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时雨忍着自己的伤,将戚映竹抱了起来。
      
      他抱着她一路往她的闺房中走,怀里的少女轻飘飘的,虚弱万分。他顾不上观察更多,将她放在床上后,返身在她的里舍一阵乱翻。他翻出一点止痛的药,也不如何看,就一股脑吞下去。
      
      时雨趴在床板边沿,额上冷汗岑岑,他黑眸闪烁,眼睁睁地看着只是片刻时间,这个女郎的脸似乎更白了。她的气息更加乱,面颊上的凉汗擦也擦不尽。
      
      时雨将脸凑到她心口,听到她急促至极的心跳声。
      
      他很无措。
      
      时雨意识到她大约生了重病。他不知道她什么病,自然也没法给她吃药。时雨想了想,听着外头老妪沉重的呼噜声,他一边坐在地上看戚映竹雪白的脸,一边扬手,将床板外的几案推翻。
      
      几案在黑夜中被推倒,发出粗闷声,惊醒外头的姆妈。时雨坐在地上,听到外间姆妈糊涂地扬高声音:“女郎?”
      
      戚映竹自然不会应。
      
      成姆妈一边穿衣一边往里间走,在那肥胖老妇的身形在门口晃的时候,时雨轻轻地向上一跃。成姆妈立在门口,看到绛红床帐飞扬,女郎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气息微弱。
      
      成姆妈:“女郎!”
      
      她急忙忙冲向床畔,自然注意不到蹲在房梁上的黑衣少年。时雨撑了半天,见成姆妈去抱戚映竹、又慌张地找药。时雨松口气,知道那位女郎得救后,趁着姆妈忙乱的时候,他从屋中溜了出去。
      
      内伤让他在这短短时间内,冷汗更多了许多。
      
      时雨在寝舍门口将伞捡起来,他回头看一眼灯火亮起的寝舍,他吐掉胸口浊气,这才下山去找医馆治伤去。
      
      --
      
      戚映竹醒来,被成姆妈唠叨着昨夜她心跳紊乱、晕过去的事。成姆妈扶着她在床上坐好,见女郎喝了一碗药粥,才有了些气色。
      
      戚映竹靠着彩色古锦的引枕,听成姆妈说许久,她恍恍惚惚的,才有了些记忆。但是她记得,自己晕过去前,分明是开门出去,那个……那个黑衣少年,立在自己面前,惊愕万分地与她四目相对。
      
      戚映竹手指轻轻抠着锦衾背面上的卷草纹,轻声问:“姆妈,你没有见到别人么……”
      
      成姆妈背对着她,正在摆弄果盘:“什么别人?”
      
      戚映竹不敢提起那个黑衣少年,便只道:“我梦中,有人还伞……”
      
      成姆妈端着果盘过来,坐在她旁边,摸一摸女郎温凉的额头。姆妈纳闷:“这是梦魇了吧?要不是老婆子半夜起夜,谁能知道你晕了呢……对了,几案被推翻了,是你疼得厉害的时候推的吧?”
      
      戚映竹摇摇头,成姆妈用探究的目光盯着她,戚映竹便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想多了,她自我怀疑道:“也许吧。”
      
      成姆妈半信半疑后,叹口气,心里更忧心这位女郎的身体。成姆妈嘱咐了两句让她歇一歇,便出去看炉上的药是不是煎好了。戚映竹一个人坐在榻上,想了一会儿昨夜所见的黑衣少年……
      
      她真的闻到了血味。
      
      她真的是做梦了么?
      
      戚映竹不知道坐在这里想了多久,成姆妈忽然一脸严肃地进来。成姆妈手中没有端药碗,让戚映竹颇为诧异。成姆妈问她:“女郎,昨夜你确实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人吧?”
      
      戚映竹摇摇头。
      
      她心想:即便真的是那个少年……他也不奇怪啊。
      
      她记得自己晕倒在门口,说不定……还是他……
      
      戚映竹脸颊滚烫,她低下头,不敢暴露自己的羞赧。而成姆妈松口气,道:“没有就好。女郎,你不要怕,官爷来问我们几个问题……你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一件大案子。”
      
      戚映竹抬眸。
      
      成姆妈紧张兮兮:“有人死了,有猎户早上上山砍柴时发现挂在悬崖外伸展的一根树杈上挂着一个人……就是昨晚死的!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死人!”
      
      戚映竹眸子闪烁,面颊瓷白。她盯着成姆妈,脸稍微白一点儿,却仍好像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成姆妈迟疑一下,恐吓她道:“有女子,恐怕被先女干后杀……官爷发现了女性尸体!这落雁山,平时也没个人住,老奴怀疑,是咱们昨天下雨时遇到的那个后生干的……老奴这才担心女郎昨夜有碰见奇怪的人。”
      
      戚映竹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她失笑:“姆妈,你胡说什么?我们遇到的那个少年……才多大呀。”
      
      她想到他笔直的腿,劲瘦的腰,还有……漆黑的好奇的眼睛。
      
      成姆妈说:“我不是吓唬人,这都是官爷猜的……官爷要来问话,女郎,我们请官爷进来么?”
      
