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江暮平的声音打破了持久的沉默:“你认识李思知?”
      “她是我以前的老师。”
      江暮平眼底闪过些许惊讶:“老师?”
      李思知只比他大了三岁,怎么会当过成岩的老师?
      成岩解释道:“美术老师,那个时候她刚大学毕业没多久,自己办了一个美术辅导班。”
      
      江暮平有了点印象,李思知是在国内读的大学,大学期间一直勤工俭学,从来没问江母江父要过一分钱,大学毕业后她确实提过要自己创业,但是没两年就出国深造了。
      “我跟她学过一年多的美术。”成岩说。
      最开始的时候成岩交不起学费,免费给李思知当模特抵学费,做了半年的模特。
      当年的李思知还很年轻,思想充满了野性的浪漫,当然,这种“野性”经常让那时的成岩招架不住。李思知曾推荐成岩当裸模,工资翻十倍,但被成岩无情拒绝。
      
      总而言之,李思知对成岩有恩,是成岩的艺术启蒙老师。
      
      “你,”江暮平由此联想到了成岩的工作,“那个时候已经是纹身师了?”
      如此推算,当年的成岩应该只有20岁,跟江暮平同龄。
      成岩摇摇头,叉了一小块牛排塞进嘴里,低着头说:“那会还是学徒,不会画画,才去学的。”他抬起了头,“纹身需要美术功底的。”
      
      江暮平嗯了声,心不在焉地看向盛着红酒的高脚杯。
      他还在读大一的年纪,成岩成了纹身师学徒,他高三那一年,成岩消失不见。
      成岩当年去哪了?后来又怎么样了?
      以他跟成岩现在的关系,似乎没有资格刨根问底。
      
      “你还没结婚吗。”
      成岩发现自己又问了一句废话。
      已婚人士还会坐在这跟他相亲吗?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有点紧张,他端起酒杯喝光了剩余的红酒。
      
      所幸江暮平愿意耐心地回应他的蠢问题:“嗯,没结婚。”
      成岩的问题把这场饭局的主题又拉了回来——他们都想起来这不是一次同学聚会,而是一场相亲。
      自从前几年国家政策放松之后,同性婚姻终于成为现实,但是这年头,同性结婚仍然是一件比较新潮前卫的事儿,人们还是会在意别人的眼光。
      成岩的性取向觉醒赶在了好时候,恰好在政策开放的前几年,在此之前他对谈恋爱这件事一直是很朦胧迷惘的状态。
      
      成岩不知道江暮平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男人的——
      成岩抬眸看了眼江暮平,他还有些好奇,江暮平这样的人,会喜欢哪种长相的男人。
      
      成岩的目光有些直白,导致江暮平逮他个正着,两人视线对上了。
      “我头一回相亲,不是很了解流程,需要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吗。”
      江暮平的态度很认真,可成岩觉得他明明一副对自己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
      
      成岩在心里纠结了一会对江暮平的称呼,选了他认为比较合适的那一个:“江老师——”他顿了顿,可能是不希望江暮平听到这样的称呼觉得自己唐突,便解释道:“李老师说你在学校教书。”
      江暮平嗯了一声。
      “你今天真的是来相亲的吗?”
      江暮平疑惑:“怎么这么问。”
      “现在被逼婚的人挺多。”
      江暮平笑了声,反问道:“你呢?”
      “我是的。”成岩实话实说,“我…很久没谈过恋爱了。”
      他只说了一半真话,其实他从来没谈过恋爱。
      
      侍者端来了甜品,暂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等侍者离开后,江暮平接上了成岩刚才的话:“我是来相亲的,只是没想到会遇见你。
      “我今年三十五,跟你应该是同龄,职业是老师,兴趣爱好是看书。”
      成岩一呆。
      “这样介绍可以吗?”
      成岩一时分辨不清江暮平是认真的还是在开他的玩笑。
      
      “有点土。”成岩说。
      江暮平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我也觉得。”
      “我三十五,是纹身师,没什么兴趣爱好。”
      江暮平放下了杯子,有些好奇:“你不喜欢纹身吗?”
      “纹身不是我的爱好,我靠它赚钱。”
      成岩的坦诚让江暮平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冷劲儿,他看到成岩拿金属小勺舀了一勺甜品,吃了甜品的成岩眼睛变得有些弯弯的,冷劲儿也消失了。
      
      这场相亲结束得很早,看情况也不会有什么后续。只怪时机和对象不相匹配,他们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却因为一场相亲重逢,不论聊过去还是聊当下,好像都聊不开。
      而且当年,他们离彼此的世界都很遥远,都称不上熟悉,更遑论有共同话题。
      
