一下,手下的织线都错手打了个结,“小殿下这就醒了?”她心中唬了一下,只怕小主子是身体不舒服,觉都睡不住,或是叫什么梦给惊着了。但是她细细观察他神情,又觉得不像——小皇子是她看着从落地一天天长这么大的,她对他的了解一点不比赵贵妃这个亲妈少,“是不是刚才就没睡着?”她虎起脸来,“小殿下装睡骗人哪!”
      
      康宁才不回答这个问题,哼哼着混过去。
      
      浣青把手头的朱线放下,伏到他旁边摸摸额头,又把温暖的手探进来摸摸小孩子的中衣衣角是否平顺,有没有卷起来,“小殿下睡不着,咱们说说话儿,只是你要闭上眼睛,说困了就好好睡去,”她声音低低的,又轻又温柔,在昏暗的内殿里几不可闻,“宋嬷嬷和叶嬷嬷就在外头呐,叫他们知道你不肯好好睡觉,准要叫王太医给你扎针啦!”
      
      康宁听了立刻好好躺着。“我闭上眼睛。”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被子下的小手动了两下,把软衾顶出了两个小小的鼓包。他的睫毛浓密纤长,垂下来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软,躺在那里简直是个玉雪般的娃娃。
      
      浣青一下一下拍着他,心里满满的爱怜,“小殿下想说什么?孟家?哪个孟家?平西侯吗?他在滇西哪,小殿下从哪里听来的?”
      
      康宁虽然不知道平西侯是谁,但是在滇西肯定不对,梦中奇书里面这个孟是在京城,“是孟什么史,”他小小打了个哈欠,“我好像看到一个他家的故事,他的元配夫人去世了。他要……他要再娶一个妻子。孟小姐很害怕,也很伤心。我看到一个这样的故事。”
      
      浣青虽然对朝中重臣和大致的派别势力都有了解,但是绝不至于连诸位御史姓名家事都了然于胸,更何况孟什么史,她只以为那是个未说全的人名。她不由发笑:“小殿下是从哪里看到这个故事,还是哪个看了话本子胡乱讲给你听的。这等负心薄幸的故事可是老套。再说,你这么小,哪里懂得这些?”
      
      “我怎么不懂,我都看得懂!”康宁声音渐渐低了,“是我自己梦到的呢。我都知道,这个孟老爷是坏人,孟小姐是好人。她……”
      
      他睡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个自己的预收《皇后是只小猫咪》,点进专栏即可获得~
    这个朝代本没有猫,云棠来了,这里也就有了猫。
    ————————————————
    云棠出现后,梁朝举国上下都轰动了
    陛下封禅之日,从天而降了一只极美的仙兽,娇憨喜人,法蕴天然,娇鸣悦耳,动静偕宜,一看就是大有来头的祥瑞之兆啊!
    就算这仙兽好好的紫木檀台不踞,非把陛下御案上完全惹不着它的玉玺推到地上;
    尽管这仙兽好好的云顶山泉水不饮,偏将爪子掏进陛下的茶杯里蘸水来舔;
    纵然这仙兽好好的灵犀园不住,大半夜飞奔到龙床上于陛下的胸口上蹦迪
    ——但,管他呢?生得如此美丽可爱,必定是个祥瑞!
    云棠天天耳闻着奉承吹捧、眼见着世人稀奇爱慕的眼神,一直以为自己如今果然投生成了一个白泽之类的瑞兽,不免把猫步都走出了龙游凤跃的气势!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路过了一面极清晰的西洋镜。
    ——嗯?镜中这是谁?这不就是猫吗!原来我只是一只猫吗!你们这儿的人怎么回事?猫没见过吗?
    那一天,发现了自己真实身份的瑞兽极其老实,既没有拆家,也不再殴打皇帝。
    云棠:对不起,你们误会了,我不是神兽
    皇帝:对,你不是神兽,你是皇后
    ——————————————
    皇帝攻vs猫妖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