      戚映竹根本不相信姆妈的话,她收拾一下衣容,撑着羸弱的身体,迎官府查案的人进来问话。
      
      --
      
      官府在山中梭巡,找到了两具尸体,一男一女。那一男一女是夫妻,女子摔下山崖,面容不堪。仵作查看半天定夺不下,最后顺着官府的意思——说这是采花贼做的。
      
      “那采花贼看中了妇人的美貌,对那丈夫大打出手,连杀二人后逃跑。”
      
      戚映竹本不相信这说法,但是官府为了结案,硬是将此事和之前发生的事联系到一起。官府找不出杀人借口,却必须要弄一个来。恰好前段时间,确实有采花贼在此地犯事。
      
      再加上成姆妈的作证,官府认为采花贼,是那个突然出现、现在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采花贼。黑衣少年的画像在成姆妈的辨认下,贴满了大街小巷。
      
      戚映竹初时怀疑他们都弄错了,但是随着成姆妈和官爷找出更多的证据,她也疑神疑鬼,怀疑自己在无意中和采花贼擦肩而过。
      
      况且她心中有一个没有向官爷说的秘密——她晕倒的那天晚上,她有见到那个黑衣少年。
      
      那个黑衣少年,就立在她门口。
      
      好端端的,他岂会无缘无故地出现?这么多天下来,若是他不是采花贼,又为何再也不出现?
      
      莫非他那天晚上……
      
      戚映竹心中浮起些后怕情绪。
      
      成姆妈比她更加怕。
      
      侯府的假千金住在落雁山上,这座山统共没几个人,而戚映竹又是这么一张脸……成姆妈远比戚映竹了解世间险恶,这落雁山,再住下去,万一那个采花贼少年回来,欺辱她们一老一少,她们怎么躲得了?
      
      成姆妈便借着宣平侯府的名义,真真假假地暗示戚映竹身份的尊贵。成姆妈又给了些钱财,那办案的府衙中人见戚映竹这般花容月貌,又生得柔弱可怜,心中便生了怜意。
      
      官府大手一挥,允许戚映竹主仆暂时从山上搬下来,住到层层卫士日夜巡逻的府衙中去。只是他们也有话说:“只是让你们暂住,不能让你们常住。再过两日,要是那采花贼还没有犯案,便说明那贼人离开这里了。你们就要搬回去住,知道么?”
      
      成姆妈连声:“晓得晓得,官爷放心吧。”
      
      --
      
      戚映竹主仆便在府衙中住了下来,一连住四日,小镇中没有采花贼犯事,卫士巡逻保护的府衙也没有恶人闯入。众人放松警惕,暗自说着那恶人恐怕离开此小镇了。
      
      毕竟小镇挨着京城,那采花贼也不可能胆子那么大,一而再再而三地作恶。
      
      如此,便挨到了说好离开府衙、重新搬回山上住的前一天。依然无事发生。
      
      身在府衙,戚映竹和姆妈分开寝舍住。夜里,睡眠极浅的戚映竹被极轻的拍窗声惊醒。她在床上坐一会儿,听出是雨丝拍打窗户的声音。
      
      戚映竹披上氅衣,点亮灯烛出了内舍。她到外间查看时,果然见到一扇黑乎乎的窗板在轻轻地晃,淅淅沥沥的雨丝从外流泻而入。想来,是入睡前侍女没有关好窗。
      
      戚映竹走到窗前,将烛台放在小高架上。烛火映着女郎清柔的面颊,她探身去关窗,身子探出,纱衣在腰肢出勾勒出浅浅一小窝。
      
      关好窗后,戚映竹喘着气,重新将烛台端起。她端着烛台向里屋走,走了半截,觉得哪里不对劲。戚映竹猛地侧头,向两排摆满了书籍的书架后的墙角落望去。
      
      她深吸一口气,看到了时雨。
      
      他一只戴着护腕的手搭在几案上,另一只手搭在扶手上。背靠墙头,他坐姿分外放松。当戚映竹出现时,他缓缓撩眼皮,呈一种霸道又戏弄的气势。
      
      --
      
      戚映竹蓦地想明白了,那扇摇摇晃晃的窗子,不是被雨打开,而是被这个少年推开的。
      
      --
      
      时雨站了起来,走向他。
      
      戚映竹低着头,看到他的黑靴,长腿。他走得不紧不慢,从容闲适,但是那逼迫而来的凌厉之气,却让戚映竹举着烛台的手轻轻发抖,身子轻轻晃。
      
      她脑海里一下子想到成姆妈这些天吓唬她的话:那些女郎们死不瞑目被人羞辱的尸体,少年残忍的手段,采花贼的传言……
      
      戚映竹一步步向后,膝盖被后面的木板一绊,她跌坐在了榻上。她抬头,看到时雨依然走向她。
      
      怎么办、怎么办……
      
      外面那么多卫士,却拦不住他……姆妈在隔壁睡着,喊人的话,自己是不是会先遇到危险……
      
      少年立到了她面前,戚映竹额上渗汗。她怕得不行,却知道面对采花贼,她无论如何也躲不过。戚映竹仰头,脱口而出:“你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委身于你!”
      
      她涨红了脸,时雨若有所思地垂头。
      
      时雨想她恩将仇报,说:“原来,真的是你,到处跟人说,我是采花贼啊。”
      
      他挑一下眉,说:“你给我惹了很多麻烦。”
      
      他慢慢弯下腰,盯着她的脸。戚映竹脸色越来越白,而时雨离她越来越近,他盯着她,慢吞吞的,像是研究她应得的死法一样,露出笑:“你说我是采花贼,我就让你如意,那么去死。我一直很奇怪,采花贼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他想做实验,视一切都很好玩:“你想的,是这样么?”
      
      他报复地,将唇贴在了她唇上。
      
      二人气息,一时间全都凝住。

  • 作者有话要说:  “ 他翻出一点止痛的药,也不如何看,就一股脑吞下去。”
    傻孩子,这是止癸水疼的药……
    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