      天色已经暗了,江暮平和成岩站在餐厅门口,成岩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酒香。
      “你开车来的吗?”江暮平问道。
      “没有,我打车来的。”成岩拿出了手机,准备叫车。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
      成岩低着头,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他有些迟缓地眨了几下眼睛。
      江暮平看着他微红的脸颊,抬起手挡住了他的手机屏幕,说:“我送你。”
      
      成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很清澈,不像是醉了。江暮平猜他可能喝酒上脸,脸颊上有两团很明显的红晕。
      成岩过了半晌才开口:“麻烦你了。”
      
      上车后,江暮平系好安全带,问成岩:“你家地址是什么?”
      “我不回家,我回工作室。”
      江暮平转头看了他一眼。成岩懒洋洋地半合着眼睛:“西甲路34号,麻烦你了。”
      
      成岩在车上眯了一会,睁眼时已经到了熟悉的街道,江暮平的车在工作室前缓缓停下,现在时间不算晚,工作室依旧灯火通明。
      “谢谢。”成岩解开了安全带。
      江暮平朝窗外看了一眼:“这是你工作的地方?”
      “嗯。”成岩下了车,走到了车窗前,准备跟江暮平道别。
      江暮平坐在车里,抬起头望着他:“这么晚了还要工作吗?”
      “不工作,我喝酒了。”
      
      成岩的音色真的很低哑,喝了酒之后更甚,他的脑袋微微低垂,垂眸看着江暮平,耷拉在耳侧的蜷发滑落到了额前。
      江暮平问他:“那怎么还回这儿?”
      “我这几天住工作室。”成岩的左手食指轻轻地搭在车门把手上,“路上小心。”
      
      “老师?”
      身后传来朱宇的声音,成岩转过了头。
      “你不是相亲去了吗,怎么——”朱宇说着走了过来,忽然停下,上半身往旁边歪了一下,看到了车里的人。
      江暮平朝朱宇点了下头,朱宇愣了愣,然后笑着挥了挥手:“hello啊。”
      
      朱宇走到了成岩的身边,闻到了一阵不浓不淡的酒味,“老师,你喝酒了啊?”
      “喝了。”
      朱宇看了看江暮平,又看了看成岩,心道这小酒都喝上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成岩转过身对江暮平说:“那我先进去了。”
      “好。”
      成岩想说再见,又觉得他们好像不会再见,于是什么也没说。
      他转身往工作室里走去,进门时顺手将口袋里的便签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上面写了江暮平的名字,还有他的手机号码。
      
      工作室一共有六个人,三个徒弟,两个助理,加上成岩这个老板。朱宇最晚来工作室,但跟成岩的关系最近,主要是因为他本人的性格比较活泼,讨人喜欢。
      成岩今天去相亲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老师,刚才那个人是跟你相亲的?”
      成岩进了休息室,脱下外套靠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小宇,给我倒杯水。”
      “好噢。”朱宇忙给成岩倒了杯水,拉了张小板凳在沙发旁边坐下,“长得还挺帅。”
      
      成岩撩开眼皮看了他一眼。
      “我说送你回来的那个,我感觉他好像是所有追过你的人里长得最帅的一个了,看上去挺有气质的,他是做什么的呀?”
      “他没追我。”
      朱宇嘿嘿笑了两声:“口误口误,他是干嘛的呀?”
      成岩起身喝了口水:“老师。”
      “我去,文化人啊。”
      朱宇高中毕业就没再上学,他家庭条件不好,父母去世得早,家里有个生病卧榻的奶奶,因病致贫,导致他上不起学,对大学的憧憬让他对知识分子有种本能的尊崇。
      
      成岩的工作室里不缺有文凭的学徒,有个孩子还是知名美术院校毕业的,艺术功底比朱宇强得多,但最能讨成岩欢心的还是朱宇。
      “老师,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我们连电话都没留,看什么电影。”
      “什么意思,你们…没成啊?”
      “成不了。”
      “为什么啊?”
      成岩说了句心里话:“我配不上他。”
      
      朱宇一愣,脸色倏地变了:“你说什么呢?”
      成岩觉得他的表情很好笑。
      “你要钱有钱,要颜值有颜值,哪里配不上?”
      “身份,家境,学识,心灵,很多地方都配不上。”
      朱宇仿佛不能接受成岩的妄自菲薄,眉毛皱了起来:“你才见了他一面,结论下得太早了吧。”
      
      成岩低头抚摩着指间的薄茧,说:“我很早就见过他了,见过很多面。”
      成岩记得江暮平,记得他的名字,记得他的长相,记得他很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